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巫临异世-第13部分

过的样子,雪儿也很难过。所以,雪儿以后会跟紧少爷的。”
司空浩玄看着雪儿认真的表情,捏了捏她精致的小鼻子,“什么出走?是寻宝!好,本少爷就收只小跟屁虫。”和雪儿在一起,司空浩玄会感到难得的轻松,甚至能够忘记自己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
在雪儿的伺候下,司空浩玄洗漱完毕,等侍女们将一套洗漱工具都搬出后,他将雪儿拉到身边坐下,神秘的道:“给少爷办件事如何?”
总是有些不习惯距离司空浩玄太近的雪儿,挪了挪身子,低声道:“为少爷办事,本来就是应该的,请少爷吩咐就是。”
司空浩玄取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白色指环,套在雪儿无暇的小手上,不理雪儿疑惑的目光,自顾说道:“这个指环,是少爷这次回来送你的礼物。我把要清理的东西,都放在指环中了,你的任务就是帮少爷我清点下到底有多少财产。”
雪儿大略的扫了下指环中的物品,吃惊的捂着小嘴,小手乱摇,“这么多?”说完,取下指环塞还给司空浩玄,“少爷,这里,这里面的东西都太贵重了,放雪儿这,我怕,我怕弄丢了。”
司空浩玄心中非常得意雪儿再次给他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迫不及待的又拉起雪儿的小手,将指环重新带在上面,“放心,既然我相信你,就不怕你弄丢。”
雪儿眼神中闪过一丝感激,似乎也夹杂着些痛苦,“少爷……”
还没等雪儿把想说的话说完,楼下传来一个令司空浩玄心惊胆战的声音,“这个,这个蓝晶透雕椅子太难看了,和这客厅一点都不配,这椅子放在女孩子的房间才合适嘛,你,把这椅子抬到我别院去。看什么看,让你抬,没听到啊?”
听到声音的司空浩玄大惊,拍了拍身边的雪儿,“快,你先下去阻止她,又来洗劫了,再晚点客厅就被她搬空了。”
本来神色有些奇怪的雪儿,被司空浩玄心疼的表情逗笑,心中暗想:“少爷单单这个指环中就有着惊人的财富,还在意一把椅子!真的很吝啬呢。”
从背后看着雪儿这些年慢慢显露出的姣好身材,司空浩玄心中叹了口气,“纯真不该被世间的尘埃沾染,雪儿,有些事情也许该你自己选择,心性从不该为他人而有所改变。”
客厅内,那把司空浩玄最为喜爱的蓝晶透雕椅子终究还是消失了。
司空浩玄看着那个不该出现的空地,忍着心中的抽痛,无可奈何的耷拉着脑袋,“姐,你怎么又过来洗劫了。说,有什么事?先说好,你弟弟我现在可是没什么钱外借的。”
司空小月可不在意司空浩玄脸上的表情和心中的抽搐,上前就去揪他的耳朵,“你个小坏蛋,还洗劫呢。发财回来也不说去看看姐姐,送点魔核什么的?难为我这么疼你。今天你要不能让姐姐满意,我就让你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洗劫。”
司空浩玄一边躲着司空小月的魔爪,一边翻着白眼暗骂老头子嘴不牢靠,这才几天,恨不得全府上下都知道自己带回了大量魔核,口中应付着,“姐,你看我这不是没回来几天吗?还没顾得上去看你呢。”
司空小月眼中一亮,顾不得在去揪司空浩玄的耳朵,“是吗?给姐姐准备了什么好东西?”
看着司空小月眼中的小星星,司空浩玄心中哀叹,“老爷子剥削完不算,又来一个,我弄点家底容易嘛。”
将一个小盒子递给司空小月,“这可是极品魔核,别拿去换了什么首饰,我看东城的饰品店老板都快把你当他祖宗了。“
司空小月迫不及待的将小盒子打开痴迷的看了一会,有些疑惑,“这么少?”
