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边戎-第102部分

“你怎么就说得这么难听?”
杨应麒指着欧阳适的鼻子道:“你!你刚才不也动了这样的心思么?”
欧阳适笑道:“你说的这么直接,就不怕我翻脸不支持你了?”
杨应麒冷笑道:“既然是兄弟,有什么不满就该说出来!就算翻脸,也好过憋在肚子里互相算计!”
欧阳适笑了笑道:“这也有道理。”拍了杨应麒的肩头道:“不过老七你放心,虽然我平时跟你也常常斗嘴,但现在是非常时期,这一关我一定会撑你撑到底的!”
杨应麒也消了气,说道:“四哥是能顾大局的人,我向来知道。”
两人正说着,忽然燕青进来报道:“七将军,不好了,部民们把六将军的府第给围住了!”
杨应麒怔道:“围住?他们要干什么?”
欧阳适冷笑道:“这还用说!当然是为了把老六的家人拉出来泄愤啦!现在老六己经成为汉部的叛徒了,是不是?”
杨应麒目视燕青,见他点头称是,怒道:“胡闹!胡闹!汉部又不是没有法律!就是要惩戒叛徒,也不能用这种形式!备马,我这便过去瞧瞧!”
欧阳适拉住他道:“记得带兵马过去。”
“带兵马?”杨应麒问道:“带兵马干什么?”
欧阳适叹道:“老七啊!你以为那些还是老老实实的市民啊?那己经是被怒火冲昏了头的暴民了!你不带人手去,小心他们连你也打!”
第一八五章 变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
第一八六章 穷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
第一八七章 匕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宣和七年冬的金汉战争,与其说是大金政权在与汉部斗,不如说是宗望在与汉部斗。吴乞买在背后对宗望也算有所支持,但显然并未出尽全力,一些用心险恶的人己在揣摩皇帝是不是打算利用平汉战争来削弱二房的实力。至于宗翰,他始终在“武力平汉”与“以汉治汉”之间徘徊。现在平灭汉部对他来说未必有好处,但长远来讲,任由汉部发展还是有隐忧的。
从开打到现在经历的时间并不长,但战况却相当惨烈,宗望和汉部虽然都还没伤到根本,但通过这次辽口攻防战却同时对对方的战力有了新的了解。宗望在刘彦宗等人的劝导下终于也开始扭转一开始的心思,打算和汉部和谈了——因为他发现吴乞买和宗翰都己经开始打起了退堂鼓,而如果没有这两派的全力支持,要打下汉部根本无法实现!
可是,和谈的条件到底该怎么提?解除汉部武装己经是不可能的了,虽然汉部愿意继续承认大金的宗主地位,但这无论对宗望来说还是对吴乞买来说都远远不够。而杨应麒希望迎回折彦冲的条件,吴乞买和宗翰等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满足他。
持续了半个多月的辽口攻防战终于停了下来,金军从日以继夜的攻城策略转变为毫无意义的围城策略——对一座有后门的城池进行围堵,根本没法削弱城内守军的战力和士气!所以说好听是围城,说实在话就是宗望己经放弃攻城战了。
“报!谙班的队伍到了!”
斜也终于到了,和他一起到来的还有折彦冲和萧铁奴。宗望向宗固等打听折彦冲的情况,听说他起居饮食无不正常心中暗暗称奇。他有心召萧铁奴问辽商虚实,结果萧铁奴还没到,卢彦伦便先来见宗翰,一见面就责宗翰不守前约宗翰当初许下的诺言根本就是默认了不会在伐宋之前侵扰辽南。
宗翰这时哪里还把萧铁奴和他的文官放在眼里?闻言冷笑道:“这是大金几位勃极烈的决定,岂是尔等所能与论!”
卢彦伦道:“国相,所谓人无信不立,六将军作出这么大的牺牲,连叛徒的名也背了,国相和二太子却过河拆桥,未免令人寒心!”
宗望在旁淡淡道:“寒什么心!等打下了辽南,仍封你六将军为辽南都统,统治辽口、津门。”
卢彦伦道:“打下来的辽南,那也是一个破烂了的辽南,六将军要来何用?”
宗望哈哈大关道:有没有用是萧铁奴的事,你回去告诉萧铁奴,叫他好生磨砺兵器,明日便去攻域,攻下了r辽口,我再奏请皇上给他升官!”
