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边戎-第193部分

到京师朝觐一次,且送子弟入太学学习。
就在折彦冲、萧铁奴准备期间,两封信已经分别到达伊州和塘沽。其中,前往回鹘的使者除了带着折彦冲签押的诏、给种去病的密谕之外,还带着耶律铁哥的人头,要回鹘国王转交耶律大石。
回鹘国王毕勒哥拿到耶律铁哥的人头和信物后,这才相信折彦冲确实已经平定了整个漠北,吓得连夜跑到伊州来给种去病请礼。
种去病微笑着对毕勒哥道:“听说国主的王子还在耶律大石身边,国主就这样跑来见我,不怕耶律大石见怪么?”
毕勒哥慌忙道:“小王才接到消息,耶律大石在西边连战不利。如今汉地漠北尽属大汉,小王得大汉陛下荫庇,那就如同依靠着万丈天山、千里昆仑,何必再害怕耶律大石这样的丧家之犬、待宰羔羊?”
种去病哈哈大笑,毕勒哥又问他是否要继续西征,种去病道:“我想先东归与陛下会师,然后再回来,平定西域。粮草方面……”
毕勒哥忙道:“粮草方面将军不必担心,自有小王张罗!”
毕勒哥走后,回鹘国相巴别儿听说种去病要东归连忙来见,劝道:“如今大汉威震四海,毕勒哥闻风丧胆,将军就该趁机反客为主,收天山南北诸州诸部权柄,怎么忽然要东归!将军这一东归,只怕再回来时,回鹘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种去病笑道:“所谓东归,那是对毕勒哥说的。”
巴别儿惊喜道:“那将军是另有奇谋了?”
“说不上奇谋。”种去病道:“只不过东归的方向,有些不同罢了。等粮草齐备以后,我不会从来路回去,而会走玉门关。这半年来托术已经为我把路打探好了。”
巴别儿呆了呆,随即骇然道:“难道将军要……谋取西夏么?”
种去病笑道:“不是谋取西夏,是收复甘陇。这件事情,不许泄露半分,否则说的人和听的人都要军法处置!”
巴别儿忙道:“不敢,不敢。”
种去病道:“我出征之后,回鹘这边你看着点。如今我大汉如日方中,有我们撑腰,谅毕勒哥不敢妄为。甘陇不通,回鹘这边终究是遥拜远绥;甘陇一通,这边才能真正地内附。此外,我会留下五千兵马在伊州,驻守将领会听你的节制。”
巴别儿大喜,考虑了一下又道:“将军既是东征,那不如我再安排两万回鹘人马随军作为助力。”
种去病欣然道:“有的话,那是更好了!不过兵马出发之前,不许泄露目的地。”
“自然,自然。”巴别儿道:“准备的时候就说是护送将军出境的。等出发之时将军再传将令征调这支人马,谅来毕勒哥也不敢反对。”
种去病和巴别儿准备东征的同时,塘沽方面也有了动作。不过和漠北、回鹘方面的反应不同,杨应麒只是发了几道密函,将漠北之事分别告知杨开远、曹广弼、刘锜、曲端等方面将帅,要他们随机应变。这时塘沽已经没有多余的兵力可以增发了,甚至钱粮的供应也已经到达极限。
但对这场战争折允武和杨应麒却都充满了信心!他们知道,随着漠北一定,大片领土内附,这个国家的经济和zf的财政都将从谷底回升;他们更知道,宗翰和乾顺的主力都已经被拖在大汉的边境上,嵬名察哥的部队甚至深入到渭水附近——在之前这本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讯息,但此刻却变成一道令人振奋的曙光!别说杨开远、刘锜这样的百战将帅,就是年轻如折允武也知道乾顺和宗翰要大糟特糟!
