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边戎-第1部分

《边戎》
关于慧勤和尚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阿菩实在不知道慧勤和尚的出现居然会引起大家这么大的反应。特在此声明两句。第一,这个老和尚的出现决不是阿菩为了突兀而故意安排;第二,慧勤的出现虽然会推动某些情节的发展,但基本上不会改变以政治军事外交进行博弈的正常规则。
实际上阿菩对大家这么激烈的反应有些奇怪,中国传统小说中经常会出现一两个有些神道的角色啊,他们或做一些预言,或显示一些神迹,比如《红楼梦》中的那两个和尚道士,这些人的客串主要引发的是主线外的思想波动,会对角色的人生观有些影响,但不会打击故事的主线规则。
正如《红楼梦》中的茫茫大士、渺渺真人不会利用法力去介入宝黛之间的爱情争夺一样,这个慧勤也不会有超能力去改变辽金宋汉的争雄局面——当然,他也没这个能力。他对杨应麒施加的影响,约略不过是一个有些玄乎的心理医生罢了(佛家学说与心理学颇有相通之处。)
前面关于陈正汇的上位,确实是仓促了一点,有机会的话会修改,但对于这个慧勤和尚我却不认为是个bug,最多只能说大家认知不同。阿菩其实还是一个很任性的写手,请原谅。
楔子 终极游戏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有没有兴趣陪我玩一个终极游戏?”
“什么是终极游戏?”
“在这个游戏里,你并不知道自己是在游戏,整个游戏也并不围绕你的意志而旋转,所以你会害怕死亡,害怕贫穷,害怕失败——因为你把一切都看得太认真了。”
“那这个游戏岂不是和真正的人生差不多了?”
“是的。所以才叫终极游戏啊!”
“可如何让我不知道自己是在游戏呢?”
“很简单,删除你在现实中的记忆就行。”
“嗯,听起来像转生前喝孟婆汤……”
“没错,就是喝孟婆汤!怎么样,有没有兴趣陪我玩玩?”
“……好。”
“那就开始。”
两碗孟婆汤,两人只喝了一碗半。是谁少喝了半碗?
第一章 瘟疫(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杨应麒睁开了眼睛,看见了他的“兄长”。
“哥!”
叫了这一声之后杨应麒反而有些糊涂了,躺在地上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分明比自己还小,而且身材相貌也和哥哥完全不同,为什么自己会第一反映地认为这人是自己的哥哥呢?
“应麒,你在干什么?我在这里!”
杨应麒听到声音回头,看见了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杨应麒忽然记起来了:这个年轻人叫作杨开远,是自己的族兄。而躺在自己脚下昏迷不醒的这一个,似乎叫做折彦冲,是结识不久的“朋友”。可自己为什么会认为折彦冲是“哥哥”呢?
杨开远走过来说道:“折彦冲还没醒么?看来很危险啊。”
听见杨开远的话,杨应麒的脑子里晃过许多“回忆”:自己在前世的经历,那一场让时空倒错的空难,还有今生在江南时的幸福日子,两年前被花石纲逼得家破人亡的愤怒,和族兄杨开远逃难出海的艰辛,被异族俘虏为奴的岁月……
他“记”起来了,现在是北宋政和(宋徽宗年号)年间,这个地方是大辽境内。
一个月前,这个地区突然爆发疫病,十几个汉人村落被强制隔离起来,驱赶到这个插翅难飞的山谷中等死。杨应麒虽是城内契丹商人的家奴,因为刚好发烧被认为是疫病,也被赶了进来。这一个月来杨应麒的病情不断恶化,杨开远还以为他小命不保了,谁知今天竟鬼使神差地好转过来!
此时杨开远摸了摸杨应麒的头,舒了一口气道:“好了好了,烧退了,看来你这条小命暂时是保住了。”
杨开远的这个动作让杨应麒意识到自己的身高,他站直了,低头看看自己身材,忍不住惊叫起来:“我……我怎么……怎么这么矮啊!”说完这句话他又“记”起来了:“我变成十二岁了!”
杨开远莞尔笑道:“你当然是十二岁了!难道睡上一天就能变成二十岁不成?”
