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边戎-第54部分

“你懂个屁!”杨应麒叫苦道:“奇计百出,也得有人去执行啊!我现在手上一个人也没有,叫我怎么施展计谋?”
悟明奇道:“会宁汉村不是还有几百个侍卫和一千多村民吗?七将军调不动他们?”
听到这里杨应麒流下两行清泪来:“还不是大嫂害的!她不是吃错了什么药!竟是铁定了心要我成亲,不但不在国主面前帮我说话,还下令汉部所属军民在此期间不得干预抢婚之事。唉,唉,唉……大嫂!你好狠!”
悟明见他蹲在村口四顾无援的惨状,也动了慈悲心肠,帮他念经祈福。
杨应麒烦道:“秃驴!你念经做什么!”
悟明道:“悟明在为七将军祈福,愿七将军早脱此劫。”
“脱你的秃驴劫。”杨应麒道:“我这哪里是脱劫!分明是入劫!眼见今天已经初十了,再过几天,我就要进坟墓了。”
“坟墓?”悟明惊道:“莫非七将军身患怪病,一成亲就会死么?”
杨应麒骂道:“死和尚你少乱说!你不知道什么叫做比喻么?佛家也有一本《百喻经》,你这没见识的光头一定没读!”
悟明的涵养没慧勤、慧观那么好,被杨应麒左一句秃驴,右一句光头说得恼了,道:“七将军,贫僧叫悟明,虽然您现在心情不好,但也不应老是骂我啊。积些口德,免得死后入拔舌地狱。”
杨应麒翻白眼道:“我就骂你秃,不喜欢听你走远些!七将军我现在心情不好!”
悟明叹道:“枉费师父还说七将军你大有慧根,我怎么就看不出来。为了这点事情,居然就方寸大乱。师父还想点化你入佛门呢,可惜你就是不敢再去见他老人家一面。”
“入佛门?”杨应麒被他说的灵机一动:“和尚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悟明道:“七将军你病好以后师父就一直等着和你再见一次,要看看你是如何降伏魔障的,可是你却……”
“别说这些!”杨应麒摆手道:“你刚才说入佛门……是剃度?”
“怎么?”悟明双眼一亮:“莫非七将军有意?”
杨应麒点了点头,悟明喜道:“太好了!我说七将军怎么这么怕成亲,原来是心中有佛……”
“心中有佛?佛你个头!”杨应麒道:“我是怕自己宝贵的贞操被那些狼啊豹啊的女真暴女糟蹋啊!嗯,虽然我也不算很贞洁了,不过总不能像大哥那样,娶了个那么厉害的女人,从此终身不得自由!要是遇上我喜欢的女人啊,我就是把性命赔上去也要追到手!不过真遇到喜欢的女人啊,那女人也未必肯嫁给我……唉,真搞不懂她的心思……唉,说这些有什么用处?唉,反正和尚你是不懂的啦!唉,总之七将军我还年轻,这么早成亲干什么!”在杨应麒的理念中,十九岁不到就成亲实在是太早了。
悟明听得莫名其妙:“那七将军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个这个……”忽然话题一转:“和尚,刚才你说要开一所禅武院,是干什么的?”
“教人学武,健体强心。”
杨应麒哦了一声道:“这是好事啊!我正愁津门那些无业子弟没人去引导约束呢!”
悟明大喜道:“七将军赞成?”
“嗯,当然赞成!”杨应麒道:“不过这事只怕反对的人会不少!”
“那……那怎么办?”
“这样,今天晚上你到我房里来,我到时再跟你慢慢说。”
第八十五章 剃个光头也没用(下)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当晚悟明来到杨应麒房内,杨应麒问:“你剃头的本事怎么样?”
悟明道:“我这个头平常倒是自己刮的,只是常常刮破自己的头皮。”
“啊!这样啊,那可不行。”杨应麒让悟明先等等,出去把汉部留在会宁的理发匠拉来,说道:“帮我剃头。”
理发匠见七将军大半夜把自己拉来给他剃头,心中奇怪,却不敢不依,小心地替他修整,杨应麒不悦道:“不是这样!是剃头!剃头懂不懂?把头发全剃了!”
理发匠大惊:“全剃了?”
“对!光头!”
“这……这怎么可以?”
杨应麒道:“夏天就快到了,我要剃个光头凉爽凉爽!”
