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汉之帝国再起-第120部分

就像李儒所想的那样,就凭那些非制式弓弩,想要在一百五十步外的距离外射死人几乎是不可能的,而结果也差不多,没有一个马贼死掉,可是却全都中了箭,他们的盾牌不过是些木制的圆盾,虽然护得住上身的要害,可是却顾不了下面。
五个马贼,四个被射中腿,还有一个却是被射中了裆部,倒是应了华雄先前那句射爆他们卵蛋的话,“我输了。”能看到如此神乎其技的一箭,华雄倒也不在乎自己输给了陶谦,只是朝那名鬼使神差般射出那一箭的年轻镖师道,“好小子,这次要是不死,我提拔你当个什长。”
此时帝营垒里已是发出了震天的笑声,那在地上捂着裆部疼得打滚的马贼该庆幸那箭不是帝的制式步兵弩射出来的,不然的话他怕是要当场了帐。
听着远远飘来的汉军嘲笑声,马贼的气势越发弱了,那些在前面的马贼更是主动后退了,他们可不是什么令行禁止的军人,每个都是爱惜自己的小命胜过一切。贼就是贼,面对比自己弱小的,他们凶狠如虎狼,可是面对比自己强大的,他们却又畏缩如猪羊。
骑在马上的昆提良却是笑了起来,前面的那些汉军,果然强弩箭矢有限,不然的话那后来五人就不是四伤一残那么简单了。
“让他们进攻,后退者斩。”昆提良狞笑着下达了命令,吃准帝箭矢强弩不足,他的胆气一下子大了起来。
在后队押阵的督战队的逼迫下,六百马贼咬着牙,硬生生地冲向了前方的汉军营垒,而真正的硬仗也就此展开。
两百十二.奇兵
灼热的大风里,是呼喊的嘶哑吼声和不时闪现的血光,仗着营垒坚固,帝的士兵们冒着箭雨,直到冲锋的马贼近了以后,才用骑兵弩给予杀伤。
帝的骑兵弩最远射程在一百五十步到两百步之间,但真正可以做到有效杀伤的却是在五十步内,而这个距离里,那些游牧民族射出的弓箭同样具有极强的杀伤力,只不过帝士兵们身穿的甲胄可以护住自己的要害。
箭雨如飞蝗般不断落下,不过帝的士兵们却丝毫不乱,洛珊苏林的几个老家臣也在营垒间杀敌,他们不知道大汉帝国是如何训练士兵的,因为他们就像是漠视死亡的战争机器一样,仅他们身边,就有十几名士兵身上中了数枚箭矢,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出声音,仍旧战斗着,直到他们的军官命令他们退下接受随军医官的治疗,才沉默着退下。
整个营垒里,除了弩机和箭矢的轻啸和破空声,便只有那些大汉帝官的命令声,这让米尔达他们这些苏林家族的老家臣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因为在他们身边的是一支真正铁血的军队,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有高昂的战斗意志。
对帝的士兵来说,一旦他们上了战场,眼前就只有敌人,耳边就只有命令,除此以外一切都是多余的。没有命令,死战不息,直至倒下,便是这些帝士兵最好的写照。
营垒前,已经躺满了尸体,进攻的马贼队伍在不到短短的片刻时间里,便已经死了百人,他们没有精良的甲胄,除了举着的圆盾,身上便只有护着胸部的皮甲,在五十步内。帝士兵们用的骑兵弩便可以穿透他们的圆盾和皮甲,而当他们进入到三十步范围内时,除了极少数地幸运儿,没人能在密集的弩矢下活下来。
“大人,我们的弩箭已经消耗近三成了。”华雄身边。一名帝的军官禀报着武备的情况,这将左右华雄地每一个战场决定。
“让三火出阵,把这些杂碎给我打回去。”华雄恶狠狠地说道,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不怕死的马贼,正面伤亡都将近过半,居然还在进攻。
随着华雄的命令。一直都在营垒后部整装待的三火从空出的单人甬道里,分五队杀了出去,而这时他们身后的同袍则停下了骑兵弩组成地弩阵,他们现在要尽量节省箭矢,谁也不知道战况最后会变得怎么样。
一直在观察战场的昆提良看着从营垒里杀出的汉军,笑了起来,他没有猜错,汉军的箭矢不足。“再派三百人。”略微带着自得和残忍的声音在五个马贼头子的耳边响了起来,昆提良看着他们,眼神凶戾。
