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边戎-第14部分

,你怎么能……”
欧阳适道:“我也是不得已。不这样做,根本没办法诓折老大入局!”
狄喻沉着脸道:“你这么做,可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立足?”
欧阳适道:“没错!我们若不与女真人联姻,无论我们如何韬光养晦,他们迟早要疑忌我们。但若我们老大成了乌雅束的女婿,那局面便大大不同了。”
杨开远道:“但为了这个就把折老大给卖了,不太好。”
欧阳适道:“现在要回头已经来不及了,如果你们不同意,便绑了我去见乌雅束和阿骨打——不过就算把我交出去,这事只怕没那么容易就了结。”
狄喻和杨开远面面相觑,一起摇头。
正当女真和汉部忙乱交加之际,折彦冲正往回赶。这次意外的收获,曹广弼暂时还没觉察到其重要性,杨应麒却已经是一路笑得合不拢嘴。
他们还没进村子,便见许多人欢呼着冲出来。杨应麒道:“奇怪啊,难道他们提前得到消息不成,高兴成这个样子。”
随即听见迎出来的众人叫道:“新郎官回来了,新郎官回来了!”
折彦冲和曹广弼面面相觑,不知所云。杨应麒听见“新郎官”三字则暗暗担心:“不会是欧阳适……”
一念未已,杨开远已经走了出来,不动声色把三人接了进去,来到会议室,狄喻、欧阳适、阿鲁蛮和萧铁奴却都在了。
折彦冲道:“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大家围着我叫新郎官?”
狄喻叹道:“是出大事情了,不过……也许是好事。”
杨应麒见众人欲言又止的样子,冲着欧阳适道:“欧阳,你不会是……”
欧阳苦笑着点了点头,眼神中却满是得意。
折彦冲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阿鲁蛮道:“大伙儿不是告诉你了吗?你要做新郎官啦。”
“谁?”
“你!折老大。”
第二十一章配佳偶(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折彦冲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随即想起杨应麒和欧阳适的对答,再想起欧阳适前些日子劝自己娶完颜虎的话来,惊道:“是说我和完颜虎吗?”
狄喻道:“没错,彦冲你……”
他还没说完,折彦冲已经跳了起来,指着欧阳适道:“欧阳!臭小子!是不是你搞的鬼!”
狄喻和杨开远都埋怨欧阳适行事唐突,但想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也唯有继续下去了。他们内心深处对这次联姻其实也是赞成的,只是没想到折彦冲的反应会这么大。
“我不管!”折彦冲听狄喻讲完整件事情,咆哮道:“谁惹出来的事情,让他自己去解决!这个完颜虎,我是打死也不娶的!”
狄喻道:“彦冲,你冷静一下。欧阳这次是有不对,可事情到了这份上,已经不能意气用事了。现在女真全族都已经知道你和完颜虎已经定了亲,你若不娶她,那她以后如何做人?乌雅束和阿骨打更不会对我们善罢甘休!”
杨开远也道:“大哥。欧阳这次是太过分了。但他的存心也是好的。我们身居客地,时时刻刻都夹着尾巴做人。但若你成了完颜部的女婿,他们便不再视我们为外人。”
折彦冲冷笑道:“说来说去,你们都是为了你们自己!就把我给卖了!”
狄喻和杨开远脸上一红,哑口无言。
杨应麒叹了一口气道:“大哥!这件事我也有不是。当初欧阳来找我,想让我赞成他的作为,我当场拒绝了。当时我以为他会就此息心,没想到他居然这样胆大妄为。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这场婚事已经是骑虎难下,你若不做新郎,我们便得与女真人结下大仇,只怕宗雄第一个就要杀进来。”
折彦冲道:“杀进来就杀进来,怕什么!在死谷,在太行,在草原,在乌古……我们经历过的杀伐还少么?”
曹广弼道:“但这次大不一样。以往我们不是被迫反抗,就是被出卖了要复仇。但这次理屈的却是我们——我们背弃婚约,阿骨打若要报复,放在哪一国都是理直气壮!”
折彦冲道:“婚约?定婚约的是你们!不是我!”
曹广弼道:“我们兄弟一体……”
折彦冲道:“兄弟一体,那你帮我娶去!”
曹广弼无言以对,阿鲁蛮道:“大哥!我都不明白你干嘛这么大的反应。阿虎也不错嘛,娶了就娶了,说这么多干什么!”
