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巫临异世-第76部分

司空浩玄和芙丽雅道,“它们的确是光环的源头,但在各个星辰的牵引下。一旦将它们摧毁,恐怕这处空间会发生难以预料地变化。”景辰顿了顿继续道,“在这四颗星辰外也有着星空大挪移的力量,但与光环中的力量相比稀薄了不少,我有把握穿过这四颗星辰的外围。如果以我的方法向四颗星辰中同时注入不同量的灵气,将有可能令四个光环中的挪移之力同时启动,进而相互抵消。”
景辰看着同时皱起眉头的司空浩玄和芙丽雅,苦笑道,“这是我唯一能够找到的漏洞。但就我们三个是无法操作地……”一道隐隐约约的流光在各色星光的映射下若隐若现,它横跨了广阔的星辰海,落入了墨色星云上的小楼中。
小楼内的一个由星光构成的房间内,胖子正抱着他的长刀呼呼大睡,一滴滴口水随着长刀流淌着。
流光闪动间,司空浩玄出现于胖子房中。没想到看上去大睡的胖子非常机警,司空浩玄刚刚现露出身形,胖子地长刀已经跳到了司空浩玄的面前。距离司空浩玄眉心还有一寸的长刀突然凝结于空中,胖子瞪着一双满是眼屎的绿豆眼。浑身的肥肉一颤,“杀你太累。”胖子心有余悸的恨恨吐出四个字后,身子“咣当”一声砸到可怜地床板上,呼声再起。
司空浩玄看着死猪一般的胖子,苦笑道,“胖子。想不想发财。”出乎司空浩玄意料的是,那死胖子翻了个身,含糊着道,“发财?你肥爷爷要想发财就继续割肉了。”
司空浩玄的脸色一冷。体内强大的灵气将胖子从床上凌空摄起。漆黑的浮屠刀切入了他那满是肥油的脖子中。顺着入肉三寸的浮屠刀,一缕缕的血液不停的滴落,诡异的是这些滴落的血液还未到地面就半、凌空消散无踪。
“你想不想要命?”胖子一双绿豆眼因恐惧而瞪的浑圆。没有几根头发的大脑袋以极快的频率点动着。吐出的话语让司空浩玄感觉到顺耳了很多,“想。想,想要命。如果不想要命,了继续割肉……”
司空浩玄收起浮图刀,自指环中甩出一滴女神之泪摸于胖子的伤口,伤口以肉眼能够看见的速度收口恢复。
胖子难以置信的摸了摸光滑的脖子,讨好般的向司空浩玄大声道,“老大,你说去哪里发财,我一定去帮你……”显然这胖子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傻,他清晰的把握了司空浩玄找他的目的,而且他还将“放哨”两个字隐藏在了心里。
胖子的话音刚落,司空浩玄的右手向着房门锰然一抓。由星光凝聚而成的房门在强大的力量下猛然破碎,一条信影被司空浩玄摄入屋中。人影还在空中之时,司空浩玄指环中的浮屠刀再次跳出,一颗头颅在浮屠刀的黑芒下,砸向屋中的一面墙壁,随后跌落于胖子的床上。凌空飞溅而出的血液,在如同刚才一般凌空消散,未有一滴滴落于地面。胖子的瞳孔几乎凝聚到了针孔大小,他怎么也没想到司空浩玄真敢在神师家里杀人。他看着地面与他们一同前来的那名冷漠青年,看着那青年的无头尸体和自己床上那颗还未瞑目的头颅,心中不由真正打了个寒颤。
司空浩玄向着胖子微微一笑,“记住了,偷听是个坏习惯。”
胖子根本未加思索的不断点头,“对,对,对,我从小就没有偷偷摸摸的习惯。”没有多少时间的司空浩玄,提着胖子的衣领重新化为一道流光向繁星之地而去。离去的司空浩玄并未发现在房间中的尸体,缓缓被星光分解,与此同时几道星光从星辰海的深处向着墨色星云而来。
站在繁星之地的上空,胖子哆哆嗦嗦的指着四周空间,又指向景辰、芙丽雅和司空浩玄,憋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你们,你们是一伙的。”景辰拍着胖子那肥厚的肩膀笑道,“现在你该说,我们是一伙的才对。”
胖子哭丧着脸嚷道,“老头,你们,你们要在星辰海偷窃?我,我从小就没有偷偷摸摸的习惯,我去要参加我的竞赛,我还要拿名次。”显然“老头”两个字让景晨非常不愉快,他冷哼了一声,进一步刺激着神经有些错乱地胖子。“名次?做你的春秋大梦。这里可是星辰海中的禁地,既然上了贼船,想下去可由不得你了。”
