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巫临异世-第58部分

的司空浩玄,全力将轮回真气灌输于浮屠刀内。浮屠刀上的每一道花纹,都浮现出淡紫色的光芒,紫色的光芒在司空浩玄的控制下,在神像头部地同一位置。瞬间攻击了一百三十六次。强大的真气和强烈而频繁的碰撞,让浮屠刀再次寸寸断裂于司空浩玄手中。
看着再次将浮屠刀砍断地司空浩玄,芙丽雅心中感到有些好笑。扬声道,“浩玄,蓝星晶不是你手中的凡铁能够切割的。不是告诉你了吗?在大陆传说中,确实只有神器才能将它分割。”在神仙头顶的司空浩玄,将断裂的浮屠刀随手抛弃,皱着眉头道,”这么说,以前大陆的空间魔法师都有神器?神器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
景辰的眼神间,突然充满着警惕之色。他心中肯定。这个疯子又在预谋着什么,否则不会说这些废话,他悄悄的将神级魔核暗暗藏在掌心。芙丽雅也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解释道。“在大陆从来没有发现过比拳头还大的蓝晶星,空间魔法师当然可以直接利用它,而不需要再做切割。整个大陆,据我所知,也就莱茵特斯的皇极府有着一柄神器金色光辉。”
司空浩玄干脆坐于神像头顶,大有兴趣的向芙丽雅问道,“金色光辉?!是莱茵特斯所用的金剑?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嘛,它有多厉害?”景辰已经忍受到了极限,冷哼道,“神器,有哪个人敢随身携带?!如果莱茵斯特带着金色光辉,我们怎么容他完好的进入索米娜亚?”
“也许他将神器藏于空间指环中呢?”芙丽雅轻笑一声。“浩玄,你真该去妖师府。补补有关大陆秘闻方面地知识。在大陆稍微有些见识的人都知道,神器不是普通的空间指环能够承载的。也许神级的空间指环可以,但似乎没有相关的记载。”
芙丽雅和景辰都没有察觉到,在说话的这会功夫。在神殿四周的树林内,几颗特别高大地树木上,慢慢浮现着如同雕刻而出的墨绿字符。当这些字符完全浮现后,又缓缓的沉入树木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司空浩玄望着离三人不远处的血神殿,心中暗笑,“如此庞大的血库,怎么能够轻易放过。”
司空浩玄的眼神移到景辰与芙丽雅身上,向他们道,“二位,我想我们必须暂时分开了,当然,我的事情办完后,我会去找你们的。”
司空浩玄的话让景辰的脸色一变,收回神像的咒语刚刚出自他的口中,整个神像竟然凭空消失在司空浩玄的脚下。景辰苍白的瞳孔,盯着由空中缓缓落下的司空浩玄,“疯子,你要做什么?!没想到你竟然有办法装载这么大的神像,看来你手上的空间指环应该是个神器。”
“妖怪,放心。这个神像我不会独吞,等把它发割后,你们的那份自然会给你们。你保管它,我不放心。”司空浩玄看似表面上与景辰轻松的说着话,但他心中确暗暗提防着,景辰与芙丽雅随时可能做出的攻击。芙丽雅身上浮现出如烟如雾的白光,轻笑道,“浩玄,我怎么认为这蓝星晶,还是由景辰掌管我比较放心。”经历的生死之劫,芙丽雅在心灵魔法修为上又踏出了大大的一步。
司空浩玄感觉到芙丽雅的心灵力量,将整个森林都笼罩在内。他知道,在这个庞大的范围内,芙丽雅能够影响到任何智慧生物的心灵。司空浩玄没有在意四周在空间魔法下,已经慢慢开始扭曲的空间。将目光从血色的神殿移向景辰与芙丽雅身上,笑了笑,“你们是夫妻,你当然当心。先走一步,详细我们很快会再见的,但原见面的时候,你们还活着。”
司空浩玄的话音落下,还没等芙丽雅与景辰做出反应,凭空消失于原地。是真正的消失,如同他从未出现过一般。芙丽雅身上的白光慢慢消散,淡淡的一笑,“他是真正消失了,他的心灵波动根本不曾离开原地。”
景辰的眼神在黑白间不停的转换着,片刻后才平息了下来,“四周的空间根本未产生波动,他不是