卢彦伦脸色微变道:“二太子,你开什么玩笑!让六将军去攻打辽口,那将来他还怎么回汉部去?”
宗望冷笑道:“回汉部?他还想回汉部?”
“当然!”卢彦伦道:“六将军一直在大金军伍中‘委曲求全’,为的就是救大将军回去……”他忘了宗翰一眼道:“国相,事情本来该这样的,不是么?”
宗翰沉吟不语,卢彦伦又道:“辽口战况,我们己有耳闻。攻城之事,也非我六将军所长。如果是大金六万大军也攻不下的城池,派六将军这两三千人马去打又有何用?”
宗望淡淡道:“那也要打过了才知道。”
卢彦伦咬了咬牙,愤然道:“国相,这……这不是要借刀杀人么?难道大金真要灭我萧字旗么?”
宗望斜眼望他,冷笑道:“便是又如何?”
卢彦伦对宗翰道:“国相,你也是这般决定么?”
宗翰沉吟道:“你们六将军卖给我们的东西,如今我们己经不感兴趣了,接下来你们要想保命,要想富贵,便要看你六将军还能卖给我们什么了。”
“这……”卢彦伦心头气愤,却也无奈,终于道:“好!好!我这便去跟六将军说,然后再来回复国相和太子。”
宗望冷笑道:“你不用来了,有什么话,让萧铁奴亲自来请命!”
卢彦伦出帐之时,斜也刚好掀开帐门进来。两人见面,卢彦伦俯身行礼,弓着腰去了。
宗翰和宗望都来和斜也见礼,斜也坐了主位,颇为不满道:“小四,辽口怎么还没打下来!四哥那边可催得要命啊!”
宗望黑着脸,说道:“明日还请五叔亲自指挥攻城-五叔神威无敌,这辽口城定可一战而下!斡离不带领平州军马南下打津门去,且看我们谁先得手。”他说这样的气话分明是跟斜也抬杠。
斜也一听大怒,喝道:“小四,你这是什么话!折彦冲没尊卑,你也没个尊卑了么?”
宗翰不愿看到两人弄得太僵,在旁劝解,又道:“五叔,这一路上折彦冲和萧铁奴可还老实?”
斜也道:“都老实。萧铁奴也就算了,毕竟是叛了主的狗,除了向我们要肉吃他没其它路子了,不老实还能怎么样?倒是彦冲,嘿!被我们拘押起来居然还这么沉得住气!这段时间我去看过他几次,劝他写信让汉部投降,你猜他怎么说?”
“怎么说?”
斜也道:“他竟然说:等到了津门,看见杨应麒的首缓,他自然会传令汉部投降!’
宗翰和宗望对视一眼,宗翰道:“辽口的战况,他知道么?”
“应该不知道。”斜也道:“这段日子外来的人我们谁也不让彦冲见,就蒲鲁虎和安塔海那两个小畜生服侍着他。哼!提起这两个小畜生我就来气!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姓完颜的!”
宗翰指着辽口道:“阿虎也姓完颜,如今正在城内磨刀准备和我们拼命呢!”
斜也道:“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哪里还能指望?如今我们拿了折彦冲,汉部的人竟然也不降!哼,待我明天绑了他到城头去,看阿虎这忘了祖宗的女人动不动心!”
宗翰皱眉道:“绑了折彦冲去喝降……未必有用。”
“没用?”斜也道:“如果真的没用,那就把他杀了!”
宗翰叹道:“要真这样,那我们这次忙活岂不是白白送给汉部一个造反自立的借口?”
斜也冷笑道:“他们现在还不是造反么?”
宗翰不语,宗望道:“绑折彦冲到城头喝降的事,太过下作。如果阿虎不在城内,也许有用。但她在城内,恐怕反而无用。”
斜也奇道:“这是为何?”
宗望道:“如果城内只有曹广弼或者杨开远,他们怕背上逼死兄长主公的恶名,或许会被迫降服,如果他们不肯屈服而导致折彦冲被杀,汉部内部也会因为怀疑他们存心夺位而人心思变。但阿虎是彦冲的妻子,若她忍得下心来不屈服而任由我们在她面前杀了折彦冲,那汉部上下不会对她生疑,只会因此而加深对我们的痛恨。”
斜也道:“我就不信虎女忍得下这心!”
