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边戎-第47部分

事!如今能有什么大事能让皇帝临时推掉这件事情?莫非……”叫了林翼出门。杨朴劝他不要出去得太过频密,却哪里劝得住他?
两人转过御街,见两行都是烟月牌,来到中间,见一家外悬青布,里挂斑竹帘,两边尽是碧纱窗,外挂两面牌,牌上各有五个字,写道:“歌舞神仙女,风流花月魁”。来探过路的林翼见了对杨应麒道:“就是这里了。”两人便入茶坊里来吃茶。
两人进来后便有一个汉子跟着进门,此时茶坊内没有第四个茶客,杨应麒便小声对林翼道:“对面那人,也是我们汉部安插在汴京的人手,叫张密。是我让他来这附近守候的。以后你若来汴京要办什么事情可与他接头。”
林翼问道:“咱们在汴京还有多少人手?”
杨应麒道:“最核心的、像周小昌这样的人有七个。其中五个是办事的人,周小昌、余通和张密都在其中。另外两个是谁连周、张、余都不知道,是汉部派来监督这五个人的御使。那五个办事的人又另外发展了十几个心腹,此外替他们做外围工作的还有百来号人,都是就地雇佣。像余通、周小昌这样的大老板,又另有上百个伙计替他们作生意上的事情。”
林翼问道:“余通卖琉璃,周小昌打理麒麟楼,这周密看来是个无赖,另外四个又是干什么的?”
杨应麒道:“你先知道这么多。其他人以后再和你说。”
林翼又问:“这些事情就七将军你知道么?”
杨应麒笑道:“这些事具体都是我和四将军在负责。但狄先生和我们兄弟七人自然都知道的,杨朴也知道我们有这样一批人在,但因为他不负责这一块,所以具体情况并不了解。”
两人吃了一会茶,忽闻香气缭绕,满大街的人都赞叹,却无人知道从哪里传来。杨应麒对林翼道:“是时候了。本要带你进去,只是人多了容易穿梆。你且在这里看着,若没什么大变不要胡乱进来。”
林翼平时多与杨应麒抬杠,到了关键时刻却能顾大局,虽然很想跟进去看看,但还是把好奇压了下来,点头应好。
杨应麒出了店门,兜了个圈子转到李师师门首,揭开青布,掀起斑竹帘,转入中门。见挂着碗鸳鸯灯,下面犀皮香桌儿上、放着一个博山古铜香炉。炉内细细喷出香来。两壁上挂着四幅名人山水画,下设四把犀皮一字交椅。
杨应麒见无人出来,转入天井里面,又是一个大客位,铺着三座香楠木雕花玲珑小床,铺着落花流水紫锦褥,悬挂一架玉棚好灯,摆着异样古董。杨应麒微微咳嗽一声,屏风背后转出一个丫鬟来,对他道:“今日我家小姐染恙,还请别处去。”说得颇急。
杨应麒笑道:“染什么恙?小生妙手,正可医治。”
丫鬟听得皱眉,杨应麒却在那张床上倚下,帘后又转出一个虔婆来,杨应麒听那丫鬟叫“李妈妈”,便知这是李师师家的老鸨,他却也不管那老太婆来赶他,对那丫鬟道:“我来一趟不易,叫你家小姐别焚香了,过来给我唱个小曲。”
李妈妈大怒,忍不住发作道:“哪里来的浪荡少年,也不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烟花巷的规矩你都不知道么?如此孟浪!”
杨应麒眼角一扫,见帘幕隐隐有人,知道主人在后面听着,便冷笑道:“我不愿来时,生生糟蹋别人一段救命香木也要请我。待来了时,却又要将我扫地出门。你们这些肉眼凡胎,真真可笑。”
说完拂袖便走,还没出门,只听后面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唤道:“这位公子请留步!”
杨应麒且回头,只见帘幕被一只手掀开一角,露出一张俏脸来,杨应麒一见之下便觉头重脚轻,心道:“这女人好勾人!要不是有心理准备,这下子非出丑不可。”口中却笑道:“小娘子是谁?有何见教?”
那丫鬟在旁边道:“这就是我们家小姐。”
杨应麒心想:“果然是李师师!”
李师师走出半步,裣衽道:“公子方才说‘我不愿来时,生生糟蹋别人一段救命香木也要请我’,却不知是何含意?”
