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巫临异世-第71部分

道:“怎么回事。”景辰抬手在布起了一道空间结界,将他和芙丽雅笼罩于其中,苦笑道,“希望我们能够顶住。那家伙的攻击看不出有什么威力。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如同被封闭在自己的境界中,恐怕要被动的承受攻击了。”
景辰的话音未落,一缕缕的微风吹拂着他的结界,这柔和地风如同具有着强大的腐蚀力量,景辰所布成的强悍结界,在一层层的被削弱着。芙丽雅显然注意到结界外的风,她脸色一变,抬手一道道白色的光芒融入了景辰的结界内。暂时将结界稳固。“没有用的,我能肯定。那个家伙所控制的风元素已经完全成为了自然中的风。或者与自然中的风完全融合。只要天地间还有风的存在,他的攻击就不会停止。这种攻击威力虽然不大,可怕的是它本身的持久力。我们的境界恐怕就是遭遇到这种自然力量起了一种莫名的变化,如同一个茧将自己捆束根本无法反击。”芙丽雅在感知中也无法找到哈特的准确位置,她向景辰道,“看来这就是我们境界的破绽了。在纯粹的自然之力下,我们的境界会成为一个牢笼。将我们的感知、力量完全切断,我们就是想要踏出境界,也成为了一种奢望。”
景辰看着芙丽雅,微微一笑,“你似乎不太紧张?外面的风力如果没有人去干预,是不会停止的。虽然它攻击并不是很强大,但以我们现在的状态,早晚会被他化为一堆枯骨。”芙丽雅淡淡的一笑,“你不是也一样?看来我们对他都充满着信心。这真不是一种好现象。”
在司空浩玄眼中,景辰和芙丽雅共同站在林中。他们身边环绕着两人共同布成的结界。四周不停吹拂的风,在不断的削弱着结界的力量。虽然司空浩玄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不做出攻击。而被动的防御,但他心中清楚,这恐怕和他们境界的破绽有关。漂浮于空中的哈特面对景辰和芙丽雅的状态,也感到有些意外,他还没见过这种只防御而不攻击的对手。
“从开始的攻击看这名空间魔法师应该有着强大的攻击力才对,怎么……?!而那女人的心灵魔法能够控制住自己的两个仆人,也不会很弱啊。”心中的迷惑没有让哈特停手,“敢对本少爷出手,去死。”哈特心中恶狠狠的想到,而他手从空间中划过的动作却更加柔和了。芙丽雅的心灵攻击停止后,两名赶车大汉从地面爬起,他们顾不得观察哈特此时的情况,抬手间一颗如星辰般的亮芒极速升于天空。
亮芒的升起让靠于一棵大树边观战的司空浩玄心神一紧,“找死?那么就去死。”他的脚向地面一踏,无数的尘土缓缓的漂浮于空中,将整个树林屏蔽。他本身化为一道流光,率先划向站于马车边的两名大汉。能够在芙丽雅心灵魔法下坚持如此之久的大汉显然也不是弱者,在司空浩玄流光刚起未到之时,他们的铁拳已经当头向司空浩玄砸去,强大的斗气令化为流光的司空浩玄感到一阵窒息。
化为流光的司空浩玄猛然现形,身形在快速移动下形成了一道道残影。有规律的急停和瞬间的加速,让两个大汉的心神一阵恍惚。当他们在清醒之时,他们的头颅已经在浮屠刀下冲入了天空。司空浩玄没有停顿,身形重新化为流光,向着天空中的哈特射去。哈特早已注意到了司空浩玄的出现,但他并未注意到他的两个仆人已经失去了头颅。
景辰和芙丽雅的状态,令哈特对自己有着无比的信心。在天空未动的他,右手向着司空浩玄轻柔地从空中划过,他期待着看到司空浩玄出现如同景辰和芙丽雅一般狼狈样子。然而事实让哈特感到一股寒意由脚底升入天灵之中,他的风明明吹拂在司空浩玄身上,但它真就如风吹一般,似乎对司空浩玄没有任何影响。代表着司空浩玄的那道流光,依旧极为快速的接近毒害哈特。
真到哈特被司空浩玄抓住脖子,他都未想明白。自己的风系魔法,怎么就变成了真正的风?哈特没有注意到,在林中的同棵高大的树木已经在他的风中化为了糜粉。就在哈特心绪烦乱之时。感到脖子一紧,他已经被司空浩玄拉于眼前,“你多大了?”
