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边戎-第10部分

如何,先想法子把乌古人的事情打听到了再说。”对合不勒道:“合不勒兄弟!蒙古和乌古同是北族,乌古人也应该还不知道你和我们订交,如果由你的人去打探消息,应该会容易得多!”
合不勒听完翻译,知道了折彦冲等人意思,点头道:“不错!还是先救人要紧。”按曹广弼的建议派了几个聪明伶俐的族人来打听。
那几个蒙古人见到乌古的牧人后表示自己刚刚去契丹做完生意回来,想穿过乌古部的领地回本族去,“不经意”地问到了乌古人汗帐所在,就这样渐渐接近乌古部的心脏,终于一个乌古人在闲聊中道:“最近来乌古的人可真多。”
“哦,为什么这么说?”
“前些时候,先是一伙契丹的败兵来了。之后又来了一批汉人。前几天节都使大人那里还打过不大不小的一仗呢,打的就是那批汉人。”
“节都使大人?你们乌古不是叛辽了吗?怎么你们的汗又做节都使了?”
“唉,我们重新归顺大辽有一段时间了,你们不知道吗?”
“嗯,没怎么听说。对了,刚才你说打了一仗,后来怎么样了?”
“那一仗啊,双方都死了好几十人,但总算把那批汉人给拿住了。”
“拿住了?你们拿住他们干什么?”
“送给辽国人啊。这些汉人好像和他们有仇,听说辽国一个大官会花大价钱把这些汉人买回去报仇。这次辽国的使者过来,又向我们要这要那。我们拿住这些汉人,刚好拿来抵消损失。”
“这些汉人真是可怜。现在他们一定像牲口一样被关起来了。听说辽国的大官出手可是很阔的,你们要小心些,别让那些汉人给跑了——他们也许比牛羊还值钱。”
“放心,他们关的那个地方啊,就离大鲜卑山不远。节都使大人的大军也在那附近,这批汉人跑不掉的。”
这几个蒙古使者又分头打听得确实,这才潜回报告。杨应麒听完道:“原来乌古已经归顺了辽国。唉,这次是我们太疏忽了,我们本该打听清楚再来的。那个乌古酋长见利忘义,真不是个东西!”
欧阳适却冷笑道:“打听清楚?我们这次本来就是病急乱投医,走到那里没有危险?在辽境被契丹兵追,在宋边被自己的族人逼,到了草原不但遇到马贼,还遭遇了宫帐军!上天连一点休息将养的闲暇都没给我们,什么时候给我们时间去细细打听了?”
折彦冲道:“现在乌古的情况我们基本了解了,如何救人,大家说说。”
杨应麒道:“若要救人,得有蒙古的朋友帮忙。”
合不勒道:“汉人兄弟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这个时代草原民族或称汉人为宋人,或称唐人。这些天相处下来,合不勒已经学会了几句简单的汉语,又因应勒折彦冲等人的习惯,称他们为汉人。他在相处中又知道杨应麒知识渊博,头脑灵活,也不以小孩子看待他,说道:“杨兄弟若有什么主意,尽管说出来。”
杨应麒根据蒙古探子的描述,在一片沙地上画了一个简图,说道:“这里是乌古部,我估计,他们正等着我们去自投罗网呢。所以我们不能贸贸然去,而要用调虎离山之计……”
——————————
注:在杨应麒梦里的那个历史中,在铁木真统一草原诸部以前,契丹人以北、女真人以东的各个部落称呼各异。所谓“蒙古诸部”,其实是蒙古强盛起来之后的提法,是后世人对这些部落的称呼。
第十五章誓约(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辽国兰陵王世子萧昂坐在乌古汗鞑赖干的帐篷里,喝着美酒,听着奉承,已经完全忘记了前些天的惨败。
他身边是一路护送他来到此处的穆里阿,正和鞑赖干商议着伏击汉人的事情。
穆里阿道:“过了这么久,那些宋人还没到!叫狄喻的那家伙狡猾得很,多半他已经看出我们的计谋!那个女真人是他叫回去通风报信的!早知道绝不能让那个女真人出去!”