理发匠心想只怕没那么简单,但架不住杨应麒催他,只得小心翼翼地给他刮了个干净。杨应麒拿起一面汉部刚刚开发出来的镜子,一边看一边点头赞道:“好帅的一个小伙子!好漂亮的一个光头!不错不错,这头剃得够圆够亮!”把理发匠打赏了一通打发了。
悟明问道:“七将军,你这是做什么?”
杨应麒放下镜子,双手合十道:“从今天开始,我便皈依佛门了,法号麒麟禅师。”
悟明惊道:“七将军你要皈依佛门?这……这……可你大婚在即……”
“有什么这这那那的!”杨应麒道:“佛祖释迦牟尼还是个王子呢!他妻子儿子都有了也能出家,我便出不得?”
悟明心想你只怕不是为了出家求道,而是要剃度避亲,看了杨应麒的光头一眼道:“这头是很光亮,可惜少了几个香疤。”
“香疤就不用了。”杨应麒道:“一来太疼,二来我将来是要还俗的,烙香疤干什么。”
悟明心想你光头才剃就想着还俗,实在不像话!不悦道:“那剃度总得有个师父。难道七将军你要拜我为师?”
杨应麒笑道:“你想得美!我让你来只是要你做个见证!这师父嘛……我就和你做个师兄弟,算是认了慧勤大和尚做师父。再说我现在拜你做师父你敢认么?只怕今晚你认了,明天斜也叔叔、斡鲁叔叔就会把你给活撕了!”
第二日杨应麒没出门,那理发匠也不敢多口,但来送饭的童子打开门一见之下还是吓得一声鬼叫打翻了托盘。不久完颜虎闻讯来看,见杨应麒和悟明并排坐在蒲团上,大叫道:“应麒!你又闹什么鬼!”
杨应麒道:“女施主,贫僧法号麒麟……”
“贫僧个鬼!”完颜虎一手把他扯了起来,指着悟明道:“又是你们这些和尚!哼!上次还没闹够么?这次我这弟弟就要成亲了,你们就不能饶了他?”
悟明苦笑道:“公主!这关我什么事情?他又不是拜我为师,就是这头也不是我给他剃的,我只是陪他坐着,什么也没干啊。”
杨应麒念了声“阿弥陀佛”,说道:“悟明师兄说的是。这事没任何人逼迫我,是我昨晚梦见我佛如来,跟着便忽然大彻大悟……”
“我不听你胡说八道!”完颜虎把他扔在地上道:“剃个头也没什么!等个一两个月又长出来了!不过你别想就这样不成亲!咱们女真人的规矩里面,没有光头不能成亲这一条。”
杨应麒急道:“大嫂!不!女施主!我这不是普通的光头啊!我是剃度了!出家了!”
完颜虎道:“这些话,你跟二叔四叔、五叔国相、斡鲁叔叔他们说去!”转头对侍从道:“听说佛家是不准吃肉的,今天不准给七将军备素食!全部给他肉!看他是吃还是饿肚子!”
杨应麒无所谓地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完颜虎冷笑一声走了。不久杨应麒搞鬼的事情便传了出去,阿骨打听了笑道:“这小子怎么这么多鬼主意!不理他!他若是要做和尚,我便下令允许大金境内所有的和尚都能娶妻!”
吴乞买、斜也等人也都继续准备部属,丝毫不受杨应麒此举的影响。斡鲁则亲自来汉村摸杨应麒的光头,赞道:“好!剃了头更精神了!阿豹一定喜欢得很!”跟着哈哈而去。
斡鲁的胞兄国相撒改也抱病前来会宁,对儿子宗翰道:“应麒最近老是作怪,你看是何缘故?”
宗翰道:“我也觉得奇怪。他年纪也不小了,难道真不想成亲么?若要娶亲,则当前几家女儿都是良配……莫非他只是作作样子?”
撒改沉吟道:“且看他最后如何,就知道他究竟想不想娶,若不想娶又是为什么!”
汉村内杨应麒吃完了羊肉,正捧着脑袋发愁。悟明笑道:“七将军,你的计策似乎没用啊。”
杨应麒叹道:“其实我也知道没用,只是……只是我急了你知道不?病急乱投医,行不行都得试试。”
悟明道:“以七将军之智,若不想成亲,就真的想不出办法了么?”