“偷神师?!会死的……我是被逼的……”胖子那绿豆般的瞳孔已经开始涣散了,看来他被刺激的不轻。
司空浩玄皱了眉头,在胖子的耳边道,“前进还是有一线生机,后退死路一条。”突然司空浩玄的灵魂微微产生一丝波动,他的脸色一变,“又有人闯入了血线中。”
司空浩玄不再顾胖子的状态。向景辰道,“尽快教会胖子向星辰中灌输灵气的方法,我们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胖子的悟性大出司空浩玄三人意外,他很愉领悟了那并不简单的灵气灌输方法,怪不得在石板的领悟过程中,他能从九十多人中脱颖而出。景辰运用空间魔法,躲避开了四颗星辰外围的禁制。将司空浩玄芙丽雅、胖子三人分别送入了红、黄、蓝三颗星辰的淡淡彩色光晕之内。他自己则进入了绿色星辰地光晕中。
持续了半个小时的灵气灌输,几乎将景晨、芙丽雅和胖子的金身灵气耗尽。司空浩玄一边灌输着灵气,一边计算着景晨三人的最大潜力,心中苦笑。“难道是景晨的方法错误?如果再有过一刻无法将禁制打开,还不知道这些已经灌输的灵气会令整个空间产生什么变化”就在司空浩玄地心绪浮动间,环绕于繁星之地外的四道光环突然开始了极速的旋转.在旋转中光环越来越亮.突然间四色光芒猛然一暴,在四道均匀而强大的挪移力量碰撞下.四道光环被撞击成一个个碎片,缓缓地消失于空间中.
繁星之地,这个星辰海洋内的重地.在失去四道光环保护后,裸露在司空浩玄`景晨`芙丽雅`胖子四人面前.四首身影几乎同时腾起怎远处已经暗淡下来的四颗星辰上,进入了繁星之地。胖子早已从景晨口中对这繁星之地有了清除认识,他眼中泛着一种贪婪地光芒抬手向朦胧星云中一颗拳头大小的青色星辰抓去。
就在胖子即将得手地瞬间,景晨突然出现在胖子身边,抬脚将胖子踢飞,大笑着将那颗星辰装入了自己的空间中,“看谁抢的快。”一脸愤怒的胖子,提着他的长刀,不顾体内灵气的大量缺失,哇哇大叫着向着另外一颗星辰冲去。他手中的长刀以极快的速度挥舞着,试图以此来阻止景辰的空间移动。
看来景辰是专门与胖子作对了,连续十几次在胖子即将得手的同时,他将胖子路踢飞后将星辰抢劫而去,看来胖子的“老头”两个字是彻底将景辰得罪了。景晨不光在抢劫胖子的星辰,他对待芙丽雅也是同样。然而他与芙丽雅的实力相当。只是相互争抢罢了,各有输赢。不象抢劫行劫迟缓的胖子,一抢一个准。刚刚领悟灵力和有着精巧刀技的胖子,在景晨的空间魔法下,显得有力难施到现在连一颗星辰也未得到。
当胖子两次被景晨踢飞后,坐在星云中不再起身。而是开始张口大骂,在他流利的叫骂语句中,基本蕴含了这么几个词语,“老头”“大姐”“卑鄙”“无耻”下流“……等等。胖子一边大骂着景晨,一边为芙丽雅加油。景晨没有发现,就在胖子不停叫骂的时候。一颗被胖子坐了半天,有半个拳头大小、散发着暗淡光芒的灰色星辰,被他偷偷的藏到了怀里。
藏好灰色星辰的胖子运用心神浏览了下星辰中的内容,发现是一种心法后满意的将心神退出,口中则更为起劲的向景晨叫骂着。胖子退出争抢后,在星云中仅仅剩下景辰和芙丽雅在相互争抢着。但他们都没去打化为流光极速流动的司空浩玄的主意。他们心里非常清楚,去攻击司空浩玄,还是等于他们两人在相互争夺,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在朦胧的星云中看似无数的星辰,在司空浩玄、景辰、芙丽雅三人的极速移动下,很快就被争抢一空。就连同颗被压缩到肉眼无法识别的星辰,也被三人发现而被争抢一空。整个星云在失去无数星辰后,缓缓的暗淡了下来。刚才彩光蒸腾如梦如幻的星云,此时变为了色彩单一、异常暗淡的灰色星云,在整个星辰海洋中显得是那么的刺眼和多余。
繁星之地内的所有星辰,司空浩玄得到了四分之二,景晨和鞭丽雅分别得到了四分之一,而可怜的胖子仅仅得到了一颗。5000,多少算上2章?!嘿嘿

第一百九十章-石盘与神殿
在石柱的正中,一个显然是后人添加的巨大石盘显得那么刺目。围绕着石盘坐着十八名奇奇怪怪、神神秘秘的人。
从他们端坐的位置来看,西方的十五人属于一边,他们和对面的三个人之间有着一段大大的间隔。
