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边戎-第37部分

视,竟不回应。
林翎不知那七将军在哪里,走上前来,只见棋盘上胜负已定,那少年的黑子左支右绌,只等那和尚作最后一击便要全军溃退。林翎颇通此道,看了两眼便了然,心道:“这少年棋力甚是一般!看这局势,这和尚的棋力倒是不低,完全是在指导这少年。难道这和尚便是七将军?和尚做将军,外族的政制真是乱来!”
忽然那个少年敲了叹道:“不行了不行了!这围棋怎么这么难!”
那和尚笑道:“天生奇才必然有缺,想苏学士以百年不遇之艳,也在这黑白道上无所建树。便是学棋无成,七将军也不必太过懊恼。”
林翎一听这话吃了一惊,心道:“难道这少年就是那个七将军?天下哪有这种奇事?”如果这个七将军的官位是世袭而来那是毫不奇怪,但从种种传言看来他分明是以才能上位的人,年纪怎么可能这么小?
却听那少年道:“我哪里敢去比东坡先生?不过听说他是中年学奕,所以难成。我今年却还不满十七岁,为何进境也如此缓慢迟滞?”
那和尚沉吟道:“说起来证因也甚是奇怪。七将军年纪不大,但看这棋路,心力却全然不像少年人。”
那少年愣了一下,丢了手中棋子道:“我知道了。罢了,罢了……”一抬头望见林翎,目询童子,童子忙道:“这位便是林翎林公子。”
林翎尚未施礼,那和尚已经站起来,施礼道:“既然七将军有客人到,证因先告辞了。”
杨应麒点头道:“和尚慢走,应麒不送了。”
林翎听了两人的对答后心里终于确定这个少年就是七将军,忽而想起黄旌曾和他说过这位七将军很年轻,当时还以为再年轻至少也要二三十岁,哪知竟是二十也不到!原来黄旌说了许多“七将军”的言语,偏偏忘了交代杨应麒具体的年纪!林翎虽然在坊间听说这个七将军年纪轻,却也没想到他会小到这个地步。
和尚出门以后,杨应麒换上一副脸孔,扫了林翎一眼,眼睛亮了一下,随即藏起,冷冷道:“你就是林翎?哼!脸长得还像斯文人,怎么胆子却比豹子还大!哄抬物价,扰乱民生,你可知罪?”
林翎却没被吓倒,微笑道:“林翎北来,也读过黄家所宣传的《津门律法禁令》。请问七将军,林翎却是犯了哪一条法禁?还是说津门另有律法?”
杨应麒道:“便是你读的这册律法中也有平抑粮价之法:凡在荒年、瘟疫、战乱或粮米短缺时,粮价不得高于时价三成以上。如犯法者,公家有权以时价强购此商家所有存粮。且犯法之人要视情节轻重处以金钱、流配之罚。”
林翎问道:“那请问七将军,林翎到来之前,津门大米的时价是多少?”
杨应麒不由得语塞,复州不产米,东北虽然有产米处,但那是极为珍贵的“温水田”,所产稻米大部分都流向会宁、辽京的皇亲贵戚处。真正运大宗稻米进入津门的,林氏却是第一家。之前市面没有大米,哪里来的米价?
林翎道:“这本《津门律法禁令》第一章便道:先有法,后有罪,法不回溯,罪不妄罚。不过听说这本法令是出自七将军之手,既然七将军能立,便也能改!如果七将军真要变着法子处罚林翎,那林翎也无计可施。”
杨应麒斥道:“胡说八道!自己定下的规章,谁都改得,就是自己改不得。否则以后何以取信于人。”
林翎紧跟着道:“林翎于法无罪,于理有过。若七将军真要见罚,林某甘愿承受。”
杨应麒哈哈一笑,示意童子出去,对林翎道:“你这家伙!是算定我不会为难你么?”
林翎道:“我做的,其实正是七将军希望我做的事情。既然如此,七将军为何还要为难我?”
杨应麒嘿了一声说道:“我要你做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林翎道:“黄旅黄旌并非心胸广大之辈,这次津门有如此好机会,他不排挤我林家也就算了,竟然还主动邀我们北来。林翎虽然年轻,但既不瞎也不傻,自然猜到这并非他的本心。若这不是他的本心,那指使他的又会是谁呢?如果林翎猜得不错的话,真正要我们林家北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七将军!”