“不!不是的!我……我原来……我在那边已经长大了!就是……就是……”杨应麒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明才好:“那个世界!我和哥哥是在天上……后来……”
“好了好了!”杨开远道:“你一定是病糊涂了!别胡思乱想了,我去给你弄点水喝。”
他们所处的地方是个粗粗搭起的草棚,连门也没有。杨开远走了出去,杨应麒又恍惚起来:“难道那一切都是梦?难道我在这个世界的记忆才是真的?不,梦哪有那么真实的?可是,如果说不是梦,那么我在那个世界又叫什么呢?”他对那个世界的学问经历记得不少,偏偏名字却忘了,再怎么拼命地想也想不起来,最后,他把眼光投射到折彦冲身上:他希望他会醒来告诉他答案。
不知道为什么,杨应麒认定了折彦冲是和他一起发生空难的哥哥。“如果他真的是我哥的话,那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认同我的,就只有他了。”
不久杨开远带了水回来,给杨应麒喝了水,又给昏迷中的折彦冲灌了一些。“嗯,他吞水顺畅多了,情况看来好得多了。”折彦冲是杨开远进入这个山谷之后才结识的人,入谷之后病势渐沉,两天前竟然昏迷了过去,杨开远还以为他再也醒不过来了呢。
“你一定要醒来啊……”杨应麒默默祈祷着。
天遂其愿,折彦冲终于醒了过来,但令杨应麒大感失望的却是:折彦冲似乎什么都忘了——包括这个世界的记忆!
“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彦冲兄,我是杨武杨开远啊!你连我都忘了?嗯,那我弟弟杨应麒你还记得吗?”
折彦冲茫然地摇了摇头:“彦冲兄?你是在叫我?”
“天啊!他连自己都忘记了!”
杨应麒一屁股坐倒在地,那个找回“那个世界的自己”的愿望看来完全落空了。
折彦冲和杨应麒都对自己的过去很迷茫,但他们的身体却在调养中一天天好了起来。
其实所谓的调养,也就是多喝水、多休息而已。这个山谷内的人大都是辽国南京道境内的下层汉民,甚至奴隶。一些人被驱赶进来的时候还带着些粮食衣物,但大多数人根本就是两手空空进来等死的。别说药物,连吃的东西也很缺乏,因此当初进来了两千多人,如今还活着的只剩下不到一半了。
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几天之后,杨应麒知道,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去考虑“我到底是谁”这种形而上的问题,而是如何活下去。在这个世界,他仅仅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有头脑却没有力量,他能依靠的人,就是在这个世界的族兄杨开远,还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哥哥”的折彦冲。
这天见折彦冲身体已经恢复了力气,杨开远摸出一个糠饼道:“彦冲兄,看来你能动了,吃了这个,一起去抢口粮。这些天我一个人抢三个人的份,可真够累的!”
杨应麒奇道:“抢口粮?”
杨开远笑道:“你不会连这个也忘了。”
原来这个地区的长官从一定意义上来讲心肠还“不错”,他不但没有下令把这些可能染上疫病的人全体坑杀,在圈禁起来之后,还定期送来些口粮,但相对于这个山谷中的人的数量,那点口粮还是不大够的。因此就有了抢口粮的事情发生。
杨应麒听完族兄的话也隐约记起有这么一回事,插口道:“我也去。”
杨开远道:“别!你还是在这里守着。那里混乱得紧,每次都要伤好多人。”
杨应麒这才想起自己才十二岁,苦笑着也就不再坚持了。不过折彦冲和杨开远走开一阵之后,他还是悄悄地跟了过去。
到了发放口粮的地方,周围已经围满了人。看守兵丁怕惹上疫病,命令谷中的人都要远远站着,等他们离开之后才能过来拿东西——至于这口粮该如何分配,他们可就不管了。
运口粮进来的兵丁背影才消失,等得眼睛也红了的疫民一哄而上,大肆抢夺。
杨应麒见杨开远也冲了上去,但他冲上没几步发现折彦冲没跟来,便停下来催促道:“快上啊!”
折彦冲愠道:“这算什么!禽兽得食也知族分,如今我们千百人处境相似,正是该同舟共济的时候,却闹成这个样子!”
