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巫临异世-第75部分

现出自见过神师后的第一丝笑意。大船在凌空的幽途河水中航行了三天后,一道不知由何处延伸而出的星光与大船相连。星光与大船连接后,司空浩玄于缆绳上跳下,将手中的绳索一抖,将幽途河水中的胖子被重新提回甲板。那名躲避胖子而去的青年,也回到了甲板上。“走。”司空浩玄率先踏入了星光中,胖子看着消失于星光中的司空浩玄,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老头。”胖子拉住将要进入星光中的景辰,指着身上被死亡气息腐蚀的破破烂烂的衣服,苦着脸道,“老头,你那有带衣服吗?借一身穿穿。”
景辰看着胖子的妖异瞳孔不停幻化着,被盯的心中直发毛的胖子嚷嚷道,“借不借?回头给你割几斤好肉。”景辰突然一笑,“借,相互帮助嘛。”说完从指环中取出件衣服扔给胖子,缓缓的走入了星光中。
“老头谢了,回头一定给你割几斤好肉!”一脸喜色的胖子,冲着进入星光中的景辰喊道。
当胖子抖开手中的衣服,满脸横肉不知为何不停的抽搐起来,他突然将手中的衣服狠狠砸到甲板上。于甲板摊开的衣服,赫然是一件刺绣精美、有着各种花朵的裙子。“你、你、你敢耍你肥爷爷。”胖子抖动着一脸横肉,冲着早已消失于星光中的景辰比划着手中的长刀,怒吼道。
司空浩玄五人星光的引导下,进入了神秘的星辰海洋,一个完全由星光构成的世界。一团团的各色星云,映射着各色的星光,让这个世界美丽的如梦如幻。此时,从幽途河而来的司空浩玄五人,就踏在一片不断运动的星云之上,司空浩玄看着眼前面景色,心中不由恍惚是否进入了记忆中的宇宙空间。
一道星光从远处的星海划来,星光环境俊美的白衣少年,向司空浩玄五人笑道,“欢迎从幽途河而来的朋友,你们可是落到无穷碧后面了,她们比你们早了一天到达。”
“少啰嗦,嫌慢怎么不直接用光去幽途河接我们。”白衣少年微微诧异,他作为星辰海竞赛的接引使,几十年间还第一次碰到将客气话当真,而且这么嚣张的参赛人。他仔细端详着一身缠着花花绿绿破布的胖子,那破布上似乎还刺绣着各种小花,少年心中惊慌,“这是什么东西。”
司空浩玄用拇指揉了揉眉心,“带我们去住的地方,如果我没记错,竞赛明天才开始。”白衣少年看了看司空浩玄衣袖上的三条暗印,知道了司空浩玄才是五人的头,他客气的向司空浩玄点了点头,“我这就带你们去。”
少年抬手一招,星海中散发出无数的星光,于空间中缓缓的凝结成了一道桥梁。少年走上这座由星光构成的桥梁,向司空浩玄几人微微一笑:“请跟我来。”
司空浩玄五人踏入了这座辉煌桥梁,跟随着那名俊美少年还未行出几步,他们就已被桥梁上不停流动的星光带到了桥梁的彼端。少年在桥头指着桥下,墨色星云上的一栋小楼向五人道,“今天你们就住在这里,明日天亮,我来接你们去竞赛场地。”
少年说完,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指着由一道星光相连的绿色星云,向司空浩玄道,“哪里是无穷碧弟子的居所,如果你们愿意,可以过去和她们交流一下,毕竟星辰海的夜是很寂静的。”司空浩玄点了点头,带着五人走下桥梁向小楼行去。跟随在司空浩玄身后的胖子,也不知道看接引少年哪里不顺眼,下桥前他狠狠瞪了少年几眼后,才跟随司空浩玄向小楼走去。
少年看着胖子的背影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心中不由感叹,“幽途河,收弟子的种类越来越丰富了。”

第一百八十八章-小蓓的碧叶
星辰海中的一团墨色星云,在整个由星辰与星光构成的海洋中有多么刺眼。不停翻滚的星云,反而在一缕缕星光的链接和映射下与整个海洋完美的契合在一起,似乎如果少了它,整个星辰海便不完整一般。
墨色星云上的小楼,只有在接近它后才能发现这个小楼竟然是有各色的星光凝结而成。在一缕缕星光的环绕和墨色星云的衬托下,显得异常神秘和雅致。在小楼中司空浩玄的房间内,景辰和芙丽雅从幽途河的气中出来后,司空浩玄总算独和他们在一起了。景辰和芙丽雅憋了一肚子的问题要问,从幽途河就刻意躲避他们的司空浩玄。
司空浩统计资料坐于被墙壁上的星光,映射的朦朦胧胧的房间中看着目光冰冷的景辰和芙丽雅,笑道:“有什么话,现在可以问了。”景辰盯着司空浩玄的瞳孔,在黑白间不停的幻化着,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架势。芙丽雅淡淡的看了身边的景辰一眼,似乎是让景辰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随后她向司空浩玄轻声道“为什么?我知道你对石板的秘密领悟得更加深刻。”
芙丽雅看上去毫无厘头的询问,司空浩玄却知道她问什么,他向芙丽雅微微一笑,又将目光移到非常不友善的景辰身上:“只要存在一滴幽途河水,我想我们的谈话都无法逃脱神师法尔瑞的耳目。”景辰妖异的瞳孔深处闪过一丝惊骇,“你是说...."
