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边戎-第28部分

完颜部抄写传令罢了,岂能遂我辈之志?”
卢克忠默然无语,杨朴见他意动,紧跟着道:“我看兄之心亦不愿我兄之才更胜于我,若有意归汉部,定得大用。”
卢克忠沉吟良久,忽然哼道:“朴之欺我太甚!”
杨朴奇道:“我怎么欺你了?”
卢克忠道:“方才你说此来是陪朋友探亲,但听你刚才言语,分明是作说客来着!你以为我听不出来?把卢克忠当傻瓜了不成?”
杨朴笑道:“探亲是真。我汉部五将军是曷苏馆人,我这次是陪他来的。来此之前我原不知你也在。至于说客,我确有此意,但也是怕我兄掉入火炉而不自觉!”
卢克忠道:“汉部中也有曷苏馆人?”
杨朴道:“是!五将军听说高永昌威逼他的故族十分气愤,誓要与高永昌周旋到底!”
卢克忠道:“汉部的五将军?莫非就是袭辽帝銮的阿鲁蛮?他也来了么?”杨应麒对汉部的战力宣传得力,卢克忠消息灵通,因此知道也不足为奇。
杨朴道:“没错!”
卢克忠道:“没想到他居然是曷苏馆人?看来我这趟差事难以交差了。”
杨朴道:“卢兄,看你我旧日交情,我再给你透露个消息,大金的大军,不日就要南下了。”
卢克忠惊道:“什么!不会?我主刚刚才派人北上联金抗辽,就算金人无意联手,也当知我大元的诚意才是。”
杨朴冷笑道:“联手?实力均等才有资格谈联手!高永昌有这个资格么?再说,大金兵力所及,辽人枯崩朽毁,也没必要和高永昌联手!更何况东京是何等要地,岂能容人窃据?此次大金将出动两万大军,以汉部为先锋,遇契丹灭契丹,遇渤海克渤海,志在东京一道。去年冬季一战,大金以两万精兵破辽七十万大军,此次铁骑再度南下,高兄你认为高永昌能抵挡得住?”
杨朴出发之时,南征之意还在酝酿当中,此时杨朴所言只是虚辞。但大辽全境此时已畏金如虎,就是渤海人也不例外,因此卢克忠一听眼中便显出惧色。有道是“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何况这次有“两万”大军!
杨朴又道:“如今汉部五将军带了他的亲兵在此,有他坐镇,高永昌对曷苏馆是讨不了好去的。就算接战不利,只要曷苏馆退入长白山,高永昌能追多远?还不得回辽阳府去!外有强敌压境,内有部族伺机,高永昌撑不了多久了。为今之计,我兄不如卖五将军一个人情,他日若有个万一,来汉部时也好相见。”
卢克忠沉吟道:“朴之,你方才说汉部将重任委你,不是虚言?”
杨朴道:“这个自然。”
卢克忠道:“我纵然有意北归,只是没半点功劳,去了也没意思。”
杨朴道:“设法保全曷苏馆部,已是功劳一件。”
卢克忠笑道:“这算什么功劳。不出手则已,既然出手,就不当如此小打小闹!我欲将辽阳府千里之地献给新主,却不知朴之可愿代为引见?”
杨朴大喜道:“若如此,我兄封侯有望!”
两人商议了一阵,来见胡十门和阿鲁蛮。卢克忠初来时十分倨傲,但这次对阿鲁蛮却十分礼敬,曷苏馆的长老见了,对阿鲁蛮不免另眼相看。
胡十门道:“此次回去,你如何向高永昌交差?”
卢克忠道:“族长放心,我自有道理,定叫他不敢加曷苏馆一兵一卒!”
杨朴道:“谨慎起见,曷苏馆还是先广派侦骑,修葺城寨,作坚壁清野计。若东京事态不顺,则先退入长白山,以待时机。我与卢兄一道前往东京办事,五将军留下镇守要道!若北军南下,则族长起兵响应。如何?”
胡十门称善,派儿子钩室打扮成渤海人模样随杨朴前往办事。自己和阿鲁蛮等则磨砺兵器喂饱马匹,以备有虞。
杨朴和卢克忠走后,阿鲁蛮不在时,一个长老问胡十门道:“族长,这姓杨的可信任么?”
胡十门道:“我不信他,不过信阿鲁蛮。”
那长老道:“万一阿鲁蛮也是被人骗了呢?”
