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巫临异世-第128部分

意识到这该胖子刚才是真没听到自己的话语,而不是在装糊涂。
“空玄,我要找的人是你,这里是青楼……”
姬仲还未说完,胖子身后被他重铸了无数次的破烂长刀徒然跳出,如同一道黑色闪电般向姬仲划去。
除了瑞杰,没人想到看上去愚钝木纳的胖子真敢在青楼出手。姬仲做为姬家少主,姬澜的唯一弟弟当然也不会是弱者。在胖子出手的瞬间,姬仲身边的竖琴也同时跳入他的手中,一道道尖锐琴声带着一缕缕强劲的灵力,将胖子极快划过地长刀炸得粉碎、
“灵力。”姬仲的表现让蓊厅内,瑞杰,秦师、柳易心中同时一震。他们没有想到大陆刚刚出现灵气修炼法。姬仲就已经达到了如此程度。胖子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的笑意,右手向姬仲张开了五指徒然一收,五道灰色刀气在胖子五指牵引下从姬仲身后猛然出现。瞬间回归于胖子掌心。轮回刀意,在经过天缕星一役,胖子刚刚领悟寄托于倡导中的刀意。根本就不是仅仅踏入灵气修炼门槛地姬仲能够理解地。胖子手中的长刀被摧毁的越彻底。其中蕴含的越彻底。其中蕴含的轮回到意就越凌厉。胖子收回刀意后,笑呵呵地走到司空浩玄面前鞠躬道,“老板,完事了。这家伙十二经脉被我刀意全部摧毁。四大主筋也被我断去七分,这辈子再不可能和人决斗了。”
花厅中的几人包括姬仲心中都已肯定,这胖子的小脑肯定出了什么问题。几人思绪还未落下,姬仲脸部突然浮现也痛苦之色,手中的竖琴也跌落于地。胖子的脚徒然向后一划,踩在他脚下的一枚长刀碎片划出一道虚影撞入姬仲前胸。带也一朵血花。姬仲还未出口地惨叫声,被这枚碎片封殆在胸膛内。
“这个老板。他可能会有些痛苦,我封了他的|岤道。”
花厅内地几人包括林九命不是没有见过血腥,但他们被这个表面愚钝木纳,心底却又无比狠毒的胖子惊呆。姬仲早已变形的五官和地面血泊中不断扭曲的身体让花厅中一片沉静,他四肢关节处那一道不知何时敞开的深深血口,向外冒着一股股黑红的血液。血腥掩盖了四溢的花香,让花厅中几人都感到了几分窒息。16k小说CN首发
“你……你们敢在青楼杀人……”坐在琴台前的那名青楼女子,战战兢兢的指着胖子道。胖子回头向那女子咧嘴一笑,还没说话。姆指已经推开花厅大门,带着几名侍者将地面不断扭曲的姬仲拖了出去,地面的血迹也让那几名手脚麻利的侍者擦得干干净净。
当姆指重新轻轻将厅门闭合,大厅内众人心中有些恍惚,刚才的流血事件是否真的发生过。不管如何,花厅内的几人已经明白。第一次溅血,青楼看上去并不会追究。坐于琴台边的青楼女子呆呆看着已经干净的地面,不知在想着什么,没有再继续说话。
“好了,我要和林九命单独谈谈,你们先出去。”司空浩玄的话语打破了花厅中的沉闷。瑞杰带头向司空浩玄微微一礼,走出花厅。在瑞杰的带头和胖子的虎视眈眈下,秦师和柳易嘴角也浮现出一丝明悟、一丝苦涩,带着他们的女伴跟随瑞杰走出花厅。
胖子拎着那名琴台边似乎瘫痪无力的女子最后一个退出花厅,轻轻将厅门闭合。
“兄弟,刚才谢谢你啊。”胖子将厅门闭合后,将手中的女子向旁边一扔,搂着秦师答谢道。秦师不自然的摆脱了胖子的臂膀,苦笑道:“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未必会提醒你。姬仲可是姬家的少主,你出手太重了。”
胖子那绿豆眼瞪得溜圆,不满道:“我出手重,你没听到我老板吩咐?这次走神,还不知道我会不会比那家伙更惨,已经算便宜他了……”
“各位,青楼七层的开放时间已经结束,请各位和我下去。”拇指不知又从哪里冒了出来,打断了胖子的抱怨。胖子可不认识拇指,更懒得知道什么是青楼总管,小眼睛不屑的瞪了拇指一眼,指了指花厅,“没见我老板还在里面,你让我下去?”
