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巫临异世-第145部分

外。
巴隆不再顾忌无数冲向自己的旋风,身着大熊重甲的他,就这么站立于空中,运起天魔劲,以一种诡异的节奏砸击着手中的人皮鼓。
“咚……咚……咚……”沉闷的鼓声响彻于沙砾空间,如果曾经有幸听过人皮鼓声的人,一定可以在鼓声的节奏中分辨出,这正是死营在杀戮前的节奏。
多少年来,它从未改变过……
在人皮鼓响彻第一道封印守护空间时,司空浩玄带着剩下的人踏入了通道中的第二团火焰。
朦朦胧胧的空间,缕缕梦幻般的色彩。即便是司空浩玄曾经来过,但依旧不排斥这里的美丽,它们是人心底最沉的梦。
梦中的色彩、梦中的天空、梦中的大地、还有梦中的植物……这里每个智慧生灵看到的梦都会有所不同,但他们看到的无疑是心底最终的向往。
“虽然它是一个危险的梦,但无法不让人喜欢。”司空浩玄含笑,向几乎沉迷在梦境中的众人道。
司空浩玄的话语很轻,但他的话音帮众人找回了迷失的意识,乌曼那双刚刚透出温柔却又恢复冰冷的眼神中闪过几丝杀意,他极不喜欢被外物迷失意志。
“少主,让我留在这里。”自从巴隆留在第一道封印守护后,皇道十二星就已经意识到,他们会分别被留在十二道封印守护之内。
“乌曼,在远古亡灵中有着一种毒系魔法,你难道不想感受下?”
“是的,少主。”乌曼静静的退到司空浩玄身后,不再多言,他知道,司空浩玄对他们的去留早有安排。

第三百四十七章-刀与剑
在沙中行走,有着一种奇异而舒适的感受,似乎能够忘却世间所有烦恼。
走过一座碧绿竹桥,一座精致的小亭出现在众人眼前,在那朦朦胧胧的小亭中,一名身材姣好的少女,轻抚着一件奇异乐器,它似乎是琴。
美妙的声音几乎让众人再次沉迷,少女那模糊的面孔,让跟随在司空浩玄身后的众人,一点也不怀疑,好就是自己心底最美的影子。“湮舞,梦幻者。亡灵中最可怕的职业,他们代表着生灵心底最美的梦。”司空浩玄的声音,让众人心中一紧,但心头依然缭绕着那美丽身影。
司空浩玄回头向众人微微一笑,但没人敢正视司空浩玄的双眼,他们似乎在为沉迷而心虚。
“伊兰,你留下。”伊兰眼睁睁看着司空浩玄带着众人离去,虽然他知道,眼前亭中的少女是个危险的亡灵,但奈何自己根本无法提起应有的警惕,他朝着司空浩玄的背影张了张嘴,但终究将本该发出的声音化为一丝哭笑,挂在了嘴角。
凭空出现在伊兰似乎并美育让亭中的少女感到以外,一声幽幽的叹息似乎让梦更浓了几分,“他让你来的?为什么?破碎梦境?”伊兰无法理解少女的话语,他在不断的收摄自己的心神。在梦境中,硬生生凝聚心神无疑是对意志最彻底的考验。二十余年,伊兰早已成熟。与青雀星甲地契合更是到了完美的程度。借助星甲对亡灵的克制,伊兰终年在心中找到了杀意、凝聚出了警惕。
“梦,很美,只要是生灵就无法摆脱心底的美好。破除梦境,唯一的办法就是死亡。”湮舞似乎感受到伊兰意志的凝聚,幽幽叹息道。“嗡”地一声。伊兰背后两指宽的青剑徒然一颤,升于空中,一缕缕如同由星光聚合的青焰缭绕在剑身周围。剑柄上地两点鲜红。透着一种锐利,直视小亭中的湮舞。