要对付汉军,一定要一鼓作气。不能给他们喘息的机会,这是昆提良在见识过汉军的战斗力之后做出地总结,现在他已经试探出汉军的底线,就绝不能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
五个马贼头子看着一脸煞气地昆提良。就算想要反对他地决定。却也没了勇气。更何况现在形势比人强。昆提良手上地兵马最强。而且他们周围全是昆提良手下地精锐。
五十名帝士兵死死地钉在了营垒前地阵地上。用军刀捍卫着帝不败地战绩。进攻地六百马贼早已死伤惨重。可是最让他们心寒地还是这些突然从营垒里杀出来地汉军。他们地刀锋利无匹。人更是冷酷无情。他们经过地地方。那些在战场上中箭倒下地人没有一个能在活下来。都被补了一刀。斩下级。
华雄看着营垒前地战斗。面无表情。他知道自己遇上了一个难缠地对手。换作一般地马贼在这样惨烈地进攻战里。早就崩溃退散了。可是现在那些马贼却仍旧在进攻。
“让他们撤回来?”陶谦看着在营垒前面对着数倍于己地马贼。浴血奋战地三十多名帝士兵。朝华雄道。就在他说话地时候。又有五名士兵倒下了。
“现在他们还不能退。”看着远处正在调动地马贼队伍。华雄赤着眼。压抑着自己地情绪。咬着牙说道。现在他下令三火撤退。会让那些已经伤亡大半地马贼前锋队伍士气振奋起来。这是绝不可以生地事情。
营垒前。出阵地五十名帝士兵只剩下了二十人还在战斗。营垒内。米尔达可以感觉到身边那些沉默地士兵剧烈地情感。他们握着腰间军刀地手是如此之紧。青筋虬起。如同起伏地怒涛一样。
“那让我的人上,再这样下去,他们都会死光的。”陶谦再也忍不下去,他几乎是咆哮着朝华雄吼道,而不远处被华雄作为预备队的镖师们都已是双目充血,抓着自己的兵器,死死地盯着营垒外仍在厮杀的背影。
看着陶谦,华雄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他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地说道,“这是战场,不是市井街头,流氓打架,你给我看清楚,那些马贼马上就会溃散,因为跟他们打仗的是真正的士兵。”
看着眼睛血红瞪着自己的华雄,被抓住衣襟的陶谦挥起的拳头无力地落下了,他只是看着在营垒前仍旧在挥刀奋战的十三名士兵,沉默了下来。
华雄一把松开了陶谦,看着远处已经列好队形,向战场过来的马贼队伍,拳头握紧了,现在他能做的就是相信自己的士兵可以完成他下达的命令。
营垒前残存的两百马贼终于溃退了,就在他们身后的三百人刚达到战场的时候,而此时营垒前还能够站立的帝士兵却只剩下了三人,明明只要再多战哪怕一会儿,他们就会倒下,可是那些马贼却溃退了,他们已经被彻底摧毁了斗志。
“快。”营垒内,华雄朝自己的传令副官吼了起来,三火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任务,那剩下的三名士兵,一个也不可以死。
看着从战场上倒卷而回的两百不到的溃兵,昆提良的脸色铁青,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五十汉军居然可以凭着悍勇血烈,顶住了三百人的围攻,而自始至终,汉军的营垒内居然没有一点动静,他的信心被动摇了,他弄不懂汉军的指挥官在想些什么。
“他们没有多少兵力,一定是这样。”昆提良脸色狰狞地自语了起来,接着下令让前方的督战队斩杀溃军,接着朝身边的五个马贼头子吼道,“那些汉军没多少人,不然的话,他们不可能这样做,给我全军进攻。”
昆提良近乎疯狂,他要豪赌一把,他要一仗解决这些汉军,他耗不起,像他们这样因为利益而集结起来的马贼队伍,相互之间没有信义可言,也没有多少可以携带的粮草,一旦战事拖久,分崩离析只是片刻之间。
看着全军进攻的马贼,华雄知道自己一直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弩阵准备,直到射空你们的箭袋为止。”
