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边戎-第11部分

有文化的人才。这是第一点。”
光是听见这一点,几个首领都皱起了眉头,这里和宋土隔着整整一个大辽!哪里可能过去?
杨应麒继续道:“其次,就是要有矿产。一时之间我们是很难建立起一大片良田的,所以必须造一些东西来和周围的部族换取粮食。最好能找到铁——这些天我观察着,那些女真人别说用铁的农具,就是用铁兵器的也不多。还记得前两天那拨强盗么?他们的箭用的竟然还是骨镞!如果我们的据点附近有矿产,就能造出些东西来跟那些部族交易。第三点,就是要有个相对安稳的环境。最好离辽国的势力核心越远越好,咱们只剩下三百多人了,再打几个硬仗就都打完了。”
曹广弼道:“第二条也就算了,第一条和第三条却很矛盾。我们在辽国之北,大宋在辽国之南,要想接近大宋,就只能往南走——但往南走却是往大辽的窝里钻了。”
欧阳适道:“不然,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
杨应麒道:“你想说的,莫非是长白山以东的东海海岸?”
欧阳适道:“不错!我那死鬼老爹曾到过长白山以东的海岸,和东海女真作过一些交易。”
狄喻摇头道:“不行不行,东海女真比混同江一带的生女真更野蛮,未必能和我们相处。而且从这里去到那里,还要穿过完颜部、五国部。完颜部是生女真的领袖,实力强大,但他们的酋长还讲道理。至于五国部,为了不让契丹人取得海东青,已经把通往东海的道路锁得死死的,‘鹰路’的争夺在东北大大有名。那是一条死亡之路,我们要想过去,嘿,只怕没那么容易。”
杨应麒道:“就算我们能过去,通过海上和大宋往来也需要大海船——要从东海女真聚居的地方去到大宋,得绕过高丽半岛,经过东瀛国与高丽国相望的海峡才能到达——远得很呐!”
欧阳适白了杨应麒一眼道:“小子,真怀疑你以前是不是也在海上混过,知道的比我还清楚!其实,造大海船我也略通一二,不过没学到家而已。唉,要是我的族人在此就好了。”
杨应麒道:“你的族人究竟是干什么的?”
欧阳适道:“我先祖本是大宋之臣,擅长造船之技,被贬到登州一带后,其中一支流为不纳之商……”
杨应麒笑道:“那就是海盗啦。”
欧阳适白了他一眼道:“随你怎么说!不过劫掠并非我们的本行,我们主要是靠海船航行于倭国、高丽各处,有时候也南下泉州和南方的船队交易。”
杨应麒道:“那你们的据点在哪里?”
“据点?”欧阳适叹道:“难!难啊!我欧阳家对自己造船的能耐颇有自信,历代沿革,精益求精。但因为在大陆上没有一个稳固的后方,东窜西逃,始终没能成大气候!近年来已经被泉州官造的海船给比下去了。不过若说到灵活轻便的小海船,我们欧阳家敢说是天下第一!”
杨应麒道:“天下第一?比江南的船厂还厉害?我可不信!”
欧阳适道:“我说的是小海船。”
杨应麒嗤之以鼻:“大海船才见水平,会造小海船有什么用!”
欧阳适怒道:“你原来是个外行!什么也不懂!要造好的小海船,你以为容易么?再说,我们家又不是不懂得造大海船,只是没有个大后方,人手材料都不足,怎么造!”
杨应麒没想到他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是真的不懂啦。”正要向他请教大海船小海船的区别和各自的妙用,忽然前面哨骑来报,说有上百个女真人来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第十六章入女真(下)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众人听说有女真人来袭都吃了一惊,收拢队伍,民部环成一个圆圈,折、狄、曹、萧、和阿鲁蛮分别率领精锐纵马向前,摆开阵势。
那群女真人共有两百人上下,折彦冲心道:“我们有精骑一百六十,光是这些就未必输给他们!何况背后有民部可以依靠!”
民部中有一百五十张弓弩,人人配备短兵,此外有五十面盾牌,六十支长矛,防守力和反击力都十分强劲。
女真人冲近,见到汉部的气势不敢就前,一个三十多岁的女真汉子越阵而出,叫道:“你们是什么人,敢犯我土!”