萧昂不屑地道:“你担心个什么!那群宋人最多只剩下一百多人,随便遣个一两千人过去就把他们灭了。”
穆里阿道:“世子,这些宋人和南边的宋人颇不一样,一个个凶得跟虎狼一样!人又狡猾,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败在他们手下。”
萧昂听了这句话脸色一沉,怒道:“还不是你冲乱了我军的阵脚!哼,若不是看你后来救护有功,我非把你军法处置不可!”
穆里阿听得低下了头,鞑赖干忙上来劝酒排解,又道:“那群宋人其实也就是一群盗贼,犯不上世子你生这么大的气!只要世子你传下令去,乌古部、敌烈部、阻卜部谁敢不听号令?这群小贼马上就成了沙漠上的小鱼!”
穆里阿道:“为了一百多个小贼号令诸部,会不会有些小题大做?”其实穆里阿知道萧昂的官位也不足以号令诸部,然而这个世子毕竟得宠,狐假虎威的事情还是有可能干出来的。
萧昂怒道:“什么小题大做!鞑赖干你马上传我号令,谁能捉住那些宋人一人一马,赏银十两,马五头!”
鞑赖干大喜,忽然外面有人来报:“大汗……”
鞑赖干脸色一沉道:“什么大汗!”
那人一愣,随即道:“大……大人,蒙古部的人忽然冲进我们的马群,打伤了我们的人,还抢走了我们的马。”
鞑赖干怒道:“有这样的事?”对他弟弟巴里差道:“你带上人去看看!”
漠南漠北各部族互相抢夺征伐,那是常有的事,穆里阿听了也不以为意。
鞑赖干道:“蒙古部可恶得紧!知道萧世子在此还敢来捣乱!世子,不如你下令让乌古敌烈军统司出兵讨伐他们!”
萧昂还没回答,穆里阿道:“在漠北用兵,乃是大事,得有中京的号令才可。”
鞑赖干其实也是气头上的话,他自知乌古不如蒙古部强盛,大辽的影响力很难到达斡难河,要是凭着乌古部自己,只怕也找不回那场子,当下道:“希望只是一群蒙古人胡闹!如若不然!哼!”
跟着又劝酒,过了些时候又有人来报:“不好啦!我部追上去的人马中了埋伏,连巴里差大人也被射伤了。”
鞑赖干大惊,心道:“难道是蒙古人大举进犯!辽国使臣在此,可不能在他们面前堕了威风!”对萧昂道:“这群蒙古人真是不知死活!萧世子你先喝酒,待我亲自去把他们灭了!”
鞑赖干出帐以后,穆里阿道:“这群蒙古人只怕来得有些蹊跷。”
萧昂道:“管他们呢!若是蒙古人打败了乌古人,加封他们个大一点的官就是了,反正惹不到我们头上!”对一个侍从道:“你去看看那群宋人俘虏里有没有可以入眼的妞儿,给我提一个过来。”
那侍从笑道:“早看过了,一个也没有!那些女宋人个个长得粗手大脚,没一个好看的。”
萧昂摇头道:“都说宋人长得像羔羊一般娇嫩,我在中京南京也看过不少不错的,怎么这帮人就都这么粗鲁!”
穆里阿道:“这些人我拷问我几个,都是我们南京道上的奴隶!所以和汴京江南的宋人大不一样。”
萧昂又对那侍者道:“那你去给我捉几个男的过来,我鞭打着玩儿。”
这时已是夜晚,那侍从前往俘虏营,正要进去,忽然一队人悄没声息地掩近,那侍从还来不及出声,便被一箭射死。
萧昂在大帐里左等不到,右等不到,不耐烦道:“怎么还不来。”
穆里阿虽然喝了些酒,但依然警惕,说道:“好像有些不对劲!”
正要出去,忽然杀声震天,有人钻进来叫道:“不好啦!宋人——还有蒙古人!夜袭!”
萧昂和穆里阿惊得酒意全消,杀声越来越近,萧昂吓得不能动弹!穆里阿跑出帐门,但见远处星星点点到处起火,囚禁俘虏的方向更是一片火光!心道:“这群宋人好凶悍!”吩咐侍从赶紧把萧昂带走,往敌烈部逃去。心中大是奇怪:“那是调虎离山之计么?他们不是才一百来号人吗?怎么可能搞出这么大的场面?”