折彦冲道:“她再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总之我是说什么也不娶她的,该怎么办,你们自己想办法去。就是要连夜拔寨逃走,我也不反对。”说完便气冲冲地回去了。
曹广弼和杨开远面面相觑,心道:“什么叫‘喜欢的类型’?这种说法听着怎么那么别扭。”
狄喻叹了一口气道:“现在怎么办?”
几个人都一起怒视欧阳适,欧阳适大不自在,向萧铁奴看去想让他帮自己说两句话,萧铁奴却站起来道:“我去跟着老大,别让他跑不见了。”
欧阳适举目无援,叹道:“总之要杀要罚,等这件事情过了之后再说——现在还是先说说怎么办。”
杨应麒道:“虽然盲婚哑嫁的事情我很不赞成,但现在已经没办法了。大哥不成亲也得成亲!他说什么连夜拔寨逃跑,汉部众人谁会跟着他逃婚啊!大家都认为那是好事。”
曹广弼道:“那你的意思是……”
杨应麒道:“若不能说服大哥,就只能硬来了。”
“硬来?”曹广弼道:“你要绑着他进洞房不成?”
杨应麒道:“等拜了天地,洞房里他们怎么闹都无所谓——那就是小两口的事情了,和两族间的大事无关。”
欧阳适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好小子!你比我还狠。”
折彦冲在屋里生了半天闷气,渐渐安静下来,觉得自己刚才说得有点太过了,就要找兄弟们商量如何善后,却发现门竟然被反锁了起来。他一怔之下马上明白,高声叫道:“谁在外边,快开门!”
只听萧铁奴的声音答道:“老大,别干折腾了。应麒他们帮你操办婚事去了,只我负责看住你。你要吃要喝都有,要出门却不行。这附近住着的人都被我们调去办事了,没人听得见你叫嚷的。”
折彦冲怒道:“你们都反了是不是?汉部到底谁是老大!”
萧铁奴道:“现在是我们几个暂时作主,等你完了婚,依然是老大。”
折彦冲怒骂义责,萧铁奴却都无动于衷,等折彦冲歇了下来,才从门缝中递一个杯子进来道:“累了?喝口酒。”
折彦冲大怒,取了一把刀就要破门而出,萧铁奴却道:“老大你最好不要乱来,我们已经准备了铁阑珊,你若劈门砍锁,我们马上就用铁阑珊把门封死——横竖你是闯不出来的,何必弄得太难看?若不信,你到窗户那边看看,若你能砍断窗棂外的铁阑珊,再来砍门不迟。”
折彦冲退到窗边一看,果见两个窗户外都有铁条拦着。他气得暴跳如雷,却也无计可施。
那边杨应麒等人却在加紧操办婚事。赵观刚好第三次来洽谈,他们不但带了许多货物,还陪着一个高丽人,听说折彦冲要大婚,对象又是女真节度使的爱女,一起恭喜,这两拨人都是有眼光的豪客,随即把带来的货物都当作了的贺礼。
婚礼即将举行的当天晚上,又有几个蒙古人问路而来,原来合不勒担心折彦冲等的安危,派人一路打听到此。杨应麒连忙招待,奉为贵宾。
乌雅束对阿骨打道:“中原、蒙古、高丽都有人来贺,女真族哪个女儿嫁得这么风光过?”
完颜虎在一旁听见,心中也是窃喜。
杨应麒说最好依照他所谓的“汉俗”过门,其实是为了减少露馅的机会,乌雅束等人欢喜之余也都允了,欧阳适和曹广弼驱大红礼车来迎亲,才进村口,忽见人群中有些混乱,守在村口的杨开远容色急躁,曹广弼低声问道:“怎么了?”
杨开远道:“大哥本来已经渐渐安静,我们以为没什么事情了,谁知道他竟是怠敌之计。等我们开门接他出来拜堂的时候,他竟然撂倒铁奴趁机跑了。应麒他们追去了。”
曹广弼大吃一惊,那边送妹妹前来的宗雄叫道:“你们在嘀咕什么!怎么不快进去。”
曹广弼忙道:“是礼节上出了一点小问题,这就进去。”
宗雄道:“你们汉人的礼节可真麻烦!不是说折彦冲要出来踢车门的么?”