“青雀。超度亡灵。”伊兰凝视着湮舞,吐出了几个字。
超度过无数不死生物地青雀剑,对湮舞似乎没有一点影响,如同泉水般的轻轻琴声依旧缭绕在梦境中。“你还是不明白?这里是你心中的梦,力量在这里没有任何作用。也许他让你来。就是让你直视死亡毕竟,远古传说中,超度者同样是一种亡灵”
湮舞的声音越来越淡、越来越飘渺,以至于伊兰根本没有听清,她到底在说些什么。“亡灵,再死一次。”随着伊兰地厉喝,缭绕在青雀剑上的星焰徒然一盛。冲天而起地青焰幻化为一只青鸟,与伊兰的本体合二为一,在一声清脆的鸟鸣声后。冲向小亭。
无声无息的毁灭显得那么不真实,自始至终。轻轻的琴间都未停止。小亭在青焰中消失,并不是如伊兰所想的毁灭,因为四周没有该有的残骸。站在原本小亭所在的位置,手持青雀剑的伊兰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伊兰熟悉地叹息声再次出现在梦境中,“这里是梦境,你可以塑造自己心中的完美,创造、毁灭。但你无法摆脱梦地纠缠,因为你根本就不想醒,没人愿意从心中的梦醒来。死亡,是唯一破除梦境的方法。”
如同一缕薄纱般漂浮在空中的湮舞,看着发呆中的伊兰,心中微微一叹,似乎在向早已理屈的司空浩玄诉说着,“能帮的我已经帮了,至于他有没有离开梦境的勇气,就看他自己了……”一团团绿色火焰将幽远的通道,照射的悠悠晃晃,司空浩玄带着皇道十二星剩余的十人踏入了第三团火焰。
干枯而暗黑的地面,似乎渗透过无尽的血液,枯骨、尸骸,浓浓的销烟、血腥,散落在地面无数的残旧兵器,一面面残缺不全的战旗
踏入第三团火焰的众人,环视着整个空间,心中暗暗肯定,这里是一处战场,而且是一处古战场,在这里不止发生过一次战争。司空浩玄带着众人漫步于被销烟缭绕的战场中,一具具枯骨在众人脚下破碎,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让司空浩玄身后的雪儿脸色变的更为苍白而其余人的眼神中透着更多的兴奋与惊异。
司空浩玄带着众人踏上一座矮丘,一支破裂的战旗在众人感觉不到的风中无力摇摆着,司空浩玄抬手将脸色苍白的雪儿拉倒身边,拍了拍她的小脸,“别怕。”靠在司空浩玄身边,雪儿的脸色终于好转了不了。虽然土丘并不高,但也让人的视野开阔了不少,在远方上空中几个庞大的虚影,透着几分诡异,“那是亡灵中真正的亡灵骑士.司空浩玄指几个虚影,向众人道.
司空浩玄的话音落下不久,几个庞然大物已经自天空俯冲而下,巨大的阴影给人带来的不是一点压力,众人眼神猛然一凝,压力迫使他们不自觉的做出了攻击姿态.“呼……”的一声,几个庞然大物从众人头顶滑翔而过,众人的视线一时间被屏蔽在无尽的尘土之中。
“骨龙。”自从进入亡灵封印就一直沉默的鬼终于睁开双眼,口中吐出两个字。
庞大的骨龙再次从天空俯冲而下,众人这次显得平静了不少,他们知道了,在司空浩玄身边,这些可怕的亡灵生物,根本无法感知到自己的存在。莎拉凝视着骨龙背上,那漆黑的铠甲、血色的长剑,惊道,“亡灵骑士,他们的坐骑是骨龙?”
