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汉之帝国再起-第126部分

道十三名精锐杀手尽数折于驿站,被塞里斯人倒吊在门前示众时,他就知道事情已经彻底脱离了他所能掌握的范围,不按照常理行事的塞里斯人让他难以捉摸到他们的真正用意,这让他感到极其不快,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城防军的治安官居然如此愚蠢,不但下令对塞里斯人动手,还杀了那些代表东方帝国的使者。
“那个蠢货。”车厢内,萨珊握着木制的把手,抑制着心里的愤怒,低声自语道,这几年塞里斯人大肆进入丝绸之路,包揽大宗贸易,又和罗马人建立了联系,其势力虽不足以进入中亚,但也足以影响到中亚的那些小国的态度,尤其是阿鲁邦舰队的神秘失踪,更是让萨珊心悸。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萨珊忽然觉得自己过去对情势的判断也许都是错的,塞里斯人居然敢在驿站门前直接斩杀凶手,等于是在向沃格吉斯四世的王权挑战,这无疑代表东方帝国毫不惧怕和帕提亚翻脸,的确东方帝国远离帕提亚万里,从陆地上派遣军队远征根本就是一种愚行,可是现在他们和罗马人建立了联系,如果他们支持罗马人,再加上他们对中亚各国的影响和那个前国王安清,想到这里,萨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他一直都轻视了东方帝国,实际上东方帝国的实力已经不能再用单纯的地理远近来估量,他失策了。
两百二十六.反应
驿站门前。所有的行人都被清干净了。从车内走下来的萨珊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动怒的情绪。反倒是平静异常。不过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当他刚和塞里斯人进行交涉时。他城中的心腹却是来报。苏林家族的余孽现身了。
李肃依然没有走向明处。只是让使团里一名参谋军官和萨珊就处理那名治安官的事情拖延时间。在进入泰西封之前。他早已打听清楚了城内的权力分布。沃格吉斯四世固然是个昏聩之君。可却不是愚蠢之人。这个当初靠着阴谋手段登上王位的人对于王宫禁卫军的掌控一直都很牢固。而此外泰西封第二大军事力量就是城防军。却分散在数名将领手中。尽管萨珊深的沃格吉斯四世的宠信。可是却也难也把手伸向军权。
而在这泰西封城内。想看萨珊失势的人并不少。这也是李肃让米尔达自行其事的原因。而他能做的便是为米尔达他们拖住萨珊。尽量多争取些时间。纵然他们是过江的猛龙。可却始终不及萨珊这个的头蛇势力根深蒂固。不用些手段。是赢不了这场棋局的。
萨珊或许不怕正面的威胁。可是对他这位琐罗雅斯德教的大教宗来说。最怕的便是名声受损。想要利用道德的人。若是自己不能做到完美无缺。就难免被人利用这一缺陷。
萨珊现在已经是势成骑虎。如今塞里斯人态度强硬。就是不愿释放那名治安官。而他既然来了。若是就这样离开。难免会被人所轻。而这也会导致他在泰西封那些关系并不怎么牢靠的盟友背叛。
李肃混迹在一群帝国军的士兵中。看着一脸淡然处之的萨珊。心里也不由佩服他的枭雄气度。他还记的他在帝国陆军大学时。天子曾经亲自给他们说过一段话。天子无情便是有情。天子若失其威。则天下必乱。这个道理用之四海皆准。萨珊不过帕提亚的一教之宗。固然家族强横。可他能有今日之的位。却全靠他平时累计的名声和德望。而这正如天子之威。若失则自然大害己身。
眼下萨珊犹自能不为所动。可见其城府。李肃心中虽也为萨珊的气度赞叹。可是却料定他必然不会始终无动于衷。而就如他所料一般。在面对那名与自己谈判的参谋军官一再的强硬态度之后。萨珊也终于忍不住了。
“这个人虽然冒犯了贵国。可终究是我国的官员。即便要定罪。也该交由我国处置。断无由使团代行。”翻译官将萨珊趋向强硬的话原封不动的说了过来。而这时一直表情淡然的萨珊脸上神情也隐隐有了些怒意。他不是傻子。塞里斯人此时一步不肯后退。而那些苏林家族的余孽却在别处现身。大肆造谣诋毁他。这其中若没有联系。恐怕没人会信。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是我天朝铁则。此人下令杀我使团成员。便是无视我大汉帝国。便是杀之也不足以抵其罪。”和萨珊交涉的帝国军的参谋军官也是声音响亮了起来。“若是大教宗一定要保下此人。我等便会视安息欲与我大汉帝国为敌。一切后果都由贵国承担。”近乎赤裸裸的战争威胁就从这名参谋军官的口中说了出来。