他却不知折彦冲已与合不勒订交,两拨人马合在一起,共六百多人。合不勒领人去抢掠乌古部的牧群,惹得鞑赖干派遣他弟弟前来追击,被合不勒引入包围圈中,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这场大胜之后,杨应麒又让带察尔率领几十个人作疑兵把鞑赖干的主力引开,他们却兜了个圈子,直冲乌古部驻地,在几个俘虏的带领下救出了狄喻等人。
此时俘虏营中只剩下两百多人,而且个个带伤,狄喻神情委顿,看到折彦冲之后道:“你们来了……唉,我对不起大家。”
折彦冲道:“这不关师父的事!是背信弃义的乌古人无耻!”
阿鲁蛮看见狄喻的样子心头火起,怒道:“我这就带人去把他们全宰了!”
杨应麒道:“不行!我们这次是奇袭,势不能久。现在伤员太多,先救人再说,这笔账以后再算!”
折彦冲道:“若就这么走,我这口气咽不下去!应麒,你和开远带人护送,我带些人马去冲杀一阵!”手中大刀一引,和曹广弼、欧阳适、阿鲁蛮带着五十多人冲了出去,合不勒引人前去助阵。萧铁奴也跟了过去。
杨应麒和杨开远商量了一会,杨开远道:“我们该往哪里退?”
杨应麒沉吟道:“西面现在是战场,去不得!南面北面一片平川,没有供我们躲藏的好地形!往东!进大鲜卑山!”
第十五章誓约(下)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折彦冲等人直冲入乌古大帐时,穆里阿还没来得及离开,阿鲁蛮大喝一声,举起张老余给他锻造的狼牙棒一击把他打得脑浆四溢。
这场大乱下来,乌古部伤亡惨重,损失极大。众人还没找到萧昂,便听西边马蹄声响起,折彦冲道:“鞑赖干回来了!”
曹广弼道:“我们人少,打不赢!先撤!往南!”
欧阳适道:“应麒他们是往东,为何我们却要往南?”
曹广弼道:“应麒那伙人伤员太多,逃不快。若我们赶上了他们,再被鞑赖干赶上,那只有大家一起死!我们往南,就是要引开他们!”
欧阳适道:“可是杨家兄弟手底下人太少,如果被发现了踪迹,就算鞑赖干只派遣一小部过去,他们也有覆灭的危险!”
合不勒叫道:“不要争了!你们往东,我往西!”
折彦冲道:“那怎么行!”
合不勒道:“放心!乌古人拦不下我!我会把他们引走!你们先躲入大鲜卑山好好养伤!等伤势养好了再来斡难河找我!”
耳听马蹄声越来越近,折彦冲道:“大家是好男儿,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合不勒安答,保重!”
合不勒道:“保重!下次见面,我们再正式结拜!”
他们却不知道,再见面时,已难做兄弟。
折彦冲驱赶从乌古劫掠到的牲口向东而来,与杨应麒回合。西面杀声大作,折彦冲频频东顾,萧铁奴道:“你放心,鞑赖干算什么东西!困不住合不勒的。”
折彦冲道:“说的不错!”
此时南国已然逢春,北国却还寒冷,但大鲜卑山冰雪渐开,狄喻指点着众人进入山林,找到一处山谷隐藏起来。大鲜卑山物产丰富,条件比那个死气沉沉的瘟疫之谷好多了。他们又有铁有火,要安定下来并不困难。
曹广弼带着三十几个人分几个方向驰出,在西边是布列哨岗,以防乌古部和契丹人来袭,在东边则是打探道路。
阿鲁蛮带领三十几个人时出射猎,补充食物。
杨应麒等则分别主持安置、养伤事宜。大多数伤者日渐痊愈,但由于缺医少药,仍有七个人重伤不治。众人埋葬了死难的同伴,暗暗祷祝:一定要为他们报仇!
这场劫难过后,这群人只剩下三百六十一人,其中还有十八人是随萧铁奴新加入的马贼。和当初被赶入瘟疫之谷的人数相比,只剩下不到两成!然而众人屡经患难,却越磨越坚!