穿越空间而去。”
芙丽雅又回首望了望血色的神殿,微微一叹,“我们也走,巫,我们还无法理解,但我能够肯定,如果他再出现一定是在这附近。”“任何移动,都会带动空间波动,以疯子的能力,不可能逃避我的感知。最有可能的是他就隐藏在原地,根本就未离开。只是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让我们无法感知到罢了。”
芙丽雅点了点头,看来她比较认同景晨的猜测。盯着司空浩玄消失的地方看了会,芙丽雅苦笑了道,“可惜,我们没功夫陪他干耗着,神像暂时交给他保管,相信他短时间内也无法分割,我们先去找人类城市。”景辰虽然心中不情愿,蓝晶星对空间魔法师太重要了,但以此时的情况他不得不同意芙丽雅的提议。他知道,如果和司空浩玄干耗,那恐怕耗费百余年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在景辰急速念动的咒语声中,他带着芙丽雅消失于原地,瞬间出现在百里之外,进入了索米娜亚的深处。然而,他们的身形在一次空间波动后,也再未出现。十天后,血精灵神殿正前方的巨树之巅。空间中出现了一阵扭曲,景辰与芙丽雅的身形慢慢由模糊变的清晰。
芙丽雅向景辰淡淡一笑,“如何?十天了,他不会轻易现身的。在这里和他干耗,我们都在相互浪费时间。他肯定有办法确定我们的位置,或者他根本就不在原地。”景辰盯着远处司空浩玄消失的位置,苦笑道,“那疯子至于吗?一个不可分割的神像,对他毫无用处的蓝星晶,让他费那么大的劲。有必要摆脱我们?他难道不清楚,在这个陌生的空间,一个人很危险?!”
“他肯定还有别的事情要办,不希望我们插手,或是不希望我们知道。相信他会来找我们的,在这里,他没有比我们更可信任的盟友了。以他的心性,怎么可能独自面对未知的危险?”夜间的华夏帝都,比以往更加热闹。陆续归来的东方遗族,人口已经占到帝都总人口数量的三分之一。
青楼,依旧是帝都各大贵族,夜间最渴望去的场所之一。扩建了三次的青楼,依旧不能满足无数贵族的需求。有些不大不小的贵族,一月间仅仅能够得到一次进入青楼的机会。
虽然夜间的青楼,是最繁忙的时刻。但塔尔还是习惯在夜间睡眠,早已进入梦乡的塔尔,突然被从枕边跳于地面的纸人,惊醒……

第一百五十三章-星塔与青楼
遥远的贝琴海彼岸,一座高耸云端的观星塔顶端,一名身着布满点点星辰的长袍老者,望着天空中的繁星,叹息了一声,“他回来了。”
“老师,你说谁?”似乎不属凡尘的声音,出自老者身边的一名女子,她的背影美得那么朦胧,难道苍天为这不属于人间的美丽蒙上了一层细纱?
老者空洞的眼神,偏偏能够让人感到它能读懂世间万物,“嫣然,你可知道,大陆天幕中有多少颗恒星?”“老师,要考嫣然?大陆上的孩童都清楚,天幕中有二十四颗常年可见的恒星,它们是大陆的守护星座。”
嫣然看着微笑不语的老者,急忙补充道,“老师一定是问远古的星空神话。远古和现在,天空中的星辰是一样的,位置也没什么不同。但它们划分确有所不同,二十四颗守护星座被划分为三大类。分别为神命三星、月华九星和黄道十二星。”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将目光移向遥远的星空,“兰斯洛学府神秘果然涵盖广泛,连星空秘密都有所涉及。森林精灵果然是一个长寿种族,一些被时间埋没的秘密在兰斯洛学府还存在着。”
嫣然轻轻皱起的眉心,似乎令整个星空失色,“老师,我不明白,为什么母后和您都要求我去遥远的兰斯洛学府。我知道,您的学识不会比哪里差,为什么您不能亲自教导我呢,偏偏让我远渡大洋,去遥远的精灵森林。”老者从星空中收回目光,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嫣然,你的美丽让星空失色了,对你来说是福是祸。”
“老师。你总喜欢这样,我问您问题呢。在说,平时我不是按您的吩咐,用天幕遮挡了容貌吗?”