“可恶。”萨珊听着翻译官转述的话语。饶是他涵养再好。也不由勃然大怒。想他在帕提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何时被人当面威胁过。
萨珊身边的亲卫全都是拔刀出鞘。他们也被塞里斯人的狂妄激怒了。而驿站门前。帝国军的士兵人数虽然不占优势。可是气势却丝毫不差。也是刀出鞘。目光凌厉的注视着萨珊和他身后的亲卫。
“我大汉只有死节的臣子。绝无贪生怕死的懦夫。”看着面前眉目如鹰隼般的萨珊。与之交涉的帝国军参谋军官却是冷声道。接着向前一步道。“若是大教宗想动手的话。请便。”说道这里他顿了一顿。接着冷笑道。“只不过今日这里便会血流成河。我们固然全军尽没。可是大教宗也休想全身而退。”
萨珊听着翻译官的声音。脸色铁青。他身后固然都是手下精锐。但是他却不敢冒险。就如那个塞里斯人所说。就算他们全死光了。可是他自己也未必能完好无损的离开。
长久以来身为琐罗雅斯德教大教宗的威严很想让萨珊就此下令将这些可恶的塞里斯人全都斩杀。可是他不的不考虑这样做的后果。
“你们可知道。你们若是此时杀了他。我王绝不会饶过你们。”萨珊看着面前与自己交涉的塞里斯人。几乎是一字一字的说道。沃格吉斯四世是个极其易怒的人。而且自成为国王以后。便极端的重视自己的威严。对他来说。塞里斯人的这种做法无疑是在在他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到时后果根本难以预料。
“我说过。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是我天朝铁则。即便我们会因此而死。也绝不会后退一步。”参谋军官的声音掷的有声。语气丝毫不容置疑。
萨珊退步了。他犯不着和这些寻死的塞里斯人计较。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些塞里斯人这次来帕提亚根本就是冲着沃格吉斯四世来的。
“全部收刀。退下。”萨珊手臂一挥。喝止了身后的亲卫。这些塞里斯人想死。他也犯不着拦他们。只是站到了一边。静静的看着那个治安官在自己的面前被斩杀。这个人真是个可怕的敌人。李肃看着在最后关头让步离开的萨珊。心里升起了一股寒意。这个帕提亚的国师实在是让人难以猜度。此时他有些对整个计划有了些担忧。
与此同时。在泰西封最热闹的集市。姗姗来迟的萨珊看到的只是一的狼藉。还有墙上贴出的报章。上面用波斯文写了种种的恶行。几乎全都是凭空捏造出来的事情。
看着手里的报章。萨珊怒极反笑。这种可以用来写。携带轻便的纸张是塞里斯人的发明。他想不到它居然还有这种作用。
“教宗大人。不必动怒。这区区的小把戏?”看着萨珊的脸色难看。一旁的心腹想要开口讨好。可是却一头撞在了铁墙上。
“小把戏。这是小把戏吗?”萨珊几乎是咆哮着怒斥道。“一张不算什么。可是十张。百张。千张呢?若是那些苏林家族的余孽在各的张贴这东西。哪怕一百个人里只有一个人相信。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
萨珊的暴怒吓住了身边的人。没有人想到萨珊会因为这区区的一张纸片如此生气。一时间都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都给我去找。去把苏林家族的余孽全给我找出来。同时派人去盯紧驿站。有任何一举一动都给我及时回报。”萨珊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而此时在王宫内。沃格吉斯四世也是暴跳如雷。他没想到那些塞里斯人居然敢如此大胆。杀掉了他任命的治安官。这简直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沃格吉斯四世很想立刻派人去驿站杀光那些塞里斯人。可是他却又不能不考虑那些塞里斯人背后的东方帝国。虽然两国相隔万里。可是现在东方帝国和罗马人已经缔结了盟约。这个消息他刚刚确认。罗马人正大肆庆祝着。并称之为龙鹰之盟。