不知道如何落于司空浩玄手掌中的哈特,心中充满了恐惧。下意识地答道,“二十三。”
司空浩玄皱了皱眉头,他心中还是不信,一个二十三的青年,能够对风领悟到如此程度?突然司空浩玄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问道,“一年有几天?”哈特此时已经从恐惧中清醒,哆哆嗦嗦的道:“你要知道,我父亲可是蓝星城主,蓝星城内禁止血腥,你要杀我……”
还没等哈特说完,司空浩玄的右手一紧将哈特的话重新捏回脖子,冷冷地看着他,“一年有几天?”
哈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如果再不回答眼前男人的话,自己真的会死,“一年,一年有两千天。”“操!一年两千天?这是什么鬼地方?二十三不就是一百几十岁的怪物了?”司空浩玄心中大骂,而他的谜题也随之解开。
司空浩玄再未看一眼哈特从空中跌落的无头尸体,化为流光的他,双手被一丝丝晶莹包裹,在接近景辰和芙丽雅后,双手直接穿越于天地间将他们从被困的天地夹缝中拉出,带着他们重新划为一道流光紧贴着地面射向树林之外。而此时,弥漫于树林中的尘土纷纷落下,在它们中的血液、头颅、尸体,缓缓的干枯、慢慢的失去水分、变成枯骨。最后被漫天的尘土一丝丝分解殆尽。整个过程就如同一具尸体在尘土中百年内的演变过程,被浓缩于几秒钟完成。
被尘土笼罩的马车、马匹。也没有逃脱这种命运。构成马车的木料在尘土间慢慢的腐朽、脖子上有着深深刀口的马尸,也慢慢的化为了尘土。当尘土归于平静后,树林中没有了一丝打斗痕迹。没有马车,没有尸体,没有血腥,更没有头颅。
上古巫术浮尘
在上古时期,部落中的人们在恶劣的自然生存条件下,往往会大量的死亡。大巫们为了他们不至于暴尸荒野,死无归宿,也为了抑制瘟疫和疾病创造出了这种处理尸体的巫术。这种巫术地根本就是让尸体融入尘土之中,让亡灵有一个归宿。虽然这种仅仅对死物起作用的巫术在上古并不被看重,但其复杂程度一点也不比其它巫术逊色。在一粒粒细微的浮尘中,融入“岁月”才能够令浮尘具有融解尸体的作用,这根本就不是普通大巫能够达到的境界。它不光需要强大的灵魂力量催动无数细微的“岁月”,而且需要对巫的深刻领悟,才能将这些“岁月”融入一粒粒浮尘之中。
天幕中落下一道星光,一个人影自星光中走出。他在树林间环视了片刻,挥手间无数的星光由天幕落下将整个树木笼罩。片刻后,他骂道,“该死的哈特,又将启明星当玩具玩了?那是给你救命用的,下次休想我在给你!”人影在林中停顿了片刻后,重新于一道星光中升于天幕。
距离树林一里外的酒楼中,司空浩玄看着惊魂未定的景辰和芙丽雅笑道,“怎么样?有什么感受?刚才为什么不攻击?”景辰脸色非常难看,他并未回答司空浩玄的话,口中喃喃道,“好可怕的星辰之力,这种力量我只是在美尔蒂身上感到过,它比美尔蒂的星辰之力更加强大。”
芙丽雅也心有余悸的向司空浩玄道,“要是晚走一会,我们恐怕不会这么完整的出来。”“那并没有什么神秘的,那个人不过如同博尔一般借助了一些星辰之力罢了。真正该担心的是神师,我怀疑博尔和刚才那个人所借用的力量完全出自于神师沱河。行了,说说你们的感受,是否能够参加明天的考试。”
芙丽雅向司空浩玄苦涩的一笑,“我们的境界算废了,不知为何天地夹缝中如果被纯粹的自然之力侵入后,会变成一个凝固的牢笼。不过只要不融入于境界之中,哈特的那种攻击,我们还能应付。”司空浩玄用拇指揉了揉眉心,苦笑道,“恐怕没那么容易,忘记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这里的一年是二千天,也就是说你们看到的小伙子,年龄估计比你们还大。真不知道他们过了百余年为什么还那么年轻,难道真是从小感悟自然的结果?”
