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巫临异世-第11部分

自于石碑的一侧,一个方型的石门缓缓的打开。
敞开的石门中没有透出什么异样的味道,一点也不像是千年前的存在。
索普看着石门内漆黑幽深的通道,暗暗皱眉,“洛菲克,你探测下里面是否有什么生物。”洛菲克在小队中,比尼达更为精通探测魔法。
司空浩玄早已通过灵魂,感知到这个石门内根本没有什么生物,因为其中没有一点灵魂波动,但前些日子遇到的那条奇怪的蛇,让司空浩玄对他的灵魂感知不在那么信任了。
洛菲克释放了探测魔法后,向索普道:“队长,我的魔法探测不出这个通道内有生物活动的迹象。”经历了森林中所遇的种种事件后,洛菲克的话语间也是充满了犹豫。
司空浩玄拍了拍早已被各种枝条划的破破烂烂的裤子,“走,站在这里永远也不会知道里面有些什么的。”
慕斯在前方带头众人进入漆黑的通道,尼达上空漂浮着的火球为众人照亮了脚下的道路。一人高的通道内也雕满了各种图案,高大的四名兽人只能弯着腰行走,狭窄的通道令人感到非常压抑。
一行人走的非常缓慢,慕斯更是不敢有丝毫大意,他非常清楚,有时候人类所制作的机关比起自然界中诡异的生物更加可怕。
这条短短的通道算是令司空浩玄一行走的非常吃力,十数处各种各样的机械、魔法机关与陷阱让带路破除机关的慕斯与两名法师心神疲惫。
带路的慕斯盯着身前地上,一条横贯通道的花纹喃喃自语道:“我敢肯定,这条花纹是有意义的,可四周没有什么机关痕迹啊。”
司空浩玄望着前方隐隐的光亮道:“休息一下,前方估计是出口了,这最后一段路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走的。”
众人都坐下后,洛菲克与尼达顾不上心神的疲惫,与慕斯研究起地上的那条花纹。
经过片刻的休息,众人精神上的疲劳得以恢复,在这非常压抑的通道内,人更容易产生精神上的疲劳,相比之下那四名兽人就要好上许多。
慕斯抬着疲倦的脸向索普道:“队长,这花纹是一条警戒线,是对入侵着的警告,但我不知道如果违背警告回产生什么后果,这四周我没有发现任何机关和陷阱的痕迹。”慕斯一直没有休息,一直在研究着那条花纹。
索普拍拍慕斯的肩膀,“先休息一下,我们都闯到此处了,任何东西都不会挡住我们前进的步伐。”
索普看了看眼前的通道独自向前踏步而出,“队长……”一直都非常沉稳的卡里斯见到索普的行为不由急叫。
回首微微一笑,索普从怀中掏出一个卷轴自信道:“放心,这是沙梵长老给我的瞬间转移卷轴,我一发现不对立刻启动卷轴。”
卡里斯看到索普手中的卷轴微感放心,但心中隐隐有着些许不祥的预感,但他没有在阻止索普,因为毕竟不能在未知的危险中耗下去,至少也要明白危险来自于何处。
索普刚刚踏入那条横贯通道的花纹,身体突然僵立,再无声息。“队长,队长……”慕斯等人急切的叫喊着,最为鲁莽的斧战士卢德立刻向着索普冲去,他这么一带头,小队成员也都紧随其后,看来索普是整个小队的核心,失去了他的小队也失去了基本的判断能力。
司空浩玄身形晃动间,封闭了向前冲去的五人|岤道,连站在原地没有移动的卡里斯都未放过。有着灵魂视觉的司空浩玄清楚,索普现在已经死了,他被从墙壁的图案中冒出的无数厉魄、精魂吞噬了全身的生气。
被封闭|岤道的六人虽然无法行动、无法说话,但他们还能思考,他们对于司空浩玄这个“法师”竟然能够以如此快的速度,以特别的手法令他们失去行动力而感到震惊。在大陆中还未听说,有哪个法师能够在不借助魔法的情况下,能够有如此快的移动速度。
司空浩玄以仅仅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喃喃道:“没想到,这个世界中也有人理解厉魄、精魂,而且能够将它们利用。石壁上的图案到底有什么秘密,竟然能够封藏这么多的厉魄、精魂让我都无法察觉。”
第三十章 厉魄的悲哀
乌曼这些兽人,对人类本就不存在任何好感,对被封住|岤道的几人更是漠不关心,“究竟是什么东西让索普连使用卷轴的机会都没有,就丧命了。”卷轴是由精神力启动的,乌曼无法想象是什么东西能够令索普连一个念头都未转就丧命了。
威克抚摸着手中巨大的铁棒,“也许是我们无法理解的奇异魔法?魔兽?”还真让威克说着了,这些厉魄、精魂,在这个世界确实让人无法理解。
司空浩玄没理几个兽人的议论,抬手一个由火焰构成的墨绿色符号印入僵立在远处的索普体内。
几个人被封闭了|岤道,蓝米勒似乎少了些顾忌,见司空浩玄的动作问道:“少主,您这是?”