营垒前,帝的士兵们用骑兵弩组成的弩阵开始不断朝涌来的马贼射击,而陶谦和他那些游侠出身的部下们也是不断地开弓上弦。
铺天盖地的箭雨在双方队伍中不断落下,营垒内亦不时有帝士兵和镖师倒下,进攻的马贼人数是他们数倍之多,射出的箭矢亦是密集得多。
战场远处,李肃骑在马上看着已经在营垒前近战的帝士兵,朝身旁的带队军官道,“那些马贼的队形混乱,只有中央的那五百人才是他们真正的主力,等会就拜托你了。”
营垒内,李儒看向了战场的远处,他知道李肃就在附近,这一仗他们才是真正的关键,华雄已经挫掉了马贼的锐气,现在这些全军进攻的马贼就如同强弩之末,一旦势尽,便不复可战。
昆提良带着他的部下亲自作为主力杀到了汉军营垒前,他知道先前的战斗已经让全军士气低迷,现在不过是他胁迫其余五支马贼队伍和他一起进攻而已,一旦不能尽快杀入汉军营垒,那么他将一败涂地。
李肃等待的时机终于到了,他一直都在等那支马贼中军充当全军箭头,主动和帝厮杀,既然对方试图提升士气,那么就让他亲手毁掉他们的希望。
一百五十名帝骑兵从马贼的后方突击了,而李肃自己则是带着五十名剩下的士兵骑着马尾巴上绑了树枝的战马在原地跑起了圈。
看到身后突然间扬起了大股烟尘,马贼队伍的后方立刻马蚤乱了起来,而这时一百五十名帝骑兵也已经杀到了他们面前,几乎是没有任何抵抗,马贼的后队就崩溃了,他们从来都不是一支军队,更何况还是五支不同的队伍拼凑起来的,现在在他们的心中,只剩下了逃命的念头。
后队的崩溃,让率军在前方作战的昆提良如坠冰窖,在后方突然冒出的汉军部队让他始料不及,更不用说其他的五个马贼头子,本就没什么胆气的五人立刻脱离了战场,谁也不想陪着昆提良送命,在他们眼里,自己无疑是被汉军算计了。
局面被一朝逆转,就算昆提良在狡诈多智,却也是回天乏力,现在他剩下能做的就是拼命逃跑,因为华雄和帝已经盯上他这马贼中显得特别强悍的队伍了。
两百十三.刘宏的世界霸权战略
溃散的战场,从营垒内出击的帝骑兵和李肃派出的奇兵对昆提良形成了前后夹击的态势,此时帝的士兵并不知道这支看上去不似马贼的部队正是他们一直都在追杀的凶手。
昆提良根本没有想到局势一朝被逆转,那些汉军根本不理逃跑的其他马贼,却是死死地盯住了,而他一开始带着部下冲得太前,此时想要脱身,已是办不到了。
选择的时机实在是天衣无缝,李儒看着被前后夹击的马贼队伍给帝分割成数块以后,一脸的笑意,帝的军官素质恐怕是这个世界上顶尖的。
被围困住的昆提良脸上露出了不甘和恐惧的神情,像他这样的人,纵使有着野心才智,可终究算不上枭雄,面对绝境时便失去了战斗的意志,又如何配称得上大人物。
昆提良最后被华雄亲自砍下了头颅,曾经的雄心壮志就在那一刹那间幻灭,这对于他来说,或许是最大的讽刺。
昆提良死后,他剩下的那些部下并没有人投降,曾经杀死汉军并侮辱那些死去士兵遗体的他们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有活命的机会,所以他们选择了绝望的战斗。
华雄看着被自己击毙的敌军将领身边掉落的帝刀,眼瞳猛地睁圆了,这是帝士兵才有的军刀,他想起了那些尸体惨不忍睹的死去袍泽,于是他明白了眼前这支马贼就是去年杀害帝士兵的凶手。
一脚踩在了昆提良充满了绝望的脸上,华雄朝身边地副官和士兵喊了起来。“杀光这些马贼,全部斩尽杀绝。”此时战场上已经有不少帝军官从那些马贼的头目使用的军刀里看出了端倪,这让他们地进攻更加凶猛。
半个时辰以后。战场上再没有一个活着的马贼,和昆提良一直在一起的阿卜拉,这个帕提亚最可怕的杀手也死在了乱军之中,纵使他身手再好,在这千百人的战场上。也终究是个普通人,血肉之躯。
一切都结束得如此突兀,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李儒和李肃在知道死去地昆提良就是他们此行要追查的目标。都是相对无言,世事无常,居然就这样子完成了他们要做的事情。
“跟我一起回敦煌,大宛那边我另外派人去。”昆提良伏诛,李肃自然也没了亲自去大宛的必要,而李儒也希望和李肃打好关系。自然是不再让李肃千里迢迢地去大宛。