“什么!怪不得……”景辰听了司空浩玄的话,惊道。

第一百八十章-幽途河水
哈特从世间消失的第二天清晨,谈谈的紫色雾气环绕于蓝星广场上由就道星光汇聚的柱子上,令整个广场显得华丽而神秘。
一名名参加幽途河考试的人们,缓缓的从四面八方汇聚于广场之中。司空浩玄看着这些不知道活了多久的人们,心中多少感到有些诡异。博尔和小蓓将司空浩玄、景辰、芙丽雅三人送到蓝星广场,博尔看着安安静静站在广场中的人群,神色中浮现着一丝担心,他有些犹豫的向司空浩玄道,“大哥,你非要参加幽途河的考试不可吗?他们的考试非常残忍,每年都会死不少人,听我老师说,幽途河是真正的死地,也只有在死地中才能令他们领悟死亡的力量,幽途河,在索米娜亚中是一个真正的邪恶之地。”司空浩玄凝视着博尔的双眼,神情严肃的道:“博尔,死亡的力量并不代表邪恶,生命的力量也不代表善良。生是死的的开始,死是生的结束。它们是天下生灵必须要经历的过程,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循环不息。看破了生死,才能大悟。如果你无法认清生死,你恐怕永远也无缘踏入自然之境。”
司空浩玄拍了拍眼神中满是疑惑的博尔,笑了笑,“不要刻意的思考,该懂自然就懂了,否则想也没用。只是记住,善恶来源于本心,而不在于力量。”小蓓在一边听了司空浩玄的话,弯弯的大眼睛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她显然要比博尔领悟的深刻,或者她本来就懂得,只是未曾总结而已。已经踏入自然之境的她,怎么会领悟不了生死的循环?
司空浩玄走到广场边的一处石台前,取出纸笔,画了一个精致工整的太极,将他递给博尔,“我这一去。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这是大哥送你地礼物,其中蕴含着生死、阴阳的奥秘,希望你能够早日踏入自然之境。”小蓓在一边嘟着粉嫩的小嘴,不满道,“浩玄,你偏心的,也不送我一个的。”
司空浩玄心中虽然不确定这个天上掉下的小蓓,怀有什么目的接近他。但这段时间她确实对自己的各种问题,做到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程度。司空浩玄心中对小蓓多少有些感激,如果不是有她在,仅仅凭单纯的博尔,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索米娜亚产生一个深刻的了解,尤其是对索米娜亚的力量构成。
司空浩玄向小蓓微微一笑,又俯身画出一个太极交到小蓓手中,“我不知道它是否对你还有帮助。但相信它能够令你将一些领悟归类、总结。”小蓓接过司空浩玄手中的太极,凝视了片刻,神色间有些迷惑,“它很浅显,但又很深奥,好神奇的,它是什么?浩玄,你已经领悟了它所蕴含的意义了是吗?”
司空浩玄微微摇头,“我的修炼途径和你们不同,我不需要领悟它,它对我没什么价值。对你们来说,生生死死是自然地轮回,而对我来说,生生死死根本就不具有任何意义。”
司空浩玄顿了顿继续道,“至于这个图案叫它太极。”不光小蓓心中感到吃惊,在旁边的博尔、景辰和芙丽雅都难以明白司空浩玄话中的含义。小蓓若有所思的道:“难道说你是不死的?死才对你没有意义。但生呢?人类总是要经历生的,为什么生也没意义?”
司空浩玄遥望着索米娜亚那不含一丝杂质的天空,声音变得有些飘渺,“我也不知道,我有生,也会死。但偏偏能够感觉到生死对自己没什么意义,这是冥冥中的一种感觉,但我相信它,很荒谬是吗?”司空浩玄的话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息,让他身边的四人都沉默了下来,不知他们心中在想着什么。司空浩玄在四个人的心目中更加神秘了。景辰和芙丽雅感到,司空浩玄就如同一座深潭。不光他们看不透,恐怕连司空浩玄自己都无法看透自己。
片刻后。司空浩玄自嘲的笑了笑,“好了,你们回去。当我们走出幽途河后,还有相见的机会。”说完,司空浩玄向着广场走去。他心中没有一丝的留恋,不管是对博尔还是小蓓。景辰和芙丽雅向博尔和小蓓点了点头,以示告别。快步追上了司空浩玄,跟随在他身后向广场走去。
小蓓看着司空浩玄地背影神色间有些犹豫,但她还是开口叫住司空浩玄。跑到司空浩玄身边的小蓓,从怀中掏出一个绿色的手帕,上面的一丝丝美丽的花纹似乎构成了一副地图。这幅地图没有一丝刻意的感觉,充满了一种自然与和谐之感,如同这些花纹本来就是如此样子。
小蓓将手帕塞入神色有些诧异的司空浩玄手中,轻声道:“不管如何,幽途河毕竟代表着死亡,它的一切都和死亡有关的。如果遇到危险可以到图上的地方暂避,那里很安全的。司空浩玄拿着手感如同树叶般的手帕,向小蓓点了点头,带着景辰和芙丽雅走入了广场。“能告诉我,你走地是什么路吗?”小蓓冲着司空浩玄的背影道。
“巫!”
