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巫临异世-第104部分

兽潮已经开始了。
“什么!”鲁贝尔脸色大变,再也顾不得什么悠闲,将脑袋伸出车外吼道,“加速,加速前进。我要在日落前赶到贝琴海岸。”
随着鲁贝尔的吼声,马车开始颠簸起来。鲁贝尔已经没工夫去理。车箱中慢慢悠悠喝着自己桌上美酒的司空浩玄,脑袋频频向马车外张望着。“鲁贝尔,几年间奥斯家在西部海岸损失多少?”
大风大浪也经历了不少地鲁贝尔,心中的焦急缓缓被他压下。不在向马车外频频张望。他苦笑着向司空浩玄道,“五千黑炎剑队现近还剩下两千余人,瑞杰向军部地汇报中提到,如果不是海岸十数万不肯离去的沿海居民帮助,他根本就无力在西部海岸建立一个根据地。”
司空浩玄向着鲁贝尔举了举酒杯,“放心,黑炎剑队不会白白消耗。以后贝琴海以西的贸易我会交给你们奥斯家族。”鲁贝尔微微一愣间,眼神徒然亮起,贝琴海以西的贸易?!如果贝琴海的航线真能打通。单单是已知冰雪王国的各种特产,就能为奥斯家族带来巨大的财富。
“不久后军部将正式划分四方总督,主要负责帝国疆域内各个领地的防务,我会提议瑞杰担任帝国西部总督。”突然而来的惊喜。让鲁贝尔呆可坐在车内,三角眼中充满了一种兴奋。也难怪鲁贝尔会如此失态。奥斯家族已经几代没有一人掌握军权了。如今瑞杰将掌管整个帝国西部的军事力量,这让鲁贝尔如同身处梦中、不能自己。
“家主,我们到了。”马车外护卫的声音传入,将沉浸在未来美好梦想中地鲁贝尔惊醒。司空浩玄拍了拍鲁贝尔的肩膀,“奥斯家为我的领地做出了不小的贡献,我不会亏待你们,希望奥斯家以后也不要让我失望。”
鲁贝尔刚想开口保证,司空浩玄已经化为一道流光自窗口消失。
贝琴海域是亚格大陆最危险的海域,传说死灵帝王阿克蒙萨和他的亡灵大军就被封印于贝琴海底。贝琴海不光有着亡灵传说,其中各种海洋魔兽也为亚格大陆海洋之最。数百年前,冒险家卡里姆在贝琴海岸整整呆了五十年。根据他留下的冒险笔记记载,贝琴海中光凶狠的大型海洋魔兽就有二十三种,危险攻击性魔兽一百七十多种。卡里姆将这片海域称之为死海,数百年来,这片海域间没有一艘人类的船只。
距离贝琴海百里地海岸线常年受到兽潮的侵袭,除了一层白色的盐碱外,根本没有一棵植物。更没有任何动物在这里繁衍生息,除了人类的踪迹,这里根本没有其他生灵。土丘覆盖着一层细细地白色盐碱结晶,看上去纯洁的白色封锁着贝拜海岸,乃至整个西部海岸线地绿色。这里是绿色禁区,施虐海岸线百里之遥的兽潮将这里的土地完全包围,长期的盐碱积累为这段万里长的海岸线披上了一层厚厚的、不易溶解的白色晶体。站在白色土丘上的司空浩玄,眼光凝聚在不远处一条延绵弯曲的城墙上。完全由巨石搭建的一段段城墙,上面有着一排排独特的排水口,呈弧形的一段段城墙如同一条粗壮的臂膀一般,将汹涌的贝琴海水阻拦于城墙之外。
宏伟的城墙,如同一条奇怪的拦海大坝,展示着人类的智慧和面对强大兽潮那不屈、顽强的精神。司空浩玄知道,这段长长的城墙是瑞杰达到西部后动员海岸居民修建的。几年时间,他带着十数万人竟然修建了如此宏伟的一道城墙,这完全出乎了司空浩玄的预料。在淡蓝色的月光呼应下,地面那层厚厚的白色晶体散发着一种幽冷的光芒,如同一点点的星光自天幕落于地面。