拇指微微一笑,“那你等在这里就是。”拇指说完,向瑞杰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走出青楼的秦师,遥望着帝都那有些阴沉的天空,微微一叹,“帝都又要起风了。”“秦师,那个空玄是?”柳易心中虽然多少有些自己的猜测,但他还是不敢肯定。
秦师看着低头不知在想着什么的瑞杰。笑了笑,“瑞杰兄,你一定知道空玄的真正身份。”
瑞杰抬头看了看秦师和柳易。“你们不都已经猜到?何必问我?”秦师拍了拍还有些迷惑的柳易。笑道,“走,虽然和他沾亲,但还是快去把和姬家的关系甩干净点稳妥。否则难保不会受到牵连。”
青楼七层,胖子无聊的站在花厅门口,心中寻思着这次出茬子会受到什么处罚。花厅内,司空浩玄看着片刻后才回神的林九命问道:“现在,你看清楚了?”
林九命嘴角浮出一丝苦涩,勉强支撑着她那柔弱的身体,滑下软椅,“血溅青楼,还能让青楼如此安静,在帝都恐怕就只有两人,而沧海陛下九命见过,参见夏王。”司空浩玄手掌遥遥一抬,林九命的身子被重新按回软椅,“你心中早已有了猜测,为何还要看清?精通百家杂艺?既然你有此智慧就早该安歇了,何必要继续痛苦下去?何必要背负一个歹毒女人的骂名?姬澜应该和你情同姐妹,你也应该知道,我也不会白白给你选择的权力。”
“猜测和肯定有着不短的距离,只要夏王不承认,九命心里终究是猜测。姬澜的命运不会因我而改变,不是吗?而且我答应过爷爷,要尽一切活下去。在这个基础上,九命愿意背负。”司空浩玄看着在软椅中双眼迷离的林九命,叹道,“你早已看透,我不会治你的病?”
林九命淡淡一笑,“真正无私的人,不会让一个可怜地女人继续活下去。我心里清楚,桫椤毒素渗入骨髓,就算我的病能够治好,一生也无法摆脱那种剔骨之痛。”司空浩玄的目光移向窗外,凝视着有些阴沉的帝都天空,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林九命,从今天起,你将是西部海岸线地内政总理,总揽西部海岸线一切内务。你的生命将由我负责无限延续下去,明天空冥会抵达林府。”
“多谢夏王,九命还有个小小请求。希望能以夏王第一夫人的身份踏入西部海岸,夏王的领地不该由外人插手。”看着司空浩玄突然凝聚在自己身上的眼神,林九命心中并没有畏惧,她笑了笑,“夏王不是来林府提亲的?”
沉寂了片刻的司空浩玄,突然笑道,“你要是愿意,我并不在意你以什么身份踏入西部。”司空浩玄说完后,轻吐,“塔尔。”
司空浩玄的话音落下,塔尔的身形凭空出现在花厅内。林九命对这个肥胖的青楼老板并不陌生。她心中微微一震,这青楼根本就是传说中夏王在帝都的秘密机构。“少主。”
司空浩玄指了指软椅中的林九命,“她将成为西部海岸线的内政总理,你要全力配合她。在离开帝都前,由她亲自规划清除姬家,暂有权通过青楼调动攻击力量。”
“是。”塔尔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但依旧躬身领命。“呵,呵呵,夏王第一夫人?!刚刚执掌权柄就将帝都姬家彻底毁灭,你今后还会背负更多。”
“夏王第一夫人?!”这样站于旁边的塔尔心中猛然一震。
林九命将她那迷离的目光投向窗外,轻声叹道,“姬仲已经残废,本就不安稳的姬家会成为帝都一个巨大变数。看清的代价我早已预料,也早已打算去背负。夏王不也一直在承载,在背负着无穷的杀?”司空浩玄双目一冷,凝视着林九命。“你还未到背负这些的高度,剔骨之痛?这仅仅是个开始。跨越资格去承载,你将会逐步感受到什么才是痛苦。”
塔尔在旁边看着瘫坐于软椅中,那软弱而美丽的女人心中直冒寒气。整个青楼早已与塔尔地领域相融,青楼中发生的一切根本无法逃脱塔尔的眼睛。只是为了看清司空浩玄,这个女人竟不惜将一个家族拖入地狱。司空浩玄顿了顿,“林九命这个名宇把它换了o”
林九命收回投向窗外的目光,言语中透着一丝怀念,”我爷爷去世前告诉我,如果有一天我的病好了,我嫁人了,我就该叫林小如。“
林九命有些苍白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笑意o”如意楼,是爷爷亲自为我建的o”塔尔不得不承认,此时的林九命。真的很美。
“很好!”司空浩玄的话音落下后。身形已经消失于青楼内。
“塔尔,我人带胖子去见屠夫,他将在死营特训三个月。”
司空浩玄地声音远远的传入塔尔与胖子的耳中,在花厅外的胖子猛然靠在门框上。咧着嘴苦笑自语,“我就说,已经便宜那家伙了,我会比他更惨。”在司空浩玄离开花厅后,林九命一双美目中的迷离双浓了几分,她在心中缓缓向早已去世的爷爷诉说着。“爷爷,我能一直活下去了。一个奇怪的家伙,也让我有了活下去的依靠。虽然我依旧要承受无边的痛苦,但我终究没有失言,您的生命也没有白白牺牲。”
“夫人,您还有什么吩咐?”塔尔一直站在花厅,见林九命似乎要一直沉默下去,不得不开口问道。
林九命将目光移向塔尔,眼神的迷离散开少许,“塔尔,你是否觉得我有些歹毒?为了让夏王承认身份,不惜将一个家族毁灭?”
