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夜黑情高-第7部分

己必须要吃点东西,拿怕是喝点糖水也很,可是她根本动不了,望着天花板,不停地吸着鼻子。尽管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裙,却觉得自己身处于烈焰之中,连血液都在燃烧着。热,无以伦比地热,热过之后又是刺骨的阴冷。她好不容易才爬到冰霜面前,弄了个冰袋敷在头顶。
人总是在生病的时候不自觉地想起谁。她摇摇头,驱走那个人影,然后打电话给安唯,召回她身边唯一的男人。
咳!
“小唯,我是老姐,正在发高烧,你回来一下,我动不了了。”咳,咳!她一开口才觉得喉咙痛得利害,又干又涩,连忙喝了一口温水,这才缓和了许多。
“你怎么感冒的?”听安唯的语气还是很着急,虽然今天下了场大雨,但是她在家里宅着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不知道。你快点回来吧,我还没吃晚饭,好饿。”(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作者,!)
百度搜索:随梦.看最快更新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uimeng.Com
019章 温馨
那你怎么不吃?我的大姐,你都知道自己生病了还病好了是不是?吃药了没?”
“我没味口。咳,而且我也没办法做,所以才要你回来嘛,还要感冒药,医药箱里没有了。咳,我想喝菜叶粥。”
“女人,我真是服了你了。”安唯被她气到不行。“那你乖乖回房里给我躺着,现在,立刻!”
“我走不动了,现在在客厅里。咳咳!”
“你!那你就在沙发上乖乖给我躺着!”安唯拿好外套就准备往下面冲,可刚跑到楼下他突然灵光一闪停下来,躲回到房里给安越打了个电话,声音十分着急。“老大,我家女人病得快要死掉了,我公司里有事走不开,你能不能帮我去看看?拜托你了,求求你了,你就当是行行好吧,要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老爸非把我生吞活剥了不成,你也不希望你的亲亲小弟死无全尸吧?她到现在还没吃饭,你最好能买点新鲜蔬菜给她煮点青菜粥什么的,家里医药箱里也有药了,在药店里给她买点儿吧,还有,现在她发烧快接近四十度,最好能带她去医院看看,免得把脑子烧坏了。”
“老大,我求你了,所有费用我报销还不成嘛?等公司里的事情忙完了我一定赶过来。”见安越答应了,他关了电话,比了个“v”,然后哼着在房里不停地转,他实在是太聪明了,女人生病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时候,若这时有个男人在旁边尽心尽力地照顾的话……想不感动都难,只要向蓝欣动了心,安越还不是手到擒来?
搞什么?这个女人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安越挂了电话重重地吐了一口气,虽然最近是流行感冒的高发期,可是她一个宅女呆在家里,又不出去跟外人接触,怎么好好的就感冒了呢?难道是因为昨晚睡在地板上的原因?
郁闷!他对这个女人毫无办法,又不是皮球老是爱在地板上滚来滚去,有沙发不坐,老是爱坐地板,这下好了吧,受凉感冒了。
他在自家冰箱里拿了几棵新鲜的蔬菜,然后抱着医药箱就出了门。外面的雨下得很大,地面很滑,他心里很着急,但是他只能慢慢地开。他总觉得今天的红绿灯特别地多,而且时间也特别的长,每到一盏,他的手不停地敲在方向盘上,一边咒骂,一边等它由红变绿。脚一直放在油门上,一转绿灯马上冲出去,他恨不得自己有异能,现在就出现在向蓝欣面前。
他急急忙忙停了车冲进电梯里。他开了房门发现整间房子里只亮着一台灯,灯光昏黄,向蓝欣卷缩在沙发上,垃圾桶里的纸巾已经满了出来,四周到处都是。她身上盖着一床厚被子,但是被子已经被她踢到了沙发下,她紧抱着双臂,双腿弯曲,背靠着整个人缩在了一起,冰袋落到地上。她额上全是汗,嘴唇干得裂开了口子,薄薄的睡衣已被汗水浸湿,身体冰冷,额头却烫得要命。
该死!