司空浩玄右手轻搅着与这处空间极不协调的美丽晶莹,右手牵着雪儿,回头向莎拉微微一笑,“在远古,强大的龙骑士很多。”
站在司空浩玄右侧的蓝米勒紧了紧手中的白骨箭,言语中透着几分担心,“少主,在亡灵中,这种强大的骑士很多?”司空浩玄笑了笑,“很多也很少,关键在于是否能够找到其中的真实。”
“死亡的龙骑士,不再拥有魔法,但死亡赋予了他们强大的躯体力量,唯一能将他们毁灭的只有更强大的躯体力量。”
司空浩玄说完,松开雪儿的小手,拍了拍猛犸星甲那长长的鼻子,将目光移向威克,“你留下。”依旧没有任何交代,威克被滞留在原地,司空浩玄带着剩余的九个人缓缓走向远方,最终消失于战场空间中。
在司空浩玄一行消失的同时,战场空间的九名亡灵骑士,发现了如同凭空出现在战场的威克。九条骨龙带着地面无尽的沙尘,从各个方向滑翔而来,将威克围在中心。
一条巨大骨龙背上的黑色铠甲中,传出了令威克有些以外的清晰声音,“兽人?新鲜的肉体,完整的灵魂,你怎么会到这里?”“我怎么会到这里?”威克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他自己还想知道呢。在猛犸星甲上一按,威克腾身骑在近六米高的猛犸背上,仰视着空中的骨龙,“你们是谁?”
“我是伟大的亡灵骑士,克罗尼。兽人,不管你是如何出现在第三层守护封印,我克罗尼,接受你的灵魂”“猛犸。”威克徒然发出的喝声,打断了克罗尼的声音,随着威克的喝声,他坐下的猛犸星甲徒然散发出一道道浓烈的星光,在一道道星光的缭绕下,一件厚重的铠甲出现在威克身上。
“轰……”身着猛犸星甲的威克,重重踏在地面,整个大地似乎都在威克的踩踏下震动。本来就身体高大健壮的威克,在身着猛犸星甲后,他的高度竟然超过了海仆。“我想,我知道少留下我的目的了”威克轻抚着手中黑色的死亡号角,眼神徒然一凝,“那就,杀光你们。”
克罗尼,这个死亡不知多久的骑士,他根本没有想到,高达六米的威克,竟然能够将速度提升到如此可怕的地步。“咔嚓”一声,在克罗尼反应过来时,一只骨龙的翅膀,已经被徒然出现在空中的威克,硬生生的折断。而被他反套在右手的死亡号角,竟已深深插入黑色铠甲的心脏。威克的攻击让克罗尼有些意外,他言语中似乎透出几分伤感,“兽人,亡灵骑士,早已没有了心脏。”
威克这才惊骇的发现,被他刺破心脏的铠甲,代表眼睛的红芒并未熄灭,血色长剑带着一道劲风,出现在威克胸前。震撼中的威克并未慌乱,他在空在的身体徒然向后一仰,血色长剑在猛犸星甲上带出了一道火星,“轰……”后仰的威克,一脚猛然踢在了骨龙的头骨下方,强大的力量,在瞬间就将骨龙的头骨震成碎片。
终于无法在空中保持平衡,骨龙带着黑色铠甲,从空中栽落。
“没用的,兽人交出你的灵魂。”克罗尼手中的血剑,化为了一道猩红的光芒,遥遥刺向威克。

第三百四十八章-破碎
起飞的速度虽快,但真正让威克惊骇的是,本来已经坠落的骨龙在一堆骨骸间又重新飞起。
猛然一拳将红芒轰碎的威克,心中总算清晰的体会到不死生物的可怕,普通的攻击手段,对他们来说根本不起作用。