胡十门道:“我派钩室前去不但是去帮忙,也是去监视!万一有诈,我们背靠长白山,至不济时仍有一条退路,不怕!”
第四十三章潜流暗涌(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路上卢克忠对杨朴道:“你在会宁一事,大辽士子多有知晓,若以杨朴之名现身,只怕会被人识破。不如潜伏城中,趁机谋事。如何?”
杨朴答应了,忽而想起一事,心道:“你说我在会宁一事大辽士林多有知晓,然则你自己岂不是也早就知道?在曷苏馆时我还以为你是被我说动,原来却是早有此心,只是趁机借我过桥!”想到这里心里冷笑,口中却不道破。
两人进入辽阳府以后,杨朴另有去处,并不住卢克忠家。原来刘介和赵观在辽阳府都有重要据点,杨朴出发前杨应麒便打过招呼,赵观刘从连千里越境的事情也敢做,何况在偌大的辽阳城藏一个人?
卢克忠和杨朴约好联络方式后,便来见同僚打听消息,此时金主对高永昌“不许联手、只许归降”的消息已经传来,而高永昌皇帝梦正浓,哪里肯答应!卢克忠见一切和杨朴所言若合符节,北归之心更为坚定。不多时高永昌宣见,卢克忠不说曷苏馆事,先诈道:“此次去曷苏馆,无意中却打听到一个天大的消息!”
高永昌问是什么,卢克忠道:“高丽人对辽东也动了心思,兴兵五万,要来犯我东京!”
高永昌大惊,卢克忠又道:“微臣到曷苏馆之时,高丽也派了密使,许诺了曷苏馆人不少好处,要他们起兵呼应。他们行动虽然隐秘,却仍被微臣窥破机关,微臣当机立断,以好言语先将曷苏馆部稳住,又使计夸耀我大元兵威,又令曷苏馆上表示忠。如今东南局势暂时无变,只是当此之时,似不宜对曷苏馆人索求过甚,否则容易让他们倒向高丽!臣以为眼下宜以羁縻之策,令胡十门作为辽阳与高丽之缓冲。待契丹事毕,再作打算。”
高永昌大喜,嘉奖了卢克忠,忽然急报传来:“金人引兵南下,不知何意!”
高永昌忙问道:“有多少兵马?”
“金军侦骑四出,我们不敢靠近。但远远望去都是杀气。”
高永昌又问道:“打听到都有哪些将帅了么?”
“主帅是女真勃极烈斡鲁,副帅是金国驸马折彦冲!”
渤海君臣一听这话更慌了!卢克忠心道:“杨朴果未骗我。”
群臣正慌乱,又有谍臣来报:“大辽兴兵来犯,号称五万。”
高永昌忙呼且罢朝议,又命人传令整军备战,戒卢克忠等“不得将高丽来犯之事外泄”。
辽金两路来犯的消息一传开,辽阳府登时人心惶惶。不过听说会宁汉部是这次金军的主力后,许多渤海人又起了侥幸之心。这几年汉部对渤海人颇为优待、不视为外人的事在大辽各地多有传闻,许多人甚至说汉部的首领其实都是渤海人,因此听说汉部南下,都盼望金军战胜辽人,那样无论高永昌是胜是败他们都有一条活路。
卢克忠眼见人心如此,知道高永昌必败无疑!问题仅在于开到城下的是契丹还是女真而已。
数日后消息传来:金军辽军遇于沈州,辽军望风溃败,汉部先锋冲入沈州城内,城中兵民尽降。卢克忠听说后赶来朝见,只见高永昌已经连刚打造好的龙椅也坐不住了,畏惧之情现于脸上。
卢克忠奏道:“金人此来,未必是战。趁着还没和我军接锋,赶紧派人劳军,或许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这句话正中高永昌下怀,当下命他持金印、银牌,上表愿去帝号称籓。卢克忠领命出来后,秘密请见杨朴,杨朴道:“你持我信去见折大将军,我仍留辽阳,以作内应!”
卢克忠也等不及第二日便出城,走了两日便遇见北军前哨,却原来是曹广弼派出的侦骑。他说明是使者,侦骑将他送到中军已是隔日。卢克忠打听得护送自己的是汉部兵员,未见主帅,先出示杨朴交给他的信物求见折彦冲。那兵员持了信物,没多久来请,态度客气多了。
卢克忠步行入中帐,一路见兵甲光芒耀日月,士气卷尘冲长天,心道:“这样的武功!高永昌如何能敌!”