“向蓝欣。向蓝欣!”他摇摇她。试图把她摇醒。但是她却开始说胡话。
该死!再这样下去。有可能会得肺炎。他把她抱进屋里。换了干爽地衣服过后。抱着她去了医院。打完点滴过后。温度终于降了下来。他舒了一口气。觉得前所未有地疲惫。但是他还不能休息。接着把她抱回家里。放到床上。回到厨房里给她煮菜叶粥。慢慢温着。不能太热也不能太凉。他端了一盆水进去。坐在地上为她擦汗。手时不时探探她地额头。连他自己生病也没有这么累过。
渐渐地。他自己也趴在床边睡着了。
咳咳!向蓝欣地头快要炸开。偏偏这时候有个重重地物体压在她地头上。
她从被窝里伸出手想把那个物体扔开。等伸上去一碰。才发现那是一双手。温暖地手。她缓缓睁开眼才看到扒在床沿边地安越。
天还未亮,四周一片寂静,房间里只亮了一盏小台灯,昏昏黄黄朦朦胧胧。安越面朝着她,呼吸均匀,只是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像是有什么哀愁挤在中间,怎么也化不开。
她把他的手拿着放到了自己的面颊上,就这么看着他,头痛也减轻了许多。她突然咧开嘴笑了,其实他还是关心她在意他的吧,不然的话怎么会在这里照顾她?
一点都不可爱!她嘟囔着嘴,心里涌起无限甜蜜。
咳,咳!
随着她地咳声,安越动了动,看样子
了,她连忙闭上眼,可是手却露在外面来不及收回。
安越动了动,他有些奇怪,他的手什么时候滑到她脸上的,不过他也没有将它移上去而是任由着它紧紧挨着她的脸,装睡中的向蓝欣心突然跳快,她知道安越是醒了,可是他的手怎么还放上面?
她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的脸肯定会红得跟烧炭一下,装睡的行径肯定会被拆穿,所以她动了动,让他发现她还有一只手露在外面。
安越叹了一声,起身她的手拿回被子里,摸摸她地额头,发现已降到了正常体温,才伸了个懒腰,动了动睡得有些酸痛的脖子。他一看时间才凌晨四点钟。虽然醒了,但是依旧十分困顿,打了个哈欠,把她向外面挪了挪,然后抱上了枕头,转到她的另一侧,翻上了床。
他要干什么!向蓝欣心里一惊。不会吧,她想乘她生病的时候对她图谋不轨,他就不怕她把重感冒感染给他么?她额冒冷汗,僵直着身子。偷偷抓住被角,生怕他一上来就钻进了被窝。
但是安越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样,他只是拍了拍枕头,把右用放在头下,面向着她,侧着身子闭上了眼睛,一只手隔着被子放在了她的腰上,像是将她拥在怀里。
就这样?!
向蓝欣舒了一口气,心里却隐隐有一分失落,她心里咒骂道:“该死的安越,要睡觉怎么不回自己房里睡?我向大小姐地闺房可是你这个臭男人说进就能进的?下去下去!”
她假装一翻身想把他挤下去,但是她大病未愈,力气小得可怜,挤没挤动,反而跟安越更贴近了一些。安越睁开眼,理了理她额前的发,然后拍了拍被子一手抱住。
隔着棉被她似乎也感觉到他的温度,身体开始发热,她再想凑足力气再将他往外挤,肚子却突然叫了起来,她无力地翻着白眼,只好假意叮咛一声,装做自己醒了。
安越赶紧翻下床,把枕头扔在地下,问了一句“醒了?”