小蓓嘟着嘴向身边地博尔道,“就说一个字?巫?都给他手帕了,还那么冷漠的。”博尔满面担心的看着远去的司空浩玄,口中叹道,“大哥那不是冷漠,只是他不知道和你说些什么罢了。你也并没有告诉大哥,在索米娜亚手帕代表的含义。”
蓝星广场中芙丽雅打量着四周一根根由星光构成的柱子,感受着其中蕴含的庞大星辰之力心中有些担心的低声道,“但愿在我们离开前,不会出麻烦。”景辰凑到芙丽雅的耳边,低声怪笑道,“放心,疯子对这杀人灭口的营生精通得很,就算那个什么城主发现他儿子失踪,也不会追查到我们的身上。”
景辰一边说着一边瞥着身边司空海味玄的脸色,但闭着双目的司空浩玄如同未听到他的话一般连眉头都未皱一下,这令景辰心中大感无趣。
天色慢慢大亮,司空浩玄突然睁开双眼凝视着天边,轻吐,“来了。”景辰与芙丽雅也感到了空间中元素的异常,当他们抬眼遥望时,一道如浓墨般的黑线慢慢的由天际出现。它带着一种浓重的死亡气息将美丽而透明的天空划开,向着蓝星广场而来。
广场中等待考试的数千人似乎并未对这种现象感到吃惊,他们漫长的生命,令他们不止一次见过幽途河的招生考试。“水!河水!”芙丽雅看着越来越近的黑线,惊道。她身边的一个个等待考试的人,看着芙丽雅吃惊的表情,脸上都浮现出一种不屑的神情,似乎是对芙丽雅大惊小怪的嘲笑。
当河水带着两个人影接近蓝星城时,一个雄浑的声音传入蓝星城中,“哈顿城主,幽途使徒奉命前来蓝星城招收弟子,请您放行。”随着声音的传入,笼罩于蓝星城上空的一层淡淡星光,破开了一个缺口。漆黑的河水于缺口处带着两个人影由天际落入蓝星广场。泛着浪花的河水如同一座黑色的桥梁,将天际与蓝星广场相链接。
司空浩玄看着两名黑衣青年脚下漆黑的河水,心中暗暗吃惊。这黑色河水中的死亡气息大出司空浩玄所料,他心中肯定,他是第一次感知到如此纯粹的死亡气息。可惜的是司空浩玄在萃炼神殿时,没有去在意由那污血构成的血云,否则他必然能体会到一种更为纯粹的死亡气息。
黑衣青年踩着河水泛起的一朵浪花上,向着广场中数千参加招生考试的人们道,“幽途河的考试规矩想来你们多少也听说过一些,我们只收一百人,所以你们需要在这幽途河水中厮杀争取,直到剩余一百人为止。现在想退出还来得及,一会就是想退也无路可退了。”黑衣人的话令广场中的司空浩玄三人心中微微一凛,只要一百人?这就意味这广场中要有数千人永远的倒下。
他们没有想到,幽途河的招生会如此残忍,而且这种残忍竟然显得很平常。至少黑衣人说的很随意,而广场中参加考试的人们也无大多反应,看来这帮来参加的人心中早有准备。
“神师真的能够令他们疯狂?如此不顾性命失去理智?还是生命真的太长,活腻了?”司空浩玄心中感到有些意外。司空浩玄并不知道,在从三大神地出来的弟子,在索米娜亚的地位有多高、身份有多么尊贵,所以他也无法理解这些人为什么这么疯狂而不顾性命。
看到无人退出,黑衣青年显得很满意,“既然无人退出,那么开始了。”黑衣青年的话音落下,随着他的右手,一道漆黑的河水被引于广场。看上去并不多的河水,瞬间将广场环绕,在广场中的所有人突然感到了一种处于水低的压力和窒息感,视线也被慢慢升起的漆黑河水所掩盖.

