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圈养全人类-第12部分

,却是电话那头传来的一个甜美声音——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这……这怎么回事?!”
陈局长挂断电话,再拨下一个,可得到的回答却还是一样!等到他想要再去拨第三个的时候……
“助手,动手。”
哗。
只听得一声风响,一名身材窈窕的少女却是突然间出现在了陈局长的枪口之前。惊慌之中,陈局长冷不丁扣下扳机!伴随着一声枪响,火花,从枪口喷涌而出!
柔嫩的手掌,抓住了枪口。
那原本应该贯穿手掌的子弹,竟然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射出。
少女那机械般呆滞的目光中似乎运算着什么,随后,五指一合,将那把手枪完全的捏扁。一拔,将其从陈局长手中拔了出来。
想起来了吗?
这位陈局长,也许想起来了。
想起十天前公安局究竟遭遇了什么事,整整一支特警部队是怎样败在一名少女的手上的。
他大叫着,想要逃跑。可少女却是直接伸出双手将他的后颈抓住,死死的,按在了床上。
“呜……!呜!你们……怪物……怪物!”
哀嚎声,开始从这位陈局长的口中发出。
但那边的零却像是完全没听到似的,一脸严肃地继续在那背囊中翻找起来。
很快,他就取出一些支架还有一些看起来不明所以的手术工具。那锋利的刀片光是看在那位陈局长眼睛里,就让他忍不住胆战心惊!
“你们……你们究竟要干什么?!我……我可是公安局长!你们想要对我做什么!”
他的问题,没有人回答。
理由很简单,因为零不会去回答“零件”的疑问。
对于他来说,“零件”根本就不会问问题。所以,也没有必要回答,不是吗?
取出一大堆的东西之后,零拿着那些支架走了过来,将它们围绕着陈局长的脑袋固定住。陈局长想要挣脱,但背后的少女所施加的力量却让他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支架将自己的头颅包围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来救救我啊!!!”
悲鸣,传荡着。但,谁能来救他呢?
在将陈局长的头部完全固定住之后,少女松开手,开始和源零一起,将他的双手双脚完全固定住。让他不能动弹分毫。很快,这位局长就趴在床上,却连扭动一下脖子都办不到了。
“剃发……剃发完成,准备开颅。”
零随意地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他拿起那些工具中的一把小电锯,按动开关,电锯开始滚动起来。
听着那呲呲呲的声响,看着那飞快旋转的手术电锯,陈局长的心脏几乎要跳到嗓子眼了!他更加开始大声叫喊,更加开始奋力挣扎!可他现在却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大学生戴上口罩,目光冷淡地将电锯接到一个机械臂上,拿出手提电脑,按下开关。
随后,那电锯就在连接在头部支架上的机械臂的操纵下,一点,一点的,垂了下来。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血沫和骨沫,开始飞散。
刺耳的声响与难以忍受的疼痛,刺激着陈局长的大脑。
那边的零目光严肃地看着手提电脑上的各项数据,似乎在自己身旁大声惨叫的完全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小白老鼠。
很快,电锯就绕着那头盖骨锯开一圈,少女拿起钳子,小心翼翼地一拔,就将陈局长的头盖骨给掀了起来。她的双眼凝视着那覆盖着大脑的薄膜,再用镊子十分精确地撕开包裹着大脑的那层膜,将里面那在微微搏动的大脑,完全暴露了出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
陈局长已经痛的完全哭了出来,此时此刻的他,已经连呼叫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的双眼近乎哀求地看着那边的零,此时此刻,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是后悔?
还是……
“进行数据转移。”
少女点点头,从零取出的行囊中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出现的是一个半圆形的机械装置。她将这个机械装置的一头连接到零的手提电脑上,将另外的几个电机分别小心翼翼地插进陈局长的脑组织内,捧着。
零等到少女完全插好之后,点点头,双手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打。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了一行进度条,少女手掌中捧着的那个半圆形机器也开始闪烁着橙色光芒,一闪一闪。
第三十五章 启发
十分钟后,进度条到达百分百。零点了点头,拔下连接着半圆形机器的连接线,换了副医用手套后,走了过来。少女也是在不损伤陈局长的脑组织的情况下,精确拔出那些电机。
“进行脑部组织置换。”
“什么?不……不!”
