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夜黑情高-第1部分

《夜黑情高》
001章 肉色大闸蟹
“不会吧!又没过?!”向蓝欣在电脑前哀嚎着,算算这已经是她第几次重写了?
“老大,给个理由先?”她自认为文笔比那些满篇天雷超级玛丽苏的作者好的不止一点两点,可为什么接连几篇都过不了呢?再这样下去可就要真的喝西北风了。
“谈场恋爱又不会死人。”她哭丧着脸,满脸委屈。
“你确定?!你确定不会被老妈会乱刀砍死?别忘了,我们可是同母异父的姐弟。”安唯吼了一声,似乎真怕向蓝欣扑上来,立刻回到房里收拾东西。女人很可怕,没有交男友的宅女更可怕。过不会儿他便拉着行李箱走出来,往桌上扔了一叠钱以后,急匆匆地出去。
“不用想我,我亲爱的姐姐。”他刻意把“姐姐”两个字咬得很重,提醒向蓝欣注意自己的身份。
“喂,别走那么快嘛……”她这么一说,安唯更像被鬼追一般,跑得更快了,一边跑还一边打电话。
“老大,我去你那里躲躲,你身边有没有什么好男人介绍给我家里的女人,我怀疑她想男人想疯了,脑子有点不正常,要不你自己上也成,亲上加亲嘛……好好,别生气……开个玩笑而已,我家女人也没差到没不人要的地步吧,老大,算我求求你,行行好,收了她吧,大不了以后她的生活费我出就行了……你就可怜可怜我这个当小弟的吧……”说到最后,安唯已从哀嚎变成了哀求。
居然被身边唯一的一个男人遗弃了,向蓝欣顿感无力,她又不是洪荒野兽有那么可怕吗?不过这小子还算有点良心,知道她没钱特意给她留了生活费,她数了数那叠钞票然后满意地把它们放在衣包里,继续横躺着,想自己身边还有哪些可以“祸害”的男性。
虽然说是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但她只是要体验一下漏*点,并不是真的要相约一生。想了很久,突然一道人影从脑里闪过,她摇头自动过滤掉,除非她疯了,这世上的男人都死绝了,她才会去找那个男人,哦,不对,就算是世上的男人都死绝了,她也不会去找那个男人。
她翻开电话簿只要标注是男性的她都一一打过去马蚤扰,想约出来吃顿饭喝个咖啡看场电影什么的,可得到的答案无非是三种:一、结婚了,她迟了;二、有女朋友了,她迟了;三、没兴趣!
一个小时之内,她被周遭相熟的所有男性抛弃了,这是个令人心痛的结果,她差点无法承受,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继续在地板上挺尸。别说,这大热的天,躺在地板上还是蛮凉快,不知不觉中也省了空调的电费,一举两得。手机访问:wap.ㄧбΚ.Сn
其实电话簿的第一页上还写着一个人的名字,只是她看了一眼,便哆嗦着把电话簿扔到一边,那个叫安越的死家伙,别说是约会,就算是路边偶然遇到她也会吐半个小时。
难不成要去找牛郎?她摸摸衣包,那里放着安唯扔下的钱。嗯……里面的数应该够吧?若只是体验漏*点牛郎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完了钱一扔,大家拜拜,互不相欠,也不会再见。
向蓝欣手穿着低V的粉色连衣裙提着小昆包站在繁华似锦四处弥漫着靡靡气息的酒吧一条街上,眼前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她看着突然有些却了。或许是她骨子里那不多的一两分保守情绪在作怪。
怎么办,刚来就要离开吗?她不确定。想了想还是用最古老的办法,她数着街上的灯箱广告用它们来决定自己的去留。
单数留下,复数离开。
单数。
呃,好吧,好吧!