“去把萨珊给我找来。”沃格吉斯四世朝自己的卫兵大喊了起来。此时他似乎也只能找这个大教宗商量了。他一定要让那些塞里斯人付出代价。但是在那之前。他要知道东方帝国会不会为了这些人向帕提亚开战。阿鲁邦舰队的失踪。和各的港口对塞里斯人的巨大战舰的报告。都让他心生犹豫。或许塞里斯人不能从陆的上进攻帕提亚。可是只要他们强大的舰队支援罗马人。那么罗马人可以从帕提亚漫长的海岸线任何一处的方登陆。一想到那些贪婪的罗马军团士兵。即便沃格吉斯四世再昏聩。也明白发生这种事情会有多么可怕。但他并不知道在罗马城。曹操正在扩充他的军团。并加紧训练。打算发动一场对帕提亚的战争。
萨珊是被急召入宫的。当沃格吉斯四世告诉他所知道的有关龙鹰之盟的消息以后。也不由皱紧了眉头。因为照他看来。驿站使团的塞里斯人之所以有恃无恐。便是因为这份和罗马人的盟约。想到这里他不由放下了些心。不过他不明白塞里斯人的目的是什么。是让帕提亚低头又或是别的什么。
看着沉默的萨珊。沃格吉斯四世有些焦急。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目光。萨珊很快回过了神。做出了最稳妥的回答。“陛下。塞里斯人和罗马人的盟约不的不考虑。不如等接见了那些塞里斯人之后。弄明白他们的目的再做决断不迟。反正只要他们进了王宫。生死便全在陛下的一念之间。”
“那就按你说的办。什么时候召见他们。”沃格吉斯四世沉吟了一下后道。
“不宜太急。不如等过几天再不迟。”萨珊回答道。其实他想在这段时间里通过对驿站的监视。找到苏林家族余孽的线索。他不相信这些人不会和塞里斯人联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锁定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
两百二十七.渐露端倪
泰西封处于了诡异的平静中。至少对在驿站的帝国使团来说是如此。沃格吉斯四世和萨珊因为他们背后强大的帝国而心存顾忌。而选择了暂时观望。
对于城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虽然那个治安官被杀是件值得拍手称道的事情。可是一想到那些塞里斯人。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当然也有不少人则是钦佩于东方帝国的强大。至于帕提亚那些握有实力的各方诸侯和贵族来说。倒是无所谓的态度。反正他们对沃格吉斯四世没什么好感。想造反的不在少数。
整个帕提亚帝国的后期。几乎就是在叛乱和平叛中度过的。此时距离上一次叛乱不过十年时间。而帕提亚帝国已然更加衰弱。只是对那些各地的诸侯而言。它仍是一个庞然巨物。不过只要有外力撕去那层虚伪的外衣。那么帕提亚帝国的提前覆灭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萨珊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帕提亚各地的诸侯中。虽然实力最强。可是却远没有强到可以凌驾其他诸侯。而这也是他一意靠着沃格吉斯四世为自己谋取利益的原因。不过现在他不肯定他还能从沃格吉斯四世身上攫取多少利益。
塞里斯人狠狠地羞辱了沃格吉斯四世。萨珊深信他们是怀有阴谋的。本来沃格吉斯四世就算不上什么英明之主。而帕提亚帝国已经是步入垂暮。一日不如一日。能维持着现在的局面。一方面固然是自己在支持着这个能为自己遮风挡雨地大树。另一方面则是那些仍旧心怀帝国的忠臣在守护着这个帝国。但是如今驿站之事。则让沃格吉斯四世最后的帝王威严都受到了挑战。那些剩下的忠臣想必对沃格吉斯四世失望至极。
房间外。响起了脚步声。打断了萨珊的思绪。看着走进来的部下。萨珊皱了皱眉。“不必说了。继续去找。”
“父亲?”看着退出去的人。萨珊身后的长子帕佩克不由有些疑惑。此时刚过二十的他虽然是名天才地统帅。可是经验却仍显不足。
“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我一切。所以不需要开口。我就知道他们失败了。”萨珊的声音低沉。他地心情不怎么好。因为那些苏林家族的余孽就像是忽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踪影全无。可是每天却依然有诋毁他地报章流出。这让他相当地恼怒。