司空浩玄单手扶额,瘫在椅子上,“这还少?老姐,这可是极品魔核,一颗能买三个东城哪垃圾饰品店。”
司空小月听司空浩玄这么一说,才眉开眼笑道:“好,算姐姐没白疼你。今天来找你是想让你帮姐姐个忙。”
司空浩玄一听“帮忙”,谨慎的低声问,“有难度没?太难你弟弟可没那本事。”
本来司空浩玄心中思量着司空小月又找他借钱,没想到司空小月竟然真的面露难色的点了点头,“有点难度。”
这下,司空浩玄可有了些兴趣,他不知道什么事情能够让司空家的三小姐这么为难,“说说,看看我能帮上忙不。”
司空小月的大眼睛为难的向四周一转,司空浩玄非常配合的向四周的侍女道:“你们先下去。”
见到侍女们都下去后,司空小月贴在司空浩玄的耳边,“小弟,我在学校和一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贵族打赌,说今晚能够拿到眠月阁莉亚的手帕。可……小弟,这次你可要帮帮姐姐,不能在那些无耻的贵族面前丢脸。”
司空浩玄有些迷惑,“眠月阁?莉亚?手帕?老姐你能不能说清楚些。”
已经开了头的司空小月不像开始那么为难了,尽快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向司空浩玄讲述了一遍。
听完司空小月的讲述,司空浩玄大张着嘴,“妓院?嫖妓?还要带回手帕?”
司空小月急忙将司空浩玄的嘴堵住,“该死,小声点,你想让全府都听到吗?”
司空浩玄急忙压低声音,“老姐,这事要让老头子知道,会扒了我的皮,你难道不知道家族中有禁止去那种地方的族规?”
司空小月苦着脸,“那怎么办?看来只好让那些该死的贵族嘲笑了。”
司空浩玄对这个世界的妓院在心底还是大感兴趣的,心中的兴趣由嘴上流露出来,“你个女孩什么赌不好打,偏偏拿这个打赌。好,这次我帮你,你可要帮着瞒过老头子。”
司空小月一听司空浩玄肯帮忙,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今晚爷爷和妈妈都要去伊路家赴宴,你等他们一走,就快去快回,肯定没人会发现……”
第三十七章 凯旋北岸
夜幕降临,府中散步的人们都回到自己的别院,做着人生最美好的事情—睡觉!夜间的防御网于黑暗中悄无声息的展开,将整个司空府置于它的护翼下。
凯旋渠是大陆的五大奇迹之一,历时近三百年建成,将黄金帝国南、北水系相连,与水门、琴诺菲尔河组成贯穿于整个帝国领土的快速交通线。
这条为战争而开凿的运河对黄金帝国的南北经济、文化交流,维护全国统一和中央集权,都起了重大的促进作用。
横贯帝都的凯旋渠两岸是帝都最为繁华的地段,整天中都是人流密集,叫卖不绝。凯旋渠北岸,是帝都著名的烟花柳巷,集中着各式楼阁,成日里飘香不绝。
司空浩玄带着南星在夜色下,出现在这个他不该出现的地方。北岸,一座精巧的小楼,在众多楼阁中显得是有些别致。
眼前的这所眠月阁令司空浩玄心中暗暗点头,“如此小楼,只有在这四周环境的配合中才能显示出它的韵味,虽然它确实不怎么样。”
“这位少爷,您是第一次光临我们眠月阁。在凯旋北岸这条街上,也就眠月阁的雅致适合您。”一个听上去异常机灵、老练的声音从阁中传出,随着声音一个十五,六的少年快步迎出。
少年在司空浩玄前恭敬的行了个礼,“少爷,这边请,由我来为您介绍下这眠月阁。”
司空浩玄对眼前的这名少年似乎比对眠月阁更感兴趣,一个尘封了许久许久的妄想突然由心底冒出。
躬身带路的少年,侧行着为司空浩玄讲解,“少爷,我们这眠月阁有着那么几个厅,其中在这北岸独具特色的要属南厅和北厅……”
司空浩玄显然心思没有随着少年的话在转,没头没脑的问了句,“你对北岸这些个楼有什么看法?”
虽然感到今天的客人有些奇怪,但少年多年来,习惯了回答,“北岸的这些楼?多少年来都是如此,能有什么看法?”少年不屑的撇了撇嘴。
司空浩玄含笑道:“你们眠月阁有客房吗?”