司空浩玄就在这淡蓝色的月光下,遥遥望着城墙上一个个忙碌的身影。白天第一次兽潮的侵袭让整个城墙如同刚刚自海中捞出一般,挂满了各种海底零碎。城墙内、外泥泞的土地上,遍布了各种魔兽的尸体。
夜,就在司空浩玄静静的观望中过去。当天色已微微放亮,站于小丘上的司空浩玄将目光移向波涛越来越高的贝琴海面。在灵魂视觉下,司空浩玄心中感到有些奇怪。因为司空浩玄发现,这越来越高的海浪,越来越大的呼啸声似乎不是由大海自然形成。一道道狠狠拍向岸边的海浪似乎具有着某种规律,像是一种有组织的侵略行为。
司空浩玄揺了揺头,将这种荒诞离奇的念头放在心底。他的身形自土丘上缓缓升起,如果有人一直观察着越打越高的海浪。一定会发现,在司空浩玄悬停于空中时,那越来越巨大的海浪似乎减弱了几分,但前浪很快被更加汹涌而来的后浪砸碎,淹没。当太阳刚刚由海平面露出火红的脑袋,整个贝琴海如同得到了某种命令。本来已经掀起巨大海浪的贝琴海,此时如同自其中炸开一般,五十多米的巨浪自贝琴海的中心向海岸卷来,在如同山峦一般的海浪中,隐隐可以看到一个个形态丑陋的海洋魔兽。
沉重、恐惧、莫名的压力,在巨浪带起的呼啸声中缓缓将整个西部海岸线笼罩。瑞杰带着世代居住在海边的居民,望着越来越近的巨浪,心中默默祈祷着胜利。得到鲁贝尔支援的瑞杰,手中的可用之兵宽松了不少。黑炎剑队的精锐战士不同与普通民众,他们在由一段段城墙构成的防御线中起着关键作用。他们如同纽带一般,将一个个普通民众凝聚为一条可以阻拦兽潮的钢铁长城。
“大家做好准备,它要过来了。我们得到了帝都的强力支援,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将今年的兽潮阻挡下来。”瑞杰的声音沿着一段段的城墙,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第一道巨浪已经越过了海岸线,巨大的呼啸声几乎能将人的耳膜撕裂,瑞杰指着城墙后不远由巨石搭建起的简易村落,吼道,“来,阻挡住其中的魔兽,保卫我们刚刚建起的家园。”
无数在城墙上的轻壮民众,手持小臂粗细巨大鱼叉,根本不顾由天空砸下的海浪,将鱼叉狠狠甩入潮头升起的一个个魔兽体内。如同由无数魔兽幻化而成的潮头,在这个瞬间变成了鲜红色。瑞杰自城墙上跳起,周身十丈范围内悬浮着一片片晶莹的雪花,面对巨浪落下的巨大压力,瑞杰的心神紧紧锁定着隐藏在巨浪中的一头独角蓝色魔兽。
几年与兽潮对抗的经验让瑞杰清楚,每一道兽潮中的这头独角蓝色魔兽似乎是所有魔兽的首领。如果将它击杀,那么由海潮带上岸的魔兽将不会形成巨大的攻击力。
一片片晶莹的雪花在瑞杰的操纵下,一个瞬间将巨浪中心的空间冻结,那只独角蓝色魔兽还未做出什么反应,就随着破碎的冰块消失于巨浪之中。
“第一次,结束了。但愿今年的兽潮依旧不会超过五次,否则……”用尽全身斗气的瑞杰,缓缓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心中暗暗担心。

第二百五十三章-滔天兽潮
无风的海面上一个个漩涡、一道道巨浪、一声声呼啸,让整个大海透着一丝诡异。站立于城墙上缓缓调息的瑞杰,体内的斗气已经恢复了七、八成,一点点蓝色的雪花重新悬浮于他的身边。
“报告,少爷。法师队伍已经准备完毕,随时可以配合您进行攻击。”一名黑炎剑队的战士,在腾跃间来到瑞杰身边,大声道。