威克的心绪刚刚有些凌乱,“轰……”的一声,一只骨龙的尾巴狠狠砸在了威克的背后,巨大的力量将威克直接从天空砸向地面。猛犸星,在弥玛时期的星空神话中代表着力量,它的防御力也仅仅排在大熊星之后。骨龙的攻击除了让威克内脏受到不小心的震动外对他并没有产生实质性的伤害。
从深坑中跳起的威克,仰视着空中盘旋的九名亡灵骑士。
亡灵骑士克罗尼那诡异的笑声,不断从空中传入威克耳内。突然间,威克意识到,这九名亡灵骑士,好像只有克罗尼一人具备完整的智慧。威克徒然心中一惊,他们,他们是一个人。一个人,只有将他们同时毁灭,才能破去不死亡灵的复活。
就是猛犸星威克发现亡灵骑士的破绽时,幽远是封印通道中,一团火焰依旧在跳动,而司空浩玄一行显然已经不至通过了一团火焰。
通道中第四团火焰内,一大片石林让人无法望到边际。如果行走在石林中必然会发现,这片大大的石林竟然是一个个石雕构成,他们有大有小。展现着各种各样的生灵一个个惟妙惟肖地石雕,清晰的体现着一些人性生灵脸部的表情,绝大多数石雕的表情中透着一种诡异的恐惧。
在石林的一处边缘,大多数石雕上都有着或多或少的青苔和各种各样的岁月遗迹,只有七个石雕似乎是刚刚雕刻不久。七个一模一样的石雕,一片片羽毛是那么清晰,让人怀疑这坚硬的石头是如何体现出羽毛的柔弱。卡拉斯,这七个一模一样地石雕竟然是卡拉斯……
骷髅,如海潮般的骷髅兵,手持残破地刀剑和皮盾。深深的眼窝中时不时会透出几缕红光,它们伴随着一声声苍古的咒语。将莎拉包围在广阔平原的中央,这里在第五团火焰内,这里是第五道封印守护。
晶莹的红色竖琴,悬浮在莎拉面前,一圈圈红色涟漪,虽然没对骷髅兵造成什么伤害,但涟漪将无数骷髅兵阻止在了一个不大的圆环之外。
“亡灵召唤师,该死的亡灵召唤师在哪?难道他们只会躲在这些枯骨中吗?”莎拉的目光从无数的骷髅兵间掠过,她根本无法分别出,没有本体的亡灵召唤师隐藏在哪一距骷髅之内。
最终。莎拉干脆将双眼闭上,透过一缕缕散发而出地涟漪,感受着骷髅与骷髅间的不同。
时间缓缓流逝,莎拉心中泛起了几分颓然的情绪。她根本无法在这么多骷髅中找到亡灵召唤师。心中有些烦躁的莎拉,缓缓回忆起进入第五团火焰后。司空浩玄曾轻抚着她地竖琴,向她笑道,“记住,它叫‘女妖的诱惑’。在人世间,没有几个意识能够逃脱它的呼唤,哪怕这个意识是微乎其微的存在”
“女妖的诱惑女妖的诱惑”莎拉口中喃喃自语,她与天琴星融合的时间太短,星甲中所蕴含的力量,她还没有完全掌握。随着莎拉的喃喃自语,悬浮在她面前的竖琴,越来越亮。一道道乐谱。如同一道泉水般灌入了莎拉心中,当竖琴的光芒散却后,莎拉徒然睁开双眼,那银铃般地笑声传遍的整个空间,“女妖地诱惑”
莎拉嘴角含着微笑,抬手凌空轻轻抚向竖琴,一缕缕美妙的呻吟声瞬间发狂,不断朝着四周砍去,仅仅片刻,就有无数骷髅兵重新被支解成一段段枯骨。他是乌曼?!在第六团火焰中,乌曼从一片灌木中钻出,如果不是他那如同娄蛇般冰冷的眼神,实在难以看出这个身体表面完全溃丵的怪物,竟然是长蛇星,乌曼。
因身体慢慢腐烂而引发的剧烈痛苦,让乌曼那冰冷的眼神中闪烁着一种爆裂的疯狂,钻出灌木的他狠狠甩了甩手臂,大片大片的污血、腐肉,随着他的动作被甩落在灌木中,隐约间,似乎能够看到乌曼手臂上裸露在外的森森白骨。