“事情比预料中还要顺利呢。”杨应麒这半年多来尽管时时以悠闲示人,其实全身所有的神经就连睡觉时都是紧绷的,直到这时,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松了这口气后眉头又不自觉地收紧,在这个黎明随时会到来的时刻,他内心深处竟涌起了一丝莫名的不安。
《边戎》第二十一卷《累卵之役》完,请关注下一卷《得陇望蜀》
第三二五章 破西夏(上)
杨应麒、欧阳适远在塘沽,但由他们一手打造的情报系统却普遍存在于汉军各部,漠北远征军军中当然也有十分干练的情报官员,他们配合汉军的胜利逐步渗透到漠北各个地区、各个部落,尤其在靠近西夏、云中地区,更是在取得全面胜利之前就进行了情报干扰。乾顺和宗翰派出的探子由于汉军情报工作的干扰大多没法顺利进入漠北的核心地区,或者进入了之后没法将消息传回。
当然,漠北广袤五千里,汉军的情报官员也没法做到完全的信息封锁,所以他们动用了从几年前就在中原地区屡试不爽的老手段:发放假消息,假消息中掺杂着真消息,真消息中掺杂着假消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让乾顺和宗翰在得到讯息之后都不辨真假。
尽管如此,只要漠北传来的消息中有折彦冲已经大获全胜这一条就已让乾顺忧心忡忡,他听说这个“不确切”的传闻后马上颁布命令,要求嵬名察哥收缩战线,随时准备应付漠北方向的不测。可命令下达后,汉夏前线的战事却越演越烈!西夏军甚至再一次入侵到了渭水附近,中兴府的君相见前线将士贪功冒进、不顾全局无不暗恼,却不知嵬名察哥其实是有苦说不出!
自从大宋正式退出夹攻大汉的包围圈后,渭南不但迅速恢复稳定,而且边境贸易也再一次扩大。受益于宋边榷场贸易,西北的军费比战争初期增加了很多,再加上有忠武军作为后援,刘锜打起仗来便更加大胆,将嵬名察哥越缠越紧,汉夏军队在边境上你来我往拉锯作战,嵬名察哥要进进不得,要退刘锜又不愿罢战,等到杨应麒发来漠北的捷报,刘锜更是成竹在胸,召集最核心的将领边臣,下达了命令,要不顾一切代价将西夏军主力拖在境内,以便配合漠北方面的进攻!
华元一六八四年八月,阴山北路开始出现胡马——擎着汉军军旗的胡马!
蹬蹬蹬、蹬蹬蹬——金夏在阴山附近的联防军在发现这个消息的第二天,六万胡骑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几乎没有前哨侦骑的接触,汉军仿佛没有打探清楚金夏在这个地区的军力布置就闯了进来!这是何等的大胆!这是何等的迅疾!
是谁制定了这一看似鲁莽的战略?是萧铁奴!他仿佛根本不怕汉军会遭到激烈的抗击,他的命令只有一个字:快!
此刻从漠北南下的汉军实力强大得可怕,无论是几千年来侵扰汉地的胡族精锐,还是集胡汉双方之长的萧字旗,都可以称得上是当世攻击力最强劲的军事力量之一!更何况这两大军团后面,还有步骑俱精、综合实力当世无匹的折彦冲嫡系军团负责负责整体调度和八方后援!尽管折彦冲留下了部分力量在漠北,但此时调动南下的这三十万大军别说乾顺和宗翰的联军,就算把曹广弼杨开远曲端刘锜等汉军也联合起来也未必能够取胜,何况西夏的主力眼下还被刘锜拖在渭北,宗翰的主力则分别被杨开远、曲端牵制在雁门关、居庸关。
萧铁奴正是看准了金夏把主力调到南线,没有足够的力量对抗汉军的千钧一击,才制定了这以快制胜的总战略!
第一个发现这一情况的金夏联防军据点只有三千人,如何敢和六万大军抵抗?望见铺天盖地而来的尘土便连夜撤走。
任得敬率领先锋万人紧追不舍,撤退的三千人有两千人中途就被追上全数吃掉,剩下的一千人全无休息地逃到二百里外的一个据点,这个据点有五千人。可是第二天任得敬就到了,他一到就发动猛烈攻击。汉军是乘胜追击,金夏联防军却准备得不够,无论数量、士兵战斗力还是士气都落下风,任得敬当晚就攻破了这个营寨。次日后援继至,任得敬不顾疲倦又继续向西追赶。
吃掉了这个据点以后,再往西就不是金夏联防的地区,而是夏军的领地了。敕勒川是萧字旗活动了几年的地方,军中宿将对这片地区的熟悉程度甚至还在新主人夏军之上!有一支对河套地理了如指掌的向导团,任得敬便不怕会被夏人伏击。
前进!前进!攻击!攻击!胜利!胜利!
就这样,汉军一个接一个的吃掉夏人大大小小的据点,只用五天就抵达夏军在敕勒川最大的驻地——云内营,这个营地这时共有兵马三万人,但这三万人并不是全数能与任得敬所部万骑对抗的精锐。所以当任得敬率领八千胡汉骑兵冲到云内营附近时,夏将尽起全营将士出击却没占到任何便宜!一战不利,夏将不敢造次,一边固守营地,一边紧急派人前往中兴府和渭北求援告急。但是第二天他就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任得敬的这数千强大骑兵竟不是汉军的主力,而只是前锋!