“是,大人。”李肃又恢复了一贯地淡漠,作为天子的耳目,他不能对李儒有任何的个人好感,只有这样两人的关系才可以长久。
当洛珊苏林看到阿卜拉这些追杀自己的琐罗雅斯德教的杀手尸体后,都是不敢相信自己地眼睛,这个可怕的人居然就这样死了,被大汉帝国的士兵在战场上给杀死了。
商队再次启程,因祸得福的贾仁可以说是所有人中最开心的一个。对这个贵霜的圆滑商人来说。能和大汉帝国的将军们认识,实在是天大的幸运。尤其是原来他请的陶谦和那些镖师,他可是打听清楚了。这位镖师头子回到龟兹以后,就会成为一名将军,这可是难得地机会,于是他很是巴结起了陶谦。
对于华雄答应地举荐,陶谦忽然心里有些没底,在见识过战场的残酷之后,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为一名合格地军官,但是他已经决定要改掉自己过去的那些脾性。
尽管以寡敌众,取得大胜,可是帝也付出了不小地代价,一百十七名帝国士兵再也不能回到亲人身边,而陶谦手下的那些镖师也死伤大半。
男儿生于世间,终究难免一死,只不过正如太史公所说,死有轻于鸿毛,亦有重于泰山,能战死沙场,为国捐躯,也算是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
龟兹郡,延城外的莽莽原野中,换上帝军服的陶谦和华雄站在一起,看着面前熊熊燃烧的大火,沉默无言,战死的两百十三名士兵的遗体在这大火中将化为军魂,永远护佑帝国,而他们这些活的人将继续战斗下去。
当大火熄灭,那些战死的帝士兵生前的袍泽同伴,都是静静地收敛起这些曾经生死与共的兄弟的尸骨,将他们的骨灰装入手中的骨灰瓮中。
将一方鲜艳如血的帝旗盖在骨灰瓮上后,还活着的士兵们朝着如同燃烧般的大漠天际,一起站直了身体,接着一起行了军礼。
远处,洛珊苏林看着这些大汉帝国的士兵们送葬的场景,不由朝身边陪着的李儒问道,“他们是浮屠教的信徒吗?”
李儒知道洛珊苏林的意思,他摇了摇头,“我们的传统,人死后是要入土为安的,可是这些士兵来自帝国遥远的地方,将他们的遗体运送回故乡的话,会腐烂败坏。”
李儒并没有告诉洛珊苏林,其实在帝,士兵阵亡了,都会进行火葬,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士兵们相信,战死的他们在熊熊燃烧的烈火中,将化为军魂,在天空注视活着的同伴,永远保卫帝国。
当阵亡的帝士兵的遗体被火化后,由西域都护府发出的阵亡名单和战报送往了雒阳,这二百十三名士兵的名字将被刻在太庙前的碑石上,然后枢密院将会下发公文到他们生前的故乡,在所在的城隍庙供奉他们的牌位。
现在的帝国,道教是唯一的国教,但是却受着朝廷的管辖,而且被分成了十几个教区,那些天师手上几乎没什么权力,而混合了道家清净无为和儒家忠君报国思想的道教教义,也让道教实际上没有太大的世俗影响力,但尽管如此,刘宏还是下令各地修建城隍庙,专门供奉本地的忠臣烈士,那些生前奉公清廉,尽忠国事的文官和在战场上阵亡的士兵死后灵牌都可以供入城隍庙,接受百姓的香火供奉。
城隍庙可以说是刘宏在推动帝国的学术风气以后,对民间最重要的一次思想上的宣传,凡为国尽忠者,皆可以死后接受百姓供奉,这比单纯地对百姓说要尽忠报国效果要好得多,帝国自古以来的传统,便是死者为大,人们尤其看重身后之事,那些文臣武将,士人儒生,哪个不想生前建功立业,封妻荫子,死后青史留名,千古流芳。便是普通的士兵小吏,那个又希望自己死得默默无名,死后不为人所知。
刘宏是个现实主义者,他不否认在帝国,在他的手段和激励下,不乏真正的热血志士,心怀一颗赤子之心,即便身死也不求回报,但是他相信更多的人只是普通人,人这一生求得不过名利而已,如果可以用名利来激励帝中万千的普通士卒军官和帝国官僚系统里的中下级官吏,刘宏会毫不犹豫地去做。城隍庙和道教构成了帝国在宗教精神上的两重性,作为国教,帝国的每一个汉人都是道教徒,他们会去道观供奉神明,对普通人来说,或许道观和城隍庙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对于帝国的知识分子阶层来说,混合了儒教教义的道教是他们在精神上的根本,而城隍庙则是激励他们的世俗精神。