司空浩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只是感觉,不过你们最好相信,大巫的感觉很少出错。“
司空浩玄的言语顿了顿,看着景辰似笑非笑的继续道:”想来你们现在该明白。为什么自你们走出气后,我未和你们说一句话地原因了?妖怪,你觉得我得到石板的秘密想要摆脱你们?还是我真想去当神师的弟子?他法尔瑞有那资格吗?“芙丽雅白晳的面庞浮现出一丝红晕,似乎在为自己的小人之心感到有些惭愧,她确实如司空浩玄所说那样想过,景辰当然同样那么想过。
景辰的脸皮显然要比芙丽雅厚得多,他“嘿嘿”一笑,向司空浩玄道,“疯子,我们这不是猜测嘛。毕竟你表现得有些反常,但我们也没破坏你的计划。你没和我们说话,我们不是也忍着没找你吗?”景辰凑到司空浩玄身边,低声道。“同在可以告诉我们你地打算了?这样我们也好配合你不是?”在景辰身边的芙丽雅,也露出了关注的神色。
“很简单。抢点东西,然后去部落界。法尔瑞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一个从封闭了千万年之久的地方出来地人。你感觉他会放过我们吗?”景辰眼神中浮现着一丝杀意,向司空浩玄点了点头,”那老东西利用完我们后肯定不会放过我们。那个石板心法,我都怀疑他是故意给我们的。让我们在短时间内有能力为他办事。”
芙丽雅感受着体内地灵气,脸上的神色非常复杂,有着几分担心、几分犹豫和几分期望。她向司空浩玄问道。“浩玄,你对石板领悟的比我们深刻。你觉得它有问题吗?”
听了芙丽雅的问话,景辰的神色也变得不自然起来。他知道由石板心法产生的力量有多么适合他们,他生怕司空浩玄会说出这种心法有问题,让他们的希望破碎。
看着患得患失的两人,司空浩玄笑了笑,“放心的修炼,灵气是最适合你们的力量,它是融入自然的引子,它能将你们送到神师的高度,而且它几乎没有顶峰,谁也不知道它的极限有哪。”司空浩玄的话让景辰和芙丽雅都在心中松了一口气,景辰一屁股坐到司空浩玄身边的椅子上,干笑着向司空浩玄道:“疯子,你对石板的领悟要比我和芙丽雅都深。我们都能感到你身上的那种力量,恩,灵气是。我们都能感觉到你身上的灵气比我们要浓重,深厚几倍。要不,你给我们讲讲?”司空浩玄这几天一直在思考,如何解决强大的灵气对灵魂的牵制和约束。而景辰的口气似乎司空浩玄得了多大的便宜一般,司空浩玄没好气的向景辰冷哼一声,“现在没空,我们需要计划下在星辰海打动的事情,等以后有机会我会给你们一个交易的机会。连景辰自己也那想到,自己也就是随意一问,司空浩玄还真愿意公开他所领悟的石板秘密。虽然司空浩玄的加码肯定不会低。但对于追求力量的景辰和芙丽雅来说,这种关键性的基础心法,就是让他们那妖师府&大祭司塔来换,他们也不会有一丝犹豫。因为他们太清楚,根基的重要性。
芙丽雅一双美目凝视于司空浩玄身上,难以置信的向司空浩玄道,“浩玄,你真愿意告诉我们,你的方法?”芙丽雅如此在意司空浩玄于石板上领悟的方法,不是没有原因的。司空浩玄身上的灵气太让她吃惊了,同样一块石板、同样的地方、不同的时间中,领悟出的东西,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司空浩玄向景辰和芙丽雅淡淡一笑,“这种力量不适合我,我正在发愁如何清空体内的灵气。”
景辰那不停幻化的瞳孔突然一凝,脸上的表情也因为司空浩玄的话而僵直。片刻后,景辰憋出了一个字,“操!”就连芙丽雅心中都有了种要发泄的冲动,这种强大的灵气他和景辰费尽心力,才有所领悟,用了那么长时间才于自然间摄取了些许的灵气,仅仅是这点灵气已经让他们感觉到对魔法元素控制和凝聚的提升。而司空浩玄竟然想着如何将体内强大的灵气清空,这怎么能不让景辰和芙丽雅有种吐血的感觉。
司空浩玄知道景辰和芙丽雅的心中所想,向他们苦笑道,“力量虽好,但不适合每人人。我本身的巫被这些灵气所制约,如果短时间内不能将灵气清空,恐怕后果会非常严重。”司空浩玄眉宇间的一丝担心,让景辰好芙丽雅一点也不怀疑司空浩玄的话,但他们心中都有着一种奇怪、无法用言语表述的感觉,可能那是他们对巫的感觉?