瑞杰点了点头,目光从这名跟随自己与兽潮搏击数次的战士脸上掠过,“你们抽出一队人去照顾好老爷子,别让他登上城墙。他没有经历过兽潮的袭击,千万别出什么差错。”“是,少爷。”
这名黑炎战士回应瑞杰后,微一犹豫继续道,“少爷,听家族说,夏王已经到了西部海岸,不知为何到现在都不见其踪影。”
瑞杰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你去转告所有人,千万不要因为夏王的到来而有所松懈,不要指望夏王的支援。他不喜欢别人依赖他,所以不到关键时刻,他只会在旁边看热闹。”“是。”那名黑炎战士眼中隐藏着一丝愤怒,腾身而去。
黑炎战士心中极为不甘,他的兄弟为了这么一片不毛之地,倒下无数。而做为这片土地的主人,竟然在旁边看着他们流血。如果不是和沿海居民同心奋战了几年,有了不浅的感情,他早已抗令不战了。毫无意义的杀戮凭什么要他们黑炎剑队来承担?瑞杰空荡荡的右袖被黑炎战士腾身而去的疾风带起,他怎么会不明白这名跟随自己多年的战士心里,但他更清楚司空浩玄的性格,他心中不由埋怨起父亲鲁贝尔擅自透露夏王抵达海岸的消息,造成了军心的涣散。
一声慑人的呼啸声将瑞杰的思绪打断,他的目光重新投向海面,遮天般的海水自海面腾空而起。带着令人心颤的呼啸声向岸边砸来。无数如同冰晶般的蓝色雪花瞬间在瑞杰手中凝洁为剑,瑞杰的心神在海啸腾起地瞬间变的空明剔透。他必须在海浪落于地面时将其中的蓝色魔兽击杀,这样才能减轻整个城墙抵御海底魔兽的压力。
天空已经被延绵数里的海啸遮掩,站于城墙上的瑞杰心神中已经映射出隐藏在海啸中蓝色魔兽的身影。这只独角蓝色魔兽比第一次兽潮的那只又大了几分,瑞杰并未因此而感到惊讶,他在与兽潮对抗的几年间。早已掌握了兽潮中的蓝色魔兽会不断强大的规律。自海面冲天而起的巨大海啸上升于最高点,它携带着无数海底魔兽即将向石城砸落的瞬间。无数手臂粗细的巨大鱼叉自石城上腾空而起,穿刺于海啸巨浪间的鱼叉带出了一点点鲜红,如同无数艳花自浪头盛开。
手持寒冰飘雪剑的瑞杰。如同一支利箭般自城头射出,也不知道是他推动着手中的冰剑,还是冰剑带动着他,他那极速的身影已经让城墙上的众人无法用肉眼捕捉。当站于城墙上的人们眼中再次出现瑞杰的身影时,他已经凌空于巨大海啸之上。在他脚下布满冰晶的海潮中,大量的鲜红伴随着蓝色魔兽那隐隐约约的影子缓缓消失。
海潮终于砸落于石城之上,巨大的冲击力让整个石城如同经历了强大地震一般摇摇欲坠。一个个健硕的人类,一只手紧紧抓住深埋在石城中的铁柱。一只手挥动着手臂粗细地鱼叉攻击着随着潮水而下的无数魔兽。这些在海岸生存已久的人们,早已学会如何在海潮中攻击,更加知道如何攻击才会更具威力。城墙上的一根根铁柱,如果一把巨大地梳子,将海潮中的大部分魔兽剔除。一些漏网地魔兽在失去蓝色魔兽指挥的情况下,在城墙内乱窜。很快他们就被城墙内的黑炎剑队屠绝。
巨浪中的魔兽虽然被城墙防线剔除,但强大的海啸已经给城墙之内造成了灾难性的破坏,一栋栋石屋仅仅在接触的瞬间就被砸落的海啸冲的不见了踪影。在巨大浪头的着陆点,白色的土地被硬生生砸出了一个倾斜的凹陷。海啸退却,脸色惨白的杰瑞重重的跌落于城头,看着一根根空荡的铁柱,心中悲戚,他知道又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退却的潮水卷入了大海。