她闭着眼没说话,不过接着叫起的咕咕声倒是回答了安越,安越出去了会儿,不过久便端了一碗温温地菜粥过来。
“你点名要的青菜粥。”安越把她扶起来,不知怎么地,态度很恶劣和刚刚简直是判若两人。向蓝欣搞不懂这家伙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于是也很不客气地说了一声“谢谢”。吹胡子瞪眼睛,哪还有刚才那撩小心肝扑通扑通的气氛。
“我拜托你,又不是小孩子了,一个人在家就注意点儿,生病了呢就马上去医院。我本来是有约会地,结果倒好,跑到这里来当保姆了。”他一边表达自己的不满,一边又体贴地舀了一勺子粥吹了一口气,放到她嘴边,怕把她烫着。
“那你去约会好了。”向蓝欣气得要死,伸过头去,一口把粥含进了嘴里。她是病人呢,他语气好点儿要死啊。
粥煮得很融,入口即化,这粥煮得不错,十分新香,她一直还以为他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地家伙呢。
“拜托,小唯说他有事走不开,哭着求我来,我有什么办法?我很疼爱我的弟弟,跟某人不一样。”他又舀了一勺,吹了一口,放在她嘴边,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如果向蓝欣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只不过是说话可恶了点,一切与她睁开眼睛之前没有区别。只可惜她那敏锐的观察力,偏偏在他身上起不了作力。
“那你还真是伟大!那么这位伟大的圣人哥哥,现在病人想吃梨,你是不是该给她削一个呢?病人现在咳得很利害,所以要止咳化痰。咳咳!”说完她还故意咳了两声,可这一咳就怎么也停不住,咳得满面通红,似乎连肺也要一同咳出来一般。安越真是拿她没办法,拍着她的后背,希望她能快点止住咳声,那声音传时他的耳朵里,说不出得难受。等好不容易缓和下来,她靠在枕头上喘着气,他递给她一杯温水后,去了厨房,还好冰箱里有梨。
梨是有,可是太冰,吃下去不但对胃不好,对她那一身子的病也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他打了个哈欠,又从糖罐子里找出冰糖,给她炖冰糖雪梨。他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她对着门外吐吐舌头,端起碗将里面的粥清扫干净,拍拍肚子心满意足的滑下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作者,!)
百度搜索:随梦.看最快更新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uimeng.Com
020章 我是来拉同盟的
小子还是不错嘛。”她心里想着,上得厅堂,下娶回家放着还是不错的,就是有一点不好,爱四处沾花惹草。不过随后她又觉得大概自己是病糊涂了才会有这么荒谬的想法,难道她真的喜欢上安越了?这对他来说不是喜讯而是悲剧。
是的,悲剧,
她木然的望着天花板,头突然有痛了起来。所有的神经包括神经末梢都纠结在了一起,比感冒还要头痛万倍。她很想清楚得问明白安越对他的想法,但是她又怕知道结果,她又怕是在自取其辱。毕竟突然爱上自己二十年来都憎恶的人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连她自己都在抗拒,又何况是别人?
对吧,对吧!她觉得自己很笨,但不相信安越会和她一样笨。对男人而言,女人大部分只是解决他们情欲的工具。对工具并不需要付出感情!她现在有些后悔,若当初没有刻意将激|情片的声音开大,来刺激他,为难他,撩拨他的情欲,现在她自己或许就会像现在这般难受。可以像往常一样不爽着他,骂着他,两人即使互抱着扭打,紧贴在一起也丝毫不会有冲动。
她把手搭在额头上,想遮去眼前的光亮,让自己置身于黑暗之中,企图用黑暗来埋葬痛苦,但她很快就发现,那样只会更无助而已。
安越把头转向一边打了个哈欠,然后端着冰糖雪梨进了房间,看她那样以为她睡了,把东西放在床头,去拿她的手,打算放进被窝里。可是刚一拿开就发现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
呃……“你再睁眼睛也比不过牛。”
“大小姐,你的冰糖冰梨好了。”安越坐在床沿,不过这次却没有喂她,反而背对着,不起在想些什么,向蓝欣从被窝里爬起来,端时小碗,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得可怕。只有她放下碗时有一点轻响。这样过去了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向蓝欣首先打破了沉默,她冷冷地说了一句:“喂,大圣人保姆,东西喝完了,拿回去吧。”