没等两人开口,司空浩玄就将话题引开,他现在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知道这星辰海中的繁星之地吗?”
景辰非常努力的将心中莫名的情绪压下,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什么繁星之地,我和芙丽雅怎么会知道?”司空浩玄笑了笑,“繁星之地,是星辰海中的藏重工业。哪里有着无数地星辰。第一颗星辰中都记载着一段历史或功法,听说其中还包含着幽途河与无穷碧的功法。”
司空浩玄将从博尔哪里听来的原话重复了一边。言语顿了顿继续道,“我相信在三大神地中都有这么一个地方,但我们没有时间去了解其它两处了。所以繁星之地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只要进入哪里将其中那些有着无数内容的星辰带走,索米娜亚对于我们来说就变地比较透明了,这趟索米娜亚就没白来。司空浩玄的话让景辰和鞭丽雅地眼中一亮,景辰更是显得比较激动。“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看来景辰和芙丽雅也根本未把法尔瑞给于他们的任务放在心上,不再沉入天地间那个歧途境界中的他们。在对自己地情绪控制上,显然已经无法自然如意了。“星辰海很大、我们的时间又不多随时会动手。你们在这里等我回来。”说完,司空浩玄将房间中由灵气布成的禁制撤去,向屋外走去。
“疯子,你去哪?”景辰在司空浩玄的身后叫道。
司空浩玄回头微微一笑,“去找找,我只知道这个名字,确不知道它在哪里。”看着司空浩玄走出房间,景辰向芙丽雅苦笑道,“找我?芙丽雅,你刚才有发现星辰海地边际吗?”
芙丽雅向着景辰轻轻的摇了摇头,并未开口回答,在失去禁制的房间中,他们说话都非常小心。
三大神师此时已经离开了各自地神地。神师沱河也不清楚在他离开后,星辰海中会出现司空浩玄三人。要不是沱河的心神没有放在星辰海间,仅赁司空浩玄地些许禁制根本无法摆脱星辰海主人沱河的耳目。
司空浩玄走出小楼后,身形缓缓的升于墨色星云的上空,沉入灵魂的他通过灵魂视觉,在全力于星辰海中寻找着那个繁星之地。
片刻后,浮出灵魂的司空浩玄微微一叹。在灵魂视觉的探知范围内,并未发现一处像繁星之地的地方。星辰海太大了,司空浩玄望着广阔的星海,一时间心中升起了些许的无奈和迷茫。他不知道从何下手才能找到繁星之地,难道就这么放弃不成?“为什么在这叹气的?担心明天的竞赛?神师法尔瑞给你们的压力了。”站于一片碧叶上的小蓓,不知道何时出现在浮于空中的司空浩玄身边。
司空浩玄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看着笑盈盈的小倍道,“你怎么会在星辰海?”司空浩玄有些质疑的口气让小蓓有些不满,她轻轻皱眉邓下眉头,“我当然在的,我说过我们会再见的了。因为我笨年都是参加三地竞赛无穷碧弟子的领队。”
司空浩玄下意识的用姆指揉了揉眉心,“还真没想到,这么快再见面。我兄弟博尔呢?你没和他在一起?”
