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巫临异世-第142部分

司空浩玄身边的冰塑,声音中带着几分颤抖。
“她要睡一段时间。先颀着自己。我虽然让你们超脱了死亡,但该的代价需要你们自己承载。”沱河与法尔瑞这才注意到自己那如同虚影般的身体,经历了死亡地沱河依旧没有法尔瑞冷静,他率先开口问道,“什么代价?”
一片绿叶在司空浩玄摊开的掌心中枯萎、破碎,“失去所有的根基,包括星辰海洋和幽途河,它们会在天地间飘荡、直至消失。如果你们愿意,我能将你们本体重新凝结。恢复新生,它会如婴儿般具有最初的生命力。如果不,本体消散,生命印记将彻底从天地间抹去。”
“那贝拉琪?”“她也一样,无穷碧和她再无联系。除了大巫,没人可以不为死亡付出代价。事实上。大巫也在付出代价,只是你们无法了解罢了。”
法尔瑞与沱河沉默了,似乎连代表着他们身体的虚影都暗淡了几分,片刻后,法尔瑞抬起头与沱河对视了一眼,他们似乎都能看到对方的心意。
“领域在我们心海中塑造,它不光承载着我们的力量,更承载着我们的一切。我们没有勇气放弃。也不想再次重复走过的路。”法尔瑞一口气说完,似乎得到了某种解脱。“路是我们自己选地,代价自然要付。”
沱河的目光移向贝拉琪,喃喃道:“无穷碧本就已经被她抛弃,她可以接受……无穷碧本就不是她心中的一切……”
“值得?”司空浩玄突然吐出两个字。
沱河向法尔瑞微微一笑,转首向司空活玄道,”我们只是做了必须要做的,至于结困值不值得,开始并不知道,不是吗?
司空浩玄沉默了,在她身边的冰塑似乎微微颤抖了几下,几缕冰晶自冰塑间飘落,她听的到吗?
沱河与法尔瑞那代表着本体地虚影越来越淡,再次逝去,显得有些残忍,但毕竟是沱河与法尔瑞自
突然,司空浩玄再次开口,“如果你们愿意,我能保住辰海洋与幽途河。”
一缕无法控制的希望,自沱河与法尔瑞的天灵纳入,星辰海洋,幽途河,对他们太重要了,几乎承载着他们全部的情感。沱河与法尔瑞没有开口,他们知道司空浩玄没有说完,他们静静的听着……“将星辰海洋与幽途河融入我的世界,这样它们将能保留下来,当然无穷碧也不例外。只是,以后你们将无法违背我的意志,依旧是选择。”
沱河与法尔瑞突然一笑,几乎同时开口,“你怎么知道她会如此选择?”
司空浩玄微微一愣,目光移向身边地冰塑,顿了顿,“不用知道,本该如此。”
法尔瑞那模糊的表情突然一肃,向司空浩玄道,“这样对你有什么影响?”
“强行将境界提升,在融合上会比较困难而已。”以法尔瑞和沱河地境界,当然清楚司空浩玄话语中的意思,星辰海洋,幽途河,无穷碧,对于司空浩玄来说,就是三颗大补的灵药,但、真正的巅峰者,会将任何补药视为毒药,因为谁也没有把握控制,瞬间力量提升所引发的心灵烙印,它会让心慢慢沉溺。
“既然三人还能继续在一起,其实已经不用选择。事实上,我们面对现在的你已经无法违背什么意志了。”在以前法尔瑞还能感受到几分司空浩玄的力量深度,而此时,他看向司空浩玄,就如同看空气一般,什么都没有,当然也就无从感受。司空浩玄双目突然一凝,将手臂一挥,”既然如此,那么进来。用WEB戶請登陸沸騰文學。101du,.NET下載TXT、UMD、JAR格式小說,手機用戶登陸
wap.101DU..NET免费阅读最快最新的文字版小说。
天地万物共鸣,自然而的吸引,无法抗拒,还是本为一体?