杨开远呆了呆,他出生于香门第,十五岁破家之前也读了一肚子的,礼义廉耻深印在心,听到折彦冲的话不由得脸上一红,说道:“我也知道这样子不是很好,但大家都这样……”
折彦冲道:“别人禽兽行!我们也要跟着学么?你有没有考虑过,契丹人为什么要给我们这些口粮?”
杨开远一怔,折彦冲道:“他们若把我们往死路上逼,那我们就只有铤而走险一条路了。现在把我们困在这里,又给我们些口粮,算是给了我们一点希望。人都是这样的,有了希望,大多数人就不会用最激烈的方式去反抗!他们给的口粮偏偏又不是很够,这不是明摆着要挑衅我们自相残杀么!”
杨应麒躲在暗处,听了折彦冲这句话心道:“这种推理,这种思路,好像有点现代人的痕迹啊。他到底是不是我哥哥?”
只听杨开远叹道:“我也曾隐约想到这一点,但……但现在这个局面,大家都抢,咱们不抢就得死。而且是先死!”
折彦冲道:“如果情况再这么继续下去,就算我们今天抢到了东西,迟早也得死!”
“不错!折大哥说得对!”说话的却是杨应麒,他跳了出来望着折彦冲,仿佛从折彦冲的言行中看到了另一个世界里“他哥哥”的影子。
第一章瘟疫(下)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杨开远见到杨应麒怔了一下,随即道:“你来这里干什么!快回去!”
杨应麒一指人群说道:“先别管我,我们还是快想些办法出来,再过一会,东西就给抢光了。”
抢口粮的马蚤乱其实远未结束,没抢到的拼命在抢,抢到的恨不得要抢多一点,另外有一两百个老弱呆在旁边不敢加入战局,只盼望着能在大抢过后捡一点剩下的东西。
折彦冲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地形:这个山谷略如葫芦形状,靠近谷口的是一个宽不足二十步的狭长小谷,小谷后面是一个大了二十倍不止的大谷,小谷和大谷之间还有一个隘口。发放口粮的地方就在这个小谷之中。
折彦冲低头一沉思,对杨开远道:“你帮不帮我?”
杨开远道:“如果你有办法,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
“好!”折彦冲大踏步走了过去,对那一百多个老弱道:“你们想不想得到吃的?还想要吃的就听我的话,跟我来!”他的身材很高,杨应麒望着他的背影心中按照另一个世界的度量衡估量了一下,觉得他应该有一米八以上。折彦冲这么一站一喝,倒也威风凛凛!
那些人听了折彦冲的话面面相觑,过了一会,一个怀着“死马权当活马医”的老头走上一步,有一个人带头之后,便有第二个、第三个……
折彦冲让这些人一个个手挽着手堵住隘口,拦了七八层,又让十几个看来相对有点力气的拿着石头作为左右两翼站在前端。折彦冲和杨开远就站在这些人的最前面,就像领着一群绵羊的两头虎狼。
正在抢口粮的人发现了这些动静已经开始停了下来,没多久便全部住手了。跟随折彦冲的人虽然都是老弱,但一百多人凑在一起,便形成了一种不可小觑的压力。反而抢粮的人虽然精壮,人数又多,却是一盘散沙。
人群静了下来,一齐盯着折彦冲,个个想知道他要干什么。
终于,一个十六七岁却满脸邪笑的少年站出来道:“你是谁!带着这群等死的家伙想干什么!”
折彦冲大声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这口粮是大家都有的,为什么要抢夺!”
那少年冷笑道:“这点口粮根本就不够!若是平摊下来,大家都得一起饿死!既然如此,只好让最有力量的人活下去!”
折彦冲道:“我问你,这口粮有多少?这里的人又有多少?平分下去,每个人又有多少?”
那少年皱着眉头道:“不知道!鬼才去算他!我只知道,平分下去是绝对不够吃的!”
折彦冲道:“我听说一个月前我们刚刚进来的时候还有两千多人,现在却不到一千了!人已经少了
一大半了,按理说应该够吃了才对,可为什么还是不够?”