“天幕虽是神器,但它也仅仅能够为你的美丽,蒙上一层轻纱。但这种朦胧不知是衬托了你的美丽,还是遮挡了它。”老者显然极宠爱嫣然,看她有皱起眉头,笑了笑,“嫣然。老是只是个占星师,也许对星空的了解比兰斯洛学府深,但以后要成为女皇的你,仅仅掌握星空秘密是不够的。你需要更多的知识。才能让冰雪王国永远昌盛下去。”
老者显然不想过多的谈论此事,或者有着事情他还不想嫣然知道,“嫣然,你可知道,天幕中有一颗星,是人们无法看见的。”天空中有一颗人们无法看到的星星?这显然引起的嫣然的兴趣。静静的听着老者继续说下去。
“在皇道十二星的正中,有一颗人们无法看到的黑色的星辰。这个秘密一直流传于古老的占星师间。从古到今,无数的占星师在研究它。但都没有任何结果。千百年来,他很平静没有出现一丝变化。”
“啊,老师,它现在出现变化了?难道您破解了这颗星辰的秘密?黑色的星辰。他一定代表着邪恶。”老者被嫣然的话逗笑,“在兰斯洛学府三年了,怎么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今后你如何继承冰雪女王的位置?邪恶什么时候可以用颜色区分了?世间什么是邪恶?什么又是善良?真得能分清楚吗?”老者的眼神更显空洞,似乎在问着嫣然,也像是问着自己,或是问着苍天?
嫣然的心思也被老者引动,“邪恶、善良,到底怎么评判?到底有没有标准?”她的心思越来越乱,她心中的邪恶,从另一个角度看,竟然是善良,什么是邪恶,什么是善良?!嫣然的额头,慢慢渗出细细的汗珠,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嫣然!”老者的轻喝声,将几乎入魔的嫣然惊醒,漫天的星光似乎在老者的轻喝声中凝聚与嫣然的身上,让她朦胧的身形更显缥缈。
“老师……”嫣然感到有些惭愧,有些不敢正视老者。
“嫣然,你无需感到惭愧,就是连老师都无法分清到底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你还未经历多少世事,又如何分辨的清。”老者空洞的眼神重新凝视着皇道十二星中央,“不是那颗黑色的星辰出现了变化,而是皇道十二星出现了变化。二十年前,它们就缓缓的变化着,如今它们已在向着中心朝拜了。黑色的星辰,恐怕老师真的破解了它的秘密。”
嫣然的目光也被无限的星空所吸引,“老师,我怎么看不出皇道十二星的变化。它们中间的那颗是什么星辰,这么神秘。”老者遥望着星空,笑了笑,“如果你如同老师这样,几十年不下观星塔半步,你也能看出它们的变化。”
老者的语气,慢慢变的极为凝重,“那颗星辰,是皇道十二星的主星。也许它在二十年前,他降世之时,就该称为大巫星。”
青楼之内,塔尔几乎怀疑自己是在梦中,本该在放逐之地的司空浩玄,竟然出现在他的房间内。淡淡的月光从窗外映入屋中,一切显得那么不真实,透露着几分诡异。做为青楼老板的塔尔,他可以说是大陆中对司空浩玄的行踪最清楚的一人。落天曾将萨至玛特山谷中发生的一切,向青楼详细报告过。
这是司空浩玄定下的规矩,死营中如果有人执行特别任务,在没有得到司空浩玄额外命令时,都必须在事后向青楼备案。以便青楼对事件进行分析、跟踪和弥补漏洞。一些特殊的秘密事件,在快速执行的情况下,事前根本不可能策划周全,事后必须进行弥补。“少主。”塔尔恭恭敬敬的站于司空浩玄身前,心中转动着司空浩玄是如何轻易离开放逐之地的。他非常清楚,落天还在遥远的索特列王国。
司空浩玄看着满脸不自然的塔尔,知道他是故意露出如此神情,笑了笑,“你跟了我多年,想问什么就问,别自己猜测。”司空浩玄的声音,让塔尔确定了眼前是真实的司空浩玄。而不是什么幻影。塔尔稳定了下自己的心神,浑身有些僵硬的肥肉微微动了动,“少主,据青楼的记载,你现在应该在放逐之地,这,您能穿越元素潮汐?”
以塔尔如今的见识,当然知道什么是元素潮汐,面对元素潮汐,位于大陆巅峰的三大宗师都毫无办法,而且持续了百年之久。司空浩玄笑了笑,塔尔,你要记住.这世界上,没什么地方凭借自然力量能够困住我.不能进去,不代表不能出来.
塔尔知道,司空浩玄做出的解释不会再说第二遍,不管听不听懂,都需要自己琢磨,不知,少主回来有什么吩咐.
