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巫临异世-第113部分

他立刻接道,“巴默大师传回的消息。寄生对精神力强大的法师与意志力坚定的战士,都不会有什么作用。”
“告诉塔尔,发瑞幽魂立刻清除,让南星专门做这件事。”
“是,主人。”见卡拉斯没有即刻离开。司空浩玄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道。“还有什么事情?”
“主人,天机处已经找到了开启亡灵君王阿克蒙萨封印的方法。但这是他们从各种典籍和传说中整理出的,到底有多少真实性天机处也无法保证。”司徒浩玄眼一亮,知道了开启封印地方法,也就知道了那些幽魂族的下落。他们潜伏于大陆,一定是想打他们主人阿克蒙萨地封印,“说,以后青楼如果发现错误,让他们立刻纠正。”
“是,青楼天机处分析,开启位于贝琴海底亡灵君王封印需要两把钥匙。在各种传说中,天机处认为,灵魂之血与亡灵的骨骼是钥匙的可能性最大。”
“继续。”卡拉斯刚要停下,司空浩玄开口道。卡拉斯不敢怠慢,继续道,“灵魂之血,天机处也无法查明它到底是什么,具有什么作用。亡灵的骨骼只有一部远古典籍中有点详细记载,它是一件如同枯骨组合成的铠甲。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线索,但天机处肯定,它们都是神器。
见卡拉斯停顿下来,司空浩玄有种将这该死地乌鸦拍成肉泥的冲动,“就这些?”“是,是的,主人”卡拉斯的身体微微颤抖,他能够感到司空浩玄心中那淡淡的杀机。
司空浩玄深深的吸了口夜间有些冰冷的空气,将微微浮动的清晰平息,他也知道卡拉斯不过是一个传话地工具,“你回去告诉塔尔,青楼全力调查这两件神器的下落。”
“是。”卡拉斯见司空浩玄挥手,漆黑的身体如同一柄利箭般的射入夜空。司空浩玄遥望着星辰闪烁的夜空,脑中不知为何浮现出宁鸢脖子上那枚如同血滴般的坠子。
“卡拉斯。”
乌鸦如同一道坠落的流光,自夜空中降下。七只卡拉斯根本没有分别,他们享有一个灵魂,更共享一个记忆。除了本体一分为七外,连司空浩玄也无法分辨出他们的区别。“主人,您与什么吩咐。”
“你去将十里外埋伏的那些拥兵全部杀死,一个不留。”司空浩玄平淡的言语中似乎不是在说杀人,更像是让卡拉斯去踩死一群蝼蚁。
“是。”卡拉斯离开后,司空浩玄望着远处车队的营地,低沉的言语中有着一丝期待,“钥匙带给你们了幸运,也可能带给你们灾难。宁鸢,你不光是天巫乐引的最佳传人,可能还会成为一个香喷喷的最佳诱饵。”
“失去亲人可以让你踏入乐引的意境,但也让你失去乐做为最佳诱饵的资格÷钥匙,既然救了你弟弟的性命,那你们也必须承载面对幽魂族的危险。”淡淡的声音在巨石之巅还未消散,司空浩玄却已消失。“咚、咚、咚。”巨大的撞击声将躺在杂物马车上的司空浩玄吵醒,睁开双眼的司空浩玄,迎接到了清晨第一缕光辉。
“小子,起来,要启程了。不到五天,就赚了五个紫晶币,回家可以娶媳妇了。”克洛言语中带着一股子弄弄的醉意,五个紫晶币对克洛这种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佣兵来说,几乎是他们一年的收入,也难怪他对司空浩玄的赚钱方法有些眼红。
司空浩玄起身坐在马车上向克洛笑道,“大块头……”“小子,我叫克洛。”克洛挥舞着他那只大斧,吼道。
司空浩玄微微一笑,“如果你肯称呼我空玄,我不建议叫你克洛。”
“空玄?!你的名字?怎么这么怪异。”克洛自言自语的样子,让司空浩玄心中有些怀疑这如同一头熊的汉子,脑子是否有些问题。
“克洛,你们是哪人?”“怎么?我看你小子就不对,你是J细?!”克洛一本正经的盯着司空浩玄问道。
司空浩玄突然觉得他和这大块头实在无法沟通,有直接问别人是否J细的拥兵?用拇指不停揉着眉心的司空浩玄,苦笑道:“大块头,我是随便问问。”
