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巫临异世-第39部分

,就碰到喜事。梵伦,一会我们两个亲属具体商议下,婚礼的事情,现在我先和浩玄谈谈。”以冰古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这一行人中,以司空浩玄为首。
“梵伦,沧海,你们先出去,我和冰老单独谈谈。”梵伦和沧海带着脸色红彤彤的冰凝走出树洞后,司空浩玄看着冰古,神色间透着一种严肃,“冰老,我想问问你,你们部族到底出于何处,也就是你们的根在哪?”
冰古的眼神慢慢变得迷惘,声音也有些飘渺,“是啊,我们的根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在我出生时,部族已经在这个大陆生存几百年了。我一直尽力保留着祖先们留下的特征,我为什么要让部族藏匿于这森林之中?!为的就是保留住我们身上已经很淡很淡的印记,根的印记。”冰古此时就像个迷失的孩子,眼中闪烁着晶莹。“也许,我知道你们的根。”司空浩玄缓缓的话语,如同一道霹雳在冰古脑中炸开。

第一百一十章-惊世谎言
冰古苍老的手紧紧抓住司空浩玄,他那凝聚于眼神中的期盼和激动,让司空浩玄几乎不忍与这迷失已久的老人对视。
虽然冰古颤动着的嘴唇未吐出一个字,但司空浩玄明白他的意思。
此时,看着眼前这个老人,司空浩玄心中有些犹豫了。他心底非常清楚,这个世界的东方遗族仅仅是与自己相似,期间根本不会真的有什么联系,自己也就是将一丝思乡的情怀寄托在他们身上。但此时,要改变他们的根,改变他们的祖先,这种天大的欺瞒,让司空浩玄心中有些悸动。“我还不死,就是在等,在等着回归。”冰古语义不明的话,终于从他颤动的嘴唇间吐出。
司空浩玄突然感到,也许他们只是需要个归宿,至于这个归宿的真假,恐怕并不是那么重要。
“冰老,你先平静下,我慢慢给你讲。”司空浩玄掺有佛门清心咒的话语,令激动的冰古平静了下来。冰古指着树洞中的木桩,浩玄,坐,我太激动了.你知道,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带着族人找到自己的根,你能给我详细说说吗.
司空浩玄坐与冰古对面,看着眼神未离开自己片刻的冰古,于地面捡起一根树脂,在树洞中的土地上画动着.
眼熟吗?司空浩玄指着地面上,画好的图案,向冰古问道.冰古仔细看了看地面上,清晰的服饰图案。让他更为肯定司空浩玄一定知道他们的来历。他起身,从树洞中的一处隔断中取出一个箱子。冰古脸上表现的神情,相信这个箱子一定对他很重要。
冰古将箱子放到司空浩玄面前,轻轻的打开箱子,似乎生怕打扰到其中的东西,“这是部族中历代族长所穿的服饰。”
司空浩玄看着箱中保存完好的复杂服饰,心神也有些动荡。“真地很像,应该有九分相似。”“知道这是什么服饰吗?”司空浩玄向冰古问道。
冰古神色有些黯淡,“不知道,整个部族仅仅传下了这么一件,其它的都随着岁月破损消失了。”
“这是华夏一族的冕旒兖服。多为族长所穿。这种宽衣大袖,束发戴冠的装束是华夏一族的重要象征。”司空浩玄看着箱中地服饰,眼神中流露出深刻的感情。“华夏?华夏一族!”冰古似乎得到了一种解脱,“浩玄,能给我讲讲,华夏一族的来历吗?”