宗翰叹道:“她若是为了丈夫而投降,如何向汉部军民交代。在那种情况下,她便是忍不得心,恐怕也没办法开城投降。阿虎毕竟是个性烈的女子,或许会被气疯气死,但要她屈服却不容易。”
斜也喝道:“这么说来,我们拿了折彦冲到底有什么用?”
宗翰与宗望听到这句话都感郁闷,按理,他们拿住了汉部的元首应该占尽上风才对,但随着事情的演变竟然会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真是始料未及。
就在这个时候,帐外来报:萧铁奴到了。
第一八八章 定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宗翰这时己完全了解折彦冲的意思,这样的局面对他来说并无妨害,口中却冷笑道:“彦冲搞出这么多事情,为的原来是这个!这确实也是打破我大金内部僵局的法子之一,不过对他来说,要破这个局还有更安全更容易的路子那条明路我早己给折彦冲点明!难道?辽南换江南?的条件他竟然还不满意?”
萧铁奴淡淡道:“大哥不是不满意,而是根本办不到!”
“办不到?”
“对,办不到!”萧铁奴道:“我大哥这人和我不同,他对汉部的名声爱惜得很。你要汉部冒天下之大不韪和你们去攻宋朝,汉部办不到,他也办不到。”
宗翰哼了一声道:“所以他宁可以身为质?”
“不错。”萧铁奴道:“他希望自己的到来以及辽口即将结束的这场大战,能够为汉部、为大金换来一段和平。他的这个决定,无论对大金皇帝还是对座诸位来说都没坏处,对么???
宗翰宗望对视一眼,知道就眼前局面来说这确实不失为一个解决的办法,可有件事情他们还是不肯放心,那就是折彦冲要做人质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地来?而要摆弄出这么个局面?
宗翰问道:“如果我们不同意,你们打算怎么办?”
萧铁奴叹了一口气道:“我们还能怎么办?伸长脖子等你们来割罢了。不过之后的局面我们便不管了,你们自己收拾。只是那样的局面,对大金有什么好处?对谙班你有什么好处?对国相你有什么好处?对二太子你又有什么好处?照我说,你们还不如拿了我大哥去跟老七谈谈生意,反正老七口袋里钱银多多,你们拿着我大哥正是奇货可居!一定能从那头守财麒麟口袋里掏出不少财物来。”
斜也等三人互相望视,一时帐内全无声音。良久,宗望沉吟道:“如果我们南征大宋
萧铁奴道:“你们要打大宋,你们自己打去,我们汉部拦你们不住只好袖手旁观。这就是我们汉部部民的决定,也是我大哥的底线!”
宗望又道:“如果我们南征期间汉部乱来”
萧铁奴道:“那我和大哥都得死,这又有什么好说的?只能怪大哥看错了老七。”
宗望又道:“那如果我们打下大宋”
萧铁奴道:“那就恭喜你们了。不过我大哥说,如果没有汉部的帮助,你们打不下大宋的。他劝你们还是别动这心思的好。”
斜也闻言冷笑道:“什么?你说我们打不下大宋?”
萧铁奴笑笑道:“那是我大哥说的,未必作得准。按我说的话,大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好打得很,几位不妨去试试。”
斜也哼了一声道:“别上他的当!折彦冲是想我们和大宋打得两败俱伤,好来捡现成的便宜!”
萧铁奴拍拍手道:“你们要这样想,我们也没办法。总之,我汉部不会派一兵一卒入侵大宋如果你们定要逼迫我们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唯战而己。”
宗望听到这里,忽然放声狂笑。
萧铁奴问道:“你笑什么?”
宗望冷笑道:“听说你们中原有一种人叫做伪君子,我以前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今天可总算见识了!”
萧铁奴道:“你的意思,我不懂。”
宗望道:“折彦冲弄出这么多鬼鬼祟祟的伎俩,分明是满肚子的私心,可他偏偏还要在大定府高台上讲得那般慷慨激昂说到底也就四个字:收买人心!这不是伪君子是什么!
萧铁奴嘿了一声道:“我不知道老大是不是这样的人,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觉得没什么。汉部部内的民意,是希望能在这件事上独善其身的,他也只是按照元部民的决议行事罢了。至于用点小机巧,那也不算什么。其实就算伪君子又怎么样?反正我觉得他蛮大胆的,至少敢拿自己的性命来下赌注的这种事情,便不是人人干得出来的。怎么样?我大哥这个建议,你们接不接受?”