听司空浩玄要客房,有些跟不上思维的少年一愣后,心中鄙视,“看上去还有那么点品味,怎么开口就要客房,这么猴急?不过以他的年龄行吗?”在妓院,要客房的目的不言而喻,难怪少年鄙视。他一直以为司空浩玄只是贵族公子来此饮酒作乐的,那想这公子似乎有些要玩真刀真枪的意思。
心中的念头也就一瞬间的事,少年回应,“您这边请,我这就带您去客房。”
布置奢华的客房怎么看都透漏着一种俗气,令司空浩玄大皱眉头,“去叫莉亚来,恩,你随后跟着过来。”
少年应后,心中嘀咕,“那老女人,也有人点,今天还真是希奇了。”
莉亚很快出现于司空浩玄面前,看来她确实混的不怎么样,但令她失望的是,司空浩玄只是要了她的手帕就将她哄了出去,虽然她心中很是疑惑,但她还没有胆子违背一个贵族的话。
莉亚出去后,司空浩玄松了口气,心中大骂,“一群无良贵族,竟然拿这么个老妓女打赌,还真有他们的。”
一直站在司空浩玄面前的少年,此时感到有些不自在了,心中怀疑着眼前比自己还小的贵族公子是否有什么特殊的嗜好。他的眼光,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有没有兴趣开妓院。”少年实在无法跟随司空浩玄的思路,他感到脑中有些眩晕,但还是本能的点了点头。从小混迹于北岸的他,开个楼子无疑是他的梦想。
司空浩玄抛给少年一张紫晶卡,“用里面的钱直接收购地皮,重新装修,随后开业。”
被紫晶卡中的数字吓了一跳的少年,这才知道,眼前的小孩不像在逗他玩。如此这天上掉馅饼的事,令他的话语中透着无比的兴奋,“少爷,这,这,在这北岸开楼子不是光有钱就行的……”
司空浩玄挥手打断他的话,“别的事情你别管,你只管经营,我找个人来帮你,你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交给他。”
不管有些发呆的少年,司空浩玄在灵魂中开始召唤巴默。大巫和巫仆冥冥之间,有着一种神秘的联系,只要灵魂不灭,这种联系就不会中断。
于灵魂中发出命令后,司空浩玄转向少年,“你既然知道这北岸街上的楼子都是千篇一律的,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少年一时间有些脸红,喃喃道:“我只是觉得这些个楼子没有什么特色,我从小就生长在这北岸街面上,虽说这些楼子在帝都非常出名。但看的多了,也就有了毫无特点的想法。”
司空浩玄点了点头,“很好,就是毫无特点。我要你招绝色女子,她们要懂琴棋画、精通音律、长袖善舞。阁楼的装修要别致典雅,从外观,内饰上要像馆,雅阁而非妓院,你明白吗?”
少年听的是目瞪口呆,绝色?琴棋画?精通音律?还要长袖善舞?这还是妓女吗?“少爷,这恐怕不太可能,您说到的女子,哪里去找?这世界上有吗?就算有,如果她们懂的这么多,早就嫁入贵族豪门了。”少年心中有些怀疑司空浩玄是否有些不正常,说话也随意了许多。
司空浩玄笑了笑,“没有就自己培养,不要着急。慢慢来,这事不是一,两天能够做成的。”
少年刚想说什么,从客房的四处缝隙中飞出数道密密麻麻,细细的黑雾,令他头皮发麻的是,黑雾慢慢的组成了一个人形,他在定睛一看,这那是什么黑雾,是无数漆黑丑陋的虫子相互攀爬,纠缠在一起。
看着眼前越来越像个人的无数虫子,少年脸色发白,他想喊,但似乎有什么东西卡住了自己的喉咙,一丝声音也无法发出。
当巴默完全恢复人形时,脸色发青的少年眼看就要窒息而亡了。“好了,南星,放开他,我想他能够适应了。”
拼命喘着气的少年,眼睛不敢看向巴默,哆哆嗦嗦的看着司空浩玄,身体在微微的发抖。如同一个死刑犯般,在等待着判决。
司空浩玄朝他笑了笑,指着巴默道:“以后你和他合作,有什么事情我会叫他通知你。这些日子,你要将地段定下,房子买了,难以搞定的事情,就让他去办。”
说完,司空浩玄将可怜的少年留在屋中,向外走去,到了门口的司空浩玄似乎想起什么,向少年道:“你叫什么名字?”
“塔尔。”
点了点头,司空浩玄放低声音,神秘的说,“知道我很久很久以前的妄想吗?是盖座九十九层的青楼!对了,我们的楼子,叫青楼!”