司空浩玄笑了笑,指了指箱中的服饰,“华,指的是它,章服之美。而夏,指的是礼仪之大,华夏是个美好的词。”
“它在何方?”冰古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它来自于遥远的东方,发源于一条河畔流域。这条河叫黄河,它是华夏民族的母亲河,它孕育了华夏民族所独有的璀璨文明。”
听到司空浩玄的话,冰古在脑中似乎浮现出,那条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伟大的河流。
“文明?!我们有自己的文明,有自己的文化?”看来冰古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华夏后裔了。
司空浩玄从指环中取出一块黄晶,摆放在冰古面前。浮图刀凭空出现于司空浩玄手中,漆黑地刀芒将黄晶包裹。在轮回心法对武器的绝对控制下,一条腾空的龙。随着黄晶碎末的飞溅出现于冰古眼前。
“这就是华夏一族地图腾——龙。”
冰古盯着眼前的腾龙。虽然感到非常陌生,但眼中充满了兴奋。以他的年龄。他能够肯定,在亚格大陆上,决没有一种类似地图腾,它一定来自于东方。“我们部族,有自己地图腾了。”冰古喃喃道。
已经做到这种程度,司空浩玄再无顾忌,将冰古的手持起,微微一笑,“感受一下。”
轮回真气,在司空浩玄地控制下,深入于冰古的体内。带动着冰古体内类似的内力,快速转动着。仅仅几个周天,冰古体内那不成气候的内力,得到了几倍的强化。当司空浩玄收回真气后,冰古突然跪倒于司空浩玄面前,“浩玄,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会使用这种力量。是如何了解到我们部族,这些早已消失的文化。但我恳求你,把它还给我们,我们需要一个根,我们流浪的太久了。”
司空浩玄扶起冰古,“冰老,我既然留下,当然会将它们还给你们部族。但你们并没有自己的经历,这些消失已久的文化。这都需要用心去继承啊,不可操之过急。”活了百岁的冰古竟然需要司空浩玄提示,这让他心中有些汗颜,暗自叹道,“是啊,对自己部族来说,华夏文明太过陌生了。”
“冰老,我发现泥的内力非常微弱,是怎么回事?天赐的内力要比你强上几个层次。”
“内力?”司空浩玄微感意外,冰古不知道自己体内的力量?“就是刚才我在你体内引导的那缕力量。”
冰古这才知道司空浩玄所指何物,眼神一亮,“这种力量叫内力吗?”看到司空浩玄点头,冰古微微一叹,“我老了,可能是领悟力有限。十年前,天赐发现部族中一处树洞中雕刻的心法,他首先开始修炼。他修炼有成后,才将这种神奇的力量传授给全族。”
“能带我去看看那处雕有心法的树洞吗?”
冰古苦笑道:“那处树洞已经毁了,天赐修炼时,力量外泄,将整个树洞毁坏,好在他记住了整套心法。”这么说,整个心法,只有天赐见过?
并古点头道:是的,只有他见过.好在这孩子聪慧,开始就将全部心法记在心里,否则祖先留下的东西又将消失在岁月中.
司空浩玄已经能够肯定.天赐一定是故意毁坏树洞,未将全部心法说出,否则他的族人不可能和他有如此大的差距.“浩玄,你看用什么方式,能够让我的部族,了解自己的文化和根源。”这才是冰古最在意的事情,毕竟这是他一生中的愿望。
司空浩玄略一思索,“冰老,就在沧海的婚礼上。我给你们部族详细讲解华夏族的历史、文化、礼仪,让你们找到自己已经丢失已久的根。”“好,好,我这就去安排。尽快让冰凝和沧海举行婚礼。”冰古并不知道,司空浩玄如经安排,就是以此来约束他尽快为沧海举行婚礼。
司空浩玄叫住即将走出树洞的冰古,于指环中取出纸笔,画了个图形交给冰古,“十二层的祭坛,在婚礼前按照上面的要求建好,我将在祭台上引导你们进入华夏文明。”
冰古接过图形点了点头,走出树洞。族长.一个愤怒地声音,从树洞外传入,司空浩玄透过树洞.看到天赐将冰古拦与树洞前.