欧阳适虽然没听见曹、杨两人的对话,但也看出不妙,忙道:“这一节可有可无,先进村再说。”
队伍进村,乌雅束、阿骨打和宾客们都已在厅堂等着了。新娘进门,个个赞叹。乌雅束人逢喜事精神爽,似乎病情也减了几分。狄喻等却个个如坐针毡。
阿骨打见汉部几个首领少了杨应麒和萧铁奴,问起缘故,狄喻忙道:“他们在后边忙呢。”
新郎迟迟没出现,等得新娘也焦急起来。虽然有欧阳适不断讲笑话插科打诨,但阿骨打何等精明,很快便看出不妥来,示意他的庶长子宗干出去打听。宗干借故离开,没过多久闯了进来怒冲冲道:“我们都被汉人骗了!那折彦冲根本不想娶阿虎!他已经逃了!”
第二十一章配佳偶(下)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宗干这一叫,满堂无不大惊,宗雄跳了出来,当场便要发作!
蒙古勇士带察尔通女真语,闻言说道:“不要胡说!折彦冲是英雄!怎么会逃跑!”
他的地位声望也不是很高,但远来是客,因此坐在贵宾席。
宗干道:“若不是逃跑,为何到现在还不见人影?”
赵观心想如果汉部出了事情,只怕这里的汉人个个都要倒霉,忙道:“一定是出了点意外。”
完颜虎发急,扯了盖头道:“意外?什么意外?”
赵观不知如何回答,欧阳适强撑着道:“大哥确实是出了点事情,但绝不是逃跑。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又不是上战场,怎么会逃跑?”
宗干哼了一声道:“我们有族人看到折彦冲往东北方向冲去,当时就他一人一马,又没被人劫持,不是逃跑是什么!”
厅堂内登时又是一阵哄乱。狄喻心道:“女真人真直!若是中原大户人家遇到这事,多半是几个家长私下里商量着解决,哪有这么当众大呼小叫的!这么一嚷嚷,这事更难善了了。”
完颜虎问宗干道:“斡本哥哥,你说折彦冲往东北方向去了?”斡本是宗干的女真名。
宗干道:“是。”
完颜虎低头想了一下,从嫁妆中取出那把刻着“虎”字的硬弓,说道:“我去追他。”
宗雄忙道:“妹妹你在这里等着,我去!”
“不!”完颜虎道:“我亲自去追他!如果他是被人胁持,我要亲手救他。如果他是背弃我……我就用这把弓把他杀了!”
狄喻听得心中一寒,完颜虎却已掉头而去。
阿骨打另一个儿子宗望问父亲道:“怎么办?”
阿骨打道:“你和宗雄带些人跟去。”
宗雄和宗望等去了之后,宗干问乌雅束道:“伯父,要不要把这些汉人……”
阿骨打扬手止住他道:“形势未明,不要乱来。”
女真的国相撒改也来了,悄悄对他的儿子宗翰耳语几句,宗翰领命而去。
欧阳适瞥见,示意部属刘七溜出去打听,不久刘七回来低声道:“不好了,好多女真人在村子外面喂马。明着是喂马,其实已经把整个村子的出路都给堵死了。”
欧阳适心中大悔:“早知道折老大这么执着,我就不该出这馊主意!”
汉部村落这边剑拔弩张,宗干宗雄也焦急万分,原来他们追出没多久就把完颜虎给追丢了。
完颜虎策马急追,但北大荒茫茫苍苍,哪里有折彦冲的影子?眼见天色渐晚,到最后竟连她自己也迷路了。她任由坐骑乱走,自己却越想越是伤心。夜色越来越黑,远远望见东边似有一点火光,便纵马寻来。
那篝火燃在一条小河边,河边一人正在取冷水要喝,听见马蹄声望了过来,两人见面都是一怔:不是折彦冲是谁?
完颜虎心中五味杂陈,又是高兴,又是怨恨,蓦地取箭在手,瞄准了折彦冲道:“折彦冲!你为什么不来成亲!”