“属下不敢。”
林九命不介意的笑了笑,“塔尔,你一定跟随夏王很久了,你见过他会受人摆布,受人引导?”
塔尔心里微微一震,他知道林九命地话并没有完,静静的听着……“帝都古老的四大家族为什么会沉默这么多年?其中还包括司空家o因为夏王要求他们沉默,他们不得不沉默下去o东方四大家族为什么会在短短几年中掘起?其中虽然少不了沧海陛下的支持,但终究是姬家在暗中引导o”
搭尔的双目一凝,”您是说”
林九命微微一笑,”你应该知道容妃的底细o”塔尔点了点头,“容妃,从小长于姬家,姬家家主贯天地义女。二年前,入宫为妃,现有两名子女······”
塔尔几乎将容妃的祖史背了一遍,最后补充道,:凝星级高手。“
林九命暗暗压下心中的震惊,做为西德纳商业联盟九大商主之一。她不是没有见过情报组织,甚至还亲自组建过情报组织,但像青楼这么可怕的情报组织,林九命还是第一次见到。“容妃出自于姬家,成为能够影响帝王的妃子。帝王身边的第一护卫,现今为姬澜。姬仲,宫廷带刀侍卫总管,替代了以前的内廷衙门。塔尔,在青楼眼皮子低下,帝王身边怎么都成了姬家的人?”
塔尔的额头随着林九命那轻轻的话语声,渗出了一滴滴冷汗,他几乎怀疑林九命所代表的是司空浩玄在帝都另一个秘密机构,“夫人,少主只是赋予了青楼监察权,只要没有发现叛逆的证据,青楼没有权力擅自做主去消灭猜测中的隐患。而且……”林九命摇了摇头,打断塔尔辨解的话,“所以,夏王并没有责怪你。我告诉你这些是想你知道,我并没去去引导夏王杀戮,一切其实本该发生。”
“是,夫人塔尔明白了。”
说了这么多话,林九命有些疲倦的向软椅里缩了缩,“我不太习惯向人解释我的行为,也不太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我们即将开始第一次合作,所以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你说说这些。”塔尔心中突然有些明白,这个看上去柔弱绝美的女子。为什么会成为少主的第一夫人。
花厅里随着林九命的沉默,再次寂静。站于花厅中的塔尔并没有如同刚才一般感到沉闷,他静静地站在林九命身边,一如坐在软椅上的是司空浩玄。片刻后,林九命缓缓开口,“塔尔,姬家来自于蓝米奥帝国,他们和皇极府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们的目的是要颠覆我华夏帝国。一名在姬家土生土长的华夏人发现了这个秘密,上报于帝国九门衙门。九门不敢擅自做主。将其提交于军部,军部秘密转呈夏王府。”
林九命顿了顿,继续道。“十天后,姬家反叛的铁证我希望能在夏王府看到。”
“是,夫人。塔尔明白。知道该怎么做。”林九命点了点头,一双迷离的美目中看不出任何东西,“至于摧毁姬家的攻击力量,你来安排。”
林九命说完缓缓自软椅上站起。塔尔急忙招入一名侍女搀扶起林九命。
“夫人,姬澜是帝都第一高手,现在少主身边没有护卫,青楼是否需要调来一名?毕竟少主不喜欢被人打扰。”塔尔突然叫住走到花厅门口的林九命。林九命回头向塔尔微微一笑,“姬惯天和姬澜都很聪明,在青楼溅血。他们不会什么都看不出来。找夏王麻烦?在他们还未部署好以前是不会动手地,你也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司空府邸。这个已经空置几年的府邸,在帝都土地日渐稀缺的情况下,一直门人敢打这里地注意。
司空浩玄的身形出现在司空府邸那庞大的后花园中,望着那个早已干枯地小池塘,眼中似乎又看到了两个在池塘边修炼地身影。“林小如?!帝都的一切才是刚刚开始,希望你那早已死去的心能够承载起夏王的权利。”