“博尔?你恐怕暂时见不到的,他还在星辰十五城间游历呢。等他能够融入自然后,才可以回到星辰海中继续修行的。”“对了,你刚刚为什么叹气?是担心明天的竞赛吗?没危险的,就算重伤也会被天琴星光治愈的。”小蓓似乎对司空浩玄的叹气很是在意,不停的解释道。
司空浩玄看着在星光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完美的小蓓,眼中突然一亮,“小蓓,你对星辰海很了解?”
“当然了。”小蓓一脸得意的神情,身形坐于碧叶上,做出了一副要讲故事的姿态。空中浮动的碧叶将小蓓托到了司空浩玄面前,没等司空浩玄开口询问,小蓓就开始了她的故事,“这星辰海,是由海洋核心二十五颗主星的星光和无数大大小小的星辰构成的。所以,庞大的星辰海被划分成为了二十五个星域,而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长蛇星域。这片星域狭长而危险,有很多可怕的陷阱……”
小蓓的故事让司空浩玄心中微微兴奋,心中满怀希望的向小蓓问道:“小蓓,你对星辰海中的所有地方都很清楚?”小蓓摇了摇头,“星辰海很神秘的,它中间有着神师沱河的星空大挪移力量。整个星辰海的二十五个星域都处于不断的变化中,连星辰海的弟子都无法了解整个星辰海的构成,何况是我们呢?”
司空浩玄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失望,向小笑了笑,“快回去,明天还要竞赛,我们明天见……”小蓓敏感的将司空浩玄眼神中的那丝失望捕获,心中微微犹豫后,从怀中逃出了一片碧叶放在手心间。她那如玉般的纤手将碧叶合在掌心,合十的双手轻轻触碰了几下自己的眉心,一抹淡淡的绿光自她的眉心浮现于她的十指间。
片刻后,小蓓将手心中闪动着绿色柔光的碧叶塞到司空浩玄手中,轻声道,“我知道的内容都记载到了碧叶里了,别在叹气了,明天的竞赛没危险的。”看着坐在碧叶上向着绿色星云而去的小蓓,司空浩玄眼神中浮现出了一丝莫名的情绪,但很快这丝情绪便消失于眼神的深处。
司空浩玄的心神沉入碧叶中不久后,在北冕与鲸鱼星域的交错地带,发现了一团由微小星辰构成的星云,在它的上面赫然标识着繁星之地四个翠绿色的字体。

第一百八十九章-星环破碎
在和鲸鱼星域之间,有一团足球场大小的独立星云,在整个鲸鱼星空引力下不停旋转着。星云中一个个拳头大小的星辰,朦朦胧胧的散发着各色采光,将整个星云映射的如同一团七彩云雾。
在这团独立的星云外围,环绕着从远处四颗星辰中延伸出的红、黄、蓝、绿四道晶莹透明环,它们如同守卫一般,将整个星云约束于其中。司空浩玄带着景辰&芙丽雅刚刚到达这团独立星云上空,那道约束星云的红色光圈突然延展出一道红色的星光,直通司空浩玄三人面前。一名身着白色衣袍的年轻男子出现于红色的星光中,男子胸前的一点红色星芒显得异常刺目。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闯入繁星之地?!”随着白衣男子的喝问,星云外的另外三色星光分别延展而出,四名白衣男子将司空浩玄三人围困在他们中间。景辰看着无法感知到任何气息的四名白衣男子,收中暗暗警惕。他知道这四个男子已经完美的与自然契合在一起,他们的气息根本就与自然相融,再无法通过普通的气息感知到他们的存在。
好在景辰和芙丽雅领悟了灵气修炼,他们才能勉强的通过四人身边环绕的灵气波动,感知对方的位置。胸前有着蓝色星芒的白衣男子,打量了下司空浩玄三人的装束,神色间有些疑惑,“你们是来参加竞赛的幽途使徒?不管如何,你们擅自侵入于繁星之地,请束手就擒等候神师大人发落。”
白衣男子理所当然的言语,令景辰冷哼一声,“你们哪眼睛看到我们踏入了繁星之地?我们在这处看风景,怎么,星辰海不让人参观吗?……”景晨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大堆废话,让他身边的芙丽雅微微皱眉。心中暗暗担心,“司空浩玄是让景晨拖延时间,但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不是会让他们提早动手吗?”