既然老天要把它交给牛郎,她也没什么好挣扎的。于是,她迈着比蜗牛快不了多少的步子向其中一家看似有牛郎的地方踱去。
什么叫看似有牛郎的地方呢?嗯,这个无法解释……她本来想事先在网上做做调查,只是最近在严打,网上根本搜不到半点信息,她只好往门口有帅气男侍应生的酒吧走去,但是很快发现,她犯了方向性的错误,有帅气男侍应生的地方不一定有牛郎,它也很可能的Gay。
而走向Gay吧的最终的结果就是被拦在了门口。
“为什么不让进?”她踮起脚尖好奇地从门缝里偷瞄着里面。
为什么?因为这年头的狼女腐女同人女太多,污染了他们的世界,所以哪怕再美的女人也不让进,更何况眼前这位只是小有点姿色而已。这是华丽丽的性别歧视,她想上前好好理论一番的,结果帅帅的侍应生将手指向了对面。“你可以去那里。”
为什么又可以去那里呢?因为那里是LES吧,于是她刚进去看到两个正旁若无人漏*点拥吻女人,以及前方几个向她发出狼性目光的同性之后被吓出来了。漏*点是很漏*点,但是她的心理不能承受。
苍天,大地,观音,圣母。她只不过是想找个牛郎有这么难吗?她颓然地低着头,看来今天招鸭子之行注定要失败。她低叹一声,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打算折返回家,洗洗睡觉,明天接着再试。
她低着头,踢着路上的小石子,没注意到右边的酒吧里,有人突然冲出来,撞到了她的右肩。她还来不及喊痛,被那人按住推到一边的墙上,接着一个黑影罩上来,两唇相接。
漏*点啊!
呸,呸!这顶多算是侵犯。她死命地推开那男的,在他腿上狠狠地踢了一脚,没直接断了他的子孙根已经很给面子了。那男的痛嚎一声,刚想说点什么,也不知看到了什么,又立刻把她抱住,这次用的是借位,也正好让向蓝欣看清了他的样子,该死,怎么会是这个家伙!!
居然是在路上遇到也会令她呕吐半个小时的安越。他刚刚对她做了什么?接吻?Oh,mygod!她躬下腰干呕了起来。
安越显然也看清楚了偶然抓包的女人居然她,立刻蹲在地上吐了起来,“呸!怎么会是你!完了,我得回去从头到尾洗一遍。天,早知道会这样我宁愿被胡菲菲霸王硬上弓。”说完他又吐了一口。
哇咧!什么人嘛!向蓝欣买了瓶2.5升的大瓶矿泉水,一路走,一路漱口,刚刚居然被那么脏的东西咬到,天啦!他似乎还有把舌头伸进来……向蓝欣打了个冷颤,又倒了一大口矿泉水在嘴里,回家再放点盐巴,消毒。
她决定明天去买本黄历,出门的时候看看,免得又被衰到。
她把包包扔到沙发上,无力地摊在地板上,滚啊滚啊,不知不觉地就滚到了安唯的门口,发现里面的灯居然开着。“那小子回来了?”她正想着,咔吧一声,门打开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既不是秀色可餐的身材,也不是英俊到让女人冲上去反扑的脸,而是两腿之间,黑色的毛茸茸中一只肉色大闸蟹。
002章 世上没有后悔药
谁让向蓝欣是躺在地板上,而对方又只围了一条浴巾呢?
她的目光就这么定定地望着,脸嗖得一红,大叫一声,滚开了。“很遗憾的告诉你,从现在起,这里就是我的家,我跟老三换房了。”安越嘴里的老三便是安唯,说着还特意将房产转让公证拿出来给她看。
“那我怎么办?”
“求我啊!哈哈……”说完便大笑着扬长而去。
“死安越,你去死!”向蓝欣大吼一声,将靠垫往他背后扔去。
“死小子,居然敢合着外人来欺负你姐!”她大骂一声拨打安唯的电话,但对方却一直关机,恨得她把电话摔到地上。
有一点她忘了,对安唯而言安越并不是外人,而是同父异母的大哥,同姓,理论上比她亲上那么一点点。
第二天安越一开门就看到向蓝欣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恶狠狠地盯着他,那目光似要把他大卸八块过后再剁成肉酱。
“怎么?想好怎么求我了吗?”