星辰海洋、幽途河、无穷碧徒然凭空出现在”冥冥”中,司空浩玄的灵魂盘坐于大地之上,手掌突然按向星辰海洋。整个星辰海洋,在那小小的手掌按压下破碎。
一点点的星光缓缓上升,平静了天空在星光凝聚中透出了几分活力,一颗颗闪烁的星辰,出现在本来平静的天空。只是,那一缕缕星光看上去多了几分色彩,少了几分自然。
星辰之境,星辰海洋将司空浩玄的境界徒然提升于灵魂六层星辰之境。看着天幕间那些不太自然的星辰,司空浩玄的灵魂似乎也发出了一丝微微的叹息。那看似如同婴儿的手臂再次划出,一种无形而神秘的掌控力,引导着幽途河水在大地间流淌。
大地间,那些没有水源的河流、湖泊、海洋,终于真正充实了自己的名字。只是,在河流中流淌着黑色的河水,湖泊如同一块凝墨,而海洋则拍打着黑色的浪花。几个神秘的印记出现在司空浩玄灵魂的手掌间,在印记的牵引下,无穷碧那无穷无尽的碧叶化为了一粒粒种子,落在了广袤的大地之上。随着一颗颗植物的生长,生灵也缓缓的繁衍而出。最终,在森林中、草原上、荒野间,出现了一只只奇异的灵兽,它们在自由的奔跑,在自由的生存。
幽途河与无穷碧的融入,将司空浩玄的境界再次提升,“冥冥”中大地之上出现了生灵,司空浩玄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踏入了灵魂七层,太生之境。大地上,沱河与法尔瑞的灵魂凝实,他们难以置信的大量这四周的环境。闻着青草的芬芳,看着一个个似乎不惧怕人的灵兽在四周雀跃,法尔瑞抬头仰望苍天,喃喃道,“这是一个领域,还是一个世界?”
司空浩玄的灵魂将手一挥,自己和法尔瑞,沱河,瞬间出现在一处湖泊边缘,“在这里,沱河依旧执掌星辰,法尔瑞执掌河流,湖泊,海洋。在这里,除了我的意志,你们就是真正的神。”法尔瑞的心念一动,整个湖水瞬间干枯,没有原因,不需要解释,神让它干枯,它不得不消失。
沱河仰望着天幕中的星辰,心中透着极为浓重的亲切,他缓缓向司空浩玄道,“如果她来了?”
“执掌这里的无尽生灵。”法尔瑞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神,湖水再次凭空出现在湖泊中,他看着漆黑的河水向司空浩玄问道,“在什么时候能真正融合?”
“当水源清澈、星辰隐没……”

第三百四十章-魂铃聚合
刚刚平息,但战争中的遗迹伐随处可见,人们需要慢慢的适应平静,人其实很脆弱。如果说,大陆还有那么一群人最先适应,最先恢复活力,他们一定是此时行走在紫晶大道上的那群商人。
因为战争需要,一条运送兵员、物资的官道横跨了整个大陆。
从尼鲁自由联盟、经过索特列王国、斯特罗王国、撒克帝国,直至华夏帝都、再到西部海岸,这条官道在战争结束后,成为了大陆商人的生命线。在这条生命线上孕育着大量的财富,吸引着无数淘晶者。也不知道从何时起,这条本没有名字的官道上的行人、车辆丝毫没有减少,按照大陆数百年的习惯,在入夜商队该安营防御,因为这是盗贼团出没的频繁时期,但没人相信,有任何盗贼团敢在这条官道上放肆,因为他代表着华夏帝国的体面。三个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但确实特别的人出现在管道尽头,安置是没人注意到,他们刚刚出现,就已经走出了大段大段的距离。
驼河依旧呆呆的仰望着天幕口中喃喃自语,“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星光…”
相对与沱河,法尔瑞对不断过往的商队更感兴趣,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承认,大陆中的一切对他们而言都有着几分新鲜。“旅行者们。如感到寂寞,不妨上来陪老汉喝上几杯。”一辆长长平板车上地老者,热情的向司空浩玄三人招呼着。
肉体虽然凝聚,但灵魂滞留在“冥冥”中的法尔瑞与沱河。似乎抛却了一些不必要的东西,他们地情绪比原来放肆了不少。因为不管如何,他们身衙有了依靠。只是这对他们而言,不各是福、还是祸。其实福祸对于已经接近神的沱河与法尔瑞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司空浩玄的步伐一缓,因为法尔瑞已经坐在了平板车上地老者身边,而沱河依旧望着天幕中的星辰。
马车上地老者这时才注意到司空浩玄的存在,但他的目光却被司空浩玄怀中的晶莹吸引,“好美”
“旅行者,你的冰塑卖多少钱?”一直稚嫩的声音出现在老者那宽大的肩膀后,一个孩童羡慕的盯着司空浩玄怀中的晶莹。孩童的话,让上车后还未开口地法尔瑞脸色微微一变,老者的脸上也是一变,他抬手狠狠拍了下孩童的脑袋。教训道,“卡罗,我们虽然是商人,但也要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用金钱去衡量的”
“是的,爷爷”老者的手似乎极重。孩童委屈地低下头,认着错。法尔瑞看着看、老者那布满老茧的大手,心中微微一叹,它到底救过多少性命?!“听大陆刚刚经历了战争我难过?”法尔瑞接过老者递过的酒壶,突然问道。
老者微微一愣,眼神中透出几分惊讶,“怎么,旅行者。你们来自海外?你们真的很有办法。大陆是刚刚经历了战乱,一切都自爱刚刚恢复。”老者的呻吟微微一低。“当然,在这其中也隐藏着巨大的利润。”
“哦?”