折彦冲本来会说一些女真话,决定要进入女真腹地之后,这两个月来更是时常练习,每日和阿鲁蛮说的都是女真话,这时已足以用女真话明确表达自己的意思,大声道:“请问对面又是什么人?为何说这片土地是你们的?”
那汉子耳带金环,眼睛如同海东青一般英锐,大声道:“我是女真国相撒改之子粘罕!”
狄喻上前道:“原来是撒改国相的公子,怪不得如此英雄。”
粘罕道:“你知道我父亲?”
狄喻道:“女真完颜部自乌古乃以降,多出了不起的英雄好汉!如今女真之主完颜乌雅束大人和国相撒改大人,更都是心怀大志、泽及远方之人!只要是喝过混同江江水的人就不会没有听说过。”
女真人早有叛辽自立之心,只是畏辽积威,不敢动手。眼前这个粘罕的父亲撒改是女真首领乌雅束的堂兄弟,任女真国相,而粘罕本身也是女真的首脑人物之一,听狄喻称乌雅束为“女真之主”而不称“节度使”已经有三分高兴,再听他赞扬自己的父亲,心里又多了三分好感。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是来贸易的商人么?”这样问分明已经敌意大减。
折彦冲道:“我们是失去了土地和故乡的流亡之族,只想找个地方休养生息。”
粘罕道:“你们是哪一族人?从何而来?”
折彦冲道:“我们是汉部!”
“汉人?”粘罕眼睛一亮道:“那你们可识字?”
欧阳适上前道:“我们这群人,个个识字,有大学问的人,也有三五个!你问这个干什么?”他这句话略有夸张之嫌,不过一路以来,除了打仗那几天,就是在马背上杨应麒也跟部人讲学不止,因此部中连最蠢钝的汉子也都略通文字算术了。
粘罕道:“你们只有这些人么?若只有这些人,这片土地倒还容得下你们。不过你们得守我们的规矩,还得教我们的族人识字!”
折彦冲和狄喻对望一眼,没想到粗朴无文的生女真会提出这种要求。折彦冲道:“我们共三百六十一人!只要给我们一小块土地,我们便能自己养活自己。女真的风俗、都勃极烈的禁令我们都不敢冒犯!至于教会女真人识字……”
粘罕道:“你们不肯么?”
折彦冲道:“我们不但可以教女真人识字,我们中还有人懂得造纸!能造纸就能印,有了大量的籍,就能让女真人成为混同江流域的文明之邦!”
粘罕大喜道:“若如此,我带你们去见都勃极烈!”
折彦冲道:“且慢!我们远道而来,和女真人可以作朋友,可以作亲人,但我们不作奴隶。”
粘罕笑道:“你教会我们族人识字,那就是我们的老师了,怎么会是奴隶!”
阿鲁蛮上前道:“等等,我们这一路来被人骗过害过,吃过太多亏了。粘罕你敢对着长白山方向发誓,绝不以诡计加害我们么?”
粘罕听他的女真话极为流利,不像折彦冲那么生硬,说道:“你是女真人么?”
阿鲁蛮道:“不错!我是曷苏馆女真。”
粘罕道:“那怎么会和这些汉人混在一起?”
阿鲁蛮指着狄喻道:“这是我的汉人老师。他不但教我识字,还教我武艺!”
粘罕不屑道:“女真人要汉人来教武艺?多此一举!”
曹广弼怒道:“你说什么!你看不起我们么?敢与我斗上一场么?”他的女真话是几个首领人物里面最差的,有些辞不达意,但看那怒气冲冲的样子,女真人也都猜出了他的意思。
粘罕背后驰出一个年轻人道:“我来跟你斗!”
粘罕笑道:“这是我堂弟撒八,是我们族里的勇士!你若能赢他,再来挑战我不迟!”
曹广弼策马飞入场心,横枪于马上,却不抢攻。撒八挥动大刀来攻,曹广弼心中冷笑,两人还没交手,狄喻已经道:“广弼赢了。”
但见人马交错,银光晃动,撒八但觉眼前一花,吃了一惊,攻势一顿,登时左支右绌,忽然肩头一痛,已被曹广弼挑了下来。
粘罕大吃一惊,背后几个人就要冲上,却被他挥手阻住!撒八虽然受伤,但曹广弼也不追击,任他上马离去。
狄喻忽然道:“且慢!”
撒八道:“怎么?你要我的性命么?”