进了大帐,只见上面坐着五人,最中间那人不过二十出头,顾盼间却有气夺三军之势;左边一个中年,沉敛韬晦,不测深浅;这中年下手一个青年,身穿铠甲,头上却结着儒巾,不像战将,却似一个生;右边一个年轻将军,一张脸就如同是用铁木雕刻出来的一般,脖子上一块青色胎记,一言不发却令人凛然不敢冒犯;他下手那人一身胡人打扮,目光一扫,竟让卢克忠背脊冒出一阵冷汗。
卢克忠膝盖一软,跪下呈上杨朴的信。
这五个人,便是折彦冲、狄喻、曹广弼、杨开远和萧铁奴。此次南征,汉部精锐尽出。不但如此,工兵伍中甚至藏着不少非为战争而来的农工医士。杨应麒没有明说,但曹广弼等却都隐约猜到他的打算。
折彦冲取了卢克忠的信看了,说道:“卢先生是杨先生引荐的良才,不必多礼,快坐下。这帐里都是自己人,大家以后要一起做事,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卢克忠连道不敢,折彦冲道:“不必这样拘束。”当下给卢克忠一一介绍了狄喻等人,又对他们说了杨朴信中之意。
曹广弼问卢克忠道:“高永昌是真要投降么?”
卢克忠道:“未必!此人好行险,又图侥幸——是个不见黄河不死心的人。大金军威天下,行速如神,这么快就打下沈州,一战击退契丹,这都是他始料未及的。或许他要借此争取时日,整军备战。”
萧铁奴冷笑道:“就算他是真的要降,我也不让。好容易等到一个厮杀的机会,岂能因一纸降就罢手?”
曹广弼问道:“高永昌能打退辽人,是侥幸还是他真有那个实力?渤海人有那么善战么?”
卢克忠道:“契丹渤海,以战斗论不过五五之数,因高永昌占了地利,又是背城而战,渤海兵士气高涨,所以能胜。”
曹广弼又问:“此去辽阳府,道路是否难走?高永昌还有什么天险可以依凭么?”
卢克忠从怀中取出一幅图来道:“此去辽阳府道路,尽在此图之中。”
曹广弼接过看了一下,见上面不但有山川地形,还有高永昌的军备分布,点头道:“可比应麒给的详细了不少。”
折彦冲从曹广弼手中接过看了,笑道:“东京在我等囊中了。开远,给应麒写封信,告诉他情况。”
又对卢克忠道:“你也别回去了,免得被高永昌识破降罪。我会对外宣称将你扣留。你不熟军旅之事,这次且作向导。待疆域略定,再去干内政——我们会打仗的人不少,会理财治国的文臣可缺得很哪!”
卢克忠又道:“辽阳府内,士子颇多,还请大将军破城之时优容几分,以备将来。”
折彦冲笑道:“我汉部除了打仗,轻易不杀人。只要是人才,我们欢迎还来不及,不会加害的。”
卢克忠大喜,又道:“我已经列了一个名单在杨朴之处,只是事情机密,一时不敢去联络。”
折彦冲道:“杨朴既在辽阳城内,想有安排。铁奴,你若冲进城时留手些,别乱杀人。”
萧铁奴哈哈一笑道:“我理会得。”
第四十三章潜流暗涌(下)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汉部诸将计议毕,折彦冲才带卢克忠来见斡鲁,斡鲁见了金银牌、称藩表,问折彦冲道:“你看如何?”
折彦冲道:“其表言词慢逊,其意不诚。他说要做辽阳王,难道我们真把整个辽阳府给他?”
斡鲁冷笑道:“这辽阳府连你都不敢要,何况他!”当日便传令进军。曹广弼、萧铁奴、阇母、蒲察、迪古乃等领军进击,斡鲁与折彦冲并骑居中,杨开远押后。干将斡鲁古镇守沈州。
斡鲁和折彦冲望见沃里活水时,前方来报:“渤海人在河南布阵,萧将军、阇母纵兵强渡,渤海人不敢接战,望见我们就逃。”
斡鲁笑道:“高永昌这等孬种,也敢说要做辽阳王!”