满意的看了蓝米勒一眼。司空浩玄知道,通过这段时间紧张氛围的刺激,这几个兽人慢慢恢复了做为巫奴的灵性,少了些唯唯诺诺的恐惧。
“封闭他的灵魂,否则一会就消散了。”蓝米勒虽然对灵魂一知半解,不明白它如何能够封闭,但终究没有再发声询问。
巴隆一手扶着杵于地面的巨剑,一手指着被封闭|岤道的几人,“少主,要不我们再扔几个人过去,试试?”感情这头狮子根本没把多日来承担了大部分战斗的几个人当成同伴。
被封住|岤道的几人,心中诅咒着这些该死的兽人,甚至诅咒着偷袭他们的司空浩玄,他们是在为自己担心。如果只是为了阻止他们冒险,那么此时目的应该达到了,但司空浩玄一点也没有解开他们|岤道的意思。
盯着眼前的通道看了半天,还是没有感知到一丝灵魂的波动,司空浩玄心中无奈的叹道:“虽然你们很可怜,有的只是些残存的灵魂碎片,但你们挡住了我的路,不要怪我。”
精魂、厉魄,是借由生物死前怨气形成的灵魂影子,它们是世间最可怜的一种生命形态,残存的灵魂碎片中有的只是死前的不干与恐惧。夺取生气是它们在世间存在的唯一意义,它们只是些可怜而又无法自主的灵魂残片。
水晶球凭空出现于僵立的索普身边,随着晦涩的巫语,水晶球上浮现出众多诡异的巫文,一种非大巫无法感知的吸力充斥于水晶球内,无数精魂、厉魄根本无法抗拒这出自灵魂深处最根本的命令,纷纷由石壁图案中被摄入水晶球之内。
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司空浩玄本不想打扰这些可怜的灵魂残片,但它们挡住了不该挡住的路,所以它们存在的唯一意义消失了,被灵魂大巫的水晶摄入也可以说它们根本就消失了。再次出现它们将成为一种工具,一种刻有大巫意志的工具。
收回水晶球,司空浩玄抬步向里走去,南星闭着双眼紧跟在他身后。四名兽人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它们知道,通道内的危险已经被少主破去。
被封住|岤道的六个活人,眼巴巴的看着司空浩玄一行消失于通道尽头。卡里斯心下骇然,“没有看出,小小年纪心性竟然如此狠辣。显然是我们发现了他的秘密,他根本没有打算让我们活着出去。哼,长老阁一定会还我们个公道,有着邪恶力量的司空浩玄,我们在冥神哪里等着你。”见司空浩玄将他们扔在通道,六人的心中都清楚这背后的原因,他们毕竟是达到晓月之境的武者、法师,有着超越常人的智慧和洞察力。
果然前方不远处就是通道的出口,一行走出通道,被眼见的景象所惊呆。
由秘银铺成的地面上雕刻着精美细致的花纹,踩在上面一点也没有金属的坚硬和冰冷感。七根由紫晶雕成的柱子,通向顶端,支撑着整个空间,柱上雕满了各式各样的奇异生物。
紫晶柱的底部散乱的堆放着各种各样的魔核。魔核是各种魔兽体内的结晶,在大陆的用途非常广泛,做为大陆最硬的通货魔核在此处显的是那么的廉价。
巴隆连铁剑跌落于地上都无所自觉,无意识的嘀咕,“宝藏,果然是宝藏。”
“少主,看来这确实是弥玛王朝的宝藏,在大陆没有任何朝代能够聚集数量如此多的极品魔核。”乌曼向司空浩玄道。
话音落后,乌曼觉得有些异常,微微探前身子一看,只见司空浩玄双眼发着兴奋的光芒,直勾勾的盯着七根柱子下的魔核,嘴角似乎有些水渍。乌曼急忙收回自己的目光,在心中告诫自己,“一定是眼花了,少主不可能有如此白痴的表情。”
目光最为锐利的蓝米勒发现,在庞大的空间尽头是由未知金属打造的皇座,金色的皇座散发着一种莫名的气势,显露着它的不凡。一个身体早已干枯的老者端坐于皇座之上,但从他闪动的眼眶中能够看出,他似乎还具有生命。
心中微惊的蓝米勒轻轻触动了下司空浩玄,指着前方道:“少主,前面似乎有活人。”
“活人。”这个词令司空浩玄从意滛中清醒,令他记得此时还是处于一个有着未知危险的空间,心中暗暗的鄙视了下自己,“这么点财富就大惊小怪。”顺着蓝米勒手指的方向望去。