折彦冲犹豫了一下,到了嘴边的冷水也就没喝了,他也不理会完颜虎瞄准了他的利箭,走到篝火旁说道:“那婚事不是我的主意,是我兄弟的主意。他们想要汉部在女真人中过得好一些,所以怂恿我娶你。”火光下他的脸红红的,犹如发烧一般。
完颜虎却没注意到这一点,问道:“你说婚事是别人的主意,那你自己呢?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折彦冲道:“我不愿意。”
完颜虎气得全身发抖,连弓箭也拿不稳,但更多的却是伤心。
折彦冲道:“不管怎么样,我不会娶你的。我根本就不喜欢你。”
完颜虎喝道:“够了!够了!我不要再听了!”
折彦冲道:“不管怎么样,这次是我们对不起你。你要杀就杀。不过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情?”
完颜虎道:“什么事情?”
折彦冲道:“你杀了我,能不能放过我那些兄弟?”
完颜虎身子一震,竟然从马上跌了下来。折彦冲吃了一惊,跑过来扶她。完颜虎推开他道:“滚开!不要碰我!”将那虎字弓往折彦冲脸上一摔,道:“还给你!”
折彦冲拿着那弓发呆,道:“你……”
完颜虎泪流满面,却倔强地道:“放心!我不会杀你。我会去求爹爹和叔叔,让他放了你的兄弟。”
折彦冲怔住了,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完颜虎道:“我完颜虎要嫁的男人,一定要喜欢我,爱我,对我好,否则就是再怎么英雄好汉,我也不希罕!你回去,带着你们的人走得远远的!等你们出了境,我再领人来杀你们!”
说着转身要走,折彦冲扯住她道:“等等。”
完颜虎一挣没挣开,两人滚作一团,其时离冬天尚有一段时日,天气凉了一阵又转热——正是这一年最后一个回暖的时节。两人身上衣服都穿的不多,折彦冲触着完颜虎的肌肤,心道:“她的皮肤果然很滑。”腹下一股火窜了起来,野性大发。
完颜虎可不是娇弱女子,奋力反击,她用的不是指甲,而是拳头!但她反抗得越猛,折彦冲越来劲,两人纠缠着,翻滚着,撕咬着,完颜虎的衣服终于给折彦冲扯得支离破碎。完颜虎大叫道:“你不是不喜欢我么?干嘛要扯我衣服!”
折彦冲叫道:“我忽然又喜欢你了,给不给!”
完颜虎叫道:“我不要你为了你的弟兄来喜欢我!”
折彦冲叫道:“我现在不为什么也要上你!”
两人终于赤条条滚在了一起,折彦冲又凶又猛,完颜虎可也不是吃素的。一开始是打架,接着变成了强Jian,再接着却成了野合,折腾到天亮才安静下来。
完颜虎道:“你干嘛强Jian我?”
折彦冲道:“冲动。”又问道:“你干嘛让我强Jian?”
完颜虎道:“我不知道。”
两人搂在一起睡了一个上午,折彦冲醒来,却见完颜虎正在河边洗浴,她看见折彦冲醒来,说道:“你也过来洗洗。”
折彦冲道:“你的衣服破成这样,待会怎么回去见人?”
完颜虎道:“关你什么事情?”
折彦冲道:“当然关我事情,你衣不蔽体,丢脸的可是我。”
完颜虎嗤的一笑,折彦冲看得发呆,心道:“欧阳说的没错,其实她挺好看的。”
完颜虎道:“你看什么看?”
折彦冲道:“忽然觉得你挺好看的。”
“忽然?那以前呢?”
“以前?”折彦冲道:“以前觉得你很丑,要不我干嘛逃婚?”
完颜虎大怒,冲上来把折彦冲压在身下打,两人都没穿衣服,一不小心打架又变成了野合。
折彦冲喘着气道:“你生什么气啊。反正我现在不觉得你难看了就是了。”
第二十二章立法规(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宗干宗望追丢了完颜虎,回来后被阿骨打骂了个狗血淋头。眼见形势危急,忽然有人叫道:“回来了!”
宗雄道:“谁回来了?”
“两人都回来了!”
宗雄提了一把刀就冲出村来,阿骨打和撒改等人也连忙追了出来,只见村外两匹马渐渐走近,一个是穿着短衣的折彦冲,一个是包在袍子里的完颜虎。
宗雄怒吼一声,提刀来杀折彦冲。蓦地完颜虎横了过来拦住道:“哥!你要干什么?”
宗雄道:“我要杀了这王八蛋!”
完颜虎道:“你敢杀他,我就杀你!”