“旅行者,你们看上去不像是商人,可能
工会对你们的管束会比较轻松?”老者似乎不想再去谈利润,他言语间透着几粉不确定的将言语引向别处。“怎么,远洋认证工会对商人管理地比较严格?”法尔瑞心中对什么远洋认证工会并不感兴趣,只是初到大陆,他有着与陌生人说话的兴趣。
老者点了点头,笑道,“听说,远洋认证工会在对贝琴海彼岸地几个大陆进行制裁,有几年不再颁发通行图腾了。当然,从这中间,我们这些运输商人,得到了无穷的好处,因为他们必须要经过我们,才可与亚格大陆通商……”老者似乎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一边喝着壶中的酒水,一边唠唠叨叨的讲述着。
“这么说,你有自己的船只?”
“我爷爷在鲸目港有着最大的船队······”孩童还没说完,在老者的目光中将剩下的话咽进了肚子,显然这个着装朴素的老者,有着有着不太简单的家教。因为孩童的擅自插嘴,老者歉意的向法尔瑞笑了笑,“有着十几艘船只,还谈不上最大,但我们连续数年得到了远洋工会的认证,如果有什么物资需要运送,你们”
老者徒然停止了话语,下意识的揉着眼睛,他眼前的人呢?刚刚还向他微笑的法尔瑞怎么会突然消失?!
希望灯塔,高耸于贝琴城的希望酒馆边缘,即便司空浩玄三人此时距离贝琴城还很远,但灯塔上那桔黄|色的光芒已经清晰可见。自从出了索米娜亚就一直仰望天空的沱河,突然开口道,“有比没胡,更加严重,是吗?”沱河咋一见索米娜亚的星光就已经知道,星辰海洋无法与真正的星空相比。
司空浩玄抬头看了看天,微微一笑,“没那么严重,只是要花的时间要多上一些。当星辰隐没,你会感受到掌控世间星辰的力量。”
沱河当然清楚,事实将比司空浩玄所说的困难数倍,毕竟转化星辰海洋比初步在天空凝聚星辰更为复杂。沱河也理解司空浩玄所说,掌控星辰的意思。一旦星辰海洋与天空彻底融合,那么它将能对应世界中的每一颗星辰,让已经接近神的沱河,彻底成神。
希望灯塔的守卫疑惑的揉着双眼,他明明看到从远远的地方,走来了三个人影,怎么会感到他们竟然在瞬间就已经走入了灯塔中?士兵将眼睛揉的有些微红,但远方的夜幕下依旧什么也没有,士兵自嘲的摇了摇头,认为自己一定是这几天常常夜间执勤,精神有了些恍惚。
嫣然神色间并无多少惊异,她似乎早已知道,司空浩玄会突然出现在灯塔。自从灯塔建成后,十多年了,嫣然就没有再走下过灯塔一步。每每夜间,她都会透过高高的灯塔遥望无尽的夜空,在无数星辰中,找寻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第三百四十一章-慈悲?!
(两字看不清)的顶部,是一块散发着朦朦光芒的魔晶,桔黄|色的光芒并不(两字不清),但穿透力极强,即便是在薄薄的雾中也能清晰可见。
嫣然,站在两排放满籍的架前,静静的看着凭空出现在灯塔中的司空浩玄三人,在“天幕”神器的笼罩下,她的美依旧朦胧,但在她的脸上能够找到一种奇异的平和,以前那种傲意似乎已经消失了很久。
“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你在泰肯山巅闭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结束了?要开始了?”最终,还是嫣然率先打破了灯塔中的宁静。司空浩玄的目光落在沱河与法尔瑞身上,摇了摇头,“本该结束,但又出现了新的变故,开始还没成熟。”
司空浩玄的目光透过灯塔投向远远的夜空,“也许大陆并没有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灾难。”嫣然看着司空浩玄身边的冰雕,心中微微一叹,是谁给了他一个不得不去的借口,他到底再创造借口,还是在被命运所引导?