西方正中端坐的是一名金袍老者,他正开口说着话,“三位,今年你我双方的修为和去年一样都无重大突破。我看厮杀、较量就如同去年一般免了。”“托尔卡斯,只要你和你的龙族继续维护联合法规。我们三人当然没有意见,也懒得去和你们厮杀、较量。”说话的竟然是法尔瑞,他坐于由地面延伸出的一朵七层浪花上,似笑非笑的看着龙族族长托尔卡斯。
黄金龙族旅长托尔卡斯,并没在意法尔瑞言语中蕴含的那丝讥讽。他微微叹息道,“数百年来,我们十五部族早已习惯了在部落界生活。也不想返回地面了,你们难道依旧把持着灵气的秘密不肯放手?”“托尔卡斯族长,记得一百五十年前,我就告诉过你们。灵气的秘密。是人类的秘密,就算告诉你们修炼的方法,以你们的体质也无法聚集和存储灵气,更不要说让灵气与天地自然产生共呜了。”在法尔瑞身边一名女子口中发出了好听的声音,她的声音如雨后空气般让人倍感清新、舒服。
托尔卡斯向着女子苦笑道,“神师贝拉琪的话我当然相信,但也请神师相信,我们十五部族对灵气的秘密太过好奇,所以即便是它对我们没用,我们也希望能够知道。”托尔卡斯心中因激动、欲望或者贪婪?令他白晳的皮肤上散发出淡淡的金光,他言语变得异常坚定,“数百年过去了。差距也该拉大了。今年我部落界将以灵气的秘密作为延续联合法规的条件,否则我们十五部族不惜重新挑起熄灭数百年的战火。”
从托尔卡斯那坚定的语气可以听出,他的心中根本就不相信贝拉琪的话,更不认为灵气是人类的秘密。在一团星光中若隐若现的沱河环视着石盘对面,十五部族的族长冷笑道,灵气的秘密你们不知道?数百年间,我们三大神地一共失踪了五十七名弟子,他们去哪了?托尔卡斯,你们时不时流窜出地表的行为很隐秘?以你们的手段难道从那些人口中,脑中没有得到灵气的秘密?
托尔卡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认为很隐秘的行文,竟然会被三大神师知道.有着高贵黄金血液地他,也不由为这种低三下四的行为显得有些不自然,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沱河。我们并不是来和你们讨论什么失踪弟子的事。托尔卡斯族长地话,是我们十五部族共同商议的结果,灵气的秘密你们必须要公开。”一名瞳孔如竖针般地大汉。向着石盘对面的三名神师道。
法尔瑞不屑地看了对面的大汉一眼,冷声道。“怎么?数百年的时间,已经令你们克番鳄族恢复元气了?我们不介意将你们克番鳄族彻底从索米娜亚抹杀。”在数百年前,做为攻入地面先锋的克番鳄族遭受的打击最为严重,几近被灭族。这是克番鳄族最大的耻辱,他们对人类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克番鳄族族长土勒听到法尔瑞那刺耳的话,“呼”的一声站起,盘满肌肉的手臂在拳头的带动下,向石盘对面的法尔瑞击出。由土勒手臂开始,在空气的磨擦中带起了一道猛烈而狂暴的气流,顺着他的拳峰而出,直向法尔瑞奔去。法尔瑞抬起手指在空中轻轻一弹,一道道如涟漪般的黑色波纹自他弹动的手指向四周的空间延展开。自土勒拳峰而来的那道狂暴气流,在那幽途河水构成的涟漪中被一层层分解,等这道气流到达法尔瑞面前时,已经成为了一楼没有任何威胁的清风。
“土勒,如果你幻化出原形,大概还能给我们添点麻烦,否则别献丑了。”法尔瑞继续刺激着土勒,显然他心中已经有了杀机。土勒那如竖针般的瞳孔散发出微微的红光,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不停膨胀的允肉震裂,眼见土勒就要真的恢复原形。
一只干如枯柴的手拍了拍即将幻形的土勒,一个平和的声音传入了土勒的耳中,“土勒族长,我们是来谈判的,不要让这个神圣的石林沾染血腥。”在土勒身后一名仅仅到他腰部的长须老头,拄着一根藤木手杖含笑向土勒道。
“古福大师,他们......”古福脸上的一道道皱纹如岁月般深沉,他如同安慰一名孩童一般拍着情形暴躁的土勒,柔声道:“我知道,我知道,但我们来的目的不是争斗,对吗?”