不过,安越没有说话,依旧是背对着她坐着,头低垂着。
“喂!”她叫了一声,他依旧没有回应。
她有些火大。正想扬起手好好揍他。可凑进了一看才发现。他居然睡着了。双目闭着。刘海搭在额前。鼻息均匀。
有没搞错?这样也能睡着!她小声嘟囓着。想伸手去把他摇醒。可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
“哎。算了。看你照顾了我一夜地份上。床借你睡一半。”她往里面挪了挪。扶着他地双肩。把他斜下来靠到床上。哪知他太重。刚开始还是好好地。可是斜到一半。她地整个身子也倒下去。好死不死头还磕在了床板上。
上面被安越压着。下面被床碰着。痛!痛得她眼泪都掉出来了。这都是走地什么霉运啊?难怪大家都说屋漏偏逢连夜雨。
“都是你害地。”她伸出手。假装在他脸上扇两个耳光。扇完过后又捏他地鼻子。看他皱皱眉。张开大嘴。突然笑了出来。又把手放在头顶上。假装在抓他地头发。安心说得对。分开来看。他们两个都是有思想。行事稳健。独立有个性地大人。可一但放在一起。就变成了两个抢玩具地小孩。什么弱智做什么。智商比婴儿还不如。
安心总结得很精辟。所以他们两个从来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她将安越的头抱在怀中,看着他沉睡的脸庞,熟睡中的他没有白天的冰冷也磨去了尖锐地棱角,睡得像个孩子,她很想每晚都这么看着。她记得自己的小说里曾这样写过:“幸福从来都不是靠别人施舍,而是要自己去争取,历尽磨难,千帆过尽。只有这样地爱才懂得珍惜,只有这样的情才弥足珍贵。”她能这样写,为什么就不能这样做呢?人生是一条漂泊的小船,船上没有浆,没有幡,只能随着水流不停地飘泊,不能回头。
爱已爱了,何不放手一博。博得到是幸运,博不到就当它是人生的某一枚书签,夹在人生的书页中,总比后悔来得强。她向蓝欣从来都不是自怨自艾的人。虽然懒惰,但总是积极地面对着人生。
况且她知道,她并不是孤军做战,她还有战争联盟,联盟里地每一个人都安越来说都是举足轻重。
“小子,我看你怎么逃过本姑娘的手掌。”她笑着,竟也慢慢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美妙地梦,在梦中,安越拉着她的手,与她深情对望,她身后是一片向日葵海,他把她抱在怀里,每一个向日葵花都像是微笑地脸,看着他们,祝福着他们。这个梦很甜美,所以她一睡到天明,当她睁开
奇迹地发现自己的病居然好了,不过安越还睡着,看真地很累。
她轻轻地拿过枕头放在他的头下,身子慢慢地抽离,把他整个人放平,让他睡起来更舒服一些,看他这么辛苦的份上,做一份丰盛的早餐好好报答他好了。
看,她向蓝欣并不是完全没心没肺,也知道感恩图报。
怎么才能将安越擒拿到手呢?这可是个不小的挑战,必须要从长记忆,有一整套完整的计划,而这个计划又必须要各方面的配合,所以她决定今天或者明天好好的拜会拜会战略同盟们,达到一致目标。
她唱着歌在厨房里穿梭,桌子上摆了满满的一桌也不管她和安越两个人吃得完不,难怪世人都说恋爱的人智力普遍都会下降,她这还是只单方面的呢,要以后真在一起了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她盛了一碗粥,正想进房间里看安越醒了没,便看见他从房间里冲了出来,紧接着便进了安唯的房间,过不会儿,一边系领带一边走了出来,样子很急。
“我做了早餐,吃了再……”
“不吃了,我很急,生病了就躺回去别没事儿四处蹦。”说完他便提起沙发的外套冲出了房间,现在上班已经晚了一小时。
“你是小老板晚一点去,或是拿一天去不行啊?我好不容易做的早餐……”向蓝欣嘟着嘴小声地说道。只可惜安越听不到,因为他这会儿只怕已经进了电梯里。她把粥放到餐桌上,发愣地看着满满一桌子的早餐,然后发气地拿着勺子舀了一口,这么多她一个人怎么吃得完啊,一点也不体量人。
小心开车撞死!
呸呸!她说完又后悔了,坏的不灵,好的灵。他死了她的下半生谁来负责啊?
看着一桌子的东西她愁啊,安唯不在家,这些东西她要多久才吃得完啊,再说了有些东西放久了又不好吃,像油条什么的。她抓着一根油条咬了一大口,能解决的就解决吧,不能解决只能拿出去喂猫,浪费是可耻的,可是她今天却不得不可耻一回。
喜欢一个人似乎永远也怕他吃不够,穿不暖,这是诟病,她却一点也不想戒。
病好了,小说交稿了,新的一本还在构思中,连个雏形都没有,无事可做的她顿感无聊,宅女也要外出透透气,再说,她这个人做事向来风风火火,一想着拉同盟就想马上去,呆在家里也混身不自在。她揣着感冒药,提着包包,穿着藕色的风衣开着安唯那辆小车就出了门。还好安唯走的时候并没有把他的坐骑也开走,不然她还真找不着代步工具。第一站先去安心那里。这丫头鬼点子特别多,说不定能给她点见意,而且她知道这些年来这丫头一直试图撮合她和安越只不过一直未成功,如今她这样那丫头倒是乐见的,还不出计又出力?