陈局长,终于发出了一声最后的惨叫。
可在这一声惨叫之后,机械臂上连接着的钳子就已经精确地嵌入他的头盖骨,将他的大脑一点一点地拔了起来。
飞溅而起的血液溅在了零的眼镜上。
但这根本就无法阻止他视线内的那种严肃与严谨。
他十分顺手地用止血钳钳住连接着大脑的视觉,听觉,脊髓等等各种神经。然后,再操作机械臂用飞快而正确的速度将其一一切断。等到完全切开那些连接之后,零立刻回到手提电脑前,敲下回车。
机械臂移动,将那个大脑完完全全地放进一旁早就准备好的一个大型培养皿中。机械臂一放,这个大脑就沉入培养皿中的那些蓝色液体之中。
失去了大脑的陈局长身体已经完全不动了。那沉浸在培养皿中的大脑的脑细胞则依旧在轻轻搏动。
不过,这并不代表结束。
或者说,现在,则刚刚代表了开始。
“连接,快!在身体器官衰竭之前!”
零的表情十分严肃,眼神中也是充满了紧张而严肃的感觉。他开始将那些用止血钳钳住的各种神经纷纷往那个半圆形机械上连接,许许多多的插管,导流管,全部都一一连接起来!
连接好一处之后,再用仿生细胞膜包裹,覆盖,确认每一个地方都能够正常进行保护。在连接好眼球和大脑上的连接神经之后,他终于将这个半圆形机械小心翼翼地放进头盖骨中。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
半圆形机械上的光芒,开始闪烁。
原本只有一处橘黄|色的灯光亮起,现在,还开始亮起蓝色,红色,和白色的光芒。
零的表情显得有些紧张,他迅速跑到那边的手提电脑前,看着上面许许多多的数据。看着这些列表开始一点点的升高,再一点点的进入“安全区间”。
心率,达标。呼吸,开始运作。肌肉系统,接驳。神经系统,连接。骨骼强度,感知。
屏幕上,目标,一项项的达标。
而等到最后一项数据达标之后,零咽了一口口水,转过头,屏着呼吸,凝视着陈局长的身体!
…………
这个身体……不动。
屏幕上的各项数据,开始缓缓下降。
紧张的汗水,沿着零的额头滚落……
然后,这些数据在接近极限值之前,终于停顿。再一次的……
开始慢慢,慢慢的,上升。
也因此……
“”
陈局长的双眼,也是在这一刻,张了开来。
零紧盯着陈局长,陈局长也是盯着零。少女来到屏幕前,在仔细扫视了所有的数据之后,抬起头,缓缓道:“生命系统维持正常,器官没有衰竭现象,数据处理中……处理完毕。主人,恭喜您。您成功了。”
那一瞬间,零,抬起头。
他望着天花板,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也许,没有人可以体验此刻他心中的喜悦与激动。
如果你连续研究了三年之久,然后终于看到实验成功的那一刻,相信你也会是这种感觉。
说不出来……
零真的觉得自己说不出心中的这种快乐与兴奋。
或者说,与其说他想要大声笑出来,他反而更想要哭出来。
“主人?您怎么了?主……”
少女走到零的身旁,可是突然间,零却是转过身,猛地抱住了她。
少女愣住了,她的动作一时间停顿,似乎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只能任凭零紧紧抱着自己,趴在自己的肩膀上,倾泻着那些喜悦。
“主人……”
“什么都不用说了!”