狄喻道:“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么?”他的女真话说得也颇为流利,不但比曹广弼好,比折彦冲和杨氏兄弟也好多了。
撒八道:“我武艺不如他,所以输了,那又有什么好说的。”
狄喻道:“你武艺或者不如他,但也不应该输得这么快!你的对手赢得你这么容易,乃是因为你选错了兵器!”
撒八还没反应过来,粘罕已经点头道:“不错!请继续说。”
狄喻道:“刀骑杀人麻利,枪骑防御力强。以冲锋杀伤力而论,枪骑不如刀骑快、狠,但单挑对决,则枪长刀短,刀不如枪。一寸长,一寸强!还没动手,你在兵器上已经输了!”
宋朝重文轻武,但宋太祖以兵变起家,宋之武功延续唐、五代的武术系统,其严密、精妙处均非女真等浅演民族可比。唯其军政体系抑武扬文,致使长处不得为其用,这才落得个积弱的声名!近年武备废弛,军队战斗力更加不堪了!但其武艺精华仍在一些兵将世家、民间高手中得以流传,正是:衣冠无雄者,草泽有豪强。
粘罕听得暗暗点头,心道:“刀枪短长,各有所用。这群汉人果然有些学问。”
撒八却道:“我女真族最厉害的,乃是骑射,若是敢与我比弓箭……”他一言为毕,便见曹广弼拉弓望天而射,一头飞鸟应声而落。撒八登时住了嘴,心道:“就是弓箭,我也未必能赢他。”
粘罕赞道:“好功夫。”
曹广弼道:“轮到你我了。”
粘罕却摇头道:“不用了,你的功夫我见识过了,确实厉害。我收回我刚才的话。”见曹广弼收起银枪,又道:“这群人里,你是最厉害的了。”
曹广弼还没说话,便听萧铁奴、阿鲁蛮和欧阳适分别发出哼、嘿、赫的几声怪响,曹广弼说不了太复杂的女真话,干脆用汉语道:“我也想这么说的,可是他们几个却不同意。”
狄喻把他的话翻译过去,粘罕更是惊喜,道:“没想到今天遇到这么多位英雄好汉!”
——————————
注:在今天日本海以北、库页岛一带,曾盛产一种被称为“北珠”的珍珠,极为贵重。这一带有一种天鹅,因为以珠蚌为食,肚中常有北珠。又有一种被称为海东青的鹰类猛禽,擅长扑杀天鹅,吃了天鹅之后又会把天鹅体内的北珠纳入它的嗉袋中。为了取得北珠,便要先猎海东青。契丹每年都要逼迫女真各部贡纳海东青,或者干脆派兵前往。而每次契丹兵过境,都会给附近各部造成严重的马蚤扰,强犦杀人时有发生。定居于黑龙江与松花江合流处一带的五国部常常为此奋而反抗契丹人的暴政,封锁其通往东海的路途,而契丹人则每每发动大军前往征伐,或者命令完颜部等强族代为攻打,这就是有名的“鹰路之战”。
又:女真人自开国以来就对汉文化产生极大的兴趣。这一点和蒙古人颇不相同。
又:女真之能横行中原,颇有侥幸成分。其初兵制武艺均有效而简单。狄喻所言,其实也只是复合兵种相克相生的原理。以粘罕之天才或者知会于心而不能言道,撒八之流却不足以知此。
第十七章建村落(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曹广弼一枪一箭立下了威风,女真人便都不再敢小看汉部。此时的女真正在极力吸收各种势力以增强自己的实力,粘罕觉得这群人或可以引为臂助,但这种事情他还是不能擅自决断,因此要引他们回去和乌雅束等首脑相见了再说。
他听从阿鲁蛮的请求,面向长白山的方向发誓道:“这一路去我定不以诡计加害汉部朋友,若都勃极烈不肯收容,我当亲自送他们出境,如若违誓,天神诛之!”