“呵,呵呵”轻笑中地司空浩玄,缓缓步入了后花园的假山群落。
在假山深处,一座早已被人遗忘的地牢,两个同样被人遗忘的生命,他们也早已忘记了在一丝丝密集的血线中度过了几个春秋。阴暗潮湿的牢房中,那一道纵横交错的血线突然化为一根根稻草,飘落在地面。
库泰、福克斯,数年的囚禁是否清醒了点?”司空浩玄缓缓度入牢房。
血线地突然消失并未让牢记中两个长发及地的老者睁开双目,在他们身上凝聚着一丝丝骇人的魔法力。司空浩玄懒懒的靠在牢房那坑坑洼洼的石壁上,赞叹道,“数年中不曾间断的冥想,竟然能将魔法力凝聚到如此程度,看来你们已经从另一条路突破了宗师的禁锢。”
库泰和福克斯缓缓睁开了那双挂着长眉的双眼,在他们睁开双眼的一瞬,空间中光明与火两种元素竟然在隐隐欢呼,雀跃。
库泰淡淡的话语凭空传播于整个牢房,“司空浩玄,我们瞪了你很久,你终于来了。”一丝丝火元素在牢房中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屏蔽,活跃的元素在牢房中构建出一个独立空间。随着温度的瞬间上升,牢房中的一些草木纷纷化为灰烬,连牢房四周的石壁也有了融化的痕迹。
“恭喜你们,几年的冥想竟然能初步踏入领域的门槛。”
福克斯构筑了他的火焰领域后,缓缓开口,“司空浩玄,我们真的等了你好久。”“呵,呵呵,看来你们并没有真的领悟,依旧执迷不悟。”
司空浩玄的笑声并没让库泰和福克斯产生怒意,库泰淡淡的向司空浩玄道,“我们之所以还活着,就是要证明。魔法力量并不会比你的巫术差,宗师也不是能随意被人囚禁的。”
司空浩玄对背后几乎融化的岩石似乎一无所觉,他看着在发须掩盖下看不清面孔的库泰和福克斯笑道,“大陆几年里变化很大,但你们除了力量,心却一直未变。巫术以你们的层次终究无法看透。”随着司空浩玄深入灵魂,他脸上的笑意缓缓散却,“最后给你们一个机会,我需要聘请两位护卫,我想你们合适。”

第三百零八章-祸国红颜
酷热的牢房内,以库泰为中心。地面缓缓出现了一圈圈白色涟漪,涟漪间的淡淡光幕似乎为牢房重塑了一个奇异的地面。光明元素蕴含着它独有的柔和与神圣,没有一丝勉强的渗透于空间内跳动的火元素中。似乎恒古以来,这两种元素就同为一体。
库泰以这种方式回答了司空浩玄。
依旧站于石壁边的司空浩玄,虽然看上去位置并没有出现变动,但事实上,他已经离开不断波动着白色涟漪的地面。这由光明元素高度凝聚而成的涟漪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神圣和温柔。“没想到,几年的共同冥想,让你们打到了如此默契的程度。领域重叠?!你们确实让我大开眼界。”面对光明元素和火元素的自然交融,司空浩玄毫不掩饰的表现出自己的赞赏。“司空浩玄,来。我们活到现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今天。数年的冥想与沉默,让我们早已无法去继续习惯人类的生活,你可以将们看成一种元素。”
沉入灵魂中的司空浩玄在福克斯开口的同时,也将牢房中的他们分析透彻。灵魂视觉下,几乎没有任何客观事物能够隐藏它的秘密。
在司空浩玄的灵魂视觉中,库泰和福克斯一白、一红两个本体在不断小幅聚合、分散,人类的所有物征都已在他们本体内消失。“他们是两个还拥有意识的元素集合体。”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了司空浩玄的意料。
“司空浩玄,我们在等着……”库泰和福克斯并没有抢先攻击,达到他们这种高度,早已明白。在有些人面前,先与后其实并无分别。“可惜……你信沉浸在魔法元素中太深……你们的眼界早已被它禁锢。你们永远无法领悟……在根本力量的差距下……任何深层的领悟都将不堪一击。”随着司空浩玄那有些飘渺的话语,他的右脚猛然踏在布满涟漪的地面。