斜也哼道:“废话!要我们接受,岂不是都被他玩了!”
萧铁奴分别看了宗望宗翰一眼道:“那两位呢?”“
宗翰不语,宗望哼了一声也不说话,萧铁奴微微一笑道:“这样大事,想来是要再商量商量的。如今大哥的意思我己经转达,接下来该怎么决定你们也不用和我说,直接跟老七谈去!现在汉部拿主意的人是他。”说完微笑着屈膝行礼道:“谙班,国相,二太子,若没什么事情,萧铁奴告辞了。”
萧铁奴走后,三人商量许久仍未得出结论。直到斜也离开后,宗望才问宗翰道:“你觉得如何?”
宗翰道:“虽然我们有些被动,但也不失为一个解决眼前困境的办法。”
宗望冷笑道:“难道你还看不出折彦冲的野心!”
“野心?”
宗望道:“他冒这么大的风险收买人心,收买的是谁的人心?是大宋的人心!他为什么要收买大宋的人心?你想过没有?”
宗翰笑笑道:“就算这样又如何?他的性命毕竟还掌握在我们手上一只要我们看牢了他,他的那些花花肠子便都不管用了!”
宗望道:“但万一被他逃了……”
“逃不了!”宗翰道:“只要把他和萧铁奴隔开,他就逃不了!这一点,你认为我们做不做得到?”
宗望沉吟道:“这一点不难,只是……”
宗翰问道:“还只是什么?”
宗望叹道:“只是我仍然怕有个万一”
宗翰忽然笑了起来:“小四,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优柔了,莫非是被杨应麒影响了不成?”
宗望哼了一声道:“好!这件事情我们便冒冒险!不过不能完全按照折彦冲的安排来!你那以汉治汉的策略要同时进行。”
宗翰点头道:“平州、大同两路兵力向南,对我们没有坏处!会宁那位居心叵测,老想利用汉部来消弱我们,现在我们一走,汉部的压力就由他一个人顶去!”
宗望叹道:“我本不想如此!可惜……罢了!有折彦冲在手,谅杨应麒也不敢乱来!”
金国的“内战”终于停了下来。交战双方派出成员复杂的使团进行暗中交涉,津门方面派出的是杨朴和邓肃,会宁方面派出的是韩昉和刘彦宗。
这次的交涉情形十分奇怪:不但交涉双方讨价还价,就是使团的内部也存在互相制约的关系。宗翰派韩昉作为刘彦宗的副使,为的就是怕宗望独揽和约的好处;而曹广弼间接推邓肃上位,也是怕杨应麒为了救折彦冲而不顾一切地许诺汉部兵马伐宋。
经过了几个日夜的交涉,双方终于达成了几方面的协议:
第一是宣布这次战争的性质是“误会”。那是谁造成这次误会的呢?当然是大宋!童贯派往平州的假使者和假使者身上的文被拿出来作为大宋挑拨金汉关系的证据尽管这“证据”之前无论平州还是津门都根本不放在心上。当然,大宋的这一恶行”也成了女真侵宋的又一借口。
第二是汉部继续承认为大金属国,汉部公开向吴乞买表示忠诚,并传安抚大金境内的各个非女真部族。汉部方面阿鲁蛮后撤,平州军方面辽口解围,鞍坡的矿产以及东京道的商路重新对汉部开放,但所有商人出了辽口,就得比以往多交一成税金。汉部每年进贡会宁的茶叶、布匹、丝绸各加一倍。
第三是通过了对宋战争的任务分配:以东路军、西路军为两路伐宋主力,汉部向大金提供十五万担粮草(大部分归了宗望),而不负责作战。伐宋期间,汉部必须削减一半兵力。
第四个问题就是汉部迎回折彦冲的要求。这次金汉和议大金方面其实是在宗翰宗望主导下进行,吴乞买连个说话的地都没有,只能最后默认而己。不过宗翰和宗望考虑到他毕竟是皇帝,最后还是让了许多好处给他。但对吴乞买要求把折彦冲押回会宁一事宗翰宗望根本就不理睬,眼下折彦冲其实是被宗翰宗望共管,所以吴乞买对于汉部迎回折彦冲的要求也只能空头许诺,而杨应麒也以“大将军未归”为理由对削减兵力一事阳奉阴违。
除此之外,还有十几项互相制约的条款,不一而足。
对于这个结果,在金国方面,宗翰颇为满意,宗望亦表赞同,吴乞买也在宗干的敦促下勉强接受;