杨应麒反问道:“你为何一听我说这句话便出来了?”见那李师师答不出来,杨应麒道:“你既明知这句话的含意,便当知我是谁。”
李师师道:“不是猜不出来,只是觉得公子不像。”
杨应麒问道:“如何不像?”
李师师说:“不见云腾,不见雾起,却是掀帘走入,实在不像仙家举动,倒似纨绔子弟行径。”
杨应麒哈哈大笑道:“我若腾云驾雾,驱龙驭凤,岂不吓坏了这开封府百万生民?再说这个身体也不是我的真身!我的真身此刻在三千里外,如今魂游至此,且来一见焚香之人而已。”
第七十四章 李师师的邀约(下)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大宋道君皇帝性喜出游猎奇,出宫私行已不是一次两次,不过他做得隐秘,来去都走地道,外界暂时还未发觉。去年勾搭上李师师后,便觉这外边的表子风情万种,把宫内粉黛都视若粪土。李师师一开始不知道她的这位恩客是皇帝,但这种事情原不易隐瞒,而赵佶也无意隐瞒,因此来往了几回后便揭破身份。李师师知道后受宠若惊,从此把其他王孙公子都丢开了,一心一意地奉承赵佶。
这次周小昌做了一场好戏,搞得满汴京都在猜测天子驾临麒麟楼,只有李师师知道不是——当时赵佶正坐在她肚皮上呢。不过这对男女对包下麒麟楼的那个豪客也颇为好奇——李师师固然是麒麟楼的常客,赵佶也喜欢那里的酒。
因此李师师便挑了个日子到麒麟楼打探消息。谁知她的来意也早被周小昌算中了。入门不久,麒麟楼内便上演了一场杨应麒监制兼编剧、周小昌导演兼主演、林翼客串的好戏。那两个房间本来就是打通的,中间竖起一道墙。周小昌利用灯光明暗、声效氛围等造出种种特技场面,把林翼打造成一个仙童,又由林翼口中引出一段杜撰的故事来。
李师师在那种氛围之下,当时已信了七分。待看到那个“赵”字,又多信了两分。那晚回来刚好遇到赵佶来访,李师师和枕头边的男人说话,不免多添两斤油三勺醋,把本来就好道迷仙的赵佶说得心向往之,让她一定要想办法请得仙人下凡,这才有了李师师再一次的麒麟楼之行。
这次周小昌连夜把墙换了,挂了一幅画,让李师师以为那天见到的那个仙童竟然是从画里面走出来的,更增神秘。李师师和周小昌一个是久在风尘的表子,一个是满肚坏水的J商,经过一番彼此有意的谈判较量后李师师便从周小昌手中“巧取”求仙香木。
赵佶听说香木的事情后迫不及待,连赐宴金国使臣的事情也推了,沐浴更衣完便赶出宫来,焚香求仙。两个男女正在香气弥漫中跪着,忽然外间传来杨应麒的声音。赵佶在帘幕后听了几句话,心道:“常听说仙人为了试探凡人是否真心向道,有时候还会化成瘌痢、乞丐、病人、残废。莫非这次也是如此?”内侍想要出去打发杨应麒反而被他止住,暗示李师师出去迎接。
李师师和杨应麒在外头说话,赵佶就在里面听着,越听越像。这几年来他封了不少道士,真仙人却一个也没见到。心想莫非是自己心诚,终于感动上天,派下仙人前来接应了。想到这里兴奋得全身微微发抖。
却听杨应麒在外面道:“我是远来之客,小娘子就让我在这里站着?”