“哼,你想都别想!”向蓝欣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跟安越就是不对味,从老妈带她去见安叔叔第一眼对上这小子开始就不对味,更可气的是这小子居然跟她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本来应是超级开心的生日会,自那以后都会变得超级不爽。老妈也不知道凑什么趣,每年居然都还合办,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以为独立自主了,结果一样没差。
“呵呵,给你三天时间慢慢想吧,我这个哥哥很大肚的。”说完走上前拍拍向蓝欣的头,飘然而去。
该死!向蓝欣最讨厌的就是这个,明明跟她同年同月同日,却偏偏大了一个小时,就这一个小时,让她被欺压了无数岁月。“滚,谁是你妹妹,姑奶奶姓向。”他们只不过恰巧拥有同一个弟弟罢了。
安唯窝在安越的房里,电话响了他却不敢接,电话也不敢开机,当门铃响时,他像一只受惊的小猫走到门口,当从猫眼里看到是安家老二安心时才舒了一口气,作贼似得开了门将安心和她那一大包行礼立刻拉了进去。
“我的好二姐,你终于来了,再不来估计就只能看到你亲亲小弟的尸体了。”
“有那么夸张吗?”安心眯眯眼,不以为意。
“不夸张,一点都不夸张。他们两个一个是火山一个是海啸,不论哪个爆发起来都要人命,更和况是两个一起来。”
“谁要你没事儿找事儿算计他们。”
“我这也是为了亲亲大哥和亲亲大姐的幸福着想嘛。”
“你确定他们合适?”
“你不也这样想的吗?别忘了那房产转让的字迹可是你模仿的,那公证章也是你盖上去的,主意可是你出的,我最多只算同谋,不是主犯。我去坦白还可以争取个宽大处理。”
“好啊,反正嫁不出去的又不是我姐姐,我无所谓。”说着安心就佯势拉着行礼箱住外走,安唯急得连忙把她拉住,反正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且看他们俩人如何发展,有安唯傍身也不怕安越杀上来,拿他这小弟泄恨。
事实上,向蓝欣和安越彼此讨厌,理论上是不可能住进一套房子的,昨晚都拜安心所赐,安唯偷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喝着咖啡的安心,把屁股往她的反方向挪了挪,向蓝欣和安越的可怕是显性的,却怎么也不及二姐那隐性的令人毛骨悚然。他突然有点后悔抓安心来当挡箭牌,总觉得她下一个祸害的便是自己。
刚下班安越就迫不及待地冲回自己的家,用钥匙开门才发现锁居然被人换了。“安唯你个死小子,快点给我出来。”他不停地敲着门光听那声响和节奏就知道他此时心情有多暴躁。
“臭小子,给我出来,居然算计到你大哥头上了,你小子长翅膀硬了啊?”他拳头正想落下去,看到门隙开了一条缝,出来的是安心,安唯躲在她后面不敢出声。
“你怎么在这里?这事儿你也有份?”安越显然没想到安心也在这里,现在一想,若没有安心在前面撑着腰,安唯又怎么敢跟他唱反调。“好啊,你们好得很啊。”说完就冲下了楼。
他走了以后,安唯才探出头来舒了一口气,“二姐,你说老大会不会拿我家女人出气?”
“放心,蓝欣姐姐可坚挺得很,指不定谁气谁呢。”说完便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电梯口,眯着眼关了门,一见她那坏坏的笑容,安唯立马跑开,躲得远远的。也许比起两位老大来他才算是掉入了魔窟,这世上有后悔药吃吗?
百度搜索:随梦.看最快更新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uimeng.Com
003章 死绝了没?
向蓝欣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晚饭,然后一边哼着歌一边构思大纲,“激|情啊……”她念叨着,顿感无力,把头放在了餐桌上。”听他这么一说,向蓝欣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这一叫就再也停不住,想起了他今晚的恶行,她更是气得两眼发直,哇得大叫一声,挥着两只爪子便扑了上去。
“大胆贼子纳命来!”
安越按住她的肩见她又是挥手又是踢脚就是碰不到自己的样子轻笑:“你是不是写小说中毒了?拜托,现在这里是我的房子,要说入室行窃的那也是你,要不我们去警察局,哦不,是衙门里走一趟?”
“大胆贼子……”他本想学着向蓝欣的声音再说一遍,可刚说到一半就咚一声栽倒在地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向蓝欣趁机翻起来坐到了他身上。
“很好笑是吧?那就让你一次笑个够。”她龇着牙,双手向安越的腰间伸去,施展向家绝计,十八路挠痒手,腰上胳肢窝脚板心一样也不放过。安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才找着机会翻过身来把压在了身下,一只手按住她手,一只腿跨过去压住她的腿,然后在她上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两人此时的姿势极度暧昧,如果向蓝欣细心一点的话就会发现,她苦苦寻找的激|情或许就隐藏在其中。但是与这个姿势对应的本来是缠绵悱恻深情迷蒙天雷勾动地火热烈到无以复加的眼神,到了他们这里却是杀气腾腾,四目相对电闪雷鸣风雨加交,电流从身体里窜过,热血沸腾,却不是心痒的酥麻,而是激烈的颤抖,不是心动,却是杀意。
四周似有风。
安越调整好了呼吸,活动活动空闲的左手,嘴角扯出一个歪斜的弧度坏笑着向向蓝欣的腰肢伸去,于是乎四肢交缠翻滚着,似妖精打架,却又非妖精打架……粗喘着,叫唤着,扭动着……激|情啊!