而在汉部方面则普遍感到不满,完颜虎和杨应麒不满女真不马上归还折彦冲,而曹广弼也对没能阻止女真伐宋也颇为失望,但他们最后还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接受了这一事实。实际上杨应麒和曹广弼也都知道:能达成眼前这个协议,对双方来说都己经很难得了。
对于这次进军,宗翰和宗望各有各的野心。宗翰希望能囊括陕西和河东,这样的话他手头掌握的人力物力将变得极为可怕;而宗望则显得谨慎多了,他只打算打下燕京路作为地盘,敲诈宋政权增加岁币作为军费,然后再通过塘沽来执行他以汉制汉的策略。实际上他以汉制汉的策略还没开始施行就己经取得了成果:曹广弼眼见无法阻止北兵南侵,竟然荡舟南下,带着辞去职务的邓肃、石康归宋。杨应麒没能力阻止他,也根本不打算阻止他。
曹广弼离开津门后并没有马上前往汴粱,而是停留在清阳港等候着进一步的消息:他仍然担心宗望忽然撕毁秘密协议趁着自己离开侵略辽南。不过尽管这样,汉部中枢系统的士气还是因为他的离去而大受打击。大将军被软禁,二将军辞职,六将军背叛!汉部三个最能打仗的人转眼间都不在了,这个时候,就算杨应麒想发动对会宁的战争他手头也是有兵无将,有将无帅。
东京道的商路再次开通了,但连杨应麒也不知道这种短暂的繁荣能够维持多久。站在辽口的城墙上,看着夕照下那些显得倦怠的士兵,他忽然有些后悔:没有折、曹、萧的汉部竞显得如此疲软,这种疲转让杨应麒感到害怕。人心和士气,有时候散了就回不来了!汉部的人心还没散,这是汉部得以维持下去的原因,但它己不具备侵略性了。在这一刻,杨应麒才真正意识到折彦冲的作用!
“我们果然是没法代替大哥的。”杨应麒有些黯然地说:“如果大哥没有出事,汉部一定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听杨应麒说话的只有一个人——他的堂兄杨开远。不过杨开远既没有跟着懊丧,也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安慰杨应麒,只是说道:“我觉得,我们现在的这种疲软只是暂时的。”
“暂时?”
“嗯。”杨开远道:“应麒,有件事情你注意到没有?”
“什么事情?”
“尤宇逃回辽口的时机。”
“尤宇逃回辽口的时机?”杨应麒道:“三哥的意思是……他逃回辽口的时机不对?”
“不!恰恰相反!”杨开远道:“尤宇逃回辽口的时机太对了一对得刚好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作出反应!如果他晚来了一天甚至半天!辽口和津门便未必能像己经发生了这样,作出正确的反应了。”
“你是说……这里面有问题?”
“应该是。”杨开远道:“你觉得呢?”
杨应麒沉默了。
杨开远又道:“这件事情,我们暂且不提。现在我问你,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接下来?”杨应麒苦笑道:“我们除了在这里看着、守着之外,还能怎么办?逼得宗望发急真把大哥给害了就糟糕了。”
杨开远问道:“你真的打算空等空守?”
杨应麒叹道:“我本来不是这么打算的,我本来……”犹豫片刻,终于把他那个不成熟的“阴阳战略”跟杨开远说了。又道:“可惜,我们根本做不到咦!不对!?
杨开远道:“怎么了?”
“三哥,我们……我们可以做了!”杨应麒道:“对!可以的!虽然大哥不在,但这样做是完全可以的!甚至……甚至比原先的计划更加名正言顺!?
杨开远想了想也明白过来,叹道:“看来,真的是这样了。”
杨应麒却反而不说话了。夕阳还是那个夕阳,士兵还是那些士兵,但落在杨应麒眼里己经完全不同了:他觉得这些士兵不是倦怠,而是在休息,为了下一次更大规模的冲锋而进行的休息!
“三哥,我回津门去了。”杨应麒的血脉忽然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