李师师道:“奴家仓促迎客,容妆颇乱,请公子稍等,容奴家进去稍作整理再来见面。”进门后来小声问赵佶如何,赵佶低声道:“你且邀他进来,我躲屏风后再看看。”又把内侍打发进地道。
李师师贴了一个花黄,出门来请杨应麒。杨应麒进了帘幕,眼光一扫,见屏风下面露出一双靴子,心中冷笑,有椅子不坐,却往胡床上一躺,对李师师道:“过来给我斟酒。”
李师师大感尴尬,偷眼看了一眼屏风,赵佶却在屏风后给她打手势让她顺从。李师师无法,只好过来斟酒。一杯酒下肚,杨应麒伸出手来往李师师脸上摸了一把,李师师大惊,又偷偷向屏风看了一眼。赵佶大感吃醋,然而心想:“这一定是仙人在考验我,千万要沉住气!”连打手势让李师师忍耐。
李师师心想你一个皇帝居然也这样能耐绿,我又何必客气?看看杨应麒瓷器一般的皮肤,分明是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小伙子,心里也不讨厌,再想想对方或许真是仙人,不讨厌又变成了奉承,奉承中便带着几分喜欢。
两人喝了几杯酒,杨应麒脸蛋微红,李师师兴致也高,一个是身体纯洁、内心滛荡的穿越怪杰,一个是久经风月、手段高明的行首花魁,一个言语调皮,一个自愿被诱,竟然都假戏真做起来。
赵佶在屏风后听得差点跳脚,心里不断打突:“这人究竟只是个嫖客,还是说真是个仙人来考验我?这……我该不该出去?”心里煎啊熬啊!头上绿啊绿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听屏风外两人越来越入港,越来越放肆,来来回回的挑逗欢畅也不知道有了几回了,赵佶终于忍不住跳了出来,指着杨应麒骂道:“贪杯恋色,惫懒风尘,你这算什么仙人!”
李师师大惊,心想这次可做过份了,闪在一边,杨应麒却不慌不忙,指着赵佶道:“出入妓寨,荒殆国政,你这又算什么皇帝!”
赵佶和李师师都大吃一惊,赵佶定下神来把杨应麒细看:眼前这人实在奇特,说他年轻,眼神里那种老辣的光芒赵佶也就在蔡京等人眼里才见到过;说他老辣,这张俊脸分明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赵佶本身就是个美男子,也喜欢美男子,皇帝以貌取人,身边自然而然便会聚集了一大批漂亮人。可他还是感到眼前这个少年有一种与众不同的魅力,那是一种混杂着童真与沧桑的奇异感觉。
杨应麒随手整了整衣冠,笑道:“看什么!虽然下降凡世,便不认得老朋友了么?”其实他也在偷看赵佶:屏风后转出的这个人来,体态丰腴,精神闲裕,一副太平福人相貌。杨应麒脸上演戏,心中暗叹:“这便是大宋的皇帝么?看他的精神气态分明是个第一流的艺术家,但让这等人来做皇帝如何使得!若在太平时节也就算了,如今北方大乱,女真人一等灭了大辽只怕就要南下。他如何抵挡得住那群虎狼一般的完颜家族!他自己遭灾不要紧,却要连累得我花花大宋万千生民!”
两人各有心事,杨应麒想到的是天地间的一盘棋局,赵佶想到的却是遇仙成仙。他被杨应麒特别的气质所动,心想对方已经知道我是皇帝,若不是仙人哪里敢来和我争女人、给我戴绿帽?当下不疑有他,施礼道:“仙人尊姓大号?”
杨应麒坦然受他这一礼,倚踞胡床,指了指东方,竖起一根手指,却不说话。
世俗传说中的神仙中人最喜欢做这等莫名其妙却又“暗藏玄机”的举措,类似的故事赵佶这个仙迷皇帝听得多了,因此见到杨应麒的举动虽然不理解,却倍感神秘,也不敢请对方解释,只是问道:“仙人仙寿几何?”
杨应麒又伸出三个手指,这次赵佶问道:“莫非是三千岁?”
杨应麒笑道:“你下来得久了,连这也忘记了。我们上面不这样算。”
赵佶忙施礼请教,杨应麒信口开河:“上界以三千年为一太阳年,以六万太阳年为一天河年,以五万八千天河年为一宙,一宙有七亿六千四百万变化,由生而灭,谓之一劫。我已经历了三劫了。”
赵佶听得大感敬畏,又问自己的前世,杨应麒笑道:“等你脱了这副凡胎,自然记得!此刻何必着急。”
赵佶又请教如何脱胎成仙,杨应麒道:“仙道修行有帝王法,有百姓法,你要听哪一种?”
赵佶道:“我是大宋天子,自然要听帝王法。”
杨应麒道:“帝王之本不在自身,而在天下。天下安则功立,朝廷正则德厚,君以国为性命,国以民为本源。帝王之道无他,以民为本而已。做天子的人只要看看治下的百姓是苦是乐,就知道修为如何。你要学帝王修仙之法何必远求?本朝司马温公不是有一部大在那里放着么?”