零松开少女,看得出来,他的眼圈红红的。嘴角由于太过激动而抽搐。
他用力地拍了拍少女的肩膀,点点头。等到强行安抚住心中的激动与喜悦之后,他才转过身,看着那边的陈局长。
“帮他把头盖骨缝合起来。”
“…………是,主人。”
三十分钟之后,束缚住陈局长的支架已经完全被撤去了。零一边抹着眼角的泪水,一边坐在床上,欣赏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陈局长。
这个肥肥胖胖的男人现在一脸的呆板,他不说话,也不行动。只是这样呆呆站着。零等到再次呼出一口气之后,站了起来,用力拍了拍陈局长的肩膀,转过身,在手提电脑前敲打起来,通过无线网络,将一些早就设定好的程序,输入陈局长的大脑之中。
回车。
陈局长,动了。
虽然说动作上有些僵硬,而且有些缓慢,但从科技的角度来讲,还是成功的。
这个局长穿好自己的衣服,拿起钥匙,自顾自的离开了这个房间。很快,就能看到他开着车,离开了小区的大门,融入夜色之中。
“呼……在某些时候,某些地方。机械,始终要比人类来的更加优秀一点。”
零趴在窗口上,看着陈局长的车子离开,他的脸上还带着没有消退的激动与喜悦,声音略微有些颤抖地说道——
“其实,人类最难以模仿的并不是什么生理行动。虽然人体的构造很独特,但这一切并不是技术难题上不能进行攻克的。”
“真正让‘机器人’无法变成‘人’的原因,是‘情感’。人类的感情世界实在是太过复杂,光是用程序,很难进行复制,模仿。有时候虽然可以设定一些简单的程序,但那说穿了,实在是太过简单,简单到连动物都不如。”
“如何设置机器人的情感一直都是一道难题。有好几个技术难关还没有能够破解。不过,换句话说,只要不是关于感情上的问题,机器人就可以做的比人类更为优秀。”
“陈局长的机械脑袋里现在只有完全的规则,它复制了那个原本大脑的所有知识,但是却不复制任何的感情。因为是机器人,所以以后的他,会完全按照规则进行办事,绝对不会有任何的违法乱纪的行为。咳……不完美的机器人竟然可以代替完美的人类。这,也实在是一种讽刺。”
零吐出一口气,看着天上那轮冰冷如昔的月光。
直到过了好久,他才摇摇头,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转过来,对着少女说道:“我们回去。那个大脑也一并带回去,我有些实验要做。”
……
…………
………………
第三十六章 你的名字,这个世界的时间
凌晨的夜晚,显得如此的冰冷。
寒风吹过,整个尚海市似乎都因此而冻结。
这就是所谓的黎明前的黑暗吗?
道路两边的昏黄灯光丝毫不能给人提供一丁点的温暖,现在这个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可以算是最为难熬的时刻了。
零,跨着兴奋的脚步,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他抱着怀里的培养皿,有些喜滋滋地看着里面那颗漂浮着的大脑,看着那大脑皮层上不断跳动的神经。
他很高兴,所以,凌晨时分的寒冷似乎完全无法影响他的心情。而且他此刻已经完全沉浸在试验成功的兴奋之中,完全没有任何的睡意。
少女,缓缓跟在他的身后走着。
就和之前一样,她的表情还是那么的呆板,没有任何的反应。不过,零也习惯了,任由她去。
但,少女的脚步,却在经过一条路口时,停了下来。
走在前面,看着培养皿的零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停顿,自然也是回过头,看着她。
只见她的视线移向那边的一条小巷。原本没有什么感情的眼睛里,此刻,似乎泛起一层名为“担忧”的感觉。
“怎么了。”
零走回来,问道。
“主人,我……想要去看看。”
少女抬起手指,指着那条小巷。那看着零的眼神中似乎流露出些许恳求的色彩。
零瞄了一眼那条小巷,想了想后,点点头:“走,那么让你感兴趣的东西,我也有些兴趣了。”
得到允许,少女的表情似乎一动,浮现出了些许变化。她急忙走进小巷,零也是快步跟了上去。只见她正蹲在一个瓦楞纸箱旁,定定地,看着那纸箱之中。
一条小狗。
寒风凌厉之中,一条骨瘦如柴的小狗蜷缩着身子,躲在里面。
看得出来,它的生命之火已经快要熄灭。呼吸是如此的虚弱,感受得到,这个小东西的心脏已经变成了一种负担,跳动地速度越来越慢。
零脸上的喜悦,渐渐消失。
他推了推眼镜,蹲了下来,伸手轻轻抚摸着这头小狗的毛发。
“没有吃东西吗?看起来很虚弱。”
少女轻轻摇了摇头,说道:“给了,但,它不吃。”
“吃不下?”