宗雄愣住了,背后一个老者哈哈大笑,却是女真的国相撒改。宗雄蓦地看见妹妹袍子底下穿着男人的外衣,叫道:“你怎么穿成这样?”
完颜虎道:“不用你管!”回头对折彦冲道:“我去换件衣服,你也去换。然后我们一起去见爹爹。”
宗雄叫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完颜虎大声道:“我们要成亲,就是这么简单!”她举起那把刻着虎字的弓高声道:“昨天的事情,谁也不准再提!要不然我对他不客气!”
宗雄不知所措,回头望着叔叔阿骨打和国相撒改,阿骨打道:“现在你妹妹最大,听她的。昨天的事情,谁也不要再提!”
狄喻等大喜,鼓动着把喜乐奏了起来。一直最活跃的欧阳适这时候却呆在一旁不动。萧铁奴在一边道:“你干什么?”
欧阳适道:“我看不懂啊。”
萧铁奴附耳道:“告诉你个秘密,昨天我给折老大喝的最后一杯酒里,下了点药。”
“药?什么药?”
“小声点!你想死啊!本来我是算计着让那药在洞房的时候发作的,谁知道老大竟然逃跑了。不过还好,看现在这情形,只怕那药还是发挥作用了。”
欧阳适年纪不大,但也是一肚子的坏水,早不是在室的童子了,眼珠一转笑道:“原来如此!我说老六,当初你被骗婚,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
萧铁奴一听恼羞成怒,给了欧阳适一个手肘,也不理他弯腰惨叫,径自离开了。
折彦冲这场婚事规模既大,中间又经历不少波折,在女真各部中被广泛传扬,人人都在背后胡乱猜测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没人敢在公开的场合乱说。
乌雅束和阿骨打都是识大体的人,见折彦冲和完颜虎婚后十分亲密,完颜虎更是成日笑逐颜开,便都不再过问那晚的事情,对折彦冲也视同子侄了。
狄喻等人松了口气,汉部的运作也重新上了轨道。折彦冲过了婚后最蜜里调油的那段时间后,把几个首领叫了过来,狠狠地把欧阳适训了一顿。
欧阳适笑嘻嘻道:“老大你别这样嘛!怎么说我也是‘坏心’办了好事。”
折彦冲脸色一整道:“少嬉皮笑脸的!我现在跟你说正经的!你这次犯了错误,无论如何是要罚的,否则我们汉部的纪律都没了!”
欧阳适道:“怎么罚?”
折彦冲还没回答,杨应麒道:“处罚不能由上位者随心所欲,而要根据已有的纲纪和成俗来判定。否则无论轻重都很难说得上公平。”
折彦冲道:“我们又哪里有什么纲纪、成俗?”
狄喻点头道:“这是我们的一个大问题。现在我们才三百人,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一人盯着一人,大家都没机会去做坏事。但这只是暂时。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规矩总是要定的。”
曹广弼道:“我们是汉部,何不就以国法为家规!”
狄喻道:“若说国法,却不知你要用《唐律》,还是《宋律》?”
其时大唐虽然灭亡,但《唐律》却仍然被契丹诸国沿用。在雁门关以南,是《宋律》的天下;在雁门关以北,各国则依然遵循《唐律》。只不过契丹人沿用《唐律》,却不能有《唐律》本身平等对待各族的精神,因此在辽国,《唐律》被用于统治汉人和渤海国遗民,且其刑罚被大大加重了,而契丹、奚族等则运用其部落的习惯法,有时处置起来颇有歧视。
这时曹广弼道:“现在是大宋,当然要用《宋律》。”
阿鲁蛮却道:“这里又不是宋土,干嘛要用《宋律》?”
杨应麒道:“你们谁懂《唐律》,谁懂《宋律》?”
众人无言以对,杨应麒道:“我们才三百人,用不了那么复杂齐备的法律。还是先定下些家法。不过在此之前,得定下一个法官来。”
曹广弼道:“最大的法官,当然就是折老大。”
杨应麒道:“那不行。折老大是老大,如果他又做法官,万一他自己犯法,叫谁去治他?所以这全部人里面,就他不能做法官。”
曹广弼道:“依你说怎么办?”
杨应麒道:“这法官要是个公正的人,要能服人,而且他连折老大也治得,因此声望要高。这样的人,自然要群推。”
阿鲁蛮道:“那我推我师父!”
他一出口,众人无不点头。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