“帕佩克。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身为一个上位者。他可以不懂政治。不懂军事。但是识人用人御人却是必须具备的本事。不然的话你即便是不败的军神。也只是一个武夫。而不是一个君王。”萨珊看向了自己的长子。“你即刻回法尔斯。让家族军队做好准备。随时等候我的消息。”
“父亲?”帕佩克听着那意味深长地话语。大为意外。一直以来他都是主张直接起兵推翻帕提亚人的统治。重建波斯帝国。恢复阿契美尼德王朝时代的光荣。可是他的父亲却主张稳健地夺取更多的权利。直到时机成熟时再起兵。
“如今局势已经变了。你应该知道塞里斯人如今在丝绸之路上占据了大宗贸易。而他们的势力也伸向了中亚。虽然他们的军事力量仍然局限于他们称之为西域的地方。可是毫无疑问他们有能力从属国募集兵力对我们地边境发动进攻。最重要的是他们和罗马人建立了盟约。只要塞里斯人的皇帝愿意。他可以随时让我们陷入战火中。”萨珊这几天仔细地思索了一切。虽然他对东方帝国的威胁有些过于夸大了。可是这种威胁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大。在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那些东方帝国的商人。沃格吉斯四世或者说帕提亚人能继续他们对波斯各地的统治。很大程度上仰仗于他们能从东西方的丝路贸易中抽取高额赋税。但是现在这一利益正在被削弱。虽然还不明显。但总有一天它的威力会显现出来。
帕佩克从小被萨珊当成继承人培养。不但长于军事。对于政治和经济都有涉猎。他很快便明白了父亲话里地深意。因为那个强大地东方帝国。帕提亚人正在急速走向衰弱。他们的统治崩溃。只是个时间问题。不过他还是疑惑于父亲地决定。但他并没有继续提问。而是遵从了父亲的意志。
看着离去的长子背影。萨珊脸上露出了不确定的表情。直到现在他还猜不出塞里斯人的真实意图。只是他长久以来在险恶的争斗中的经验让他做出了让家族军队做好准备的决定。
泰西封城西的一处民宅内。米尔达看着身边的四名老部下。心里挣扎着。今夜之后。他们就要死了。作为塞里斯人取信于萨珊的棋子实现价值。而他所能获得的只是塞里斯人的承诺。沃格吉斯四世会死。萨珊也会死。当初苏林家族被灭门时所有的相关人员都会死。
“喜欢就多吃些。”看着四个老部下。米尔达在脸上挤出了一点笑意。拿起了面前桌子上的烤羊。亲自用刀划了开来。而他的四个部下则是沉默着。他们并不知道这位老上司和塞里斯人之间的交易。但是他们唯一能肯定的是自己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也许今天就是最后的晚餐。但没有人开口询问。只是安静地咀嚼起来。
与此同时。在驿站内。李肃肃穆地跪坐着。虽然帝国在帝国。越来越多的人都喜欢坐在椅子上。但是他却更喜欢传统的跪坐。因为只有这样坐着他才能真正地静下心来。他来帕提亚。是为了让帕提亚大乱。陷入诸侯攻伐的局面中去。现在这个计划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了。能否成功就看他能不能骗倒萨珊这个琐罗雅斯德教的大教宗。
萨珊在波斯人心中的声望很高。但却还没到能让每个人都对他心悦诚服。固然贤德的名声绝不如真正的实力。可是对于萨珊这样的人物来说。有了名望则如虎添翼。李肃所要做的就是破坏萨珊的名望。
看着面前香炉里渐渐黯淡的薰香。李肃长身而起。他觉得是时候去见萨珊了。他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将死之人。他的心已经极静。走出房间。李肃看着门口的两名帝国士兵道。“备车。我要外出。”
“喏。”沉稳得没有一丝波澜的回答声里。一名帝国军士兵转身离去。另一名帝国军士兵则站到了李肃身后。两人走向了远处的黑暗。
驿站门前。一辆马车静静地停在了那里。看着登车的李肃。颜良和文丑的心情都有些起伏。他们究竟是毫无意义地死在这里。还是能够完成自己肩负的使命。都看李肃此去了。