杨应麒道:“智巧遇到蛮横,那便没用了。这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国主要我成亲,我根本没反抗的余地。他要我娶完颜宗女,我不想娶也不行!”
悟明沉吟道:“其实七将军无法推脱,主要还是找不到一个不成亲的好理由。”
“是啊!”杨应麒道:“这我也懂得,可理由这东西,不是空想能想出来的。更要命的,是大嫂他们和我不齐心。不但不帮我,还‘落井下石’!”
悟明眼见四下无人,说道:“悟明或许有个主意,只是颇为尴尬,不知七将军愿行否?”
杨应麒有些惊喜又有些不信:“我都想不出办法,你却有办法?”
悟明道:“悟明这个办法……实在有些难以启齿。其实也就是要替七将军找个理由……”
杨应麒催促道:“快说!什么理由?”
悟明道:“悟明身在方外,对国主此次要替七将军完婚究竟目的何在不敢妄自猜测,但所指定来抢亲的女方不但都是大富大贵,而且个个都是至亲,因此……”
“因此怎么样?”
“因此男方若可能会让女方受到委屈,只怕女方的家长便不大肯了。女方的家长不肯,那国主想来便不大好强令配婚了。”
杨应麒点头道:“有道理。这我也想过,可我这人——不是我自夸,实在很难挑毛病啊。脸长得帅,兜里有钱,前途远大……简直是十佳女婿啊!”
悟明微微一笑道:“其实七将军你有个不能为外人道的毛病的……”
“哦?你是说……”
悟明压低了声音:“七将军你……不能人道……”
第八十六章 大抢亲哟大抢亲(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听了悟明的话,杨应麒怒道:“胡说八道!谁说我不能?我能得很!不信你去问……”
“去问谁?”
“问……问佛祖!”
悟明笑了笑道:“其实悟明不是这个意思,悟明的意思是……能,也可以变成‘不能’!”
“你是说骗?”杨应麒叹道:“只怕没那么容易骗!国主也好,斡鲁也好,宗翰也好,这些男人个个都是姬妾成群,这些事情懂得很,不是一句话便能骗过去的。”
悟明道:“不是用话去骗,是用‘事实’去骗。”
杨应麒摇头道:“难道你要我挥刀自宫?不行不行!那样的话,我宁可成亲。”
悟明道:“不用自宫,只要暂时不能人道就好。”
杨应麒眼睛一亮:“和尚你莫非有什么秘术?”
悟明脸一红,讷讷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秘术,只是……”
“只是什么?”
悟明道:“那是悟明的丑事。忽然想起或许能帮七将军,这才……”
“别卖关子了!快说!快说!”杨应麒道:“你也想我早日脱离这苦海回津门帮你兴建禅武院?”
悟明叹道:“其实,这事……好,悟明豁出去了。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七将军,悟明是习武出身,本身的……欲魔比寻常人来得更加强烈,皈依之初时常发作,痛苦不堪。当时定力又还不够,好几次几乎要走火入魔,直到有一次无意间从一个胡僧那里得到一项秘法,这才好些。不过近年来定力稍稍有进,才比较少用这秘法而已。”
杨应麒急忙问道:“到底是什么秘法?”
悟明道:“是炼制丹药之法。”
“炼制丹药?”杨应麒问:“炼什么丹?制什么药?”
“药名消阳散,又名消春散。”悟明道:“服用之后,欲念全散,任她倾国娇娃在前也无法起兴了。”
杨应麒哦了一声,惊喜担忧兼备,问道:“可有什么副作用么?”
“副作用?”
“比如……”杨应麒小心翼翼地问:“吃了以后会不会从此一蹶不振?”
“当然不会。”悟明道:“这药虽然消解得一时的欲念,却断不了根,要不我们这些僧人岂非只要服食一剂便能把僧家第一大患断了?天下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而且……”
“而且什么?”
悟明道:“而且这药虽名为消阳散,其实不是真消。它就像把浪涛强压下去,下次抬头却更加厉害!要再压它下去,只能增加药量,如此一来,却是令欲望越来越强,越来越厉害,对我们僧人来说无异于饮鸩止渴!因为这个原因,我近来已经把它给戒了。”
杨应麒听到这里大感放心,笑道:“这对你们和尚来说犹如饮鸩止渴,对我们这些俗人来说却犹如开府藏兵。这药果然神奇,妙!妙!你可带在身上么?”