“司空浩玄,为什么你能眼睁睁看着你领地内的子民被大海吞噬而无动于衷?”杰瑞看着湛蓝的天。心中无力的问着。随着太阳的升起,海面上的波涛更巨,巨大的海潮不停的拍打着岸边,发出“轰轰”的巨响。空间中因海潮带起的潮气似乎将所有空气吞噬。站与城墙上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呼吸越来越不顺畅。
身为宗师的杰瑞敏锐的感觉到了空间的变化,他看向海面的双目慢慢变得锐利起来。“大家小心,今年的兽潮可能出现不同的变化。法师准备,一旦出现异常立刻攻击,不必等待命令!”就在瑞杰传遍整个防线的声音落下的瞬间,三道巨型海浪自翻腾的海水中形成,湛蓝色的天空完全被三道巨浪屏蔽。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在巨浪的承载下闪烁着令人寒颤的幽幽蓝光。
站于城头的瑞杰眼神猛然一凝,如此庞然大物几年间他还是头次见到。还未等他发出攻击命令,一道道各种魔法形成的彩色光束已经撞击在哪个庞然大物身上,但其结果让一段段城墙上的数万人暗暗心惊,各种魔法形成的光束,如同一滴滴水珠般融入了那个庞然大物的身体,根本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虬鲸!”一名赤裸着古铜色上身的青年,在瑞杰不远处双手紧紧抓着身边的铁柱,绝望的呻吟着。
一股寒气的掠过,让这名青年不由打了个哆嗦,“快告诉我,它是什么?你认识它?”身边环绕着点点雪花的瑞杰出现在青年身边。
双目暗淡的青年,喃喃道,“五十年前,它也出现过。它的画像一直在我家中,我爷爷曾经是海岸唯一的宗师,就是丧命于它的侵袭下。”宗师丧命让瑞杰暗暗心寒,不由后悔在几年中没有好好和这些世代生存在海边的人们好好交流,竟然遗漏了如此重要的信息。心中焦急的瑞杰下意识的抓住青年的臂膀,吼道,“快告诉我,该如何对付它?”
似乎已经绝望的青年根本未体会到手臂间那刺骨的寒冷,苦涩的向瑞杰笑了笑,“没办法,我也不知道。听我父亲说过,我爷爷的魔法对它不起丝毫作用,被它活活吸入了口中,连尸骨都未留下。”幽幽的蓝光越来越近,整个城墙上的人们似乎都被这几乎能够遮掩青天的巨型魔兽所惊呆。仅仅一个瞬间,无数的鱼叉冲天而起,它们的目标赫然就是那庞大的虬鲸。看来这些世代生活在海边的人们,恨透了这些海洋中的魔兽,就算是死也想在它身上弄出几个窟窿。瑞杰,发什么楞.跟我一起将浪头的那个畜生击毙,否则整个防线就完了.鲁贝尔的声音出现在城头,让一经暗暗打算离开的瑞杰心中一跳,一个闪身他已出现在鲁贝尔的身边,神色焦急的瑞杰尽量压低声音道,父亲,这东西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已经有一个法系宗师丧命于它的口中“住口!”鲁贝尔的大喝将瑞杰的话语打断,“平时我怎么救你的?难道你要抛弃跟随你征战多年的战友,抛弃信任你的百姓?”鲁贝尔用略微颤抖的手指,指着那一段段城墙,“看看,看看那些百姓,那些世代对抗海洋中无数魔兽的百姓,他们是否有一个人抛弃他们脚下的防线?”