从两部相遇处到女真人的心脏会宁,非一日可到。路上折彦冲等和粘罕谈论局势武功,互相佩服。而杨应麒最令粘罕吃惊,他没想到一个十三岁的孩子竟有如此学识,对欧阳适那句“人人识字、有大学问者也有三五个”便信服了。
渐行女真村落渐多,未见乌雅束之前,粘罕先给折彦冲等人引见自己的父亲、女真的国相撒改。撒改为人多智广闻,见面说道:“你就是狄喻啊,我听过你的名字。”又道:“前几天我就听说,西北境上有一部来历奇特的人,打击了不少盗贼,却分给一些贫苦人食物,就是你们?你们有这样的仁德,天神一定会保佑你们。”
在撒改的部落住了一天,再走一日,才望见女真的大本营会宁城。在曹广弼等人的视野中,那简直不能说是一座城市,只能说是一座城寨——甚至是村寨。
还没进城寨,便有一队人马在外面迎接,领头一人身材魁梧,肌肉壮健,大概四十来岁年纪,还没走近就高声道:“粘罕!听说你招来了不少有本事的汉人!”
粘罕上前道:“没错,是一些文武双全的汉部朋友!”跟着便替折彦冲等人引见:“这是我的族叔、乌雅束都勃极烈的弟弟,我部最了不起的英雄——阿骨打。”
杨应麒听见阿骨打的名字差点吓得摔倒,幸好他比较矮小,走在曹广弼后面没被看见。
折彦冲上前去抱拳为礼,阿骨打道:“我一生中最敬重的就是英雄好汉!听说各位不但能文能武,还带来不少图!”
折彦冲道:“我们手头没有图,但我们知道如何印制籍。”
阿骨打大喜道:“那更妙了!有种马在,还怕没有马崽么?快来,我哥哥在里面等着你呢!”
与乌雅束的会面其实只是一个过场,因为阿骨打的这个哥哥已经身患重病,近来族中大小事务基本上都是阿骨打在料理。
晚上阿骨打设牛羊筵款待,折彦冲道:“折彦冲直人快语,喝酒前想问一下勃极烈将如何安置我等?我部流亡已久,此事不定,我等酒食难安。”
阿骨打道:“你们想如何?”
折彦冲道:“我部仅三百余人,有十里之地足以休养。”
阿骨打道:“十里之地,如何能长久?我的意思是让汉部融入我部,一来无分彼此,二来也好教族中子弟识字知文。”
杨应麒这时已经调整好心态,闻言上前道:“阿骨打叔叔,我有个好主意呢。”脸上一派天真,便与一般十三岁孩童无异。
阿骨打一笑道:“好,你说说。”
这个宴会乃是席地而坐,连地毯也没有,地板地砖更是不可能。杨应麒跪在地上说道:“能和完颜部融为一体,无分彼此,这是我们最希望的。不过我部习俗,和女真不大一样,住在一起只怕有些不便。再说此城太小,而且城内本有人家,我们几百个人住进来只怕会多有打扰。我进城之前,见河滩那边有块荒地。大小刚好够我们建个小村落。我想我们不如就在这里建村。那里离本城不过十里,往来十分方便,若住在那里,平时我们和完颜部一起打猎畜牧,耕田读都没有问题。”
阿骨打道:“如此甚好,只是那河滩甚是贫瘠,只怕养不活你们这么多人。”
杨应麒道:“不要紧,只要阿骨打叔叔不禁我们与人交易,我们自有营生之道。”
阿骨打道:“你们有什么东西可卖么?”
杨应麒道:“我们中有许多巧匠,能制陶,能造纸,能打铁。”
阿骨打哈哈笑道:“我很希望你们造出好纸来,不过说到打铁,自从我部收服乌春部以来,女真兵器便闻名远近,至于造陶,那更是从很久以前我们就精通的事情了。我不是要取笑你们,只怕你们的东西卖不出去。”
杨应麒道:“我们有一百六十个猎人,几十个很会养马的好手,只要阿骨打叔叔肯与我们共山林草地之利,就算我们的东西卖不出去,靠他们也足以维持生计。”
阿骨打道:“你们教我们的子弟读,我们让你们在领地上打猎牧羊,那是应该的。不过你们就守着那个河滩的话,我怕你们会很穷。”他这样说,也就算是允可了。
折彦冲道:“这个不怕!只要有个空间给我们,我们便能自力更生。”
当晚两族人畅饮美酒,十分欢快。席间阿骨打问阿鲁蛮道:“我听说你也是女真人。”
阿鲁蛮道:“是,我是曷苏馆女真!”
阿骨打道:“祖上可有什么英雄人物么?”