“十年来,你在星空中看到了什么?”司空玄浩突然开口道。
嫣然微微一愣,勉强笑了笑。“无尽的血、无数的尸骸、还有覆盖整个大陆的亡灵。”
“天机,你看到了又能如何?”嫣然脸上付出一丝无奈之色,叹道,“依旧无可奈何,不如不看。”
“占卜,也许可以让你找到一些方法。”
几乎随着司空浩玄的话间。嫣然那姣好的身子已经跪于司空浩玄面前,轻声道,“老师……”至此,司空浩玄也不得不对古老地占星术生出几分敬佩,它虽然无法改变什么,但确定是一种准确的预测之术。
墨绿的光芒刚刚浮现于司空浩玄的拇指,在嫣然的眉心处于已经多出了一个墨绿的印记,在嫣然起身后,那印记也缓缓隐没在她的眉心,如同什么都不曾发生。
至于。司空浩玄的魂印是如何穿透“天幕”的,嫣然早已无暇去想,脑海中多出的无数知识,让她静静地站在灯塔边,悟着“在未来,希望灯塔代表着大陆的希望,只要这里的灯光不熄,我将会再次回来。”
灯塔中仅仅剩下嫣然一人。如果不是四周还未消散的声音,谁也无法确定司空浩玄是否曾经来过。
司空浩玄带着沱河与法尔瑞刚刚走出灯塔,一抹火红的身影,拦截在他的面前。“司空浩玄,今天嫣然姐没有出现在观星台,我就知道,你回来了。”
司空浩玄向着眼前的青鸾微微一笑。“你怎么会在贝琴城?”
“火凤军团,奉命暂时驻扎于此。”身为军人的青鸾如同在向长官汇报,清晰、简捷而有力。
“找我有什么事。”青鸾凝聚而坚定地眼神,在加重着她话语间的分量,“我要加入死营。”
沱河与法尔瑞对视了一眼,心中苦笑,他们不明白,如此一个美丽的女孩,为什么会看上那个毫无人味地团体。大陆统一战争中,军部数次调动死营执行任务,而其中几次更是配合火凤军团,青鸾这才有机会真正了解这种军队。从小生长与战场的她,对这支神秘的军队有了无限的向往,似乎他们才能代表战争,代表自己的理想。
“你回去,哪里不适合你,你的位置该在火凤军团。”
“司空浩玄。你看不起女人?!”青鸾脸色徒然变色极为难看,冷冷的凝视着司空浩玄。司空浩玄如同没有看到青鸾的态度。淡淡的道,“知道死营为什么这么强?”
“力量,当然是力量,他们的浮屠刀令整个大陆颤抖·····”
青鸾还没说完,就被司空浩玄抬手打断,“力量?龙腾九军也是由我创建,他们为什么不比死营强悍?”