赵佶听得微微皱眉,心想怎么你说的都不像道教言语,竟然像个老儒!便又问百姓如何修仙,杨应麒道:“丢掉富贵,弃绝美色,不贪荣,不羡名,修善修福,历九世可以有成。”
赵佶一听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心想自己哪里等得到九世?何况还要弃绝美色富贵!便问有没有速成之法,杨应麒笑道:“要快的也有,你拿条绳子挂在屋梁上,搬个凳子爬上去把脖子一挂,我就度你上天。”
第七十五章 海上盟约新议(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杨应麒的话把赵佶吓了一跳,说道:“怎么仙人所言,和各位道家真人都不一样?”
杨应麒反问道:“你那些道家真人,吃的是云霞风露,还是你供给他们的锦衣美食?”
赵佶说是由他供着。杨应麒笑道:“这就是了。他们若真是有道,何必来你家门口蹭饭吃?口中吃的是人间锦衣美食,那便还是凡体,未见大道。”
赵佶见他一句话把自己供奉的道士都贬刷了,心中又是不悦。杨应麒叹道:“痴皇帝!见难不作,贪易而行,天下没有那么好的事情!”起身就要走。赵佶忙止住道:“仙人要去哪里?”
杨应麒道:“我因昔日情分,所以来见你一见,凡间非我久留之地。”
赵佶虽然还不十分相信他就是仙人,但也不肯轻易放他走:“仙家下凡一次不易,如何就要走?何况听李行首转述,本道君还欠仙家一席仙桃宴。”
杨应麒道:“我若现在要赴这仙桃宴,你拿得出仙桃来么?”
赵佶登时语塞,杨应麒道:“此次来见,已是你我缘分。我仙体难耐俗气,难道还要我像你身边那群凡人道士一般受你供养不成?”
赵佶忙称不敢,眼见却是苦留不住,便请他留下“微语真言”。杨应麒略一迟疑,说道:“福祸系于东北,帝运流于东南。谨慎,谨慎。”说完便不再回头。
赵佶李师师送到门边,老鸨丫鬟跟了出来,转到街口,忽然不知从哪里飘来一阵烟雾,烟雾消散后杨应麒便不见了。老鸨丫鬟大惊,回来禀告,赵佶李师师听了相对叹息,焚香祈祷。李师师忽然惊道:“不好,刚才慌乱,忘了替周小昌多求几年财运了。”
赵佶笑道:“这个无妨,若此次遇仙真是灵验,这财运便由朕来赐给他。”他回宫以后细细参详,心想:“这神仙来去匆匆,不但不像王仔昔、张虚白那些道人,就是和道经上记载的仙人也不大一样。说他是个仙人,这一趟来又没有显现什么神迹;说他不是个仙人,凡人如何知道我在李行首那里?且来无影,去无踪,不是仙人如何做到?”心念盘旋,手上就把那句“福祸系于东北,帝运流于东南”给记了下来,心想:“要知他是真仙假仙,就看这两句微言是否应验。”
两年后方腊事发,举国震动,赵佶便以为微言应验了。又见燕云之事屡有变动,更坚定了他对这位蓬莱大神的迷信,甚至于派人出海求仙,以访蓬莱云云。而周小昌则趁机从中取利,所得好处难以计算。
李师师本怕皇帝因为这件事情嫌她被人无礼过,哪知道赵佶却反而从此对她更加宠幸,说她大有仙缘,因此能与仙人近体,受仙家之气陶熏,李师师这才转忧为喜。
再说回杨应麒。当初街口那阵烟雾自然是张密早就安排下的好戏。杨应麒一见那烟雾飘来马上闪入一辆“刚好”经过的马车中,车内林翼接着,过小御街,在一个地点下车,转了两个圈子回到都亭驿。进了内舍,林翼这才打听杨应麒究竟去见什么人。
杨应麒想了一下道:“事情已定,就跟你说,我这次去见的,是大宋道君皇帝。”
林翼惊呼起来:“皇……皇帝!他怎么会在一个表子房里?”
杨应麒笑道:“你说他怎么会在那里呢?”
林翼一点就悟,骂道:“这个皇帝真是个昏君!居然出宫嫖表子!怪不得我们东南沿海给他搞得一团糟!”林翼在杨应麒身边呆得久了,受他潜移默化,渐渐放肆起来,对皇帝全没半点敬畏。
杨应麒道:“岂止东南沿海而已!太行东西,黄河南北,哪里的百姓日子都不好过!听说四川最近也不太平,唉……”
林翼又问道:“七哥你这次去见道君皇帝,是要跟他谈联盟抗辽的事情吗?”