前方一片模糊,“过去看看。”除了蓝米勒谁也无法在这么远的距离下看清楚前方的东西。
眼前的皇座是那么的华丽,点缀在上面的魔核令众人无法分辨出它们的种类,估计有着这些魔核的魔兽早已绝迹。司空浩玄可以肯定那铸造皇座的金属决不是黄金,它晶莹的光芒不是黄金那种俗气、刺目的光芒所能比拟的。
一个强大的灵魂,一个失去生命承载的强大灵魂。司空浩玄感知到了,坐于皇座上早已腐朽的干尸中,有着一个强大的灵魂。
司空浩玄眯着眼睛颇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具干尸,如此强大的灵魂在这个世界,还是头一次见到。虽然无法和自己向比较,但他确实很强大,恐怕比宗师的灵魂更为强大。
“千年了,千年来终于有人能够进入此处。勇敢的冒险者们,你们将继承这弥玛王朝的庞大宝藏。”眼眶中闪动着光芒的干尸,它那苍老的声音回荡于这奢华的空间之内。
四名兽人眼神中充满了兴奋,继承弥玛王朝的全部宝藏?!哦,天啊……
——————————————————————————————————
第三十一章 邪恶的躯体
“勇敢的冒险者,请坐。让我这活了千年的仆人,为你们讲述下这伟大宝藏的历史。”苍老的声音落下,六个由紫晶打造的圆形凸起由地面升起,如同一个个椅子。
千年前,弥玛帝国的突然消亡。在大陆各个种族中都是个未解的迷,能够有机会了解这些不为人知的历史,司空浩玄六人都很有兴趣,身形不由随着那声音坐于紫晶椅上。
几人刚刚落座,几条如电光般闪烁的紫色能量,突然将六人捆束。紫色能量出现的瞬间,四名兽人和南星身上就腾起了强大的斗气,但是从兽人们的脸上可以看出,它们的斗气并不能抵御这种能量的捆束。
“千年后的愚蠢人类,你们打扰了弥玛亡灵的安眠。做为惩罚,你们将被永远的囚禁。”
司空浩玄看着对自己等人做出宣判的干尸,轻轻一笑,“一个失去生命承载的灵魂,竟然胆敢试图囚禁灵魂大巫?!”
“你是谁?如何知道灵魂?千年后,人类破解了灵魂的秘密吗?”苍老的声音不在具有审判时的气势。
“知道什么是巫吗?”一个水晶球凭空出现在干尸面前,苍老的声音沉寂。没有灵魂能在灵魂大巫前放肆,这个存在了千年的灵魂被摄入了大巫的水晶球中。自此,他将在不为自己而活,而是为大巫活着。
巴隆暴躁的声音响起,“藏头露尾的骗子,放开你狮爷,否则等我出来剁了你的人鞭酒。”看来巴隆对往事记忆相当深刻,而且学习能力不弱。
“少主,这能量似乎是紫晶发出。如果真是紫晶,那么这么大一块紫晶中所蕴含的能量足以将我们捆束几千年。”做为图腾祭司,乌曼的灵觉对于能量有着敏锐的感知。
南星已经停止了挣扎,收回爆发的斗气,回复到修炼状态,他的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睁开过一下。对他来说,无所谓在哪,只要能够修炼。
司空浩玄轻笑,“解铃还需系铃人。”
被捆束中的司空浩玄吐出了几个晦涩的音节。浮现于空中,水晶球上如同蝌蚪文般的符号开始发生变化,八个由墨绿色火焰形成的符号,脱离水晶球分布于八个方向。
与此同时,司空浩玄周身浮现出肉眼难见的墨绿色焰苗,晦涩的音节此时似乎形成了一篇连续的祭文。
晦涩难懂的祭文回荡于广阔的空间内,水晶球中无数虫子躯壳形成了一道绿流自水晶中流出。无数精魂、厉魄融入于躯壳之内,一个个虫子的躯壳形成了没有意识和灵魂,漆黑色的崭新“生命体”。
司空浩玄的声音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急促,无数虫子密密麻麻的相互攀爬着缓缓的形成了一具人类的躯体,一个强大的灵魂自水晶球中被强行打入躯体之内。
上古巫术—恩赐
这是在上古时期,邪恶的大巫,运用灵魂和躯壳制造巫仆的手段,巫仆是大巫的影子,他和巫奴不同,他没有自己的躯体,是大巫重新给了他生命的承载物。