悟明道:“将军要用?”
杨应麒道:“嘿嘿!这是大事,可不能出半点差错,反正还有几天时间,待我先想办法做一两个实验再说……”
悟明走了以后,杨应麒悄悄把杨朴找了过来,密问道:“国相伏在我们汉部的J细,有一个还留在西村是?”
杨朴心中一凛问:“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有,我只是想让你想办法把一个消息泄漏给他。”跟着便将假装“不能人道”的事情跟杨朴说了。
杨朴听完惊道:“这如何使得!”
“如何使不得!”杨应麒道:“我都不计较变得‘声名狼藉’,你怕什么!”
“朴之说的不是这个!”杨朴正色道:“国相撒改伏在我们这边的这招棋子,虽然已早被我们窥破,但这……怎么可以轻易动用?”
杨应麒不悦道:“当初我部南迁的时候,不是用过一次了么?”
杨朴辩道:“那怎么相同!那是合部大事!再说那次我们只是让那人‘刚好’听见我们的几句话,顺手偷走七将军特制的《辽南地理图》,因是顺国相所愿,所以没露出什么破绽。但现在却要由我们主动去泄漏,只怕太露痕迹!就算一时瞒过了他们,事后一想,只怕国相也要起疑!将军!听朴之劝,这招棋子非要紧关头不能动用!”
杨应麒冷笑道:“现在还不是要紧关头么?”
“这……”杨朴犹豫了好久,终于放开了胆子道:“现在是七将军的要紧关头,不是汉部的要紧关头!”
杨应麒斥道:“你懂什么!完颜氏的这个公主,我是不能娶的!别争了!照我说的做去!嗯,顺便给我弄一些鸡鸭狗什么的来。”
杨朴愣道:“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做实验啊!”
不提杨应麒去做他的实验,却说斡鲁来找撒改,问他是否也要参加抢亲。撒改沉吟片刻道:“算了,我要给阿狼另择佳婿。你让粘罕帮你筹谋筹谋,若能让应麒成为阿豹的夫婿,和成为我的女婿也没什么两样。”
斡鲁大喜,他走后宗翰问撒改:“父亲,我们不是答应过阿狼了么?怎么……”
撒改道:“我这两天反复琢磨,总觉得杨应麒这人做事鬼神难测。这事会是什么结局连我也说不准。阿狼并非应麒属意之人,若应麒有办法化解国主的命令,我们冲上去抢婚不是只会令你妹妹凭添难堪么?不如退一步支持你叔叔去抢,抢到了你叔叔不能不与我们分利,若到最后发生了什么变故,以至于事情不成,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这边女真豪强各有准备,那边萧铁奴也到了,他是专程领人前来给杨应麒“贺喜”的,看到杨应麒那个光头讥笑道:“老幺!你连出家的招数也使出来了!可惜好像没用啊。还有什么后着没?”
杨应麒也知道萧铁奴是来看他笑话的,他这时已经成竹在胸,心里实际上已经不暴躁了,面子上却仍然怒道:“六奴儿!大家兄弟一场!你不帮忙也就算了!居然还雪中送冰,伤口加盐!我真是认错了你这个哥哥!”
萧铁奴笑道:“你要是出了坏事,我自然也替你着急!当初你着魔,在外地的兄弟里我可是第一个赶到的!但现在这是好事啊!哥哥我当然要替你高兴!”
折彦冲不在,杨应麒又被暂时夺了节制之权,会宁汉村的军务便以萧铁奴为首。此次他带来了一百多人,又接掌了留在汉村的三百余骑,共有五百余人,乃是一支不可小视的战力,对抢亲一事大有影响。斡鲁等听说都来打探消息,看他是什么意向,萧铁奴笑道:“放心放心!我是来给老幺恭喜的!”当着斡鲁等人的面传令汉部兵将:无论是谁,对抢婚之事都不得干涉!斡鲁等这才放心。
完颜虎这时又有了身孕,虽然还不至于大腹便便,但也要开始养胎了,见萧铁奴来到,便把杨应麒的事情托付给他,对萧铁奴道:“抢婚便抢婚,只是我怕这次事情闹得太大了,把会宁弄乱就不好。再说现在阵仗搞得这么大,只怕形势一乱会伤了应麒。”
萧铁奴道:“我有办法!我们把应麒搬到郊外去,让他暂时住在帐篷里,到时候我在旁边护法。他们抢归抢,伤了我们家财神爷可不行。”
完颜虎点头赞道:“都说六弟你只会厮杀,谁知想事情也这么周到!”