族长,你为什么将冰凝许配给一个外人?你明明知道我对冰凝的感情,这么多年来.我为部落做出的贡献还少吗?天赐神情激动的向冰古哄道.“放肆。你怎么对我说话呢?冰凝嫁给谁,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并没有干预。而且,你身为部落的子孙,为部落做出贡献本就是你的职责。对此,你有什么可骄傲的?”冰古沉着脸训斥道。
“哈哈哈”天赐狂笑,“好,这种原始人地生活,我早过够了,如果不是为了冰凝,你以为我还会回来吗?我走了,看看你们会不会饿死。”说完,天赐腾空而起,于树木顶端消失而去。树洞中的司空浩玄,看着离去的天赐,暗道,“离去也好,省的丢了性命。”
冰古动员了整个部落的三万多人,经过七天时间,才将司空浩玄要求的祭坛搭建完毕。九万多根树木,按照一种神秘次序搭建成的祭坛,显得古朴而沧桑。这支遗族部落中的人们,已经从冰古的口中,得知了他们的根源。虽然他们对冰古口中的华夏,感到非常陌生。但他们相信,族长一定是找到了部落的根源,否则他不会如此的兴奋,几乎将自己孙女的婚礼都遗忘在脑后。
沧海与冰凝的婚礼是古朴而盛大地,三万多长期生活在森林中的朴实族人,为他们带去了最为诚挚的祝福。婚礼中,沧海带着冰凝端着一碗新鲜的泉水,来到司空浩玄面前,“浩玄,不管如何,谢谢你。我从未有过像今日这么开心,这里的人们有着最真实的心,我想这些诚挚的祝福是在任何地方也无法得到的。这里的泉水真的很甜,一点也不比酒逊色,我敬你。”
司空浩玄接过泉水,看着沧海与冰凝,微微一笑,“我祝福你们。”司空浩玄将泉水饮尽,看着沧海道:“好好珍惜。”沧海和冰凝手拉着手,冲司空浩玄点了点头,离开去招呼其他族人。
“真的很羡慕三哥。有时候,自己不能掌握方向,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梵伦走到司空浩玄的身边轻声道。
司空浩玄向梵伦笑了笑,“这种幸福,不适合你我,羡慕不来的。”说完,向身边的大树上一靠,沉入灵魂之中。婚礼一直持续到深夜才结束,冰古站于一处高台上,大声向森林中的族人道:“今天,我们这支迷失数百年的部族,将找回自己的根。请我们的朋友,司空浩玄,帮我们将它寻回……”

第一百一十一章-大巫台
当冰古的话音落下,几万人的目光汇聚于司空浩玄身上。几万包含着期待、怀疑、迷惑,等等情绪的复杂目光汇聚成一点。这种压力下,能够令普通人无法正常前行。但这种压力对于司空浩玄来说,几乎没有一丝影响。
司空浩玄行走于十二层高的祭坛下,身体慢慢漂浮于空中,缓缓升于祭坛之巅。随着司空浩玄的上升,祭坛上浮现出无数符文。在祭坛四周的几万人,没有人懂得,这些燃有绿色焰苗的诡异符文,所代表的是什么含义。当司空浩玄站于祭台之巅时,整个祭坛上浮动的巫文,慢慢固化在构成祭坛的九万多根圆木之上,如同雕刻一般。大巫台,在上古是真正的祭祀之地,它出现于这个奇异世界,不知道会为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
大巫台的激活,令司空浩玄第一时间感受到,蕴含于一颗颗圆木中,那浓重的寻根愿力。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不论那个世界的民族、部落,他们追寻血脉、根源的心不会有所区别。烙印于大巫台上的巫文,在强大的愿力和大巫的引导下,沟通了天地间的一种神秘力量。这种力量似乎将森林中的一切繁杂洗刷,无数生灵心中只剩下最为纯净的虔诚。“在七千年前,于黄河之畔,数个东方部族经过了漫长的征战,终于融合成为一个强大的东方部族——华夏。这支强大的部落经过上千年的发展,慢慢形成了自己所独有的文化,一种文明正在悄然兴起,璀璨地华夏文明由此起始。文化的凝结令化夏部族中出现了一种强大凝聚力和向心力,形成了统一的血脉而承传不息”司空浩玄虔诚而苍凉的声音。在大巫台的作用下。从几万东方遗族地灵魂中传出,将他们带入了从恒古到如今,华夏璀璨文明的发展过程之中。数万东方遗族站于祭坛下,眼光中的各种情绪早已消散,只剩下无限的虔诚和骄傲。灵魂的神秘。令他们跟随着司空浩玄的话语,感受着华夏族生活的点点滴滴,经历着一个伟大文明的辉煌。