“是的。”
少女的手掌散发出热量,轻轻触碰着小狗的身体,给它一些温暖。
“固体,它吃不下。这段时间,我只能给它一些流质体。”
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站起来。
“没什么办法,生死有命,这是自然的规律。没有谁可以改变这种规律。现在,我们唯一能够为它做的,恐怕只有……”
啪。
一声碎裂声响从脚边传来。听到这个声响,零的精神猛地一震!他立刻低下头,望着脚边。触目所见,那最为惊恐的一幕,却是瞬间充斥着他的瞳孔!
“哇!哇!糟糕!我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糟糕糟糕糟糕!”
零急忙蹲下来,想要伸手去抱那个破碎的培养皿中的大脑。抱起大脑,他更是紧张地左看右看,焦急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我没有带备用的培养皿啊!这下……这下该怎么办?我的实验品啊!!!”
对于零来说,现在的情况真的很糟糕。可不管他多么的焦急,情况也不可能变的多么改善。
手指触摸之间,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这个大脑的衰竭。原本还算鲜艳的颜色现在似乎也在慢慢褪去。就连那大脑皮层上跳动的神经,现在也是加速跳动起来。
没有办法,没有任何挽救的手段。
现在,似乎一切都没有什么挽回的手段了。
“咳……现在赶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零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不过,在摇头的时候,他一眼瞥见了那边的那个纸箱。只见里面的那只小狗现在却是抬起头,那双干涸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零手中的大脑。
腥味吗?
也只有血腥味,才能让这只濒临死亡的小狗,抬起头。
零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这颗皮层还在跳动的大脑,再看了看这只可怜巴巴的小狗。
也许是注意到小狗注视着自己,就连少女现在也转过头,用那双没有什么表情的眼神看着自己了。
“………………咳,好好!看在你这么虚弱的份上。”
无奈,零受不了少女那近乎哀求的眼神,就将手中的大脑放进瓦楞纸箱。
看到这颗软软的大脑靠近,小狗似乎获得些许元气似的,努力张开口,咬上一口。
是的,硬邦邦的香肠这只小狗吃不了。但这软乎乎的大脑似乎刚好和它的胃口。在咽下嘴里的脑组织之后,它再次张开口,一小口,一小口的咬去大脑,慢慢舔食干净。
而零,原本在旁边是满脸懊悔之色,可在看到这条小狗渐渐吃的欢了之后,他脸上的懊悔和愁苦也是渐渐消失,换回原本的喜悦。
啊呜……啊呜……
长久没有好好进食的小狗,将那颗大脑吃了个精光。
他吐出舌头,舔着纸箱上剩余的脑组织。一直到将所有的地方都舔食干净之后……
这只小狗抬起头,望着零。也望着那名少女……
“呜呜呜……”
一声呜咽,小狗,就在少女的手掌的触摸之下,慢慢,慢慢地,趴在地上。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
…………
………………
今晚的月色,真的带着些朦胧。
街头的灯光此刻也已经默默隐去,东方,也开始露出一抹鱼肚白。
黎明前的黑暗就要过去了。
而那轮带着些许光与热的太阳,也是慢悠悠地升了起来,继续着它一天的工作。
少女的双手,还是维持着抚摸小狗的动作。
即使这小狗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冷却,她的手,也依旧没有松开。
见此,零默默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他搭住少女的肩膀,缓缓说道——
“生命的逝去,总是让我们如此的悲痛。但,这就是自然的规律。”
拍了拍,少女回过头,在凝视着零良久之后,终于,站了起来。
“至少,它完美的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程。我相信,如果它会微笑的话,它一定是带着笑容离开这个世界的。我们不应该为它难过,而应该为它感到高兴。”
少女低下头,想了想后,终于再次抬起头,点了一下。
“呼……天亮了。我们回去。对了,现在几点了?”