阿鲁蛮道:“我只听族内老一辈的人说,我们的始祖叫阿古乃,当初和两个弟弟在高丽过活。后来始祖的二弟三弟决定北上,始祖年事已高,不能同去,便留在高丽,后来才渐渐北迁,来到鸭绿水北边这一带。我们的始祖待人宽厚,他的两个弟弟却十分英雄了得。”
阿骨打忙道:“那两个弟弟叫什么名字?”
阿鲁蛮道:“二弟弟叫函普,三弟弟叫保活里。”
阿骨打大喜道:“原来你是大始祖的子孙啊!我们一族,就是函普祖的后代!”
历数辈分,阿鲁蛮该认阿骨打为叔。
乌雅束听说这件事情也扶病出来,对阿鲁蛮道:“我听祖辈相传,大始祖当初曾对两个弟弟说:‘我虽然不能和你们一起去,但后世子孙必有相见之日!’没想到应验在今天。”为表庆贺,乌雅束命尽取美酒良肉,合族狂欢。
第十七章建村落(下)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席间阿骨打问阿鲁蛮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没有?你怎么会流落到这里的?”
阿鲁蛮道:“我家里没其他人了。我得罪了契丹人,四处逃亡,幸得与这些汉人兄弟一起。我们的族长胡十门对我很好,但因为我得罪的是契丹人,他也没法庇护我,只好掩护我逃走。”
阿骨打沉吟道:“如今我部已强,不如你就入了我完颜氏,称完颜阿鲁蛮,如何?”
阿鲁蛮喜道:“好啊!不过我想和折大哥他们住在一起。”
阿骨打想了想点头道:“那没问题。”
当晚众人大醉,露天而卧。阿鲁蛮醉的尤其厉害。
杨应麒是“小孩子”,推说不会喝酒,早早睡觉,第二天天才发白就起身,跑到河滩上勘察地形。中午回来,几个首领都还未醒,杨应麒便把没醉翻的人都拉了出去,扛笆篱,钉木桩,将阿骨打许诺的那片河滩围了起来。
欧阳适是第二个醒来的,见杨应麒忙上忙下,扯住他道:“你这么着急干什么?一个破滩,害怕人抢了你的?”
杨应麒道:“事缓则有变。这河滩虽小,总是我们能聚居的地方。阿骨打昨天的话句句暗藏玄机。我们人少,若给他打散了插入女真人之中,那以后就真的只能作女真人的教匠了。”
欧阳适点头称是,又道:“不过你要这河滩干什么?草也没长几根!更种不了东西。周胜那个老农非把你恨得牙痒痒不可。”
杨应麒道:“如果是人人都知道的好地方,哪里还会轻易给我们?务农见效慢,可以暂缓,反正我们只有三百人,需要的口粮完全能从女真人口里挤出来。”
欧阳适道:“怎么挤?”
杨应麒道:“阿骨打答应与我们共山川草地之利,嘿嘿,他们工具差,我们工具好,他们技术差,我们技术好,很多他们用不了的东西,在我们手里就变成宝贝啦。看着,用不了一年半载女真人就会羡慕我们的生活。阿骨打想同化我们,我还想同化他们呢!”
他和张老余早在瘟疫之谷中就商量着掌握了烧红砖的办法,这时候先在低洼处挖出泥土,堆土为窑,烧泥作砖。曹广弼训练出来的骑兵四出打探询问,寻找杨应麒要的原料。这一带附近并无大煤矿,但小煤矿还是有的。取木更非难事。在不远处更找到了铁!
不久砖块烧成,而低洼处已经形成一个大坑!这个坑一开始就选择在江流旁边,和江水只隔了薄薄的一片泥墙。
这件事情告一段落,杨应麒又准备着涸江捕鱼——这涸江也不是真的把江水抽干,而是在江边水较浅处磊起一个围栏。
围栏筑起来后,杨应麒来到之前挖泥土形成的大坑前,让人凿开那泥墙,江水涌入,形成一个好大的池子。下游的江水为之一浅,之前围起来的那个土石围栏里许多鱼便搁浅了。杨开远领人把鱼都捉出,大鱼都送给了女真人,女真人得了好处,也不太管江水忽然变浅的事情了,反正没过多久就恢复正常。小鱼则分了种类,把食肉的鱼去掉,只剩下食草的鱼作种,扔进那大池塘当中。池塘和江水汇合处用木笆篱隔开,防治池鱼逃跑。
接着杨应麒用蜂蜜引来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