第一百八十一章-凶悍的胖子
在幽途河水灌入蓝星广场的瞬间,司空浩玄浮动着绿芒的拇指向景辰和芙丽雅的身上印去。景辰和芙丽雅心中虽惊,但在这种情况下也无可奈何,只是任由司空浩玄的拇指印上他们身体,他们并未做出闪避动作。
当司空浩玄的拇指印于景辰和芙丽雅身上后,他们突然感到司空浩玄在脑海中突然变的异常清晰,连漆黑的河水也无法阻拦自己对司空浩玄位置的感知。景辰和芙丽雅并不知道,司空浩玄不是在他们的脑海中变得清晰,而是于他们的灵魂中变得清晰了,也就是说司空浩玄的魂印将景辰和芙丽雅的灵魂感知暂时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现在不管环境如何变化,我们的间隔距离永远将保持这个状态,直到你们身上的绿色付印消失。黑色的河水大有问题,你们不融入天地间,在这种环境下恐怕无法面对这么多从小就在感悟自然的对手,”司空浩玄的声音此时才传入了景辰和芙丽雅的耳中。景辰和芙丽雅心中浮现出一丝淡淡的悲哀,在亚格大陆位于巅峰的他,竟然沦落到需要别人保护的程度。景辰和芙丽雅知道,如果刚才做出躲闪动作,司空浩玄将不会做任何解释,更不会勉强将符印印于他们身上,将任由他们在这诡异的环境中自生自灭。
随着幽途河水的不停上涨,很快它就没过了广场中九根由星光汇聚而成的柱子顶端,随着星光柱子被淹没于河水之下,广场四周也黯淡了下来,一缕缕的阴气令刚才还华丽异常的广场浮现出一种阴森森的死亡气息。在幽途河水中参加考试的人们,几乎不能视物,仅仅能够凭借着感知去分别自己的对手。而四周漆黑的河水似乎还限制了他们地感知能力,让众人能够通过感知探查的范围变的非常狭窄。
最为诡异的是,在这幽途河水中,众人能够感受到水中的压力、听到水流的声音。但身上竟然没有一丝水迹,呼吸也没有受到什么阻碍。虽然在广场中的这些人,没有几个还会依赖于正常的呼吸才能够生存。“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我幽途河只要最后的一百人。好了,考试正式开始!”;黑衣青年地声音,在幽途河水中传播着。声音在水中的独特传播,也让众人意识到,他们真的是在水中。
随着在水中传播开的声音,有比途河水突然加快了流速。而且第一道貌岸然水流的方向、快慢都有所不同。在何水中的众人在冥冥中都感到他们随着河水的流动,不停的变动着位置。但他们真实的感觉确告诉他们,他们根本没有进行过任何移动。在河水开始流动的瞬间,司空浩玄、景辰、芙丽雅三人身体上浮现出一条拇指粗细的绿线,在绿线的环绕下他们被约束在一个特定的范围之中。不管河水如何流动,他们之间地距离并未发生改变。
水下这一奇特的现象显然没有引起在水面上两名幽途河使徒的注意,也许以他们的修为也无法感知到水下的情景?片刻后,在内部形成无数水流的幽途河水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违反常理的河水和四周突然出现的一种寂静,让景辰和芙丽雅心中都有些不适。
芙丽雅闭着眼睛,向司空浩玄道:“浩玄,我总感觉这幽途河的招考有些奇怪,他们究竟有什么目地?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
“等。不管他们有什么目的,我们等着,等着最后剩余到一百人。如果你们感觉无聊,大可以做你们的冥想。”司空浩玄回答了芙丽雅的问题后,右手于河水中一挥,十二枚燃有淡淡焰苗的字符出现于漆黑的河水中,由灵魂力量形成的绿色焰苗,就是天地间最纯净的水也无法将其熄灭,这徒具河水形态的幽途河水对他更是不可奈何。
司空浩玄右手闪动绿芒的拇指,向地面一按。十二枚字符在司空浩玄、景辰和芙丽雅三人身外形成了一个圆。一枚枚字符如同一个个美丽第花纹般镶嵌于地面,他们相互关链着将三人围在其中。圆圈形成后。司空浩玄盘坐于圆圈的正中缓缓沉入于灵魂内,通过灵魂视觉分析着这诡异地幽途河水。
在灵魂视觉中,原本在广场在中站的整整齐齐地众人,已经完全无序的分布于幽途河水内。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