“看看,我说的有道理,其实我们根本未侵入什么繁星之地,恩,我们只是迷路了,对迷路!”景晨说完一大段废话。总结道。四名白衣男子,看着眼前白发,白眉的景辰脸色有些发青,他们并未注意到,在高空隐藏于星光中的一枚红色魂铃,正在散发着一丝丝几近通明的血线,纵横于星云上的空间中。
“你们……”景辰似乎说上瘾了,或者耍无赖的感觉让他感到了几分新鲜。他心中再次浮现出许多想说的话,但他刚刚吐出两个字,就被胸前有着红色星芒的男子所打断。“行了。不管你们怎么来、干什么来,立刻束手就擒,否则我们繁星之地,四守护星使有权将你们就地格杀。”
在亚格大陆中大妖师的话可是很少有人敢打断的,景辰地瞳孔慢慢幻化为白色,忘却了司空浩玄交代给他的任务,冷哼道,“谁格杀谁?”
胸前有着红色星芒的守护星使,显然是四名星使的首领。他感到了景辰身上腾起的浓重杀气,脸色一变喝道。“立刻将他们格杀!”四名守护星使还未动手,司空浩玄的笑声在空间中响起,“呵,呵,呵,晚了。”随着司空浩玄的笑声,整个空间内浮现出一丝丝交错穿梭的血线。这些直接于血色神殿延伸出的血线,其运动轨迹似乎暗含水着一种玄奥的规律,每一丝血线的延伸都能够让人产生一种眩晕感。
当第一丝血线划过四名星使间后,四人突然感到他们的同伴似乎莫名的离自己远了几分。随着越来越多的血线交错纵横,他们已经完全无法感知到他们同伴的踪影,更无法确定司空浩玄三人的位置。在四名星使的感知中,一层淡淡的血腥将他们地自燃灵觉、生理六感完全引向歧途。他们完全迷失在一个淡淡的红色世界中。
上古巫术牢笼
在上古时期,面对于洪荒中存在的强大生灵。人们所掌握的物质材料根本无法将他们囚禁。为此,经过了无数代巫师的研究,发展出了一种借助天地玄奥轨迹,以幻象囚禁生灵的巫术。随着司空浩玄对鲜红魂铃、血印、神殿的掌握,这项上古的巫术终于回归于它的本来面目。摒弃了空间魔法、渗入了对生灵血液掌控力的牢笼,在威力上比将空间分割成无数碎片地牢笼弱了几分。但在层次上确高出了很多,以精血引动的血腥幻觉,边完全融入自然根本未有灵魂波动泄露的守护星使都无法幸免,他们被自己体内地血液所欺骗。
古巫术牢笼,的真正面目是一种困术而不是杀术。“我们有十二个小时。”司空浩玄从依旧向外延伸血线的魂铃上收回目光,向景辰和芙丽雅道。
景辰指着并未随四名守护星使被困,而消失的四色光环,严肃的道,“不将它们毁了,我们无法接近繁星之地。我能够感觉到,它们中蕴含着一种空间力量。如果我们冒然闯入不知会被它们挪移到哪里,很有可能会被挪移到什么可怕的空间中。”没有人怀疑景晨的判断,对空间的理解,司空浩玄和芙丽雅终究不如???的深刻。芙丽雅轻轻皱着眉头,向景晨道,“这些光环????难道蕴含着浩玄所说的星空大挪移?”
景晨还未答话,司空浩玄向芙丽雅肯定的点了点头,“肯定是星空大挪移,在这星辰海中,不知道蕴含了多少这种力量。”
司空浩玄向目光移向还在仔细感知光环的景晨身上,“怎么样,有没有办法解决?是否非要摧毁那四个星辰才行?”司空浩玄对于空间的了解,仅仅来自于景晨给于的空间大典。他不认为景晨会将一些根本性的空间知识透漏给自己,所以司空浩玄相信对空间的了解,自己比景晨还要差上几个层次。
景晨并没有立刻回答司空浩玄的话,而是进入了一种冥想状态。司空浩玄和芙丽雅都能感觉到一种在灵力催动下变得极为稀薄的空间元素,在缓缓的渗入远处地四色光环中。司空浩玄在心中感叹,“宗师就是宗师”。他们对力量有着超载凡人的领悟能力。景辰才刚刚接触灵气这种力量不久,就已经能将这种力量与自己的空间魔法相融合,做出复杂而玄奥的运用。
片刻后,景辰睁开双眼,指着分布于四个方向如足球般大小的彩色星辰,向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