由无数相互纠结在一起,蠕动的虫子组成的躯体,在司空浩玄的声音停止后,缓缓的落于地面,虫子构成的眼睛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欢迎归来,千年前伟大的炼金术宗师巴默。”司空浩玄冲着由虫子组成的人体道。
不光四名兽人,就连对世界万物都无比冷漠的南星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强忍住胃部的翻腾。无数虫子,他们看着这具还算是人体的人体似乎感觉到有无数的虫子在体内爬动,骨骼、血管、内脏,仿佛它们无处不在。从没有停止过修炼的南星,此时也是脸色发青,有种呕吐感充斥于他的神经。
司空浩玄注意到了五人的情形,轻轻笑,“好了,巴默改变一下你的形象,你看你吓到人了。”
无数虫子开始大幅度的蠕动,吐出一滴滴粘稠的液体,这种液体慢慢的凝结,竟然组成了弹性十足的人体皮肤,皮肤下虫子依旧在蠕动着,片刻后才得以平静。一个有着长长胡须的老者,出现于众人面前,他向着司空浩玄五体投地道:“巫仆,巴默参见主人。”在上古部落时期,五体投地,是巫仆面对大巫时的礼节。
巴隆用大手狠狠揉了揉眼睛,丝毫也没发现捆束着他的紫色能量何时消失的。他无法相信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变出来了,而且、而且是由虫子组成的,如此情景完全颠覆了他的认识。
对于几个兽人司空浩玄懒的搭理,至于南星已经重新回到了修炼状态,看来杀道果然能够抹杀人的各种情绪,虽然南星只是踏入了一半。
司空浩玄从戒指中取出一件袍子扔给捰体的巴隆,“说说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是否藏有弥玛王朝的宝藏?”
有着完整灵魂的巴默,也有着完整的记忆,除了由虫子组成的身体和灵魂中深深的巫仆烙印外,他和千年前没什么不同。
“主人,这里准确的说是弥玛王朝的墓地,此时我们是站在墓碑之内。”虽然巴默语气中有着深沉的悲哀,但仍然恭恭敬敬的回答着司空浩玄的话。
“只是墓地?”司空浩玄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这墓地中是否埋藏着你们的帝王,应该有大量的陪葬?”
巴默抬起头,恭声答道:“这不是帝王的墓葬,而是整个弥玛王朝的墓葬。对于整个弥玛王朝来说,这里的陪葬不是那个帝王墓葬所能够攀比的,陪葬的物品是老补亲自置办的。”
司空浩玄听到有大量陪葬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转而对这整个弥玛王朝的墓葬大感兴趣,还没有听说过整个王朝会有一个统一的墓葬。
起身将皇座上的干尸甩到一边,在皇座上舒舒服服的一靠,司空浩玄向巴默道:“说说,整个王朝的墓葬是什么回事。”
巴默那完全看不出是由虫子组成的脸部,准确传达出他此时的心情,他神色有些暗淡的回忆道:“千年前,这里是弥玛王朝的帝都,那个时候是王朝炼金术发展的一个巅峰时期,帝都内聚集了当世最顶尖的九大炼金术宗师……”
四名兽人和南星渐渐的被巴默低沉的声音所吸引,仔细倾听着,这段埋藏千年的神秘历史。
第三十二章 遗失的历史
巴默的声音回荡在这广阔的空间内,“弥玛王朝的强盛是人们所无法想象的,当时各个种族都归附于王朝的羽翼之下,天下间再无战事。和平的环境给于了人们更多的探索时间,种族的融合更令各种秘艺得以相互借鉴。九大炼金术宗师,在经过了五十年的研究,终于创造出了一种武器,是的武器,人类最大的罪孽。这种武器没有经过实验,因为它太过危险,危险到九大炼金术宗师不敢进行实验的程度,武器被秘密的运抵皇宫,被当时的帝王下令封存。”