“毒系魔法,果然有几分门道,短短的十里路程竟然能将我折腾到如此地步。”乌曼凝神着一颗枯树上的白茧,恨恨地道。
“噗”地一声轻响,乌曼眉心绽开一个小洞,一道金光自小洞中钻出,向着远处那个挂着白茧的枯树飞去。
白茧中似乎有着什么东西,随着金光的越来越近,它的蠕动也越来越厉害,它似乎对金光有着很深的畏惧。乌曼咧着那张腐烂的已经不成形的嘴,阴阴笑道,“人面蜘蛛?早已灭绝的虫族?即便你成了亡灵,我的孩子也能将是吞噬。真想看看你的样子,很遗憾,看来你很难出来了。”
金光终于叮在了白茧上,白茧的蠕动更加强烈,一种“吱吱”的凄惨叫声,自白茧中隐隐发出。
不管是在骷髅兵包围中的莎拉,还是面对人面蜘蛛的乌曼,都不曾想到,在第七团火焰中,竟然是没有海面的海底。海仆站在漆黑的海底,鲸鱼星甲早已附着在他身上,星甲所散发的淡淡蓝光,根本无法驱散海底的黑暗。海仆盯着四周一道道森白的骨架,暗暗打着哆嗦。
一条条仅剩骨架的鲨鱼,徘徊在海仆四周,它们似乎还没发现凝立不动的海仆。红色的骨架,这对生存了漫长岁月的海仆来说,是一种传说。传说在贝琴海中,有着一种可怕的生灵,它们在贝琴海中没有天敌,它们是真正的海洋杀手。
骷髅鲨,海仆看着四周游荡的骨架,心中痛苦的呻吟着,没想到,传说中的骷髅鲨,竟然是一种亡灵,怪不得在传说中,它们没有天敌。
海仆在海底凝立了很长时间,但他终究不敢动上一分,虽然海水很冰冷,但被星甲包裹的海仆脸上,依旧闪烁着一滴滴自额头滑落的冷汗。
“想清楚,看仔细。一旦移动,你只有一次机会。”司空浩玄离开第七团火焰前,向海仆的吩咐,让海仆就如此一直僵立着。面对传说中的杀手,海仆根本无法克制内心中的恐惧
与海仆一样,在第八团火焰中,蓝米勒手持白骨弓,也不敢有丝毫妄动。
仅仅能够一人行走的洞|岤,不知有多长,一排望不到尽头的亡尸缓缓向蓝米勒接近着,显然它们的速度很慢,但蓝米勒依旧不敢出手。“亡尸,最低等的亡灵。它们不具备完整的智慧,但他们比骷髅兵更加可怕。他们具备大多亡灵所不具备的本体,那僵硬的肉体几乎能够免疫任何物理、魔法攻击。但最可怕的是,每杀死一个亡尸,天知道,他会成为什么东西。”这是司空浩玄离开第七道封印守护前告诉蓝米勒的话,这也是蓝米勒迟迟不敢动手的原因。透视着越来越近的亡尸,身着七彩孔雀星甲的蓝米勒终于抬起了手中的白骨弓,白骨箭端,一缕缕七彩光芒在缓缓的汇聚着,二百三十五具亡尸,要一次杀死,蓝米勒心中不停的暗示着自己,白骨剑上的七彩光芒也越来越盛。
相对于有力而不敢施的海仆和蓝米勒,九尾显得极为轻松,她在采花。第九团火焰中,九尾在一片大大的花丛中采摘着红色花朵。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一朵朵红花竟然是活的,在花瓣边缘甚至还能看到一排排细小的利齿。在碧绿藤曼的牵引焉朵朵红花的窜动速度极快,如果凭借肉眼,仅仅能够看到一条条红色虚影。
在这诡异的花丛中,九尾化为一团紫色的身形更是灵活到了极点,在花朵的密集交错中,九尾那纤纤玉手一伸,便有一朵红花,被掐下藤曼,落在地面缓缓枯萎。看上去九尾的动作轻松写意,而且这些诡异的花朵对她没有产生多少威胁,但九尾心中确是苦笑连连,十万朵亡灵红,这要摘到什么时候?