第五十八章 开发大流求(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听林翎猜出邀陈、林两家北来其实是自己的意思,杨应麒也不吃惊,轻轻一笑道:“黄旌那家伙藏不住多少事情,给你猜到了也没什么。”
林翎继续道:“黄旌又道,复州颇缺米粮。我家初次北上,最好拉一船粮食来——这是讨好七将军最好的礼物。既然相邀其实是七将军的意思,那要这船米粮,想必也是七将军的授意了。”
杨应麒点了点头道:“说下去。”
林翎道:“可我们两船大米入港之后,七将军却不派人前来接收。林翎试着放出一部分大米出去,七将军也没正式派人来问责。因此林翎便大胆地想:莫非七将军其实并不是要这两船粮食?还是说……”他停了一下,一字字道:“还是说,七将军要的不仅仅是这两船粮食?”
杨应麒哈哈大笑,道:“你可比黄旌聪明多了。人也有趣,我很喜欢。”心道:“这人对我胃口!而且头脑灵活,居然能猜出我要他做榜样勾引商人运粮来津门贩卖的心思。就不知品质如何?”
只听林翎道:“这么说来,林翎做的事情没错了?”
杨应麒点头道:“没错,没错。不过这些天你赚的也差不多了,是时候把粮价压一压了。要不然我自然没什么损失,可眼下津门聚拢的都算是你的老乡,被他们戳着脊梁骂,滋味只怕不会很好受。”
林翎笑道:“商人逐利而来,这些却也顾不得了。不过七将军既然开口,林翎知道怎么做。”
杨应麒道:“只知逐利,那利也不长远。你们父子的事情我也听过些,算是豪贾中有眼光的人。要不然你们也走不到今天。嗯,林翎,你可知道我汉部公家现在有多少生意?”
林翎道:“听过一些,津门公营的生意,以琉璃品和战马为主。此外辽口到津门的运输,长久来看也是一门稳定的财路。”
“琉璃和战马?”杨应麒道:“那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林翎心中一动,问道:“然则津门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奇货么?”
“自然有。”
林翎问道:“是什么?”
“大胜。”杨应麒道:“对大辽的大胜,这就是我汉部最大的奇货!”
“大胜……”林翎眼中一阵迷惘,随即如珍珠找到光源般闪烁起来:“大胜!”
“没错。”杨应麒道:“想来你也已经听说我汉部大将军有左右大金政局之能,若大金代辽而兴,你当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林翎尽量保持平静,但听到这里呼吸还是忍不住急了三分:“可这种大事,我们这些小商贾又能做什么!”
杨应麒道:“你应该知道,我促成津门这个局面,绝不仅仅是为了敛财!当然,有钱,我们才能买到许多能买到的东西。可是乱世之中,钱还不是第一必有之物,因为没有实力它就会被抢被夺!在这个乱世,能保障我们生存的是兵!是马!而要养兵马,却得有粮!而粮草——平时还不觉得什么,但关键时刻却是有钱也买不到的!”
林翎接口道:“汉部没粮么?”说了半天话,林翎已经渐渐习惯杨应麒用汉部不用大金了,心中也隐隐想到了什么,然而聪明人自然知道那是不能开口的。
杨应麒道:“汉部有粮。可是不够。就是今年够了,明年也会不够。就算明年也够,但总有一天会不够——你懂我的意思么?”
林翎沉吟着,点了点头,过了一会道:“十船八船的粮食,我们可以搞到手。可是量大了的话,一定会惊动朝廷——就算不惊动朝廷,我们也不能干这等事情!粮草乃天下安定之本,外流过多,恐伤我大宋国本。林翎乃是宋人,虽然逐利,不敢忘国。”
杨应麒眼中露出赞赏之色,说道:“你说的事情我自然也清楚,所以从大宋境内直接买粮,只是权宜。长久之道,只能是募民农垦。只是粮食不够我们可以自己种,毕竟我复州荒地甚多,种不了水稻便种小麦、番薯、玉米。但有一样东西,大宋也限制得颇为严格,而我辽东却种不了。”
林翎道:“茶?”