少女瞳孔中的色彩略微变化,缓缓说道——
“主人,现在是2012年12月21日,星期五,上午6:45。”
零点点头:“原来已经六点多了。好,我们回去。另外啊,助手。我一直叫你助手应该也不是一个好主意,但是,我觉得叫你初号机或是移动堡垒都不是什么好称呼。”
少女闷声不响,和零两人离开了岔路,漫步在那街道上。在想了一会儿之后,零打了个响指,说道——
“不如,我给你起个名字,怎么样?就叫源初。”
少女的脚步,一时间停止。她看着零,似乎在思索什么问题。
“源……初……?与主电脑……同样的名字……?”
“对。跟着我姓,起始之源,另外,你是初号机,所以就给你一个‘初’。感觉怎么样?”
少女愣了半响后,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也就是从这一天起,零家里的防盗门内的资料中就删除了“家具”这一栏,相反,多了另外一个名字——
源初。
第三十七章 这不合规矩
尚海市,在下雪。
这白色的世界对于整座城市来说,就像是一片奢侈的恩赐。
很多人都喜欢雪,都觉得这白色的雪象征着什么。
孩子们喜欢玩雪,而情侣们则觉得这雪简直就是这场浪漫的圣诞节的最佳点缀。
是的,圣诞节。
白色圣诞节,一个听起来多么美好的名词。所以,尽管今天是星期一,但时尚而追求潮流的年轻人依旧乐此不疲。
地铁站,年轻的男女们彼此依偎着。
看着车站外的风雪,体验着这一份浪漫的情怀。
不过,在这些年轻男女中间,有一对看起来却并不那么的轻松。男性始终板着脸,而女性也是丝毫没有什么温柔的表现,整张脸就像是石膏似的呆板着。
“宝山路站到了,宝山路站到了。上车的乘客请先下后上,有序乘车。”
镶着紫色边框的地铁4号线徐徐驶来,开门之后,这对男女随着人群上了车。没有座位,两人就那样站在一旁,等候着。
零的心情有些不爽。
看着窗外那些飘舞的飞雪,这让他更加不爽。
他就不怎么明白了,明明坏掉的“齿轮”已经被自己修复,那位陈局长也完全做出了和他的工作职责完全一样的行动。这不是一件大好事吗?为什么那个脑子的主人还是不肯答应自己呢?
拉着拉环,零叹了口气。要知道,在昨天一大早,王鹏的逮捕令就发出来了。寻衅滋事,聚众斗殴,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行动等等。这些零零碎碎的罪名罗列起来,终于足够让公安局发动逮捕令逮捕他。
不过,这也是应该的?再怎么说,这家伙都犯了罪。既然是如同机械一般严格行事的,那自然是不能放过任何的犯罪了。把他抓起来,判个三五年也正常。这可是遵守规则的事情啊,为什么那个王丽娜还会觉得不爽呢?她那颗脑子不是最机械,最死板,最会遵守那些老旧刻板的规则的吗?
初抬起头,看着零。看到零那副愁眉不展的模样之后,初开口道:“主人,人类很大程度上,都是希望别人能够遵守规则,而自己不用遵守规则的。”
零皱着眉头,摇了摇,说道:“不过,这不是很不合理吗?对别人要求如此严格,但在对自己的时候却希望自己能够得到种种的便利。这不合理,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是的,主人。但,人类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么做的。”
地铁穿梭而过,缓缓进入车站,停下,开门。
伴随着机械音在耳畔响起,零的感觉似乎才显得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