在帝国大学中,像郑玄这样的不少大师,他们虽然在刘宏的帮助下,利用天文望远镜对星空有了远超前人的认知,也开拓了不少新的学科,可是他们依然有着信仰,相信这个世界是盘古大神破开馄饨,身化万物形成的,崇敬皇权,认为忠君报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这并不和他们研究的学问所冲突。
一个国家,若是美德不能得到伸张,相反倒是歪风邪气盛行,那么这个国家离衰败也就不远了,在刘宏所处的时代,只要君主有威仪,能够约束臣下,自己以身作则,那么民间的风气自然会清正,历数各代的治世,莫不如此,就算是那些君主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他们在天下臣民面前总是伟岸光正的。
对于以超越整个时代的手段控制着帝国的刘宏来说,他更关心的是自己死后,帝国能否保持持续的发展,他不求自己能为帝国谋划千年,建立万世基业,只要他似乎,帝国能按照他规划的道路继续五十年,他便心满意足。
当李儒的秘折送到刘宏的手里以后,刘宏对于洛珊苏林有了极大的兴趣,在这个时代,后世对于世界的格局冠以四大帝国的称呼,可以说在原本的历史上,正是因为气候的变化,瘟疫的爆发,和四大帝国的内部衰败,才让欧亚草原上的野蛮游牧民族得以摧毁古典文明的时代,将整个世界拖入了长达数百年的黑暗时代,但是现在帝国已经摆脱了内部衰败,同时他也做好了抵御气候变化和瘟疫防治的准备,那么对他来说,除了发展帝国,那就是摧毁其他三大帝国,以汉文明来取代其他文明,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导。
覆灭贵霜王朝,让婆罗门教提前战胜佛教,使整个印度陷入小国林立的状态,成为帝国日后最稳定的商品倾销地,分裂安息帝国,扶植帝国的代理人,保持帝国对陆上丝绸之路的霸权,而在欧洲,控制东西方之间的重要的海峡和港口,向罗马进行文化战争,就是刘宏对于自己生前帝国世界霸权的整个战略的规划,现在洛珊苏林的到来,让他得以在对安息帝国的战略上多了一枚有用的棋子。
两百十四.帝国银行(上)
雒阳,皇宫内,一群孩童在御花园内嬉戏着,这些孩子中有着无数在历史上让人称道的名字,周瑜,鲁肃,郭嘉,孙策,张辽,马超,司马懿,曹昂等等,这些原本将为了各自的信念而互相厮杀的文臣武将们此时却都齐聚一堂,陪着刘宏的儿子一起玩耍。
长子刘武,次子刘文,三子刘猛,四子刘景,除此以外,刘宏还有三个女儿,对于帝国的臣民们来说,比起前代都没有子嗣的天子来说,刘宏无疑是真正的天命之主,皇子众多也被视为帝国强盛的象征。
精致的凉亭内,刘宏抱着女儿,和几个妻子一起看着在草地上玩耍的三个儿子,看上去倒像是普通的一家人,而张让和赵忠这两个原本在历史上的J佞宦官则慈眉善目地带着宫人守在一旁。
对于自己的后宫,刘宏一直都坚持着不选秀女,对他来说,女人多了是件麻烦事,虽然帝国的官僚们一开始还曾进言,不过当四位皇子生下后,他们也就没了声音,本来劝天子选秀女纳妃,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大皇子四岁,二皇子和三皇子三岁,而陪伴他们的周瑜等人也都是稍大一些的孩童而已,不过他们却已都是整个帝国贵族圈子里让人羡慕的天子门生,皇子们身边的玩伴。
刘宏凭着自己的铁腕控制着整个帝国,而其中被他控制得最为全面的无疑便是皇宫了,没有一个帝国官僚可以从皇宫里打听到半点消息,除非那消息是刘宏不介意传出去的,在管理后宫方面,他也全部交给了宋玉容这个皇后,不过他总共也就七个妃子,而除了卞玉和蔡琰以外,其他四位妃子全都是豪族出身。自然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