半个月过后,能活动的人已经接近三百人。折彦冲将之重新部署,分为兵民两部。
兵部以五人为一组,以五人中综合本领最高者为长——这人不但是带领者,同时也是其他四人的老师。两组为一队,两个组的首领分别任正副队长。一队共十人。折彦冲等人选精去芜,只选出了一百六十人,共十六个小队。每人都配备两到三匹战马。
民部的组织仿佛,但小队数量没那么严格,主要分管锻造、制衣、喂马等事务。民部不如兵部精锐,但平时也要参加训练,遇到危急情况个个都能上马打仗。
三百多人中妇女有二十三人——乌古之难中被杀害的妇女很少,由于她们都是在瘟疫中挺过来的北国妇女,没有一个是弱不禁风的,但正因为“粗手大脚”,也避免了被萧昂等人侮辱。
在这山谷中休养了一个月后,西面开始发现乌古人的踪迹。折彦冲道:“看来这些乌古人还不死心!我们是否派出小队去马蚤扰他们一下!”
杨应麒反对道:“要报仇也不急在一时,再说,要是暴露了我们的行藏,惹来他们更大的反击就不好了。”当下拔营迁移,来到另一座山谷。
折彦冲道:“就这么老在深山老林里躲着也不是办法。我们不是山里的野人,终究得出山去。”
狄喻道:“往西,必须越过乌古、敌烈两部才能到达蒙古部的领地。只是辽国设有乌古敌烈军统司,我们这次惹上了契丹兰陵王的世子,又烧了鞑赖干的老家,这篓子捅得有点大了,只怕契丹人和乌古人都很难容得下我们。往东,那就是女真人的天下了。”
杨开远道:“阿鲁蛮也是女真人?能不能通过他让我们在那里立足?”
阿鲁蛮道:“不行的。那些都是生女真,我们曷苏馆是熟女真,依大辽国法,我们和生女真是不得私自往来的,所以联系很少。”
杨应麒沉吟道:“东北地方大得很,我们人又不多,只要有一小块地方就够我们生息了。女真人的习俗界于打猎与垦殖之间,相对于蒙古人,好像他们和我们的习性还近一些。”
狄喻道:“你懂得可真不少啊。”
杨应麒笑笑道:“我也只是听说,没多大的把握。不过在现在的情况下,要硬是穿过对我们充满敌意的乌古部,是很不现实的。”
欧阳适道:“我们北行几千里了,还不是一样过来!”
“那怎么相同!”杨应麒道:“在我们打败萧昂之前,各方面都不怎么把我们放在眼里,正因为他们都不重视,才让我们得以兔脱。现在形势大变,乌古不断有探子接近我们的藏身之所,看来他们还没放弃追捕我们——而契丹人还在追索我们的可能性也很大。所以我们再想和出长城前后那样行千里如入无人之地是不可能的了。”
折彦冲问萧铁奴道:“你有什么看法?”
萧铁奴道:“只要有马,有箭,有刀,去到哪里我都能活!”
折彦冲拍手道:“说得好!那就这么定,继续往东。不过在出大鲜卑山之前,我们要把刀剑打好,把马养肥!”
这一路上张老余已经带出了好几个高徒——这些匠人原来就有不错的基础,现在得了明师,锻造的技术更进一层。杨应麒对锻造十分重视,特地拨出了二十五个人来专门从事此务。若遇到繁忙或特殊事情,更是发动其他部组的人手全力支持。
这日张老余外出寻找煤铁,不经意竟然发现了一个小金矿。张老余笑道:“这金矿若放到中原或者南京,那可惹眼得很!可生在这里却有什么用处!”
杨应麒道:“不然!我们总有出去的时候,这些东西将来对我们大有用处!”忙了半个多月,把他们能开采的金矿采完,炼成金块,共有千来斤,拨出一小部分分发下去,其他充作军资。
这日天色大霁,已是初夏,折彦冲已有不耐寂寞之意,和几个首领碰过头后,召集所有人,宣布了出山的消息,众人听说无不大喜。
折彦冲站在高处,大声道:“兄弟们,姐妹们!这几千里路走来,虽然屡经患难!但我们几个领头的却还敢无愧地说一句:我们对大家是不离不弃的!”
数百人一齐叫道:“不离不弃!不离不弃!”
折彦冲高声道:“出山之前,我与你们定下誓约!从今而后,我们几个带头人将一如既往,对你们不离不弃!若我离弃你们,那你们也离弃我!
“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到了什么地方,我希望带领大家去建立这样一个国度:不患无衣,众人同袍;不患寡食,众人同餐!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在你们年轻的时候,让你们有机会用你们的力量去争取更多的财富和更高的地位。在你们老了之后,则大家一起照顾你们!你们的孩子,大家一起来培养、一起来教育。让他们懂得武功,不用被野蛮的人欺负。让他们识字知文,不用被狡猾的人欺骗!