本来无人处他都叫七将军的,这段日子把“七哥”叫顺了口,竟然便不改过来了,杨应麒却也不以为意,摇头道:“不是。”
林翼又问:“那就是抓住他的痛脚,威胁他给我们汉部一些好处。”
杨应麒一听哭笑不得:“你的想象力可真丰富!”
“还不是吗?”林翼道:“那么只有最后一个可能了,七哥你想让汉部倒过来依附大宋,不依附大金了。”
杨应麒一听脸色一凛!林翼最后这句话显然是用过心思的了!让汉部转而依附大宋,只怕这个想法未必没人想过!不过一个势力变易宗主乃是十分严重的事情,因为一旦变易,一来未必能得到新宗主的全面信任,二来势必会遭到旧宗主无可挽回的敌视,三来在道义上也会处于劣评。
因此,除非是汉部在大金这个政治体系中实在呆不下去了,否则变易宗主的事情是不能随便乱提的。汉部和大金的关系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出现明显的裂缝,折彦冲、杨应麒等人自然不会蠢到在这种情况下贸贸然请求向大宋内附。可是对那些宗宋情结很深的人呢?他们会怎么想?杨应麒想到了曹广弼,可他也没能把握住这个二哥的心思。
“唉……”杨应麒叹了一口气,说道:“阿翼,你这个问题以后别再和我提起,也别再和第二个人提起,知道了么?”
林翼吐了吐舌头,他年纪毕竟还小,虽然聪明,有时候却大胆得近乎莽撞了。
杨应麒又道:“其实我这次去见道君皇帝,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相他一相。”
林翼奇道:“相他一相?七哥你还真的只是去‘见一见’皇帝啊?也不趁机捞他一笔!真是空入宝山而回!”
杨应麒嘿了一声道:“捞?我什么没有?需要打他的主意?”
林翼想了想说:“七哥你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不过要是哄他弄出两条政略来,也是大大有利于我们津门的啊。”
杨应麒正色道:“军政大略当在朝廷上解决,在一个妓女房间里,能弄出什么大事来?就算在那里哄得道君皇帝给我拜将封王那也作不得真!阿翼你听好,这次我们来汴京涉及到不少阴谋类的事情,但这些邪门歪道只能作为辅助之用而不能作为军国正道。这些东西要知道如何运用,尤其要晓得如何防范,但不能沉迷、不能依赖。安邦定国得靠堂堂正正之师,树德立身要行堂堂正正之事。”
林翼听得仔细,听完后默记了一会,点头答应,跟着又问道:“可是我们这次动用了这么多的人力财力,就是见那皇帝一面,是不是有点亏?”
“亏?”杨应麒道:“不亏不亏!这一面对我、对汉部来说都非常重要。”
第七十六章 海外桃源来异客(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重和元年的大宋并不太平,东南诸路除了花石纲等乱法的喧扰之外,又发生一场水灾。
大宋的民力虽然一天比一天疲敝,不过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作为整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其商业活动的规模依然相当可观。东南来的香料、珊瑚,东北来的北珠、琉璃,都通过广州、泉州、明州、登州而流入福建、两浙,并迅速被庞大的华夏市场所消化。
至于东南那些背井离乡的流民们,他们除了接受政府的救济以外,又多了一条出路:到海外去!
出海对这个时代的农民来说还是一个相当冒险的选择,不过人到了实在活不下去的时候,就什么也得试试了。虽然大宋对于国民出入海境显得颇为宽容,但这种事情在可能的情况下最好还是不要被朝廷知道的好,所以等在两浙路、淮东路、福建路的民船,行动都是静悄悄的,在几个月中一千多里的海岸上也不过溜走了几万人——而这个数目相对于受灾的百姓人口而言无异于九牛一毛。由于比例甚小,地方官员或者根本就不知情,或者看出些端倪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他们过去了。
这些铤而走险的百姓来到海外那个大岛以后,发现情况比预料中要好得多——这里等待着他们的,是任凭开垦的荒地,是按个手纹就能租走的农具种子,甚至还有耕牛!虽然有瘴疠为患,而且水土也和老家不大一样,但只要身体够强壮便死不了。
自称汉部的那些小官吏大多识字有限,但对于如何开荒、如何安置新附移民却是得心应手——这是他们在混同江流域几年里历练出来的本事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