两人才渡过沃里活水,前方又来报:“萧将军追到辽阳城下,渤海人不敢开战。萧将军他们正在城下叫骂呢。”
折彦冲道:“天色已晚,让大杨将军布营,今日且罢战,明日再攻城。”
高永昌军在沃里活水不战而溃之后,辽阳城内有识之士便都知道他是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巴。
在金军攻城之前的一个晚上,杨朴正在刘从提供的秘密住所——一个商铺的地下室中暗自谋划,忽然仆人来报:“外面有一个人求见杨先生。”
杨朴大惊:“我在东京行事隐秘,知道的只有卢克忠一人而已,他又已出城,怎么还有人知道我在这里?莫非是事迹败露了?”问那仆人道:“是什么样的人?带了多少人来?”
那仆人道:“三十来岁年纪,儒服儒巾。只带了一个童子。”
杨朴心道:“这个商铺伏有五个护院,万一有变,大可对付得了。”便让仆人请他在后堂相见。
他先走上来坐定,点灯烹茶,心中七上八下。门扉声响,一个儒士走了进来,面目似曾相识,杨朴脑子一转,低声叫道:“张浩然!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眼前这人姓张,名浩,字浩然,是辽阳渤海人,在士林中颇有声名。而他背后的张家更是渤海一带的望族!杨朴投汉部以后,也曾与他通信,张浩虽然回信问好,不过只谈经史,未涉国事。这时听见杨朴的话冷笑道:“杨朴之!你和卢克忠做的好事!哼!你以为凭你们两个,可以瞒得过渤海千百士人的眼睛么!”
杨朴吓得脸色苍白,颤声道:“卢兄他……”
张浩笑道:“据说他被金军留住了,高永昌那厮还派人到他府上慰问呢。”
杨朴听说卢克忠“被金军留住”已是一喜,听张浩直呼“高永昌”更是大喜,说到:“浩然此来,莫非也有弃暗投明之意?”
张浩笑道:“却不知朴之有无引荐之心。”
杨朴见门窗紧闭,说道:“跟我来。”两人进了地下室,杨朴道:“非是朴之不信浩然,只是身在险地,万事须要小心。一个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张浩道笑道:“你却也太过谨慎了。其实从高永昌称帝,我便知他难成大事。只是没想到他会败得如此之快!高永昌军在沃里活水不战自溃,东京一道便都知道他连负隅顽抗之力也没有了。此时高永昌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心思来理会朴之。”
杨朴点头道:“我进城之事十分隐秘,浩然如何知道?莫非是克忠兄转告?”
张浩笑道:“你所托庇的这个刘从,在东京算得上什么角色?你进城时,便被我的族兄张玄素子真看破了。”
杨朴惊道:“听说子真兄在高永昌处担任要职,他既知晓,只怕高永昌也已知道了。”
张浩摇头道:“我们这些人被迫从了高永昌,又非本心。因此大军压境之际,人人都有二心。你在女真汉部之事,东京士林多有知者。此次忽然出现在东京,自然是大有蹊跷。大伙儿正要借你保全士林元气,就算知道了,非但不会告发,反而会代为掩饰。若非如此,单凭一个卢克忠加上一个不入流的小商贩(指刘从)就能护得你周全?”
杨朴大喜道:“克忠兄走后,我本以为自己在东京是孤军奋战,没想到却有这么多好朋友暗中帮忙。我说这两日怎么行事如此之顺,原来是有士林朋友暗中照拂。”
张浩道:“闲话少提,朴之此来,可是代金军做事?”
杨朴道:“可说是,也可说不是。”
张浩奇道:“这是怎么说?”
杨朴道:“浩然知有汉部,却不知对汉部了解有多深?”
张浩沉吟道:“汉部之事,你在信中略有提及。此外往来商人也常常传出些荒诞不经之说。”
杨朴道:“何谓荒诞不经之说?”
张浩道:“Chu女真国都之内而不受辖制,此一不可信。自言大宋,大宋与女真相隔万里,宋人如何能过去?就是过去,如何瞒得过我大辽士子?此二不可信。言其首领威武过人也就罢了,说有个七将军年不过十六七岁却已经学究天人,大辽境内无人能比,此三不可信。处蛮荒之地,而号称部内人人识字,此四不可信。建基不过三四年,凡有外人来附,顷刻归心,此五不可信。传言其民富裕过甚,纵处最底层之人也不愁温饱,且知礼节,此六不可信。其余太过荒谬无稽的便不谈了。”
杨朴笑道:“你没去过,所以不信。”
张浩奇道:“难道都是真的不成?”