杨应麒颔首道:“不错!今年我汉部卖出的琉璃品基本都被茶给抵消了。这茶价格太高,我实在有些扛不住。林公子聪明绝顶,不知能否帮我想个主意。”
林翎摇头道:“朝廷对茶的出口向有定制,只怕今年能到达津门的茶已是上限了。至于价格,要降下来也不容易。”
杨应麒道:“从大宋买茶自然不易,那如果在朝廷管不到的地方呢?”
林翎一怔道:“朝廷管不到的地方?七将军说的是高丽日本还是南海各国?不行的!说到茶叶,仍然是我大宋茶叶最多最好。”
杨应麒微微一笑,取出一幅海陆图来,指着福建对面那个大岛道:“知道流求么?”
林翎第一次看见这种体式的海陆图,一时看得出神,等杨应麒把那个问题又问了第二次才道:“自然知道。从泉州出海,若是风平浪静,坐着舢板也能过去。不过岛上土著颇为凶悍,又没什么值得买卖的物产,所以商贾们很少去留意。那里孤悬海外,对海贼海盗来说却是个好窝,因此也不太平。我们这些正经的商人,一般都避开去那里。”
杨应麒道:“这个岛上的气候土壤,似乎是种得茶的。”
林翎沉吟道:“多半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
林翎道:“不过这里仍然极为蛮荒,只有福建、两浙、广南活不下去的穷苦人家才会过去铤而走险。他们在那边小打小闹,也没成多少气候。而且林翎方才说过,岛上土著凶顽,盗贼丛出,就是有一点收成也没保障……”
杨应麒道:“一开始自然不能深入内陆。这个岛北边有个很好的良港可以靠船,我们靠港布寨,沿寨种茶,种不了茶的地方就种甘蔗,种稻米——这都是津门最需要的东西。”
林翎道:“此事关系重大,若被朝廷知道,只怕干系非小。”
杨应麒微微一笑道:“这种事情对你们这些常出海的家族来说乃是世传的学问,还用我来教么?”
林翎不禁怦然心动,近年来大宋政局糜烂,商家也颇受其累。此事虽然有些风险,但若真的成就此事,那论货源则有流求岛茶庄,论市场则有津门市集和南洋商路,大宋境内政局对林家生意的祸害便可大大减轻。林翎思虑许久,知道这件事情自家如不带头,这个七将军多半会让陈家、黄家去做。一念及此,便下定了决心。
虽然林翎有意接受杨应麒的大胆建议募民到大流求岛种茶,但却知道这么大的生意自己一家是吞不下的,便道:“七将军,拓岛之谋,光靠我们一家还是做不来的。眼下朝廷混乱,海外就算有些什么事情,只要给地方官员一些好处,他们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瞒得过朝廷,瞒不过同行。此事若由我家独自来做,只怕没个一年半载便被人家给告发了。”
杨应麒道:“这个自然。所以一开始要悄悄来,等成了气候,其他商家见有钱赚,自然会来凑份。”
林翎道:“只是这么一来,这盘生意便放开了。那在先头出大力者又有什么好处?”
杨应麒闻言笑道:“你比别人领先一步,这就是好处!”
第五十八章 开发大流求(下)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海上风向洋流渐转,商船开始南下。林翎得了杨应麒暗示后,将米价逐日下调,加上开始有商人闻风从高丽、辽北等地运粮过来,米价便渐渐从五六倍于泉州的价位上降调下来,到最后虽然仍比江南高出五六成,但总算是在商人们的承受力之内了,到此津门第一次可怕的粮价风波才告平息。
林翎买了两船的人参、琉璃、貂皮、北珠、战马,满载而归。林家大船扬帆时杨应麒就在欧阳适的座舰上,看着那标有林字的旗帜消失在海平线。
欧阳适指着林家南下的船说道:“两船大米就换了两船宝货!这钱他也真敢赚!”
杨应麒说道:“正是有这样的见识,才有这样的大财发。”
欧阳适道:“这个福建子!不但有见识,而且人也长得漂亮,不知他有妹妹没有。”
杨应麒奇道:“他有没有妹妹关你什么事?”
欧阳适笑道:“有的话我就上他们家提亲去!哥哥长成这样,妹妹肯定也好看!”
杨应麒微微一笑道:“他有个孪生妹妹的,可惜两年前病死了。”
欧阳适奇道:“这种事情你怎么也知道?”