第三天,抵达云内营外的汉军就有三万!第四天,四万!第五天,六万!前面的军队才站稳阵脚,后面烟尘便滚滚而至!夏人这才发现自己错得厉害!
“莫非第一日和我们打成平手的汉军只是先锋中的先锋?”
敕勒川本来就是萧铁奴驻守过的地方,夏人在此根基甚浅。此刻汉夏实力悬殊已是显而易见之事,当地的部族、商人见风使舵,纷纷倒向汉军,一边为汉军提供粮草,一边为汉军打探军情。此消彼长之下,汉夏双方在云内的实力对比于短短数日之间便呈现天壤之别。夏人在营地内望见里外数层的包围无不破胆。
汉军在云内大营外聚集到六万人时萧铁奴便到了,他到达的第二天便宣布发动总攻。云内大营的主将眼见难以坚守,率众突围。萧铁奴围三缺一,截住了四成|人马。任得敬引领马力正足的一万骑兵再一次追亡逐北,逐次击破夏人在云内、天德的营地,越过牟那山、乌梁素海。在黄河边上的兀剌海城,夏人再次聚集了三万五千人进行迎击,又被任得敬击败。
此役之后,从牟那山到西夏都城中兴府再没有军力超过两万人的据点了。萧铁奴坐镇敕勒川,调三路汉籍将士约两万人收取河清、金肃,目标为陕北,意图联系上刘锜,调五路胡骑一路袭扰,追着西夏溃退的军马,目标是西夏的都城中兴府!
汉军来势之猛烈、萧铁奴进军之神速、夏军溃败之频仍无不大出夏主乾顺意料之外!从阴山报警开始乾顺便一日三惊,等到兀剌海城大败,整个中兴府便犹如炸了开来一般!无论是辽、宋还是金,从来没有一个大国政权动用过这么强大的军事力量从这个路线攻击西夏!而更要命的是西夏在这一路上的防御也从来没像今天这样薄弱!汉军的前锋和中兴府还有一段距离,但乾顺和嵬名仁忠却都明白汉军和都城之间已经没有足以抵挡萧铁奴的大军了!都城受到攻击已是必然之势,现在唯一有疑问的只是汉军到达的时间——汉军要沿黄河而下,这一段路并不好走,而且沿途没有什么补给,所以夏人还有一点时间。
“陛下!迁都!”
西夏朝堂上已有大臣递上了奏议!而民间已有墙头草闻风先遁了。贺兰山在西北,黄河虽宽,却不足以恃此抵挡萧铁奴!
可是迁都能迁到哪里去?宁夏平原上可找不到一个比中兴府更好的都城来,若是迁出宁夏平原,那等于放弃西夏的立国之本!如今的西夏,已不是李元昊时代的西夏,农业经济的比重已经远远超过了游牧经济,农民兵源的重要性也已不在游牧部落兵源之下!更重要的,乾顺早已经是一个城市中、殿堂内的君主,而不是一个沙漠里、马背上的领袖!如果放弃了宁夏平原,那乾顺作为夏人之主的地位也会动摇!崇佛尚儒的乾顺时代,已不可能退回到李元昊时代了。
“守!”
乾顺咬着牙,一边派嵬名仁礼捧着卑躬屈膝的国前往汉营求和,一边急调西北的西平军司、甘肃军司以及诸部族火急入援中兴府,乾顺甚至派人前往西南向吐蕃诸部借兵!当然,更重要的是嵬名察哥所率领的西夏主力!如果嵬名察哥能顺利到达的话,仗着本土优势背城一战,那西夏或许还有机会。这时候乾顺已不求能从大汉的陕西、秦凤那里得到好处了,甚至不计较东南边境会被蚕食,当此生死存亡之际,如何让西夏政权延续下去才是最迫切的问题!
中兴府派出的使者到达甘州后顺利征调了甘肃军司的兵马东进。这个使者继续西进,要到西平军司传令,但走到半路就出了意外!