站黑暗中几乎完全知道司空浩玄计划的梵伦,此时也被司空浩玄的话,带入到了那个辉煌地时代,仰视着那个不朽的民族,追寻着华夏民族演化的轨迹。九天九夜,在大巫台的神秘笼罩下,数万人没有一丝疲惫。他们跟随着司空浩玄的引导经历着、感受着。
第十天的太阳刚刚升起,司空浩玄取出由黄晶雕刻的腾龙,置放于大巫台上,“让我们一起来祭拜我们伟大的华夏图腾龙。”
大巫台下的几万人,跟随着司空浩玄的动作,双手朝天,交叉划于胸前,他们双手抚毒害胸膛,虔诚的参拜着他们的衅腾龙。连沧海与梵伦都没有例外。大巫台自上古开始,就不是能够轻易建造和攀登的。只有在人们将期盼、希望,等情绪,渗透于材料中时,才有可能将无限的愿力存于构建成的大巫台内,也只有蕴含纯粹愿力的大巫台,大巫才能登台祭祀。
登上大巫台的大巫。根据人们心中的愿力,借助大巫台的神秘,传达着一种真实而纯粹的情感,这才是天地间最为强大的蛊惑力量。在大巫台的神秘力量和大巫的引导下,几万东方遗族,完全经历了华夏部落地发展过程,融入于华夏文明之中。他们早已相信,他们体内流动的是龙的血脉。
当司空浩玄走下大巫台后,几万人的目光依旧盯着台上,在阳光下散发着金色光芒的腾龙。森林中足足沉寂了三个小时。冰古于三小时后,才将目光从腾龙上收回。他走上木制的高台,面向着几万的族人,“我宣布,从今日起,我们部族有了自己的名字华夏。”
华夏一词从冰古的口中吐出,回荡于森林中久久不绝。“华夏,龙!华夏,龙!”数万人的呼喊,将森林中即将消失的声音,重新推于云霄。冰古双手遥按,冲霄的呼喊慢慢静了下来,“我们的朋友司空浩玄,为我们找到了自己的根。从今日起,他将是我华夏一族的大祭祀,他有权质疑族长的资格、制约族的行为,让他将我们华夏一放,重新带向辉煌。”
“大祭司,大祭司,辉煌,辉煌……”华夏一族的呼喊声中,确立了司人浩玄在这支部族中的地位。这九日对于这支东方遗族部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以至于每年九日庆顶的习俗,一直帮随着这支部落.
族长所居的树洞中.
司空号玄看着一身冕服冰古,笑了笑,冰古,舍得穿了?“你说得对,祖先的文化要在心中继承。如同你身着虎皮,但心有华夏。而我将此服保存了近百年,依旧迷失到现在。”
司空浩玄微微叹了口气,“自己部族的特点不在于外,而在于心,你还是不懂。森林中你身着冕旒兖服,合适吗?你让族人们身着宽衣大袖的服饰,让他们如何在森林中生存?”“生存和发展,从来就和服饰、不足传统没有直接关系。”虽然冰古没有直接反驳司空浩玄的话,但他的语气中对司空浩玄的话非常不以为然。
司空浩玄对冰古的语气毫不在意,从指环中取出一件复杂程度不下于冕毓兖服的贵族长袍,熟练的穿戴完毕后,向冰古道:“跟我出去转转。”司空浩玄带着冰古于森林中转了一圈后,重新回到树洞,看着冰古道,“了解了吗?”
冰古看了看司空浩玄身上依旧崭新的服饰,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苦笑道:“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对于部族来说,实力永远是传统或文明的保障。没有相应的实力,就别身着华服在森林中转悠。”
司空浩玄没有对冰古的话做出评价,有些事情一定要自己体会,否则别人的话是听不进去的。“冰老,我打算明天离开。”
“这么快。”冰古有些吃惊。
司空浩玄点头道:“我们还有事情必须要做。在走前,我想问问你,你身上的诅咒是在何处中的?这个隐患必须解除,否则早晚还会有人遭到诅咒。”冰古想了片刻,犹豫道:“很有可能是在那个遗迹中遭到的诅咒。”
“遗迹?!带我去看看。”司空浩玄没想到,在这个绿忆森林中,还真有传说中的遗迹。
绿忆森林中距离华夏部族集聚地不远的地方,冰古指着一处巨树下隐秘的洞口,向司空浩玄道:“浩玄,这就是那个遗迹入口,我怀疑的受到的诅咒出自于遗迹之内。”司空浩玄看着位于树根下的洞口有些疑惑,“遗迹,在树木中?”