杨应麒道:“这次我和林翎;聊过之后,陪他游了一趟管宁学舍。林翎对我们管宁学舍赞不绝口,决定把他一个弟弟留下来读。”
欧阳适冷笑道:“他到底是看中管宁学舍?还是看中我们的实力?”
杨应麒笑道:“是哪样都不要紧。反正他这个弟弟聪明得紧,我们学舍正缺这样的学生。”
欧阳适哈哈一笑道:“你知道林翎有个孪生妹妹的事情,想必就是和他弟弟闲聊时得悉的了。”
杨应麒微微一笑,取出海路图,说道:“言归正传!这次林家虽然赚了不少,但到最后得益最大的其实是我们。”
欧阳适笑道:“我知道你的鬼心思想的比谁都远!经此一事,只怕明年就有大批的商船跟风而来。第一家运粮来的赚大钱,第二家运粮来的赚小钱,第三家只怕就要赔本钱!”
杨应麒微微一笑说道:“我不会让他们赔本的,要不然后年还有谁会运粮给我们。不过靠他们从大宋走私粮食出来并非长远之计。米粮是国家根本,大宋朝廷再怎么腐败也一定会严加看管的。这次我让林家、陈家帮我们在大流求岛募民种茶,其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茶只是一个引子,我真正要的,还是粮!”
欧阳适沉吟道:“那个岛能给我们带来多少粮食?”
杨应麒道:“这就要看开发得怎么样了。这个大岛雨水充沛,气候土壤和江南相近,正好招募江南、福建的农夫种占城稻。大宋良农为天下良农之最,江南良农又为大宋农夫之最!天下事以人为本,农事亦然。若有农夫良地,则粮草唾手可得。”
说到这里,杨应麒叹道:“这几年江南大兴花石纲,祸国殃民,民生日见窘迫。我们募民开垦,一来是为自己,二来也是多给他们谋一条生路。我曾问过林翎,他说这些年东南沿海已经开始发生民多地少的情况,渡海过去谋生的早有其事。不过大多是在福建、两浙、广南活不下去的穷苦人家才会过去铤而走险。他们在那边小打小闹,也没成多少气候。而且岛上土著凶顽,盗贼丛出,就是有一点收成也没保障。所以四哥你此去第一要务除了择港开寨,就是要想办法平息海盗之患。等大流求岛的生计好过了,不用我们去招募也会有人来归的。”
杨应麒指着大岛北端岛:“我们先北后南。我在古上知道这个岛北边有个很好的良港可以靠船,只是我没亲自去过,不知那个良港的具体位置。但以四哥的大才应该可以找到。我们靠港布寨,沿寨种植,渐拓渐远,慢慢地就会形成村落与城镇。以这个港口为据点,可以逐步将岛上的海盗全部清理收服。教化普衍之后,还可以慢慢地把土人也纳入我们的统治之下。”
欧阳适沉吟道:“自津门至于流求,海路千里,只怕这边难以掌控。到头来费了偌大钱财却没收成,岂不可惜?反正我们复州辰州还有大片的荒地没有开垦,为什么不先募人开垦这些荒地,而要舍近求远?舍安求危?”
杨应麒道:“海路遥远,正好激励我们的船厂不断进步。浪涛再凶险,挡不住敢冒险想发财的商人!泉州离津门也有千里海路,可黄旌、林翎他们不也都过来了么?其实开头两年我也不盼它有大收成,只要在那里的人能站稳脚跟就行。说到收益,那也当是三五年后的事情。”
他顿了顿又道:“辽东自然也是要开发的。这个半岛的潜力若完全激发出来,五年内我们的粮草可保不缺。可是五年之后呢?我们总不能永远龟缩在这里?可如果我们在陆上扩张,无论向北向西扩张都会遭人猜忌。只有向暂时还无人注意的海岛进发,才能在不被人察觉的情况下壮大我们的实力!”
欧阳适又道:“此外尚有一难,这个大岛离福建太近,离辽东又太远,只怕我们的作为难以瞒过大宋朝廷。我们汉部的水师根基浅薄,斗不过大宋水师!”