那晚他来到嘉峪关时天色已晚,也没去留意关上的旗号就亮出使节信物要兵卒开城。城头士兵听到消息急忙去回报,那使者等得不耐烦了,这才仰头细看,忽觉暗黄的火光中城头的旗帜似乎有些古怪,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城头一声炮响,城门大开,两队骑兵冲了出来,跟着是两队骆驼兵,跟着又是两队精锐步兵。一千二百把火炬在暗夜中流光飞舞,耀得嘉峪关下明艳通明!那使者这才看清楚步骑打的是汉军旗帜,骆驼兵却穿着回鹘服饰,吓得魂飞魄散,滚下马来。
西夏使者被围定后,关内得得声响,马上一个右手镶着铁钩的大将策马出关,正是种去病。西夏使者早被汉军制服,一员卫兵将搜出来的文递给种去病。种去病在火炬下迅速扫了一眼,笑道:“中兴府告急,嘿嘿,没想到还是让萧帅抢先了一步。”
作为参谋随军而来的托术上前道:“那我们也赶紧去会师。”
种去病看了那西夏使者一眼道:“看来夏人方寸已乱,这使者居然到关前叩门,前方多半不知道西平军司已全军覆没。我们且打着西平军司的旗号,穿上他们的服饰,拿着乾顺这敕诏,扮作援军,一路慢慢走,等各路军司东援的部队出发之后再开进去接收城池。先取甘州宣化府,再取凉州西凉府。只要断了陇右丝路,夏人在中兴府一败便无法翻身。至于首先到达中兴府城下的大功,我们怕是抢不过东路的弟兄了。”
第三二五章 破西夏(下)
嵬名察哥在东面和刘锜较劲,但围困兰州的军队却是卓啰和南军司辖下诸部,到了战争后期并不直接由嵬名察哥指挥,将领自主性较强,受嵬名察哥进退两难这种主帅心理的负面影响也比较小,所以当夏人攻势最盛的时候,李彦仙在熙州也觉得不安全,刘锡在兰州更是岌岌可危。而且为了防止军情泄露,刘锜接到杨应麒的知会后并没有将漠北的捷报第一时间告知刘锡、李彦仙。
但是入秋以后,李彦仙和刘锡还是依靠战场上嗅到的味道察觉到整个战争局势在发生大变!九月,萧铁奴向南的部队还没有到达陕北,漠北、陕西两大军团还没能实现接触,消息依然阻隔,但中兴府的种种举措已让刘锜觉得他期盼了大半年的事情很可能已经发生了!
终于在十月初二,一支二千人的汉军突破夏人的防线,以损折近半的代价进入绥德!这支汉军的到来对绥德驻军的实际攻防来说没有太大的作用,但它带来的消息却在短短数日之内就如霹雳般划过整个陕西秦凤,驱散了西北数百万军民心中的迷雾,六盘山变成了战鼓,渭水发出了怒吼!秦人胸内压抑经年的歌曲终于透喉而出!
“漠北大捷了!”
“陛下回来了!”
“萧帅越过阴山了!”
“北路的兄弟收复天德了!”
甚至连底层的士兵都知道,他们要转守为攻了!与之相应,则是夏人的恐惧与不知所措!刘锜也不再保守秘密,签发将令,把这个大好消息传遍大西北!大宋汉中守将闻讯大为震恐,一边飞报建康,一边派人往长安道贺,并询问是否需要大宋提供援军,一同进攻西夏——这次的援军建议却和上次的包藏祸心不同,确实是有意示好了。但无论军方首脑种彦崧还是行政首脑虞琪都委婉予以拒绝。
面对眼前这大好局势,秦凤路李彦仙和刘锡还是防守有余,进取不足,不过他们能守住就够了!汉军的刀在北不在南。甚至刘锜也依然没有改变积极防御的战略,他还是在东到绥德、西到渭州的千里战线上和嵬名察哥拉锯,嵬名察哥退一步,他就逼近一步,嵬名察哥丢掉一个据点,他就占领一个据点,步步为营,却又不发起过于主动的进攻,把仗打得不急不躁,甚至告诫部将不许争功冒进。
“我们的任务不在于取胜,不在于攻到中兴府!我们的任务就是拖,把嵬名察哥给拖住!只要在和萧帅会师之前我们没有失败,我们便赢了!”