塔尔的房间在青楼的第三层。房间的窗外没有任何建筑遮挡,视野非常开阔。司空浩玄似乎非常喜欢窗口的位置,他看着天空中的月亮。感叹着,“有些地方确实很美,但显得有些不真实,还是这深邃地天空让人更加踏实。”
塔尔静静的站于司空浩玄身边。跟随司空浩玄已久的他知道。安静,有时候是对司空浩玄最大的尊重。很多时候,司空浩玄不喜欢别人打扰。片刻后。司空浩玄从夜空中将目光收回,深深的吸了口夜间的空气,似乎非常享受的闭上双目,“塔尔,说说最近发生的事。”
“是,落天已经得到了教廷的承认。凭借着他强大的光明魔法,落天现在已经成为教廷的大主教,是索特列王国卡么领地的实际掌控者,卡么领地与撒克帝国相邻。”“落天的事,青楼要重点协助,阻碍地力量要立刻清除。秘密调集一队死营进驻他的领地。另外,通知巴默,去给落天当管家。火主教,恩,肯定会有自己的庄园,管家巴默有经验。”
“是,少主。”塔尔见司空浩玄不再出声,继续道,“蓝米奥帝国、撒克帝国、斯特罗王国,在莱茵特斯、景辰与芙丽雅离开后,各种势力开始冒头。但皇极府、妖师府、大祭司塔,都未对此做出反应。仅仅是依靠着国家力量在对一些势力做出反击,这段时间,三国不是很平静。”
司空浩玄揉了揉眉心,“塔尔,小鱼小虾不要去浪费青楼有限的资源,可以花钱去买其它组织掌握地消息。青楼需要注意的是,隐藏在暗处够份量的势力。真正了解三大宗师的敌对势力,是不会这么快就急着跳出来,嫌死得不快吗?”“是,少主。天网我们已经快接受完毕,等完全掌握天网的眼线后,青楼眼线不足的弱点会很快得到改善。青楼收集情报的能力,将会得到很大的提升。”
司空浩玄突然睁开双眼,回首直视塔尔,“过了这么长时间,你竟然告诉我,天网还未完全被青楼掌握?它还存在着?塔尔,这么重要的事,你敢拖延至今?!”塔尔眉心一跳,跪于司空浩玄面前,“少主,不是塔尔没有尽力,而是天网实在太过庞大,它们的结构复杂,组织也非常严密,再加上有心人的可以阻碍,我青楼接受起来实在非常困难。”司空浩玄抬手一挥,将塔尔托起,“塔尔,你太平日子过久了?还不知道大舍的道理?我为什么给你死营的调动权?天网是存在久远的情报组织,你怎么能妄想,完全将它融入青楼?从今日起,你开始分次调动死营,秘密将天网核心全部摧毁,你需要接收的是那些依附于天网的外围力量,他们的核心成员,不管是真想归附青楼还是假的,全部只能当教官使用,为我们培养自己的情报人员,决不允许他们渗入青楼一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是,少主,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渗入青楼。三天之后,天网将会彻底消失于大陆。”塔尔暗暗地将掌心中的汗水,擦在雪白的睡衣上。这么多年过去,他面对司空浩玄,似乎与少年时是感觉一样。
司空浩玄重新闭上双目,呼吸着夜间冰凉的空气。站在他身后的塔尔继续向司空浩玄做着汇报,“教廷的势力越来越活跃,沧海陛下多次阻止屠夫的行动。昨日,半年的期限已到,屠夫带领两个小队离开帝都。”“沧海为什么阻止屠夫,知道原因吗?”