“这事我也考虑过。”杨应麒道:“不过幸好大宋朝政腐败,燕云和西北的事情已经让他们自顾不暇了,只怕对东南海外不会那么上心,就算注意到一时也不会有大动作。只要四哥你想办法让东南沿海的官吏在这件事情上得些好处,他们自然会帮着‘瞒上’。只要能拖个三五年,我们的根基就扎下了。更何况三五年间,天下大势只怕又有大变!到了那时候,只怕就再不是今日这般局面了!”
杨应麒指着东南海面道:“四哥!那个宝岛和津门南北遥望,一旦开发起来,整个东海就都是我们的天下了!一旦有一个大海作为我们汉部的后方,津门就不再是一个偏僻小港,而是这个大海的中心!而我们汉部的供养,也将借着海路源源不绝!这片海洋是我们汉部的生命线,未来十年汉部所要依赖的给养,将出自你东海王的手中!”
欧阳适听得全身一震道:“东海王?”
“是啊!东海王!”
一天之后,汉部一半的旧水师和六成的新水师以护送南归商队的名义随潮南下。然而这支船队并没有进入明州或泉州。它们在大流求岛北端一个天然良港中停了下来,建起了一个小小的码头,因其地势欧阳适将这个地方命名为鸡笼渡。
半个月后,林家的海船载着几百名佃农开进鸡笼渡,在粗粗搭成的水寨附近和汉部南下农民一起开荒。
从北边来的军民对岛上的气候尤其不习惯,来了不到一个月就不断有人病倒。可欧阳适还是坚持下来了,不仅仅因为怕事情搞砸了没脸回去见兄弟,更因为他隐隐觉得,如果这个大岛能开发起来,那他欧阳适将不再仅仅是折彦冲手底下的一个徒劳奔走、刺探情报的小角色!而将是一个独当一面、甚至掌控汉部生死兴衰的头号人物!
“东海王”的野心激励着欧阳适在这个恶劣的小港渡过了政和七年余下的岁月。这一季的米、蔗、茶种下去后收成都少得可怜,必须依靠津门和泉州源源不断的补给才能维持下去。
几乎所有人都在抱怨,不是希望回大陆,就是希望回津门。然而欧阳适却没有半分退却的意思,他以雷霆手段镇压了企图作乱的人,又大发私财安抚了安分守己者。
这个男人从此刻起不再是一个少年了,萧铁奴那番话对他的刺激,究竟会对整个汉部产生多大的影响,此刻还没人知道。
第五十九章 公主回家了(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秋风起时,完颜虎别了丈夫、母亲、哥哥、叔婶等亲人,离开会宁南下。
她母亲大唐括氏不舍,要留她多住半年,完颜虎道:“辽南的农忙时节快到了,我不回去看看心里不安。那些种子都是我播下的,我好歹得看到它们收入仓库才放心。”
大唐括氏知道劝不住,只好放她离开,却留下了她一对儿女以娱膝下。儿女暂时留在母亲那里完颜虎倒也放心,会宁上下对她这两个宝贝照看得紧,何况她丈夫也还在会宁。
她晓行夜宿,到东京时正是中午,她也不进城歇脚,继续催马南下。
萧铁奴在鞍坡听说完颜虎经过,连忙率领一百轻骑奔了出来,一路护送她到辽口才回去。
到辽口时天色尚早,但完颜虎还是进城来看——这里不比东京,因为辽口已是丈夫的辖地,更是进出辽东半岛的两大入口之一!
此时辽口已经颇具规模。鞍坡附近的煤泥铁石从辽河南下,在这里停一停,将铁石粗粗加工后便换了海船去津门,煤团则另有一批人加工成蜂窝煤饼等成品,连同煤炉一起南下。
津门夏季的繁华曾一度令辽南燃料供不应求,这种庞大的需求大大刺激了辽口的经济,光是搬运和制煤便养活了一大帮人。这些工人以及辽口的驻军都需要吃,需要穿,需要住,一个产业繁荣起来后又带动了另外一个产业。加上此处既是交通要道,又有大军坐镇,治安较其他地区为好,商贾都愿意到此置业、贸易。这种良性循环让辽口在短短一年间由一个靠河的纯军事小城寨发展成为一个军事与工商并重的濒海城镇。其规模虽然远远不能和大宋的名镇相比,但活力则或有过之。
完颜虎在曹广弼和杨朴的陪伴下骑马绕辽口走了一圈,慨叹道:“你们真能干。去年经过的时候,这里还只是一片荒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