如果南北是两个一样强硬的萧铁奴,嵬名察哥也许反而会好过些,但北边一个萧铁奴,南面一个刘锜,攻的锋芒毕露,守的绵里藏针,却让嵬名察哥陷入进退不得的两难境地!但在中兴府危如累卵的情况下,嵬名察哥不想退也得退了。一开始是丢弃弃之可惜的据点,跟着是丢弃得来不易的阵地,再跟着连一些原属西夏、颇具军事价值的边防重镇也开始主动丢弃、焚毁!可刘锜还是在前面不疾不徐地跟来,两军的距离好近,近得嵬名察哥不敢用最快的速度回援都城——他如果那样做大军很可能在中途就发生混乱,大军一旦混乱,就有可能被刘锜追上击溃,那西夏将连最后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所以乾顺调派入援的各路大军中,反而是西南方靠近吐蕃、秦凤路的部落军队是最先到达的,跟着是西北甘肃军司的兵马。十月下旬,任得敬的先头部队终于绕开宁夏平原的北大门右厢朝顺军司所在地克夷门,到达中兴府附近。这支小部队虽然随即被击退,但它的出现却让乾顺感到萧铁奴和自己已近在咫尺!
而这时,西南诸部到达中兴府,或入城助守,或环卫城外,乾顺先命诸将布置都城防御,一切就绪后才准备往克夷门派遣援军,但已经来不及了!克夷门被攻陷,宁夏平原的北大门敞开了!
任得敬纵马南下,两日后破定州,五日后到达中兴府郊外,与城外环卫之部族军野战,三战皆胜,斩首五千。西夏诸将大恐,个个闭城守寨,不敢出击。任得敬引骑兵逼到城下,把正北、西北、东北诸门看了一遍才从容退去。
这时中兴府城内城外还有五六万军马,民众也被组织了起来守城,加上汉军尚未大集,中兴府还是有守住的希望。但眼见汉军日益增多,嵬名察哥的回援却迟迟不到,中兴府开始产生流言,说晋王打算在外面拥军自立了。乾顺对嵬名察哥十分信任,但类似的谣言却已经大大打击了西夏的军心民心。
汉、夏边境上的部族,本来就多在两个政权之间游移不定,这时形势大不利于西夏,诸部中的墙头草便都动摇起来。任得敬抵达城下后的第三日,便分别有三部倒戈向任得敬投降。
这三部部族军带走的兵马不过二千余人,在整个中兴府防守军中所占比例不大,但这件事情却让嵬名一族和西南来的部落军之间产生了怀疑。
就在这时,西北方面又传来了惊人消息:西凉府驻军在离开之后,从西北开来的“西平军司”越权接管了凉州的所有军政权责,城中文武官员凡抵抗着几乎都被斩杀,只有少部分人逃了出来,赶上离开不久的西凉府军报信,告知“西平军司”的诸般可疑。西凉府军主将大惊,派副将率军回凉州责问,结果在城外遭到了埋伏,死伤无数。经此一役后,种去病自知再无法隐瞒下去,干脆挑明了,挂上汉军旗号,一路传檄,朝中兴府杀了过来!
乾顺听到消息,当庭从龙椅上摔了下来,群臣赶紧抢上救护,乾顺挣扎着,挣扎着,爬了起来,拔出剑,跑到门外,大叫道:“西夏百年基业!没那么容易垮的!没那么容易垮的!”
群臣无不落泪,环绕在乾顺背后,跪满了一地,嵬名仁忠浑身发抖,颤声道:“陛下!如今只能盼着晋王早日回来!若是让那萧铁奴先到了,那……那……那便不堪设想了!”
乾顺喃喃道:“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自然知道的!”
乾顺所“知道”的事情,嵬名察哥在迟了数日之后也知道了。他终于明白,眼下就算元气大伤也得赶紧回去了。这时夏军已经完全退到境,也相当于说刘锜已收复了旧疆。嵬名察哥知道西北也有警讯后,立刻传令祥佑、嘉宁、静塞诸军各自坚守,然后焚毁大部分带不走的辎重,焚毁大部分估计守不住的城寨,大火断后,一路清野。
刘锜追到边境上,眼见嵬名察哥退走的速度加快,颇为犹豫,李永问他犹豫什么,刘锜道:“西夏前方的军情定是十万火急!但嵬名察哥忽然退得这么快,却不知是接到更为紧急的军情,还是临走前要设个陷阱害我们一害。”
李永奇道:“便是明知有陷阱,我们也要踩他一踩!宁可小有损伤,也不能让他从容退走!”
刘锜拳掌相击道:“不错!”便派骑兵以小队突进的形式沿途烧掠追击,路上果然遇到埋伏,损失惨重。
诸将或劝慎重,刘锜道:“便是损折个三四成兵马,只要主力还能威胁到嵬名察哥,我们就应该继续进击!”
一员将领道:“将军之前不是戒我们不能贪功冒进么?”
刘锜道:“此一时、彼一时!之前嵬名察哥退得慢,所以我们不能急。但他现在退得这么快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