“不,在地底,一个庞大的宫殿,无法分辨他的年代,而且我上次也未向深处探索。”
“这地方,还有谁知道?”司空浩玄向冰古问道。
冰古想了想,道:“这里是我无意中发现的,族中应该还没有人知道。”望着漆黑的洞口,司空浩玄用拇指揉了揉眉心。片刻后,向冰古道:“我下去看看是否能将其中的诅咒消除,否则还真不放心离开。估计要不短的时间,你要负责督促族人修炼内力,否则无法在这个大陆上生存。”
冰古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会的。”他指了指身上已经被划出一道道口子的服饰,“我希望他们有一天能够穿着自己的服饰,毫无顾忌的行于森林之中。”司空浩玄点了点头向遗迹走去。
“浩玄,这里面估计很危险,你还是多带些人。”冰古有些不放心司空浩玄独自进入遗迹。
司空浩玄回头笑了笑,“如果其中的危险,我都无法掌握,那么带人进去,也不会有什么作用。”
冰古知道,司空浩玄决定的事情很难更改,点了点头,“我会通知梵伦与沧海的,你自己小心点。”
听冰古说完,司空浩玄身形一动,消失于树根下的幽深洞|岤中。
古月城。天赐独自在大街上游荡,他的心情非常糟糕。不光冰凝的突然出嫁让他大受打击,而且部落中自己亲自培养的佣兵,跟随自己已久的族人,竟然没有一个愿意跟随自己离开部落。
“冰古,走着瞧,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哼,从没走出森林的原始部落,看你们怎么生存。”天赐心中暗暗发狠。城门边围观的人群,吸引了天赐的注意,他下意识的走入人群中。城墙上的布告将天赐的眼光凝聚,布告的内容是:“沧海与司空浩玄,帝国重要逃犯,有知情举报的子民,立刻赐予伯爵爵位,世袭帝国境内领地一块……”
布告上的两个头像让天赐忍不住当场“哈哈”大笑,“你们竟然是逃犯,真是没看出来,我就要成伯爵了?!”在司空浩玄进入遗迹两两后,六万帝国军队在古月城秘密集结,在漆黑的夜色掩护下,进入了绿忆森林。
军队似乎对森林中的环境非常熟习,六万士兵,分散于森林中,如同一张大网将华夏部族包围在内

第一百一十二章-黑炎凤凰
化为流光深入洞|岤的司空浩玄,很快到达了洞|岤的底部。一条长长的走廊,出现于司空浩玄面前,走廊石壁上飘忽的晚年灯光,将走廊映射的有些诡异。
“竟然有生物。”司空浩玄灵魂中勾勒出一个年轻而邪异的男子,坐于不知有多远的大殿之内。如果不是男子的皮肤还保持着光滑,司空浩玄一定会以为这名闭目中的男子是个木乃伊。邪异男子灵魂中所蕴含的诅咒力量,让司空浩玄暗暗心惊,他怎么可能将这么个危险人物留在华夏部族旁边,减少变数没有比消灭更为有效的方式。
化为流光的司空浩玄,不再去留意四周的环境。沉入灵魂的他,根据灵魂的指引,几乎瞬间就出现于,灵魂中所映射的大殿内。宽阔的大殿估计有百米多高,它的宽度司空浩玄无法目测而出。“人类,你是如何通过诅咒长廊进入此地的?”。坐于大殿正中,没有瞳孔的邪异男子,盯着司空浩玄发出难听的声音。他的声音如同沫间产生的摩擦,令人心中抓痒。
男子的声音似乎对司空浩玄没有产生什么影响,“你不是人,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自我介绍下?”无数姆指大小的黑炎,从四面空间凭空出现,向司空浩玄汇聚而去。以司空浩玄的挪移能力,还是被一丝黑炎粘身,整个身体被这丝黑炎化为灰烬。
邪异男子重新闭上了他那诡异的眼睛,似乎沉睡而去。安静的大殿中,如同从未出现过人。
“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你不回答我的问题,你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睡觉了。”由灰烬中站起的司空浩玄,再次将男子于睡眠中吵醒。男子的脸色未出现什么变化,但诡异的眼神中有着一丝震惊。“灵魂的深层运用!人类怎么能达到这种程度?你是亡灵法师?”
男子的话。同样让司空浩玄心神震荡。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很少有人理解灵魂是什么,这个邪异男子的口气中,明显透露着他对灵魂有着很深的了解。
“你了解灵魂?”司空浩玄的眼神中出现凝重之色。“还有比我更了解灵魂的?”邪异男子自嘲的笑了笑,他的身体随着笑声腾烧起黑紫色的炎火。
司空浩玄再无心思了解这个诡异的生物到底是什么,他只知道,这生物身体上腾起的黑紫色炎火是一种针对于灵魂地火焰。
流光瞬间跨越了短短的距离,出现于邪异男子面前,“凌迟”随着司空浩玄的轻喝。漆黑的刀芒将邪异男子吞噬。但男子的身体如同虚影、空气一般,透体而过的刀芒对他似乎没有任何伤害。“愚蠢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