“在一个风雷交加的夜晚,厄运降临了。被封存于皇宫的神秘武器突然爆炸,庞大的能量肆意,整个皇宫在一朵蘑菇状的云层下消失,就像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一般。整个帝都在这种庞大的能量下崩溃,存活下来的人寥寥无几。”
“核弹?!不能……”司空浩玄感到自己的大脑有些短路。
威克见巴默停了下来,忙道:“那您是活下来的人之一了?既然有人活下来,为什么大陆中从来就没有流传过这段历史。”
由虫子构成的眼睛是那么的真实,此时显得有些空洞,巴默呓语道:“事实上,根本不曾有人能够在那场灾难中存活下来。在爆炸发生之后,存活下来的强者,纷纷感到自己的身体在快速的衰老。在帝国十二战将和九大炼金术宗师的商议下,由九大宗师联手在帝国的废墟上建立了这座墓碑,存活下来的人都进入这墓碑中等待生命的结束。史官,也是九大炼金术宗师之一,在他的要求下在废墟内留存了一副图,指明墓葬的方向,但十二战将之一天琴不愿让后人打扰整个王朝的沉睡,在那幅图上加了些禁制。”
“至于我,是幸运的,但也是不幸的。因为得到过一章失传几千年的亡灵魔法卷轴,几年的研究心得让我的灵魂得以保存,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同伴的逝去,而无能为力,在孤独中一过就是上千年。”
四名兽人和南星心中暗暗的为那恐怖的武器而感到震惊,兽人更是在心中暗自意滛,“如果兽人部落有了这么强大的武器,一定能够轻易的征服人类。”人类的原罪,即使已经付出了代价,但他们依旧重复着悲惨的老路,兽人也不例外,恐怕叫智慧生物的原罪会更为合适。
“说说,这墓葬中都有什么陪葬品。”虽然司空浩玄也为这段悲惨的历史而感到心痛,但他似乎更在意这里的宝藏。
做为大巫的仆人,巴默非常清楚主人所想,“主人,请跟我来。”
在巴默的带领下,司空浩玄众人通过了一条隐秘的通道,来到了一个狭小的空间。这处空间是由巨石构成的,表面看一点也无宝藏的气息。
巴默指着狭小空间中的九个箱子,“这是我们九大炼金术宗师各自的遗产。”
在司空浩玄的示意下,威克上前打开第一个箱子,巴默在旁边为司空浩玄介绍,“这老仆的遗产,除了一些炼金心得,就是一些空间戒指和一本黑魔法。”
巴默从摆放整齐的箱中拿出一个看似普通的指环,递给司空浩玄,“主人,这是老仆最得意的作品,里面有着广阔的空间,而且大小随心。因为其中刻有固化的隐形魔阵,所以一旦带上表面根本看不出来。”
很满意巴默递过的指环,司空浩玄将指环带上后,果然从外表无法发现。
随着第二个箱子打开,几股强大的元素波动充斥于这狭小的空间内。巴默抚摸着打开的箱子,“这是亚克的遗物,他生前最喜收集强大魔兽的魔核,这六个魔核分别取自火、水、风、土、光明、黑暗,四只神兽。”
包括南星众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箱子中闪烁着不同光芒的魔核,乌曼的心脏极快的跳动着,“真的,真的是神兽的魔核。”
巴默将六颗魔核装入一个四方小木盒中,满天的元素波动消失。小木盒在“嘿嘿”直笑的司空浩玄手中消失。
巴默给司空浩玄一个个箱子的介绍着,好像在回忆千年前的那些同伴,而几个箱子中的物品令司空浩玄几人心神起伏不定。
第九个箱子,巴默的眼神有些朦胧,“这是卡西尔的遗物,他是最伟大的药剂系炼金术宗师,我的灵魂能够存在至今,和他有着密切的关系。”看来这个卡西尔和巴默在千年前是非常好的朋友。
巴默小心翼翼的从箱子中取出一个手臂粗细的透明瓶子,里面蓝莹莹的液体非常漂亮,“这是卡西尔一生的研究成果‘女神之泪’,一滴只要一滴,任何严重的内外伤将被治愈,它的功效不是光明魔法可以比拟的。”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