“如果我们力量太小,没法建立一个国度,那我们可以依附某个国族,但我们需要他们能够作出保证,保证我们这个部族能拥有我们自己争取到的东西!
“我们不需要别人的恩赐,我们自己会去争取!但我们也绝不允许我们争取到的东西被别人掠夺!
“有谁要来加入我们,我们欢迎,不管他是汉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还是高丽人!但有谁要来征服我们,对不起!我们不愿意作奴隶!
“兄弟们,姐妹们,愿意跟我去追求这么一个国度的,举起你们的拳头来!”
数百个拳头一起举起。
折彦冲大声道:“从现在起,我们要给我们自己一个名字!我们不再是单纯的宋人了!因为我们的队伍中,有女真人的兄弟!有蒙古人的兄弟!我们是什么?我们是流浪在长城外的汉部,我们是不愿意作奴隶的边戎!”
《长征远遁》完,请关注第二卷《国本肇造》
第十六章入女真(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走出大鲜卑山之前,在一个明月夜,折彦冲、曹广弼、欧阳适、阿鲁蛮、杨开远、杨应麒和萧铁奴结成了异姓兄弟,又拜了年纪较大的狄喻为叔。
折彦冲二十岁,为大哥;曹广弼十九岁,为次;杨开远、欧阳适、阿鲁蛮、萧铁奴都是十八岁,按出生月份依次排定,杨应麒十三岁最小,是老七。
折彦冲叹道:“可惜合不勒兄弟不在!”
杨应麒道:“以后有机会到草原再说。”
三百汉部跨出大山,不久就遇到了零落的女真人。他们拿出山货和这些女真人交换,同时打听女真人现在的情况。
早在大唐盛时,中央朝廷便在女真先人所居之地设立黑水州都督府,以其最大部落为都督,各部酋长为刺史,施行边疆羁縻政策。但大宋疆土远不如大唐,当代汉人政权的影响力早已退缩到燕云以南。
此时是大宋政和三年,辽天庆三年。在杨应麒的“梦”中,女真人日后将强盛起来,但这时候却还处在辽国的统治下。
在辽河流域一带接受辽国直接统治的,被称为“熟女真”,其汉化的程度较高,阿鲁蛮就是出自熟女真。熟女真大多已经以定居畜牧和农耕为主要的生活方式。而在契丹人势力范围的边缘、仍然处于半野蛮状态的则被称为“生女真”。辽政权对生女真的统治方式是笼络兼防范,一方面封生女真部落联盟的首领为“节度使”,另一方面又禁止他们和熟女真来往。分布于生、熟女真之间的女真人,虽被编入辽国户籍,但允许其与生女真往来,用他们所处的地名命名,称作“回霸女真”。
生女真中的完颜部自数十年前崛起,在乌古乃的领导下占据了混同江(未与黑龙江合流前的松花江,与黑龙江合流以后,在当时仍称为混同江)一带,被辽国拜为节度使,世世相传。完颜部的领袖在女真人中威望极高,是女真各部的都勃极烈(勃极烈是女真语,或翻译为“贝勒”,初为部长、酋长之意,都勃极烈就是诸部之首),对外则领辽国节度使之名。此时任节度使的,是完颜部的乌雅束。
近年辽政失修,女真的政权则还未完全建立,东北的形势颇为混乱。汉部走出大鲜卑山之后连遇了几拨女真、室韦强盗,这些强盗虽然强悍,但人数不多,汉部骑兵训练有素,武器远胜,这些女真强盗不是对手,倒是做了折彦冲等人训练骑兵精锐的靶子。沿途见到一些女真的老弱,他们则量力推食相助。
忽忽行走了一个多月,过着半游牧、半采集的日子,东北平原上地广人稀,虽然颇为逍遥,但眼见口粮日少,杨开远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得找个地方作为据点。”
杨应麒道:“我也知道,但这一路来都没找到合适的地方!”
折彦冲道:“你心目中合适的地方是什么?”
杨应麒道:“若与野蛮者为邻,我们人数太少,长期下去也会变成野蛮人。因此,这个地方必须能与大宋疆土取得一定联系,这样我们才能得到籍、医药——特别是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