看上去暴躁异常的土勒竟然向着古福点了点头,安安静静的坐下闭上了他的大眼,想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古福向着石盘对面三名神师笑了笑,“你们继续商议。”说完走回了自己的座位。法尔瑞将目光移向古福,口气中竟然有着一丝尊敬。“古福大师,托尔卡斯的要求恕我们无法答应。其实他们百多年间数十次潜入地表,已经将灵气地秘密了解了七七八八。他们是因为无法修炼,才会认为灵气还有其它秘密。而我们不能答应。仅仅因为这是人类的秘密,我们不能主动交出,并不是怕人你们得到灵气的秘密。”面对眼前这名福瑞龟族的旅长,法尔瑞也不得不将事情解释清楚,他心中并不是怕古福。事实上在十五部族中福瑞龟族是不具什么攻击力地种族,法尔瑞之所以这样,仅仅是对这名在索米娜亚中活的最久、年龄最大的长者的一种尊敬。
古福向法尔瑞神秘的一笑,“今天你们会将秘密公开的。”
法尔瑞心中微微一跳,他知道上天没有给福瑞龟族攻击力,但是给了他们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预言能力。难道……就在法尔瑞、贝拉琪、沱河三人心中因古福的话而思索时,沱河的脸然突然一变。繁星之地的变化映射在他的星海。他将一块不知从何处取出的石板扔给对面的托尔卡斯,朦朦胧胧的身体在星光的包裹下消失于原地。
沱河主动交出十五部族想要的东西,所以他的离去并未受到什么阻拦。法尔瑞若有所思的看站沱河消失的位置,眼底深处闪动着一丝兴奋的光芒。“既然沱河将灵气的秘密交给了你们,联合法规希望部落界继续遵守。”三大神师从来都是共同进退,所以既然沱河将秘密交出,贝拉琪只能随着沱河地行为将淡判继续下去。
托尔卡斯检查了石板后,向石盘对面的贝拉琪和法尔瑞道,“果然是完整的心法。疗落界将继续遵守联合法规,也依旧会每月向你们提供足量地魔核。”贝拉琪向着古福点了点头似乎是在向他告别,随后贝拉琪姣好的身体在一枚枚碧叶的环绕下。缓缓消失于中央森林上空地天际尽头。她的笑声伴随着一句话却留在了原地。“不到一天,聚会就结束了。数百年来从未有过地。”
法尔瑞见贝拉琪离去后,向着托尔卡斯道。“既然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希望你们尽快返回部落界。”法尔瑞说完,将手向天空一挥,一道十米宽的黑色河流于空中倒悬而下,在石林中构成了一个由河水组成不断流动的门户。“通过这里,你们可以直接到达部落界的入口。”法尔瑞的话音落下后,身体化为一道幽途河水融入了由天幕倒悬下的河流之中。
三天神师离去后,托尔卡斯将手中的石板递给了一个全黑漆黑的矮子,“莫洛斯,你看看能不能将它复制成十五份。”
黑侏儒的族长莫洛斯瞪了托尔卡斯一眼,摇了摇手中的石板,不屑的道,“这么没技术含量的活,复制一百份也是瞬间的事。”塔勒尔黑侏儒族是十五部族中最具创造力的种族,难怪莫洛斯会为复制这种活感到不屑。
在莫洛斯将一块块石板分别递给各个种族的族长后,他们分别于幽途河水构成的门户中离开了索米娜亚的地表。
托尔卡斯看着古福面前石盘上扔着的石板,心中有些疑惑,他向古福问道,“古福大师,您怎么将石板扔了?难道它是假的不成?”古福向托尔卡斯笑了笑,“石板上的心法是真的,但我们十五部族无法修炼也是真的。如果不是如此,沱河怎么会这么轻易将它交出?”