似乎事情比较复杂,塔尔略略整理了下思路,向司空浩玄道,“一月前,随着东方遗族的归附,一支在索特列王国的东方家族也迁移到帝都。这支东方家族中人才济济,得到了沧海的重视。但根据青楼的调查,这支家族与教廷有过密切交往,他们家族中也有不少光明系法高手。青楼分析的结果是,这个家族在暗暗影响着沧海陛下的决定。”
塔尔顿了顿,继续道,“少主,前段时间,你大哥在一次私人决斗中输给了刚刚进入帝都的那个东方家族少主。据梅狄斯传来的消息,沧海陛下知道决斗的结果后大怒,认为你大哥让禁卫军颜面扫地。今日天亮后的早朝,将当廷让你大哥司空无我与那家族的少主比武,胜者才有资格担任,皇城禁卫统领。”
司空浩玄连眼睛都未睁开,冷冷一哼,“真是不知所谓,现在的皇城禁卫,霸下军岂容外人掌管?塔尔,沧海宣布这个决定后,没有大臣出来阻止?”“少主,你爷爷司空不群和奥斯家族中的鲁贝尔,等几个大臣都在朝会进言阻止。但赞成的大臣占多数,而且沧海陛下对这一决定非常坚持。”
“很好,一个刚刚进入帝都的家族,能够得到这么多大臣的支持。塔尔,你开始秘密将这个家族调查清楚,我走前,你要给我个详细报告。还有给我整理出关于皇极府的详细资料,尤其是他们的敌对势力给我将他们挖出来。”“是,少主。”
睁开双眼的司空浩玄,看着微微方亮的天边,笑了笑,“比武?我到要看看,是什么人才让沧海如此欣赏。”

第一百五十四章-当廷决斗
清晨,天刚刚亮,夜中的轻雾还未散尽。
华夏的帝都,勤劳的人们已经开始准备着他们各自的营生。不管是平民还是贵族,在街面上都已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虽然处于不同的阶层,但时间对他们是平等的。不管是蒸馒头还是操军、议政,清晨的时光无疑都是宝贵的。
在华夏帝都,各级官员一天中最为重要的事情,就是参加这清晨廷议,也叫早朝。皇宫前的御道,两排轿子早已停顿妥当。大大小小的官员,已经开始向皇宫行去。御道不短,也许这段不短的距离是要他们思索或着清醒?一个个官员有人表情麻木,有人哈欠连连,但也有人神采奕奕、精神抖擞。
守卫皇城的霸下军战士,一个个身着崭新的龙纹军装,在皇宫城门前站的笔直。一种难言的精神和意志,在影响着一名名通过正门的官员。这些官员经过战士身边,有惭愧的,有骄傲的,也有一些老油条,心中早已麻木,但他们不敢正视霸下军战士,那一双双清澈的眼神。勤政殿,没有真正进入,就无法领略到它有它多大、有多高、又多宽。人在其中,总能够莫名的看到自己的渺小和空间广阔。而高高在上的皇位,总是可望而不可及,它俯视着整个帝国。
沧海看着大殿中已经齐聚的各级大臣,晃动着手中的奏章,“有人对帝国的官员改制又不满了?有什么意见,可以在这里提了。每日的早朝,是让你们站着看热闹的?长篇大论的奏章,你们写着不累,朕看着还嫌累呢。”沧海的话,令一个个官员战战兢兢,没一人敢走出列队。去提什么意见。他们知道,这个时候,谁出去顶,谁必然会倒霉。
“怎么,都没意见。好,从今日起,如果朕再听到有人对官员改制说三道四,进行抵制,定加严惩。”沧海的话,回荡于安静的勤政殿内,充满了一个帝王不容置疑的威严。
“连穹、司空无我,今日的廷试你们可准备好了。”一名俊朗的白跑青年,头系现今帝国流行飘带,走出列队跪于大殿中央,“陛下,连穹早已准备妥当,只是不知无我将军是否敢于再次应战。”
黑着脸的司空无我,大步踏出,来到连穹身边,向沧海道,“陛下,司空无我从来不怕任何挑战。”
“很好,那么就按照前日所说,你们当廷比试。谁能够胜出,谁就有资格担任皇城禁卫霸下军的统领。”司空不群心中非常清楚,司空无我不是连穹的对手。本不这没什么,毕竟连他都不能保证不会败给别人。但私下的决斗和此时不同,这可是当廷比试,这场比武要是输了,明天就会传遍整个大陆。对司空无我今后的声望会造成致命打击,司空家家主决不能受此羞辱。
“陛下,老臣请陛下三思。大陆从来没有通过武力去衡量将领资格的先例,军队是个整体,个人的武技,在军队中起的作用实在有限。”司空不群走出列队,站于大殿中央向沧海道。沧海笑了笑,“大将军,您多虑了。霸下军负责的是帝都防御,这和行军打仗略有不同。当然,司空无我是您的孙子,如果您担心会有意外的话,那么取消殿试也无不可。”
沧海的话有心人一听,就知道,他是铁了心想让连穹代替司空无我掌管霸下军。他这么一说,司空不群也只能退下,在这种情形下取消比试,恐怕司空无我的声望将会比失败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