距离驿站远处的一处民居的楼上。看着那辆驶入黑暗中的马车。琐罗雅斯德教的探子们紧张了起来。他们在这里守了几天几夜。却毫无动静。现在那些塞里斯人终于动了。报信的人被派了回去。大教宗的命令让他们不敢贸然行事。
黑暗中。马车走得并不快。简直就像是故意让后面跟踪的人不至于跟丢一样。李肃坐在车厢内。闭目养神。既然已经做了决定摊牌。他就不会有半点犹豫。
消息被一波波地送回了萨珊手中。到最后他惊讶地发现。塞里斯人的马车并不是去找他所猜测的那些苏林家族的余孽。而是朝他的府邸方向而来。
“你们究竟想做什么?”低声自语间。萨珊的神情变得复杂无比。过了良久以后。直到再一次的消息送回。他看向了身边的管家。“准备欢迎客人。”
萨珊依然不确定塞里斯人的目的。但唯一能肯定的是来的塞里斯人绝不是来找麻烦的。当他在重新点上鲸脂。灯火通明的大厅内坐下的时候。门外客人已经到了。
李肃走进大厅的时候。他身后的两名帝国军士兵对于极尽奢华的厅堂没有一点反应。就仿佛那些金碧辉煌的摆设只是些破铜烂铁。而那些身材婀娜的侍女则不过是木雕泥塑。对于这些帝国军人来说。或许他们的身子不是铁打的。但他们的心却比铁更硬。一旦奉领军令。那么他们眼中就只有军令。再无其他。
萨珊从未见过有人对他的厅堂毫无反应。过去他总是能从其他人脸上的变化看到他们的内心。但是今天他却失望了。走进来的三名塞里斯人。其中两人就像是坚硬的花岗岩一样。或者说像是没有感情的钢铁傀儡。而另一个则像是一座平平无奇的山峰。什么也瞧不出来。
萨珊不知道这样的人在东方帝国是有很多。或者还只是面前这三人。但毫无疑问。他已经将这三人当成了最难对付的敌人。这世上不会有没有感情的人。通常让人觉得没有感情的人只是他不如普通人有复杂的感情。在他们心里就只有一种最强烈的感情。以至于掩盖了一切。而这样的人在宗教里就是最虔诚的信徒。他们可以毫不眨眼地献出自己的生命。而不怕死的人往往是最可怕的人。
就这样。在萨珊的小心翼翼中。李肃坐在了主人为他安排的座位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锁定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
两百二十八.谈判
李肃坐下之后,只是静静地看着面前的萨珊,这个琐罗雅斯德教的大教宗,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敌人,至少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犯过丝毫可以让他利用的错误。
对李肃来说,在这个世界上能和汉人身高相近的也只有让罗马人投入全部精力对付的日耳曼蛮族了,就好比萨珊其实在波斯人中并不算矮,不过当两人相对而坐时,萨珊却要稍许抬头才能看清自己面前的塞里斯人。
萨珊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不过相比塞里斯人的来意,这小小的不快可以忽略不计,就当萨珊打算喊一旁的翻译官过来时,他面前坐下的塞里斯人开口了,虽然音有些不准,不过确实是波斯语,这让他有些错愕。
“帕提亚的语言有很多种,我当初选择的时候还是很费了一番心思,不过看起来大教宗能听懂我说的话。”作为帝国的高级军情人员,李肃自然通晓几门语言,波斯语,梵语他都会说,只是音略微有些不足。
“阁下的波斯语说得很好,这让我很惊讶。”萨珊压下了心中波动的情绪,波斯语很难说好,面前的这个塞里斯人显然是下过一番功夫的,因为语言的关系,他对面前的塞里斯人稍微有了些兴趣和好感。
有时候,客套话并不只是虚伪的寒暄而已,而是让对方认识自己的第一印象,萨珊就是从简短地几句话中。判断出了面前名为李肃地塞里斯人是个具有相当素养的学。他这样想到也不算太错,帝国的高级军情人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一些领域上的确配地上学的称呼。当然萨珊不会就这样放下警惕,能来见自己的这个塞里斯人恐怕才是东方帝国使团里能做主的人。
“我今天来这里。是想和大教宗开诚布公地谈些事情。”李肃笑着,神情不卑不亢,带着一种平和的气度,说到这里他看向了身后始终挎刀站立如石像地两名帝士兵道,“你们退下。”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