瑞杰被其父鲁贝尔训斥的面红耳赤,心中激动间,无数雪花冰晶在其手肘凝结成剑,他的身影腾空而起,“来,拼了。就算流尽最后一滴血,我们也将于西部海岸防线共存亡!”“誓与西部海洋防线共存亡!”无数呐喊在一段段巨石构建的城墙上响起,瑞杰的呐喊将整个防线间的热血完全点燃。人类的血液是如此容易沸腾,他们仅仅需要一个并不强大的引子。
“儿子,别冲的太猛。我就不信司空浩玄会疯到任由这怪物毁灭整个防线。”一丝若有若无的微微细语,传入了瑞杰的耳中。
悬停于空中的瑞杰斗气徒然凝固,差点于空中跌落下来,“老J巨猾。”四个字由他的脑海跌落于他的心头,让在空中的瑞杰苦笑不得。幽幽的蓝光在巨浪的承载下几乎将城墙上的天空掩盖,一个巨大的阴影伴随着一股浓郁的潮气几乎让城墙上的数万人同时窒息。
就是人们体内的热血即将被冻结,斗志即将被摧毁的时候,一团金色的光芒由已经高悬于天空中的太阳间透出,一丝丝的温暖让在潮湿中的人们似乎又感受到了希望。为我领地而奋战的勇士,为了家园而奋斗的勇士,滔天海啸一定让你们的心感到了些许冰冷。我请大家沐浴这巨兽之血,相信它能为我的勇士们驱散那饱含着无限失望的冰冷。“
兄弟们,偶总算于12点前出了一章,哇咔咔!手脚利索,此时依旧为号······

第二百五十四章-华表再起
司空浩玄那毫无情绪波动的声音,自天幕间那金色光华中传出。字都清晰的传入了城墙上做好死亡准备的人们耳中,进入了他们心里。
这简简单单的话语,比那金色的光华更让人们安心,让他们因为冰冷而有些僵硬的身了缓缓恢复了灵活,让他们已经绝望的心再次跳动。
“夏王。”不是城墙上谁发出的声音,一时间无数站于城墙上与兽潮搏击的勇士,手臂依旧仅仅抓着身边的铁柱,但身了已经跪于地面。从他们单手抚胸的姿态可以看出,他们心中已经没有失望·已经没有抱怨,那微微冒出头的怨恨也早以随着司空浩玄的声音而消散。
悬停在空中的司空浩玄,眼光自一段段城墙上掠过,心中微微叹息,“百战余生,相信你们在得到平静之后也不会淡忘今日的恐惧了。”天地间缓缓凝聚的强大愿力,让悬停于空中的司空浩玄,暗暗心惊大感意外,“我的族人,你们是天下间最容易满足的人们。几年间毫无意义的战斗、牺牲,你们依旧毫无吝啬的给于我,你们的信任和力量……”
在兽潮前还在瑞杰面前,表露出愤怒的那名黑炎战士。他迎着金色光芒跪拜于一段城墙之上,支撑他身体的手臂微微颤抖着,必死后的生让他懂得了更多,心中的怨恨似乎被那金色光华完全消融,他口中喃喃自语着,“您终于来了。”腾于空中的瑞杰听到司空浩玄的声音,心中彻底松了口气,他重重的自空中落于城墙,单膝将坚硬的地面跪出了数道裂痕,他右手抚着心口大喝道,“恭迎夏王驾临。”
“恭迎夏王驾临。”随着瑞杰传遍整个防线的喝声,千千万人们的声音冲天而起,这声音中蕴含着毫无保留的信任。他们相信,帝国的神能够解决任何问题,能够守护他们的家园、更能够守护他们的生命。在三道巨浪之上,闪烁着幽幽蓝光的巨大虬鲸如同被千万人的声音所震慑。到了此时才微微张开,它那几乎能够将整个防线吞噬的巨口。一股巨大的吸力充斥于整个防线空间,无数巨石凌空飞起消失于天空那张不知有多深的巨口之中。