安心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在市中心,离安氏大楼只有两三条街并不远,一看向蓝欣来找她,第一念头就是今天出吹得什么风,这位大姐居然会主动上门。第二个念头才是安越是不是惹什么祸了所以才来找她这个妹妹主持公道?
“很忙吗?”向蓝欣看她面前堆了那么多文件,事务所里也是一片繁忙的景象,职员来来往往一刻也不得歇息,这种忙碌对她来说已经离得很远了,而且她也记不清哪天是工作日,哪天是星期天,对她来说除了截稿日以外,哪天都一样。
睡到十点起床,做早餐,打开电脑,或码字,或发呆,日复一日。她的生活比上班族竟然还要规律、乏味!
“姐姐来再忙也要停下来。”安心笑笑,把文件合上,助理冲了两杯咖啡和她慢慢聊天,工作是做不完的,人的一生中比工作重要的事有很多,比如家人,比如帮哥哥怎么把到未来嫂嫂。
“是不是我哥又惹蓝欣姐生气了?”
“那倒没有。”
安心挑了挑眉毛,居然不是,望向窗外,这太阳还真是打从西边出来了不成?
“安唯那小子闯祸了?”
“他还没那个胆吧。”其实安唯胆子也不小,只是被两个姐姐压着,还没有机会爆发。
听她这么一说安心就更纳闷了,那个真是奇了怪了,她可不信今天向蓝欣来就是为了在她这里喝杯咖啡聊聊天。只是聊天的话,她相信向蓝欣能找得到比她更好的人选。
“我的好姐姐,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吧。”
“我是来拉同盟的。”向蓝欣喝了一杯咖啡说得很淡然。(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作者,!)
百度搜索:随梦.看最快更新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uimeng.Com
021章 虚拟的第三人
拉同盟,什么同盟?”她觉得这事儿可能跟他的笨关,但她又不敢确定,必竟这二十年来他们的恶劣关系在那里明摆着,并不是说改变一下子就能改变的。他俩同居的那段日子,相比二十年来实在是太过短暂。
“就是跟我站在同一个战线,联合着把你哥搞到手。”安心双目睁大,她居然猜对了?
ohmygodd一直以为会是安越先来找她,没想到却是向蓝欣,她看安越那样子明显也是喜欢向蓝欣的。同在一个屋檐下,看来真的有许多奇妙的事发生……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她一直怕安越只是一头热,向蓝欣对他不感冒,如今两厢情愿,还有什么困难的呢?
“蓝欣姐,你说的是真的吗?想把我哥搞到手。”
“我的样子像是在说笑吗?”
不像确实不像!
“那你有什么计划了吗?”
向蓝欣摊摊手,“没有!”
一听到她说没有,安心便兴奋地凑到她耳朵旁边主动献计,一边说还一边坏笑,比她还要女巫。
“这样不好吧?”安心想让她约会陈,两人在安越面前秀恩爱,让他吃醋。虽说是屡试不爽的老法子但是她还是觉得有点不妥。陈烨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她不想为了自己的私人目的而去伤害他,再说他们才见一次面,就请人家帮这种忙也不太好。
“我觉得很好啊。”安心知道她在顾虑什么。向蓝欣不敢放手就做就是担心会弄巧成拙。但是安心却知道。自家老大老早就喜欢上了向蓝欣。绝不会放任她被别地男人搂在怀里。男人地独占欲有时候真地很可怕。
“相信我。okk!既然已经走到这程度了。那么何不放手一博?”
向蓝欣坐在安家大宅地客厅沙发上。除了生日、逢年过节她很少会出现在这里。虽然安家地人都把她当成这个大家庭地一员。但她总是习惯性地把自己排斥在外。安家地客厅里有一整面照片墙。记录了这二十多年来地过往。她地照片被放在中间。有微笑地。有生气地。有哭闹地。也有沾着满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