约摸半个多小时以后,两人衣衫不整地躺在地板上喘着粗气,向蓝欣转过头去看着躺在一旁,衬衣扣子已经不知道飞到哪去,衣服敞了个大开,上面还有些青红印的安越说:“就这么点力气,没出息!”说完就哼了一声,爬啊爬,爬回了自己的房间。
为什么要爬呢?因为她也没劲了。
“死丫头,我这是让你知不知道。”安越吼了一声从地板上跳起来,走回了房,等洗澡的时候对着镜子一看,才发现自己上身惨目忍睹。“靠,这死丫头下手也太狠了吧,挠痒痒就挠痒痒嘛,捏什么捏,早知道我也撩起她衣服……”说到这里安越突然停了,想到刚才的场面,古铜色的面颊突然有些泛红,对着镜子猛吐口水。
“呸,谁要去摸那死丫头,摸了也只会玷污我的手,天啦,我的清誉啊,都被这死丫头给毁了。”说完他又走进浴缸里,重新再洗一遍,不三遍。
第二天早上,安越一出房门就看到向蓝欣顿在餐椅上,面前放着一碗白粥,一面喝粥一面看书,见他一出来,立刻就入下书,端着白粥跑回房里,昨天只有米没扔,难道她这么早起来,辛辛苦苦给自己熬了碗白粥,要是再被倒,她估计就快被饿死了。这时候她特别怀念烤鸡所以也就特别憎恨起安越来。
安越走到厨房想看看有没有粥喝,却发现锅被刮得个干干净净,连粒米都看不着,难怪向蓝欣端的是汤碗。“要不要这么小气。”他顺手打开冰箱,看见里面空一无物,才想昨晚全都被自己扔了,于是摸摸头,向门外走去,“早餐嘛,在外吃也是一样。”他笑着对自己说,也算是变向安慰。这时向蓝欣也从房间里探出头来对着他挥挥手。
“喂,晚上就不用回来了,我不介意的。”听听,这都是什么话?
安越发气地把钢笔扔到办公桌上,一想到出门时向蓝欣说话那语调那神态他就来气,她不让他回他就偏要回,反正房子是他的,他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哟,是谁惹我们的大火山生气了?”这时一位妙龄女郎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进来,把咖啡放到安越的办公桌上,蹲下身子去捡被他扔得四处都是的文件,这一蹲,正好露出那深v领下乎之欲出的一对玉|孚仭剑苍街豢戳艘谎郏惆涯抗庾蛄吮鸫Α
那妙龄女郎见他不吃这一套,便笑着起身把文件放到桌上,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屁股在他腿上蹭了蹭,有意地挑逗着。“说嘛,是谁惹你生气了。”她的声音腻腻的带着几分撒娇的嗲味。
还刻意转过身把胸贴在安越身上,身子像蛇一样,扭啊扭的,都做到这份上了如果安越没有反应那便是阳痿,不过有反应是一回事,做与不做又是另一回事。女郎感觉顶在自己后面那愈见勃发的物体正高兴着呢,便见安越推开了她。
“休息时间结束了。”见妙龄女郎一付欲求不满的样子离开了办公室,他才解开上衣扣子,拿着本子散散热,这时又一人端着咖啡进来了却是安越的损友方怀。
“啧啧啧,看她那样子,你没把她喂饱吧?”