城墙上的人们单手紧紧抓着身边地铁柱,跪于地面地身形并未改变。没有惊慌、没有恐惧,只因他们相信。他们双目低垂,他们单手抚着心口。他们相信他们心中的神。“沐浴。”自司空浩玄口中而出的三个字,在整个防线的上空炸开。
无数金芒如同一缕缕肉眼可见的阳光,它们覆盖了整个天地。纵横交错于天空的金色光芒,将滔天的巨浪洞穿、将巨浪中的无数海底魔兽洞穿,将虬鲸那巨大的身体洞穿。鲸的悲鸣,令延绵于海岸线间的数道城墙坍塌。还未等身体布满一点点鲜红的虬鲸,对整个海岸线做出进一步破坏之时。天地间的金光徒然密集,一道道延续不断的金光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尖刀。在几个呼吸间就将巨浪上的虬鲸分解为一块块碎肉。伴随着海水如雨而下的鲜红,浇灌着整个西部海岸最为凶险的土地。
在城墙角落的鲁贝尔看着漫天的血雨,口中喃喃道,“金色光辉、金色光辉竟然在这疯子手中。阳光普照下,天下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抵挡住它的锋利。没想到海洋中地霸主。竟然死的如此窝囊。”一个个跪在城墙上的人们被不断落下的血雨覆盖,一点点鲜红地血珠,自他们的皮肤间缓缓地渗入.一股股暖流\力量在他们的血管间流动,每一个人都意识到这血雨,不普通!
土地,我们的土地,跪于城墙上的人民发现,在血雨的浇灌下,一片片凝结着盐碱的白色土地缓缓露出了它本来的土黄|色.在虬鲸血液的浇灌下完全融化的盐碱顺着一道道由雨水构成的小溪,流入了大海.在城墙角落缓缓回神的鲁贝尔,开始大口吞咽着漫天而下的血雨。不停向口中添着一块块虬鲸的碎肉。
“瑞杰,多喝血雨、多吃碎肉。这种自远古就存在的虬鲸,它的血液能够令人脱胎换骨。”一缕淡而又淡、含含糊糊的声音,远远传入了单膝跪于城墙上的瑞杰耳中。瑞杰听了老父的话。心中不由泛起一丝苦笑,看来父亲贝鲁尔对贝琴海的了解比他更深。他根本就无法把握自己父亲的心思。更没法了解悬停于空中的夏王司空浩玄的心思,他们看待问题的角度与自己的差异太大。
瑞杰心中甚至怀疑,几年中司空浩玄放由他们在西部海岸无意义的杀戮就是为了引出天幕中那已经成为一具骨骸的虬鲸。“发什么呆,快喝啊”鲁贝尔微带怒意的声音再次传入瑞杰耳中,“暴殓天物啊这疯子在用虬鲸之血浇灌这片死地,瑞杰,你快点。血雨降尽,永生怕都无法得到此种机缘了。”
鲁贝尔的声音在瑞杰耳中越来越小,随后完全消失。瑞杰依旧单膝跪于地面,他没有做出城墙一角,鲁贝尔那不堪入目、吞噬血肉的动作。任由一滴滴血雨浇落于他的身上,任由一缕缕火热渗入他的身体。当血雨降尽,天幕中刺目的金色光华缓缓淡却,司空浩玄相对于虬鲸骨架渺小的很多的身体,陡然自空中倒立。他那闪动着墨绿光芒的拇指,狠狠按于虬鲸骨架间的脊椎上。虬鲸的灵魂被司空浩玄拇指尖的魂印,永远封闭于这具骨架之中。庞大的骨架,在巨大力量的推动下自天幕间,重重砸于海洋与大陆的交界线上。
“轰,轰”两声巨响,两颗有一人多高的晶球砸落于虬鲸那巨大骨架钱的岸边。光芒变幻莫测的那两个水晶球如同一个门户般,牢牢竖立于海岸边软软的沙滩上。跪于城墙上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