克洛刚想挥动斧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叫道:“好,空玄,我警告你,如果你是J细,小心……”克洛没有说完,那如同蒜头的鼻子猛然抽动了几下,脸色一变,“血腥?!好浓的血腥味,我要去告诉团长。”
看着跑向车队中央的克洛,司空浩玄也是微微惊讶,他没想到如同一只笨熊的克洛竟然有如此灵敏的鼻子。就算此时顺风,他能够闻到数里外的气味,也相当厉害了。
片刻后,伊兰带着克洛来到司空浩玄面前,“前面可能会有危险。你是否知道别的路?带我们绕过去。”司空浩玄摇头道,“团长大人,从这里到米兰特城只有一条路。”
“依兰团长,这小子叫空玄。”依兰微微皱着眉头还未说话,克洛在旁边插话道。
依兰点了点头,再没有说话,转身走回车队中部。片刻后,整个车队开始向着那个血腥方向前进,不管是依兰还是宁鸢都无从选择。

第二百七十六章-初见幽魂
血腥,越来越重的血腥味,连车队中不具备武力的车夫都能清楚闻到,这里是一片稀疏的树林,天空中洒下的阳光毫无阻碍的铺满树林中的土地。然而,阳光却没给车队带来一丝温暖,一缕缕寒意与恐惧缭绕在车队没一个人的心头。
突然,在没有任何命令的情况下整个车队停止了前进,不知是不是所有的下意识行为。
密密麻麻铺满前方树林中的尸体,大地还来不及彻底吸收的血液,依旧纵横流淌,本应干燥的地面在车队众人眼中有些泥泞。“克洛,带人去看看。”伊兰的心脏猛然跳动了几下,紧了紧手中的剑柄,喝道。
伊兰的喝声打破了树林中那令人感到窒息的沉闷,一名名佣兵有些僵直的眼神重新恢复了灵动。这些打滚在生死边缘的佣兵,不是没有见过尸体,而是如此无声无息的一地尸体,让他们一时间无法适应。
惨叫呢?呻吟呢?这应该是个战场才对……回神的克洛眉宇间多了几分凶厉之气,血腥不仅能够让人恐惧,更能够激起人心底的残忍。
克洛大声吼了几个人名,策马冲出了车队,向铺满尸体的树林冲去。几名身着金色铠甲一脸彪悍之色的佣兵,紧跟在克洛身后。马蹄声,为这寂静再次添加了些许生气,整个车队的佣兵完全恢复到了他们应有地状态。司空浩玄躺在没有车篷地杂物马车上,眯着眼睛饶有兴致的看着冲入树林的克洛。从几骑相互间的距离。司空浩玄知道,那看起来莽莽撞撞的克洛在雷霆佣兵中恐怕还是个队长之类的角色。
片刻后,克洛带着人从树林中出现。只是他眉宇间地几分凶历被一种沉沉的恐惧代替。伊兰太了解从雷霆佣兵创立初始,就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克洛了。看着克洛的神色,他心中微微一沉,还未等返回的克洛喘口气,就开口问道。“怎么样,是些什么人?”“团长,大概四、五千人,铺满了前面的整个树林,应该全部死绝了。他们……他们……”克洛脸上浮现出一丝怪异的恐惧,让车队所有注意他说话的人心底又重新布满寒气。
伊兰微微皱眉,言语间出现一丝怒意,“他们怎么了,快说。”
克洛深深的吸了口气,那弥漫于空气中的血腥差点让他作哎。他喉结急剧的浮动了几下,总算将发地股冲动压下,“团长,他们的胸口不知被什么开了个大洞。我们仔细检查了,他们胸膛中少了心脏。”随着克洛低沉的话语,整个车队瞬间凝固。尸体、血腥、战争这些佣兵都见的太多,但少了心脏的尸体,让他们不得不联想这心脏去了哪里?几乎所有人都在想,什么东西为食人心脏而杀戮?
于马车上坐起地司空浩玄,略略打量了下车队中大部分人的怪异表情。就知道他们心中在想着什么。司空浩玄当然不会以为卡拉斯有食人心脏的嗜好,心中苦笑,“这该死的乌鸦,速度不会慢点?将心脏完全摧毁,弄地如此邪恶。伊兰总算知道克洛表情中为何带有一丝恐惧。他沉声继续问道,“看得出他们是什么人吗?”
克洛大量了几眼车队中那些苍狼拥兵。压低声音道,“团长,从那些尸体的铠甲看,他们是苍狼拥兵团的人。”
伊兰眼神一凝,似乎想到了什么,还未等他开口。在车队中的一道青影划过了一段大大的距离出现在克洛身边,一双凶残地眼睛盯着克洛,厉声道,“你说那些尸体是我们苍狼拥兵?”克洛显然一时间被那双凶残眼睛中的血腥光芒所摄,下意识地开口道。“他们铠甲上有青色的狼头,不是苍狼佣兵是什么?”