“在这个世界,它还是妄想吗?”司空浩玄细不可闻的声音,回荡于夜空。
第三十八章 帝都虫爆
伊路府虽然没有司空府占地广阔,但其华美之处与于司空府不相上下。帝都的贵族们都有定期举行宴会、舞会的习惯,主要在于互通有无,联络感情。
司空不群和万加公爵低语聊着帝都现在的复杂形式,司空无我在一边作陪,他心不在焉的听着两个老头无聊的话题,眼神很隐晦的在厅中扫视着,看到自己的侍卫朝这边走来,一丝喜色自他眼中闪过。
侍卫在司空无我耳边说了些什么,当侍卫走后,他面对着司空不群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神色间颇有些便秘的感觉。
片刻后,司空不群回首,“无我,想说什么就说,怎么这么一副表情。”
司空无我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得意,吞吞吐吐的低声道:“我属下,见到四弟进了,进了眠月阁。”
司空不群很显然对帝都风月无所了解,“眠月阁?”
“北岸的妓院。”司空无我补充的声音,越来越低。
“啪嚓”司空不群手中的杯子狠狠摔倒了地上,他的激烈举动将万加公爵吓了一跳,还未发问,司空不群已经满面愤怒的离开。
走出眠月阁的司空浩玄还在凯旋北岸转悠,随意扫视着路边的各种阁楼,眼中竟是些花红柳绿,闻着弥漫于空气中的胭脂气息,他突然意识到,这里的环境和自己想开的青楼是那么格格不入,立刻将此念头通过灵魂传达于巴默,选止要找清静,优雅之地。
行走间,司空浩玄突然停下脚步,灵魂中出现一缕熟悉的波动,布瑞无端不会来此,看来事发了,他心中莫名的出现了一丝担心。
天空的尽头,已经有些微微发白。司空家主房中沉闷严肃的气息,将刚刚踏入其中的司空浩玄捆束的有些难受。
司空不群端坐于家主位上,眼神紧盯着司空浩玄,其中中无怒、无喜,平静的令人害怕,司空浩玄心中清楚,这恐怕是怒到极致的表现。站于司空不群身边的宋紫烟,看着儿子,几次欲言又止,眼神中满是失望之色。
“说,到哪去了!”司空不群平静的声音令司空浩玄心中一颤,似乎感到与爷爷间出现了一道裂痕。
对司空不群此时的态度,司空浩玄多少感到有些以外,但话还是要回,“眠月阁。”
“眠月阁是什么地方。”司空不群越发平静的话,让法中的空气又凝结了几分。
司空浩玄心中暗暗警惕,在警惕中伴随着一丝伤感,他的灵魂内清晰的映射出一道杀气。“妓院。”
这两个简简单单的字将房中,似乎已经压缩到极限的空气,猛然点爆。银白色的斗气,突然自司空不群身上腾起,近乎于宗师的气势令首当其冲的司空浩玄几乎吐血,这种压迫已经超出了精神压迫的范畴。
“妓院!”自口中挤出两字的司空不群,猛然拍在身前的红木桌上,凝星后期的斗气修为,将红木桌化为细细的粉尘。
第一次看到司空不群如此暴怒,司空浩玄心中意识到,“禁止踏入妓院”恐怕不单单是族规这么简单。
司空不群身上的斗气愈腾愈烈,随着情绪的左右他猛然踏前一步,站在旁边的宋紫烟心中一惊,忙用结界将司空浩玄护住,“父亲!”
宋紫烟的声音令司空不群的情绪稍加收敛,令情绪蒙蔽的意识也随之清醒,脚步停于身前的木粉之中,“布瑞!”
“家主。”布瑞打开房大门,走入房内。
“司空浩玄,违反族规,杖击五十,没我命令今后不得踏出家门半步。”司空不群外露的斗气光芒,慢慢的内敛。
看着被布瑞带出门的司空浩玄,宋紫烟眼中闪过一丝心痛。在房外的院中,由家主四大护卫实施对司空浩玄的杖击,杖击对于有轮回真气护身的司空浩玄无法产生过重的伤害,执行过无数杖击之刑的四大护卫,虽然感到杖下有异,但依旧一下一下的报着数,而且木杖之上,没有附着一丝斗气。
沉闷的杖击声传入房,宋紫烟喃喃道:“他怎么不叫呢?他在怨吗?”
听着宋紫烟的呓语声,司空不群深深的叹了口气,瘫坐于椅子上,“紫烟,你别怪我,你知道我为什么订下这条族规,我不想有人重蹈浩儿的覆辙。玄儿,我真是恨其不争啊,我们是否太过宠溺他了?”