杨朴道:“只第四条略有出入。近来新附者甚多,因此不识字的人也多了。不过七将军对此事十分上心,多方设法,定要做到让整个汉部无人不识字。”
张浩惊道:“若依你这样说,汉部中识字者也为数甚多了!”
杨朴道:“七将军定下条例,凡在汉部三年而目不识丁者,便要受罚。五年而不能通过考试者便要开除出籍。因此人人勤奋。虽然在行旅之间也有传授算的老师——除非是战事正急,否则每夜休息之前人人都要读学字半个时辰。”
张浩沉吟道:“此举大有深意,看来这个七将军果然不是常人。”
第四十四章东京平定(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杨朴听张浩赞杨应麒,也说道:“七将军确实是个奇人。若是无他,断无今日之汉部!所以女真人才戏称他是汉部的财神,女真的库。”
张浩嘿了一声道:“库!好大的口气!”
杨朴笑道:“库之称是否夸张且不论。但汉部之富,实过你想象之外。尤其难得者,在于民风淳朴,而学风极盛。因此一入汉村,便令人精神振作,这一年多来我活得极为惬意。便是不做官,不理事,在汉村作一个清闲的教先生,也是一大乐事。”
张浩道:“听你说得这么好,连我也动心了。”
杨朴道:“只是汉村狭小,只怕容不下浩然这样的大才!”
张浩扫了他一眼,心想汉部要真的不堪,你杨朴还会心甘情愿呆在那里?便道:“朴之这可是损我了!你呆得的地方,我便呆不得不成?只是东京士子甚多,城破之后,不知朴之能否保证他们不受战火之难?”
杨朴笑道:“若此次来攻的是女真它部,我也不敢夸口。但既然大将军在军中,杨朴敢拍胸口保证!只要士子们在大军入城之时写上‘汉部’两个大字高悬门口便可保无虞。”
张浩道:“‘汉部’二字,约束得了女真人么?再则,我怕女真兵丁不识字。”
杨朴道:“大将军在大金权势非小。我出发前他已授权于我,凡是士林所求,我答应了,便如他答应了。女真人大多不识字的,但‘汉部’这两个字的形状还是认得的——因为那是写在汉村村口牌匾上的。若浩然还不放心,我到时可请大将军派遣一部专门护卫卢克忠府,大开中门,专供读人避兵。”
张浩喜道:“得朴之此诺,东京士子都可额手加庆了。”
杨朴道:“只是大军入城之后,还要请东京诸公助理庶政。”
张浩笑道:“眼下契丹大势已去,高永昌朽木难雕。顺应大金已是大势所趋,我们怕的只是女真乃蛮野之族,不重生罢了。”
杨朴道:“只要浩然有意,我可请大将军代为转荐。只要有大将军一言,得大金御前高官易如反掌。”
张浩问道:“然则朴之现在是什么官位?”
杨朴笑道:“我什么也不是,只是助七将军协理汉部内政,助大将军协理军机。”
张浩微笑道:“若我不想做什么大金御前高官,只想与朴之一般到汉部读授字,朴之能答应么?”
杨朴笑道:“欢迎之至,只是怕屈才而已。”
张浩道:“周文王百里而有天下。俗人只知眼前,我辈却望将来。”
两人相对大笑。笑毕,张浩道:“高永昌为了稳定人心,已经计议明日出战,只待他出城,辽阳府便是我等之天下。我族兄张玄素愿献城门为功,朴之以为如何?”
杨朴听得喜出望外,当下两人就具体事宜一一密议。
第二日高永昌果然出城邀战,由张玄素等守城。张玄素邀集掌权的士人议道:“金军起兵以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高永昌之力不能敌契丹,如何能挡得住女真人?前日沃里活水一战,想必各位也都已经看得清清楚楚。高氏既非正统,又无德才,我们何必给他殉葬?”
张玄素之兄张玄征道:“女真之强,天下有目共睹。高永昌必败也是人尽皆知。只是女真终究是蛮野之族,入城之后往往屠掠,此事足以为忧。”
张玄素笑道:“兄长可知汉部?可记得杨朴?”
张玄征道:“汉部略有耳闻。这次领军前来的副元帅不就是汉部的大将军么?至于杨朴之,他曾给我来信邀我到会宁一聚,我却不便回复他。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