伊兰微微踏前一步,站在克洛身边,没有一丝恐怕的迎向那双凶残的眼神.他心中总算知道了,为什么泰姆被杀车队中苍狼佣兵没有混乱的原因,“森尼团长,您什么时候喜欢玩扮小兵的游戏了?听了伊兰的话,克洛也清楚了这个身着普通苍狼铠甲的佣兵身份,他竟然是苍狼佣兵团的团长。不是说他在米兰特城接应?对于这种事情,克洛那一筋的脑子显然转不过来。
森尼并没有回答伊兰的问题,冷哼一声,将手一挥,吼道,“走,去看看。”马蹄声雷动,跟随在车队中的近千苍狼佣兵在森尼的吼声中,向着前方铺满尸体的树林驰去。依兰看着远去的苍狼佣兵,眼神不断的波动。片刻后,他的目光慢慢凝聚,那种凝聚中带着一丝浓重的杀机,“克洛,让车队圈起,装备好硬弓、箭矢,不得让他们再次接近车队。”
依兰的声音虽然低微,但坐在马车上的司空浩玄同样听的很清晰,他凝视着远处的依兰,心中微微一笑,“多少还有些头脑,但心还不够狠,无法跳出一些世俗规则。杀戮应该在他们看到尸体的瞬间开始,否则又有什么意义?”雷霆佣兵不愧为一支经验丰富的佣兵队伍,在他们的协助下这个队伍在稀疏的树林间圈成立一个简单的防御工事所以对马车都在中心。一个个身着金色铠甲的佣兵,利箭上弦依托着一辆辆马车构成的防御,等待着可能会发生的杀戮。
“伊兰,不得不打?”被伊兰带出马车走向简单工事中心的宁鸢,眉宇间隐含着一丝忧虑,向伊朗问道。伊兰一边指挥佣兵布防,一边低声向宁鸢道:“姐,那苍狼佣兵团恐怕没安什么好心。如果前面那些尸体真是苍狼佣兵,如果他们没死,他们在这里干什么?只有一个可能,他们在等着伏击我们。”
宁鸢眉头微微一皱,“小弟,你是不是多心了,苍狼佣兵不是在这里接应我们?”
“是接应还是伏击,我们很快就会知道。森尼一直隐藏在车队中,苍狼佣兵团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嗷……”如同狼嚎般的凄惨叫声徒然自车队前方的树林中传出,伊兰与宁鸢的目光同时向无方望去。片刻后,伊兰沉声道,“那些尸体真是苍狼佣兵,他们到底想做什么?是谁杀了他们?”
近千苍狼佣兵再次从树林中冲出,一种凝聚在一起的愤怒与悲伤,让整个骑队多出了几分凌厉。
坐在马车上的司空浩玄望着向车队冲来的近千佣兵,懒洋洋地道,“受伤的野兽,不好对付了。”“小子空玄,你嘀咕什么?还不钻到车下去,小心流箭将你射成刺猬。”站在旁边一辆马车顶棚的克洛向司空浩玄吼道。
随着克洛的吼声,司空浩玄的身子顺着马车车板滑到地面。靠在马车轮子上向着克洛不停笑着
克洛狠狠瞪了司空浩玄一眼,心中嘀咕,“这小子倒是惜命,胆子够小的”“伊兰。你这是什么意思。”在车队前停下的森尼,冷冷打量着一个个雷霆佣兵手中拉开的硬弓吼道。
伊兰出现在一辆马车顶棚,凝视着远处的森尼,沉声道,“森尼团长。什么意思该我问你才对。你为什么扮一名普通佣兵隐藏在车队中?你地苍狼佣兵团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们的必经之路上?”