青鸾张了张嘴,但终究没有什么话语说出。“死营强,强到绝对的服从。他们没有自己的思想,他们只是知道服从。这样的军队如果一旦有了一个强悍的领袖,怎能不强?而他们的队长屠夫,恰好就是如此的领袖。”
“服从?!”青鸾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军人本来就应该服从,她认为司空浩玄在敷衍她。
司空浩玄似乎能够看透青鸾的心理,淡淡一笑,“给你一个机会。”司空浩玄的话音落下,人已经出现在距离贝琴城不远处的死营军营中,在他面前的青还没来得及为空间置换而震惊,就被死营中那凝聚不散地煞气所摄。
二十五名死营近卫,率先将凭空出现的司空浩玄四人包围,一支闪烁着寒芒地利剑遥遥指着还不清晰的影子。茫茫夜色中,死营的一个角落,一支谁都没有在意的箭,同样遥遥对着徒然出现的影子,没有任何反光的箭身上透着一种诡异的惨白。“营长。”当司空浩玄的身影缓缓清晰后,二十五名近卫整齐的行着军礼,而军营中的那点惨白也不知在何时隐没。
司空浩玄向近卫点了点头,指了指旁边的营帐,“你们回去,把屠夫叫来。”
片刻后,屠夫出现在司空浩玄面前,虽然失去了基础力量,但此时在屠夫身上找不到丝毫虚弱,反而在他身上凝聚着一种凌厉。“营长。”屠夫总是黑着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在他的那只独目中闪动着几分情感和兴奋。
“让他们集合。”
“集合。”屠夫那徒然在营中炸开的喝声未落,一千余名死营战士已经在营地中排列成一个黑色的方块,没有喧哗、更没有异动。青鸾看着眼前的死营,心中充满了兴奋,这才是真正的军队,他们才配称为战争机器。
司空浩玄指着集合于营地的死营战士,向青鸾道,“你自己挑一名战士。”青鸾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但手指还是在“方块”中点出了一名死营战士,与此同时,随着屠夫的手势那名战士小跑到司空浩玄与屠夫面前,“啪”行了个军礼。此后,再无任何声息,他就那么静静的站着,没有询问,也没有犹豫。
司空浩玄心中有些意外,青鸾随意点都能占出死营近卫副队长泰勒,司空浩玄向青鸾笑了笑,“我说过,死营强、强在服从,如果你也能做到,死营不会拒绝你。”司空浩玄说完,指着泰勒,“去站在他身边,三十秒,你将成为死营战士三十秒。三十秒过后,你会知道自己是否适合留在死营。”
青鸾冷哼一身,起步走到泰勒身边,而泰勒的目光没有丝毫波动,似乎身边根本没有多出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
“我们开始了。”司空浩玄脸上那淡淡的笑意缓缓退却,目光平静的注视着泰勒与青鸾,时间一秒秒的过去,莫名的压力让青鸾背上缓缓渗出了一层细细汗珠。最后十秒,司空号玄徒然开口,“把衣服脱光。”
青鸾心中首先浮现的是愤怒,其次是羞涩、屈辱、各种各样的情绪让她几乎失去理智。只是,眼角映入的白条条的身影,让她的心凉了下来,她中算明白什么是绝对服从。
泰勒,赤条条的站立在千余死营战士的面前,站立于一名美丽的女士面前,豪无表情的面容没有一丝变化。“服从很容易吗?不管是荒谬的、屈辱骂的、无理的、命令就是命令。”
司空浩玄说完,把手一挥,泰勒俯身拾起自己的虎皮腰围,向司空浩玄行了个军礼,缓缓走入了队伍。而整个队伍有序的隐没在军营中,极静,如同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连屠夫也不知何时,消失在司空浩玄身边。
“你觉得死营能代表整个战争?”青鸾凝立在司空浩玄面前,眼角挂着一点晶莹,她似乎列未能接受这种无聊的测试,也无法容忍自己被这种方式淘汰。
“你被死营遮挡住了眼睛,这不怪你,死营确实很强。在他们面前,没有几个指挥官会保持冷静,但你要知道,真正的战争是由无数普通士兵组成,他们才是战争的主导。如死营般的异数,在大陆历史上出现过几次?如果没有全局的配合,凭借一千余人能够左右庞大的战场?战争是一种全局性的艺术,它所蕴含的不仅仅是军队和力量。”
沱河和法尔瑞觉得司空浩玄很无聊,他竟然会将时间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事上,在沱河与法尔瑞心中,司空浩玄的当务之急应该尽快将领域融合。青鸾依旧呆呆的站在司空浩玄前面,雪白的牙齿微咬着嘴唇,她似乎依旧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司空浩玄摇了摇头,抬手间,一枚墨绿色的印记出现在青鸾眉心,“我没有时间等你了,当你真正领悟了战争,你将与资格继承巫的战争。”
“希望五大杂艺,最后一项不会因你而失传……”月色下的死营,宁静到了极点。青鸾因司空浩玄的话陷入了沉思,她在心中不断的问自己,战争到底是什么,艺术?它怎能被称为艺术?血腥、硝烟、悲惨、哀嚎这些到底代表着什么?

第三百四十二章-虚与幻
时光的流逝、春秋的交替,在很多人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如有幸与法尔瑞面对面谈话的老者,此时,早已将庞大的运输船队传给了孙子,而更为苍老的自己则在贝琴城,一座奢华院落中享受着仅存不多的人生。
然而,岁月、时光却对很多人无可奈何。贝琴城正中的大巫殿,露天平台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