人群中一个人道:“人是少了,可口粮也少了很多啊。”
折彦冲接着那个人的话厉声道:“为什么会少很多!”
众人面面相觑,那少年似乎想起了什么,忧上眉头。折彦冲道:“大家想想,为什么口粮会逐步减少?是契丹人为了省一点银钱吗?不!他们是要我们自相残杀!”
人群哗然起来,谷口离开这里有一段距离,那些兵丁不知道是没听清楚还是没兴趣理会,也不来过问。
“疫病刚刚发生的时候,契丹人对我们在圈禁之余为什么又要怀柔我们呢?因为我们有两千多人!如果逼得我们暴动将是一个很难收拾的局面——特别是我们这里不少人身上有疫病,和我们短兵相接可能会让士兵也染上疫病!就算是调来弓箭手,也未必能保证把我们一个不剩地全歼。只要我们中间逃出去三五个,说不定就会让疫病在另外一个地方爆发!”折彦冲顿了顿,继续道:“所以,在我们还有两千多人的时候,契丹人就给一千五百人的口粮,我们有一千五百人,他们就给一千人的口粮,现在我们剩下不到一千人了,这里的口粮,怕最多就只能喂饱五百人!谷里的人不但生病,还要挨饿!再过不久,我们就只会剩下两百人、一百人、几十个、十几个!到时候他们还会对我们客气么?”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否如此还很难说,但大多数人联想起这些天来的处境却都信服了。连那少年也骇然道:“难道说,他们要赶尽杀绝?”
折彦冲厉声道:“难道你以为契丹人会让我们活着出去么!”
听到这里,人群已经耸动起来,杨应麒心道:“彦冲哥刚才的话未必经得起仔细推敲,但在这种情形下,是很足以蛊惑人心的。先用危险吓唬人,再把人团结起来——这种鼓动方法历代农民起义的领袖不知用了多少次了,但能用得这么自觉,怎么的也觉得有些现代人的思维。”想到这里,他已经有七八成相信折彦冲是他“前世”的哥哥了。
杨应麒推算着折彦冲下一步要干什么,心道:“不管他是不是我哥,我都得帮他。”趁人不注意,一个闪身躲入人群当中。
只听人群中有人道:“可是我没病,我根本只是发烧!和疫病没什么关系!”
又有人道:“我有病,可我已经好了!你看,我现在老虎都打得死!”
折彦冲高声道:“够了!契丹人根本不会理会我们中间哪些人有病,哪些人没病!他们只知道:只要我们这群人全死在这里,那他们——特别是那些达官贵人们就不会受到疫病的威胁!”
折彦冲的话让所有人都感到深深的绝望,一些比较脆弱的人甚至跌倒在地哭泣起来。
那少年走上一步说道:“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折彦冲的声音和他的身体一样,稳得像一座山:“听我的话!跟着我走!你们中大部分人就能活下去!”
人群中杨应麒差点笑了出来,在危险中彷徨无依的大众,多希望有个强者来作他们的领头人啊,折彦冲这句话,分明是利用了这种心理。杨应麒心道:“其实哥哥心中未必已经有解决的办法了。但现在也只有先把人心稳住,否则局势只会越来越乱。”他心里这个哥哥,叫的不是杨开远,而是折彦冲。
如果在太平时节,会听从折彦冲这句话的人只怕连一成也没有,但现在他们除了相信眼前这个“已经领导了一百多人”的壮士,还有什么别的希望呢?
折彦冲大声道:“决定要跟我活着走出这个山谷的,走到左边去!”
人群中一个小孩扶着一个哭得不能自主的妇女,领头走了过去,杨开远惊讶地发现那小孩竟然是杨应麒,折彦冲脸上却不动声色。
跟着就有一个大人走过去,跟着是一个中年……片刻间,大部分人都走到了左手边,只剩下十几个人还在犹豫,那一直和折彦冲对话的少年也在其间。
另一个少年走上几步,他的个子不高,但身上的肉却都像石块一样。杨应麒见他走动的时候旁边的人都给他让道,没人敢靠近他两步之内。心道:“这人年纪不大,但看来却是这谷里一霸!”