古福的话显然刺激了眼前这头高傲的黄金龙,“我就不信,凭借龙族的知识和智慧,研究不出适合我龙族能够摄取灵气的心法。”
古福微微向托尔卡斯这名黄金龙族族长笑了笑,走入了幽途河水构成的门户,并没有去反驳他的话。托尔卡斯见十四名部族族长依次离开后,口出吐出了一种只有龙族才能听见的声音,这种声章构成了龙族独特的龙语魔法。
随着托尔卡斯的吟唱,空间中出现了另外一道门户。托尔卡斯向着眼前这个龙族独有的魔法空间道,“出来。”
托尔卡斯地话间落下。一道人影出现于他的魔法空间外。当魔法空间的光芒缓缓淡去后,这个人的面孔慢慢地清晰起来,他竟然是与司空浩玄三人一起进入索米娜亚的皇极星莱茵特斯。
“我的事办完了。你什么时候能将我们龙族弄出这放逐之地?”
莱茵特斯似乎在心中计算着时间。片刻后,他向托尔卡斯道。“时空之轮,还有一百五十天才能补充完能量,在那个时候我将能够将你们龙族全部带回大陆。”
“一百五十天?!”托尔卡斯显然是感觉时间太久。莱茵特斯苦笑道,“你难道没有听说过神器时空之轮?它的使用间隔是三千六百五十天,在九年前我用过一次。相对于三千多天来说,一百五十天实在是太短暂了。
托尔卡斯看着坐于石盘边的莱茵特斯,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好,我先带你返回部族,等时间一到我们立刻离开这该死的放逐之地。”从与托尔卡斯接触以来。莱茵特斯心中已经确定,索米娜亚必然是放逐之地无疑。因为托尔卡斯的年龄公次于古福。在那么长久的岁月中,他当然清楚的知道索米娜亚地历史。
莱茵特斯与黄金龙族族长托尔卡斯又秘密商议了片刻后,重新走入了托尔卡斯的魔法空间。在几声龙语吟唱中魔法空间又重新消失。托尔卡斯时在收加魔法空间后,走入了由幽途河构成的门户中,返回了部落界。他记忆了那个被古福抛弃的石板,而本该在石盘上的那块石板竟然消失了。
星辰海洋、繁星之地。
司空浩玄本来空荡荡的手指上浮现出一枚指环,指环在司空浩玄的控制下缓缓升到了空中。无数细小的符文出现在指环四周的空间中,它们在司空浩玄的控制下,慢慢的融入了指环之内。在景晨,芙丽雅,胖子三人眼中,看到地是一个个凭空出现的墨绿色光点,不停的向着指环汇聚。
随着墨绿字符地融入,司空浩玄的那枚空间指环完全变成了墨绿色。司空浩玄抬手将空中的指环摘下。甩给了景晨,“暂时帮我保管。”景晨接到司空浩玄地指环后,心脏不争气的快速跳动着。因为他亲眼看到。司空浩玄将一枚枚星辰装入了这枚指环中。如果景晨知道。这枚指环中不光幐那些星辰。更有着无数地秘密,他的心脏不知会举跳的更快。
“你可以试试破解巫的禁制。”司空浩玄似乎知道景晨心中所想,笑着向景晨道。还未等景晨说话,司空浩玄的脸色突然一变。将一枚似乎由液体构成的黑色石头扔给景晨,指着高空漫天血线的一角,急声道,“你们从那里快走,沱河来了。”
景晨接过漆黑的石头,他知道只要捏碎这枚石头,幽途河水将会把他们送出星辰海。他看向司空浩玄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以前从未有过的波动,“疯子,你想自己阻挡沱河?”景晨的话让芙丽雅心中一跳,号玄,一起走。虽然我对你的巫不了解,但知道凭借你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是沱河的对手。”
司空浩玄望着星云上空漫天的血线,脸色一沉,“走,神女星、大妖星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犹豫?对于人,我比你们更有办法。快走,否则我们别想有一个人逃出星辰海。”景辰和芙丽雅深深看了一眼司空浩玄,再未说话。景辰凭空出现于胖子身边,将他提起。随后景辰与芙丽雅手拉着手,在景辰的空间挪移下,仅仅在遥远的血线一角闪现了一下,就完全消失了。
与此同时,一道朦胧的星光出现在由无数血线组成的牢笼外,由星光内走出的沱河看着漫天的血线,一时间竟然也不敢就这么进入血线之内。沱河的境界再高,也无法摆脱属于生灵的范畴,更无法摆脱人类的本体,他体内的血液照样受到血线的影响。但是以沱河所在的高度,很快就于杂乱无章,纵横交错的一丝丝血线中,找到了牢笼的根本那枚血色魂铃。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