林陛那双布满血丝的眼中毫无顾忌的闪烁着残忍,“我的苍狼佣兵是来接应的。不在必经之路等,该去哪里等?”似乎早已料到森尼会如此回答,依兰不屑地笑了笑,“那么团长大人是否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一直隐藏在车队中?千万别说,你有喜欢扮小兵的嗜好。”
坐在地面,懒洋洋靠在齿轮上司空浩玄,早已发现跟随森尼出来的佣兵数量不懂。千余人中少了十数人普通人无法察觉,但这种细微的差距无法逃脱司空浩玄灵魂视觉地监视。司空浩玄用姆指揉着眉心,低声叹道,“再啰嗦,会死的……”看了看车顶拉开一张大大硬弓的克洛,司空浩玄诡异的笑了笑……
“伊兰……”森尼还未说完的话嗄然而止。一道带着劲风的乌芒几乎在眨眼间就来到了他的面前。“咔嚓”一声,森尼腰间的剑鞘粉碎,五指宽的巨刃瞬间立在面前。“当”的一声,利箭被拦下的同时,森尼手臂也被巨大力量震得有些麻木,几乎抓不住手中沉重的巨剑。森尼虽然凶残,但在这生死瞬间,一层细细的冷汗,还是不由自主的从额头上冒出。克洛看着手中空荡荡的硬弓,又望着在森尼巨剑上撞碎的箭矢,微微一愣下,心中叹道,“可惜……”
一支箭矢的窜出,将整个车队点爆。密密麻麻的箭矢自车队间射出,如同一片黑云般瞬间将苍狼佣兵笼罩。森尼对伊兰有着不浅的了解,他做梦也没想到,伊兰会突然下杀手。
人与马匹的共同惨叫声,将树林中的血腥引爆。一个个苍儿狼佣兵的倒下,让伊兰脸色铁青的看着站于远处马车上不知所措的克洛。“给我杀死他们……”一个闪烁着幽幽蓝光的魔法阵,在森尼身边的地面浮现。魔法阵那幽幽的蓝光将漫天的箭雨阻挡,一头健壮的青狼缓缓自魔法阵中出现。
伊兰的眼神猛然一凝,吼道,“那是残狼,给我杀,不能让他们冲入车队。”数百苍狼拥兵已经在车队前倒下,空气中的血腥也越法浓重了。知道无法善了的依兰,手持金色的利剑从马车顶棚腾身而起,向远处的森尼扑去。依兰清楚,森尼之所以在佣兵中有着残狼称号,完全来自于他的那头风属性地魔兽。如果等森尼将他地魔兽完全召唤出来。恐怕车队没有人可以抵挡。
一声狼嚎。浑身散发着淡淡青光的巨狼完全自魔法阵中出现,森尼那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一个个倒下的苍狼佣兵,嘴角浮现出一丝蕴含着无穷悲伤的残忍,“杀”悲吼一声的森尼自马背上腾起,稳稳坐于巨狼身上,“你们去死”一道青风卷起无穷血腥。伊兰抽出插于马匹头颅中地金剑骇然回首,那道青风已经到了车队边缘。一名名雷霆佣兵仅仅能够看到一道虚影。
影中的巨剑分尸。
“轰”一辆马车在巨剑下四分五裂,青风卷入了围成一圈的车队中心。“姐”脸色大变的伊兰,身形几乎化为一道金光,向车队冲去,“阻止他”车队四周突然出现十数名苍狼佣兵,他们无疑有着超绝的体实力,利箭无法对他们造成有效的威胁。极快冲入车队的他们显然将整个车队的防御打乱。混乱中,两千多雷霆佣兵竟然没法有效的阻止青风地前进。
骑在青色巨狼身上的森尼,手中巨剑架在宁鸟雪白的脖颈上,巨剑的沉重几乎让宁鸟无法直起腰来。森尼看着化为金光冲来的依兰,“嘿嘿”笑道,“依兰。停手,否则……”伊兰急停在森尼五米外,脸色难看的吼道:“森尼,放开她……”
似乎非常欣赏伊兰此时的表情,森尼用剑面拍了拍宁鸢的脸蛋,笑道:“怎么,着急了?心疼了……”突然森尼脸色一变,吼道:“我也心疼,谁给我的兄弟偿命?”
“森尼,为什么要为难我们?”巨剑下的宁鸢,眼神很平静,她似乎感觉不到自脖颈上缓缓低落的血珠。宁鸢蕴含着一丝丝媚惑的声音,让森尼暴躁的情绪缓缓平息,他看向宁鸢的眼神中有着一种深深的遗憾,“不要怪我,我也舍不得杀你这样地美人。本来能让你多活几天,我也能好好享受下你那美妙的身体,但此时我没了那种心情。”
“能告诉我,我们得罪了谁吗?”