宋紫烟轻挽着司空不群有些颤抖的手臂,言语中也有着一丝沉痛,“父亲,您管教玄儿是对的。当你给他起浩玄这名字时,我就知道,您在玄儿身上寄托了多么深的感情,他这次确实太令人失望了,没想到他会去那种地方。”
席先生从房的侧门进入,看到化为粉尘的桌子,脚下微微一顿,来到司空不群身边,“家主,您派人找我有什么吩咐。”
司空不群闭着眼睛有些疲惫的道:“席先生,玄儿的事你知道了,说说你的看法,我担心……”
席先生苦笑了一下,“家主,你的担心恐怕已成事实。以我对四少爷平时的观察,他平日根本懒的踏出府门,更别说去什么妓院,其中必定有原因。”
宋紫烟在旁边听着两人打着哑谜,有些着急,“席先生,你想说什么?父亲担心什么?”
没等席先生说话,司空不群挥手道:“你先回去,这年事情就到此为止,不去追究了。”
席先生向宋紫烟施礼后,退出房。宋紫烟满心疑惑的盯着司空不群,希望听到些解释,可司空不群合着双眼,似乎不愿再说什么了。
且说司空浩玄挨完五十杖击,越想越不对劲,“爷爷心中的禁忌,无良贵族的打赌,还有被莫明其妙的被发现,其中似乎有着什么联系。”
回到别院后,司空浩玄的脸色非常难看,看来他想到了什么。别院中所有人的媒介早已被司空浩玄所掌握,当他踏入别院后的瞬间,整个别院的人除四名兽人和南星,全部处于无意识状态。
连屋都没进的司空浩玄,站在别院的院中,于灵魂中向巴默发出召唤,处于帝都的巴默,这么短的距离对他来说几乎可以忽视时间的约束,召唤刚一发出,一道黑线就出现于天边。
黑着脸的司空浩玄向巴默道:“去,给我查。接触三小姐的那帮贵族都是什么来路,他们之间有着什么联系。”他眼中的寒芒连闪,心中冷笑,“胆子不小,竟然算计到我头上了,我真的很善良吗?”
“老仆遵命!”做为大巫巫仆的巴默,完全是为大巫而生,以大巫的怒为怒,一团黑影于司空浩玄的别院直冲天空,爆出无数细小的黑点,向整个帝都分散而去,虫爆了!
第三十九章 诡异的巴默
巴默,一个强大的灵魂,一具由大巫塑造的身体,一个千年前就位于人类巅峰的炼金宗师,现在绝对是亚格大陆最为恐怖的存在之一。
无数可怕的未知虫子和一个强大灵魂的组合,产生的效果,令巴默几乎达到不灭之境。他强大的灵魂可以寄生于任何一个微小虫子体内,也可以分散于无数虫子体内,只要有一个虫子生存,他就永远存在。波落尔斯森林中,守护着弥玛王朝坟墓的庞大虫群,成为他最坚实的后备力量。
分散于帝都的无数虫子,相当于帝都中分散着无数巴默。做为炼金术宗师还会点亡灵魔法的他,有的是办法从人的记忆中挖掘出自己需要了解的事情。
司空浩玄的愤怒,直接影响了巴默的手段,十几个还处于学龄的贵族,在即将迎接新的清晨时,一个漆黑的虫子无声无息的寄生于他们大脑之中,他们的意识和灵魂完全被虫子分泌的特殊粘液所影响。
天空已经放亮,站在院中的司空浩玄一动不动的处于定中,虽然如此姿势会令他的修炼大打折扣。
别院中,南星在“岁月”的侵蚀下对外界毫无感应,最可怜的是四名兽人,站在自己的房间中一动也不敢动。来自于灵魂的压迫,令他们感到深深的畏惧。在上古部落时期,巫奴是最为低下的大巫从属,相对自由的灵魂成为他们最大的悲哀,因为他们能够感受到宿命的纠缠,而又无法挣脱的痛苦,烙印将跟随他们一生。
巫仆,不愧为大巫最忠实的仆人,巴默很快的回到司空浩玄身边,向着闭目站立的司空浩玄说着事情的前因后果。
随着巴默的述说,别院中发自于灵魂的压力在慢慢的消失着,“好了,巴默你先去,看好塔尔那小子,过几天等事情淡下来,带他来府中见我。”司空浩玄有些无力的对巴默吩咐着。
巴默走后,司空浩玄别院中的人如同于梦中清醒,他们丝毫不知道有一段时间失去了意识。
“大哥,为家主吗?”司空浩玄心中叹息着,深深的向母亲的别院望了一眼,走入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