“去你的,明明知道我躲她都还来不及,还拿我开涮。”见安越扇着风,他走过去坐到办公桌上,看着安越的下身坏笑,安越连忙拿东西挡住。“去,走开。”
方怀呵呵地笑两声,眼疾手快地打他的上衣,看到一身的红印,“哇,老兄,昨晚跟哪个妖精打架来着,这么激|情,我说胡菲菲自动送上门来你怎么不吃呢,原来昨晚上把体力用完了。”
“去,忙你的事去,是不是太闲的话,如果太闲,我这里有的是案子给你做。”
方怀一听要给他加量,连忙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跑到门口,“别,大哥,我错了还不行吗?就当我什么也没看到。没看到胡菲菲扭着身子从这办公室里出去,也没看到你昨晚一夜激|情的红印……”
“滚!”安越大吼一声,吓得方怀立刻飞逃出了他的办公室。边逃还边想着:“这小子今天吃了几斤火药,可是再大的火昨晚上不是已经泄了吗?怎么看起来还是一付欲求不满的样子。”
安越靠在办公椅上扶额,方怀的话真让他有点哭笑不得,昨晚是跟女人打架来着,但其过程与结果跟方怀想的完全是两码事儿,一想到向蓝欣那张脸,他的火气又窜了上来,连喝了几杯冰水也未见得降下来。
也不知安唯哪里被迷了心窍居然事事向着她,说到底他们的仇恨来源还是跟抢夺弟弟的爱有关。
向蓝欣现在学精了,等安越去上班以后,她就找人把冰箱搬进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屁颠屁颠跑去超市买了许多东西塞进去,当然也没忘记她最爱的蛋挞和苏记烤鸡。在大太阳底下走了大半天,她心满意足地塞一块烤鸡在嘴里,喝一口冰镇绿豆汤开心地在地板上打着滚,这下她看安越还怎么扔。
嘿嘿!她吃饱喝足,打开电脑,看到文档里那个特别标注的大号红色醒目的“激|情”两个字就犯傻,原本的好心情也一扫而空,她抠抠头,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最后无力地倒在地上,死活都动不了。
当挺尸已成为一种习惯时,聪明人会选择视而不见。事实证明安唯还不太聪明,虽然安心一再强调向蓝欣的强悍指数直逼小强,但是他还是不太放心,偷偷地溜回家,然后便看到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习惯性在地板上挺尸的向蓝欣。
向蓝欣本来以为是安越回来了,正想好好跟他炫耀一番,才看见来的是卖姐求荣的亲亲小弟,二话不说抓起靠垫就向他冲去,吓得安唯往门外跑,刚关上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巨响,他本想打开门再看个究竟,但是一想到刚刚向蓝欣那付可怕样还是算了。
于是,十分钟以后,当安越打开房门时,看到向蓝欣呈大字型扒在地板上,右脚勾着电脑电源线,电脑离她头不远的地方,茶几上杯子下几滴水从桌沿落到她的后脑勺上。
滴答滴答。
安越用脚蹬了蹬她:“喂,死绝了没?”
百度搜索:随梦.看最快更新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uimeng.Com
004章 这才是借机报复
向蓝欣抬起头来,脸上挂着两行热泪,额前还有个大大的红印,撅着嘴儿,说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向蓝欣狠话刚放了一半,安越稍微施了点重手,又痛得她哇哇大叫。她支起身,把头靠在安越的肩上,安越以为她受不了要开口求自己了呢,心里暗自偷笑,哪知她口是开了,却不是求他而是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啊!”又是一另一声杀猪惨叫。
“向蓝欣有没有搞错,我好心给你上药,你居然咬我。”天,那一口下去他估计有出血吧。
“呸,你明明就是借机报复。”看她的脚都红成什么样了?
安越翻白眼,大约也是被她那一口咬得气着了,把她按倒在沙发上,钳住她的双手,“借机报复是吧?我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借机报复。”然后整个人压在她身上,手在她的腰上停地挠啊挠。
“哈哈,住手……安……哈哈……住……”往日里还有两只脚和一双手可以反抗,如今一只脚崴了,一双手双被钳着,她只有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反抗着。身下温软如玉,正常的男人就该有正常的反映,这付白天被胡菲菲挑逗过的躯体,向一团火燃烧了起来。他看着向蓝欣的目光也逐渐深幽起来,想到上次酒吧前无意中的那一吻,他低下了头,她的笑声被他封住,原来挠痒痒的手也从挠变成了摸。
一路向上。
激|情?!向蓝欣怔了怔,那酥麻的感觉涌遍全身,她本想踹开安越,但眼珠子一转想到,反正她都要去找鸭子体验一把激|情的,现在不如将就,反正安越至少比鸭子干净,而且她用完了就扔,也可以好好打击他的自尊心。
她这边想着闭上眼好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