九尾的思绪刚刚泛起,身形难免微微一顿,几多亡灵红,几乎是贴着九尾的身子划过,狐狸星甲上,赫然多出了几道深深印记,看上去花瓣上那一排排利齿,并不是一种摆设。
“该死的亡灵植物,也不让人家喘口气。”娇哼一声的九尾,急忙收慑起心神,摆手间带起了一道道虚影,又是十数朵亡灵红落于地面。燃有十二团火焰的通道中,司空浩玄身边仅剩下雪儿、胖子和鬼三人,胖子盯着眼前微微透着几缕暗红的火焰,神情中难得透出了几分严肃,“老板,它似乎有点特别。”
司空浩玄微微一笑,“亡灵中两大王者的属下,当然会有几分特别。”

第三百四十九章-血液
**(挡住看不见)和鬼听了司空浩玄的话,硬生生将心中的无数疑问压下,看着司空浩玄已经抬步向前走去。
只有没有任何心机的雪儿,敢在司空浩玄解释完后继续提问,“少爷,亡灵中不是只有一名王者,阿克蒙萨吗?”
司空浩玄脚下一顿,在透着几缕红芒的火团前停下,他向雪儿微微一笑,“那只是一个传说,在人类中的传说。事实上,阿克萨满确实站在亡灵巅峰,但他却不是什么王者。”一如往常一样,司空浩玄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让众人更加糊涂,雪儿刚想张口再问,司空浩玄已经踏入了火团中。
胖子和鬼同时在心中暗暗一叹,他们都清楚,司空浩玄所知道的牵连实在太广,深度也是极深,简简单单几句话根本无法让人了解清楚,哪怕讲上一天,都无法讲述清楚。跟随司空浩玄踏入第十道亡灵守护的胖子,环视着四周,心中微微一愣,这里的空间是一路行来最真实的。不管是无尽的沙漠、美妙的梦境、诡异的洞|岤、美丽的花丛……还是深深的海底,都不如眼前的一切真实。
湛蓝的天空,几缕白云随风缓缓移动,并不强烈的阳光刚好能够让人体会到它的温暖。树林前的一座小木屋,让这里透着几分出尘的味道。距离树林一里开外,是一道宽阔的大河,河水的流速很缓,整个河面如果一面清澈的镜子。
河边的碧草间,粗大的树木刚好一个木质架子遮挡在树荫下,木架上地摇椅中。躺坐着一名垂钓老者。他抱着酒壶双目微闭。似乎早已沉入了梦乡,轻轻地呼噜声,多少有些干扰微风中的宁静。
鬼盯着老者的鱼竿,惊讶出声,“杆下,没有钩。”胖子虽然心思也很细腻,但比起鬼来依旧相差一筹,“没鱼钩?这老东西怎么将一条细线垂入水中?他在钓鱼?”
司空浩玄“呵呵”笑道,“在这个空间,除了我们再无活着的生灵,你期望水中有鱼?”
随着司空浩玄的话语,胖子身浮起一层细点,他缩了缩脖子,抬头看了看高悬的太阳,心中暗暗骂着风中的冰凉。在摇椅上的老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鼾声停止,他那有些混浊的目光准确落在司空浩玄四人所在的位置。
老者表现出的奇异,让鬼把即将说出口地话咽回了肚子。他心中多少有了几分兴奋和期待,经过九道封印守护。可没有任何亡灵能够看破司空浩玄如同结界的屏蔽,这个垂钓老者。好像能够创造奇迹。
老者在摇椅上凝视了片刻,突然起身,混浊的目光中透出几分锐利,“人类,好久不曾见过人类了,很特别的结果,他们就这么走到了第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