萧铁奴得到完颜虎的支持便更加肆无忌惮了,命人将新郎官架起,扛到郊外的帐篷里面去。
杨应麒四脚凌空漂移,在空中破口大骂。萧铁奴跟在后面哈哈大笑,一直到了郊外帐篷,杨应麒脚一落地便大怒道:“六奴儿!你别做得这么绝!别忘了你也还没成亲,小心我将来设计给你找只母猴!”
萧铁奴笑道:“我不怕!我现在虽然没老婆,可帐篷里给我暖脚的却有一堆了!若你给我找个正室,别说是一只母猴,就是一头大象我也照娶!最多拜完天地搁一边就是!说起来我真不明白,你和老大干嘛把成亲看得这么重!不喜欢正室,就纳几个喜欢的姬妾补偿不就行了?”
杨应麒听得一愣,随即摇头道:“在这件事情上,没法跟你沟通!”甩了甩衣袖转身不再理他。
萧铁奴心中大奇:“他来求助的信写得气急败坏,似乎完全不知如何是好,怎么现在看来倒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莫非这小子已经想到应对之策了?”
第八十六章 大抢亲哟大抢亲(下)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大金天辅三年春,时在月半,会宁郊外两军对圆,一边是金国五王爷斜也,一边是南路都统斡鲁。马嘶人吼,好不壮观。
旁边又有一军,却是阿骨打的庶长子宗干奉命监督,免得双方把事情闹大。这次是抢亲而不是真打,因此双方都不准用兵器,马上来往,赤手相搏。阿骨打有意示威,特准赵良嗣和马政在旁观看。
马政但见两军中各自驰出一将,也不知姓甚名谁,指着对方大声议论,他来女真日久,零零碎碎也听得懂一些女真话了,但这时那两个金将都说得太快,而且很多都是粗口中的粗口,马政这种斯文国度来的斯文人自然听不明白。
不久两将骂完,对马便冲,两马相交时互相挥拳拉扯,各不相下,一齐滚在地上扯打,就像两头野兽在地上嘶咬。两军高叫呼喝,为己方战将助威,声势蛮野怖人。
杨朴在旁解释道:“这叫斗将。”
马政看得皱眉,忽然一彪军从山后绕来,不管两军直冲入萧铁奴大帐之内。杨朴惊道:“是宗磐!”宗磐是吴乞买的儿子,他这支军队想来是代表他妹妹大貂来抢亲的了。
正在“斗将”的“鹰队”、“豹队”见状大怒,斜也喝道:“宗磐你这小鸟蛋!不敢正正经经来斗,却要使诈!”带人冲了过去。斡鲁不甘人后,领人来追。兵马喧嚣中有人滚在地上,有人压坏了帐篷,兵将看见不是自己人便互相掐脖子扯腿,几千人在萧铁奴大帐周围滚成一团,煞是有趣!
杨朴看得津津有味,对马政道:“这叫斗兵。”
宗磐的人马较多,却不如斜也、斡鲁所部精壮,不久便听有人大叫:“找到新郎了!”一个用软甲保护得严严实实的年轻男人被人抬了出来,由于包得严实,现场又混乱,马政等也看不清楚那人的面目,杨朴在旁解释道:“这是奖品。”
先行得手的是斡鲁,他见属下抢到了杨应麒,大声叫道:“快!送到前面粘罕的行营里去,让粘罕护起来和阿豹就地洞房!”
斜也叫道:“你想得美!”亲自率人来抢,却被斡鲁挡住。斜也军中一将忽然发飙,向“奖品”冲去,勇不可当,硬生生把“奖品”给抢了过来。
斡鲁定眼一看,却是阿骨打的六儿子兀术,指着斜也大怒道:“你作弊!”
斜也冷笑道:“做什么弊?”
斡鲁道:“你怎么把兀术也借来了,这不是作弊是什么!”
斜也冷笑道:“粘罕(宗翰)是谁的儿子?”
斡鲁道:“是我大哥撒改的儿子。”
斜也哼了一声道:“那兀术的老子是我什么人?”
斡鲁脑子还没转过来,顺口道:“是你二哥。”
斜也哈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