只听那少年用不是很流利的汉话说道:“你说什么我听不大明白,不过现在你——还有你背后那些人都给我让开,我要回谷去。”他的手上竟然还拿着半袋小麦——那是所有口粮中最精华的部分。
杨应麒在旁边看得眉头大皱,一时也不知道这个局面该如何打破才好,忽然人墙后面有人说:“让让,让让,我过去……”跟着走出一个伛偻着腰不断咳嗽的中年人来。
那身形结实的少年见了他叫道:“师父!你怎么来了!”说的却是女真话。
那中年微微一笑,道:“我见你迟迟不回来,所以过来看看。”朝折彦冲看了一眼道:“在下狄喻,这位英雄如何称呼?”却是标准的汴梁口音。
“折彦冲!”
狄喻点了点头,对那说女真话的少年道:“听他的。”
“可是……”
狄喻似乎随时可能跌倒,但他的语气却不容反对:“听他的!阿鲁蛮!”
阿鲁蛮终于放下了那袋小麦,走到了左边。本来还在犹豫的人也终于都向左边走去。
最后,那第一个走出来问话的少年走到折彦冲的面前问道:“你叫折彦冲?”
“是!”
“你和大宋折家是什么关系?”
“不知道!”
那少年沉吟了一下,道:“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离开这里,不过我暂时决定帮你!对了,我叫欧阳适。”
看到这里杨应麒舒了口气,知道这几个最难缠的人这么一表态,谷中的形势便能初步稳定下来了。
第二章部勒(上)
〖SOHU广告〗〖百度广告〗〖智源广告〗〖阿里广告〗〖Google广告〗在折彦冲的指挥下,粮食被分批运往谷中一个露天的地方,这几天没有下雨,因此不怕被雨水浸坏。
杨应麒看着众人的反应,心道:“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第一个站出来的,通常都会成为众人心理上的领袖,看来哥哥已经暂时取得了对这群人的领导——虽然这领导权似乎还不怎么稳固。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怎么样帮他巩固领导地位。”
杨应麒十分清楚:眼下自己只有“十二岁”,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要生存下去,只有依靠一个强者。由于只保有“前世”的智力,他杨应麒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成为折彦冲的“军师”——无论这个领袖是不是他“前世”的哥哥。
只见折彦冲让杨开远和欧阳适在众目睽睽之下清点粮食的数量和品类,又让女真人阿鲁蛮去清点人数,阿鲁蛮一听叫道:“什么?让我去数数?开什么玩笑!”
杨应麒跳出来道:“我去!”
折彦冲看了他半晌道:“你?”
杨应麒道:“这里说到算术,没人赶得上我!”
欧阳适一听不由得冷笑,但瞧在杨应麒是个孩子的份上,也就没说什么了。
杨应麒道:“不过得有个人帮我。”点了阿鲁蛮。阿鲁蛮在老师狄喻示意下才老不情愿地跟过去。
杨应麒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划了纵横四道,分成二十五个格子,让阿鲁蛮赶着所有人一批批去站格子,“站过一次格子才有东西吃,站过两次或两次以上都没东西吃。”没一会便把人数统计出来,一共是八百二十九人。
狄喻哀叹一声道:“八百二十九人,我记得进来的时候人数超过三千的。”
杨开远和欧阳适那边就慢得多,等他们算出结果来,杨应麒在折彦冲身边低声道:“具体该怎么办,看来还得由我们几个好好计议一下。”
狄喻坐在旁边,听到这句话大为惊骇。对杨应麒这个“十二岁的小孩子”登时刮目相看。要知道杨应麒这句话并不像表面听来那么简单,所谓“乱世之谋不与众”,在人心惶惶的情况下,有些事情是不能在所有人眼皮底下讨论的。
折彦冲听了杨应麒的话之后点了点头,高声道:“都先回去,傍晚这个时候在这里发口粮!人人都有份!”
但大部分人却不肯离开,他们对折彦冲还不是十分信任,那堆粮食一定要用自己的眼睛看好才安心。
杨应麒皱了一下眉头,在狄喻耳边说了两句话,狄喻点了点头,大声吩咐阿鲁蛮看好粮堆,公开道:“任何人敢靠近粮堆五步……杀了!”
看着阿鲁蛮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