与此同时,大陆间四根华表徒然一亮,整个大地似乎都在司空浩玄这一脚中颤抖。光明、火两个交织融合在一起的领域在四种大地元素冲击下,被撕得粉碎。在帝都没人知道,司空府邸中地假山群落在夜幕刚刚降下之时化为了一堆堆粉尘。堆积在地面的粉尘中。一座凹陷于地面之下的完好牢房完显得异常刺目。
牢房地石壁虽然已经变形,但早已冷却。自灵魂中浮现出的司空浩玄依旧靠在石壁上,静静的看着端坐于牢房正中的库泰和福克斯。
“二哥。我们对巫终究无法理解……”福克斯透过牢房的缝隙,看着那似乎早已遗忘的星光,言语中有着一丝空洞和失落。“五弟,我想我们尽力了,也该归去了”库泰缓缓将双目合上,本体上浮现出一缕缕白色光点。
福克斯收回掺杂于星光中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同样将双目闭合。一缕缕红色光点也缓缓自他地本体散出。
空间中无数光明、火元素似乎在迎接它们地同伴。显得活泼而快乐。“没有我同意,天地间的元素谁敢接受你们?”随着司空浩玄的话音落下,那些本来散发于空间中的白色、红色光点又在库泰和福克斯本体重新聚合。
自从见司空浩玄以来,脸色一直平淡异常的库泰和福克斯,终于在本体重新聚合后露出骇然之色。
“你,司空浩玄,你是怎么做到的?”参悟元素力量多年的福克斯,下意识的想弄清其中的奥秘。“强行摧毁你们的领域,是让你们明白根本力量的差距。你们虽然化为元素,但摆脱不了生灵的烙印。也同样存在灵魂,在大巫面前,由不得你们自己做主。也没有归去的权力。”
库泰和福克斯对视了一眼,缓缓开口,“司空浩玄,我想你有办法让我们按你的方式作为。躯体和灵魂你拿去,我们很累了,你的要求我们无法答应。”
库泰说完和福克斯缓缓闭上双目,不再言语。司空浩玄平静的看着他们,时间在沉静中慢慢流逝……
帝都的天空微微透出光亮。
牢房中,司空浩玄身边凭空出现六道墨绿线条。线条纵横间形成了一个流转着墨绿光幕的三角立方。
司空浩玄右手伸入立方中在光幕间带起了一圈圈涟漪,一只巴掌大小的青鸟被司空浩玄自立方中抓出。“司空浩玄,你要干什么?”在司空浩玄手中不断挣扎的青鸟,竟然口吐人言。
司空浩玄将手中的青鸟向端坐于牢房心中的库泰和福克斯方向一抛,笑道:“老鸟,不要害怕,先看看他们。”
“害怕?元素精灵没有害怕这种情绪。”青鸟在牢房中围绕着库泰和福克斯划出了一道弧线。元素精灵虽然被司空浩玄禁锢了灵魂,无法施展大型魔法,但并不影响它的飞行。
嘴上冷笑不已,但心中惶惶不安的元素精灵很快就被泰和福克斯吸引,惊骇的开口,“他们是人类?元素化?他们竟然将本体全部元素化?”库泰和福克斯的形态,完全颠覆了元素精灵心中的认知。本体完全元素化除了几个远古种族,仅仅是元素精灵的特权,愚蠢的人类什么时候能够踏入这个领域?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神情恍恍惚惚的元素精灵,竟然将心中所想叫了出来。
福克斯双目微睁,不屑的扫了元素精灵一眼,“你不懂,很正常。”从来都是优雅高傲的元素精灵显然受不得福克斯的刺激,她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力量早已被司空浩玄禁锢:“愚蠢的人类,你将要为你的无礼付出代价……”
还未说完的青鸟,徒然被禁锢于库泰和福克斯的头顶,再我一丝声息,它那双鸟目中隐隐透着一丝恐惧。在一个莫名的空间中一呆就是几年,让这只异常嚣张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