森尼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宁鸢地声音引导着他不由自主的开口,“你们不该接受罗格的邀请,这让罗图殿下非常不满。”“伊兰,带着你的人立刻离开,否则我马上杀了她。”
伊兰刚想说话,突然发现姐姐眼神中的变化。他心中一寒,这种冒险的方法他实在不想再次尝试,而且对森尼这种有着残暴心智的人来说,媚惑恐怕也不起作用
“你不舍的杀我,是吗?”一种凝聚了无穷媚惑的美妙声音自宁鸢口中发出,很轻、很柔的声音,却能够将人心中那丝欲望,挑动起万丈波涛。泰尼的眼神微微一柔,但瞬间清醒,随之他脸色一变。眼睁睁的看着,一柄金色利剑,如同一道闪电般刺入看自己的眉心。
主人的死亡,巨狼也化为一缕缕清风消散于空中。泰尼最后的意识,不是在想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突然僵直,而是那发自于灵魂中的笑声,“呵,呵呵,她还不能死。”
泰尼的死亡,让残余的苍狼佣兵四散而逃,车队中的杀戮混乱很快的平息了下来。伊兰从一辆马车中取出白纱,为宁鸢包扎着脖颈上的细小伤口,“姐,我说了多少头次,这种危险的方法以后还要再用。你的那种媚惑,碰到真正心智的战士,是没用的。”
宁鸢微微一笑,“小弟,事实证明这次还是有点用的。”
伊兰停下手中的动作,有些气急败坏的道,“姐,你不是武者,你不明白的。这个森尼实在是名不副实,如此心智也不知道他怎么在佣兵中闯出这么大名头。”“好了,小弟。如果刚才有别的办法,姐姐也不会冒险用这种方法,事情既然过去就不说了。倒是罗图殿下对我们起了杀心,这趟撒克帝都恐怕不会安稳了。”
伊兰为宁鸢包扎好伤口,苦笑道,“姐,我们非要去撒克帝都?这恐怕会趟入皇子之争的混水,我们还是返回华夏帝国。”宁鸢起身看着四周忙忙碌碌的佣兵和一具具尸体,微微叹道,“小弟,我们既然已经出来,就不能退缩。世间万象不是在平稳、安全中能够体会的,虽然我们能够理解字面的意思,但它真正的含义是什么呢?”
“可是,姐,就算体会世间万象也不用插手皇子间的争斗?那是世间最为险恶的争斗。”宁鸢看着伊兰有些焦急的脸色,“扑哧”一笑,“小弟,你到底长大了没?有时候你是那么沉稳,冷静,有时候又像个小孩。不过姐姐还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这才是你这个年龄该有的心态。”
“姐,你到底在说什么?”伊兰言语中多了几分不自然,神色间还真有些孩子味道。宁鸢微微一笑,“小弟,我们是什么?我们不过是一个演出队伍,为索罗斯陛下祝寿的演出队伍。我们凭什么去插手皇子间的争斗?我们只是他们争斗的波及者、受害者而已,我们能做的也只有小心了。”
伊兰刚想说话,宁鸢打断道,“好了,快去整理队伍,我们耽搁的时间太久了。”
伊兰无奈的向宁鸢点了点头,转身集结佣兵,处理伤亡而去,他心中并不赞同宁鸢的话。
当太阳挂于天空正中时,整个车队重新启程,马车木轮在被血液软的地面压出了一条条深深的痕迹。

第二百七十七章-青雀烈酒
(三个字看不到)那些普通马匹,虽然已经加了眼罩但它们依旧嘶鸣不断,(三个字看不到)为不安。不光是马匹,驾车的车夫那双布满老茧的手也在不停的颤抖,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树林外的天空,恨不得能够飞出这布满尸体的林子。
坐在马匹上的依兰,冷冷环视着树林中横七竖八的尸体,心神凝聚到了极限。虽然森尼带来的危险暂时过去,但杀死这么多苍狼佣兵的凶手依旧不明,这让依兰的心无法有一丝放松。也许是适应了血腥、也适应了失去心脏的尸体,马背上的克洛神态到显得比较平静.他不停打量着手中的强弓,似乎在寻找着那暴烈一箭的原因.
时间过了似乎很久,当清新的空气再次充满空间,当一具具尸体被远远抛到了身后,车队中所有人都松了口气,那种无形的压抑感也随着空间中那微微吹拂的小风而消散.一出树林就跳下马背,不断比划着手中硬弓的克洛,让四周很多佣兵开始怀疑在刚刚的战斗中,克洛是否伤的脑子。克洛看向手中的硬弓的眼光,就如同在看一件神器。
“到底是东西杀死了那么多佣兵”伊兰心中充满了疑惑,数千人的死亡,数千颗心脏的消失,让伊兰不得不去想这件事到底代表着什么。“该死的乌鸦。”克洛骂骂咧咧地飞起一脚。将地面一团漆黑的东西踢向远方。乌鸦这种亚格大陆常见的禽类,象征着诅咒和厄运,难怪克洛看到地面的乌鸦“尸体”反应这么大。
乌鸦“尸体”在被克洛踢入树林后,消失在几条纵横交错的绿色线条中……
躺在杂物马车上的司空浩玄在刚刚出了树林后,眼神就开始缓缓冰冷,毫无情绪波动的眼神如同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