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BT五部曲之_03疯狂的作家-第6部分

去,那段时光真是很惬意。
  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被一阵铃声惊醒。
  周放皱着眉,生平最厌恶被人打断美梦,接电话的时候口气便很不好。
  “谁啊?”
  “是……是我。”
  端木宁似乎很紧张,透过电话传过来的呼吸生很是急促,虽然极力保持着镇定,声音却有些轻微的颤抖。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周放彻底清醒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猛地坐起身来,沉声道:“小宁?你怎么了?别着急,慢慢说。”
  “我现在在医院……我妈妈她,她出了车祸……”
  “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说罢便挂了电话,拿起外套飞出门去。
  一路上以最快的速度飙车,心脏跳得飞快,脑海里一遍遍回响着端木宁颤抖的声音。
  以他的性格,平时对什么都冷冷淡淡的,不爱笑,说话也是没有丝毫温度,今天这么反常,话音里甚至带着哭腔,肯定是出了极严重的事故。
  他妈妈?
  上次去他家里的时候没有见过。
  出了车祸吗?
  周放皱了皱眉,双脚疯狂地蹬着自行车,到了医院的时候把车随手一扔就冲了进去。
  端木宁一个人坐在手术室前长长的走廊里。
  天色已晚,夕阳的余晖从窗户洒进来,照在他惨白的脸上,原本红润的嘴唇也被咬出深深的齿痕,手指紧紧攥着衣角,靠着墙壁轻轻发抖。
  那个样子,让周放突然间很心痛。
  赶忙走过去轻轻搂住他的肩膀,柔声道:“别怕,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了?”
  端木宁的眼睛有些空洞,抬头看了周放半晌,眨了眨眼,这才终于找回了焦距。
  “我妈妈……她前段时间去外地出差,今天回来了,路上跟一辆车撞到,钟叔已经……已经……”
  见端木宁又颤抖起来,周放紧紧抱住他,把他的头按在胸前。
  “别怕,别怕,你妈妈会没事的。”嘴上说着安慰的话,心里却没底,钟叔应该是上次小宁所说的管家,撞车肯定很严重,司机都死了,他妈妈能不能救得回来还不一定呢。这样想着,怀抱便收得更紧了些,把端木宁整个身体都圈在怀里。至少在最难熬的时候,让他有个依靠。
  端木宁回抱住周放,手指紧紧攥着,抓皱了衣服。
  良久之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端木宁僵在原地不动,周放便放开他,上前去询问情况。
  医生说对不起。
  因为失血过多,头部也受了重创。
  所以……
  “你是说她死了吗?”
  周放回头,只见端木宁血红的眼睛狠狠瞪着医生。
  “很抱歉。”见惯了死亡的医生,面对刹那间失去亲人的孩子,心里也不由得涌起一阵酸楚,轻轻叹了口气,对年纪大些的周放说:“节哀顺变吧,好好安葬你们的母亲。”
  医生以为周放是端木宁的哥哥。
  周放也不解释,只轻轻点了点头。
  端木宁呆呆地站在原地,等医生走远了,身体才剧烈地颤抖起来。
  周放只好轻轻拥着他,不断地轻拍着他的后背。
  “小宁,想哭就哭出来。”
  端木宁终究没有哭,只是把头埋在周放胸前,睁大了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
  嘴唇不断的动着,闷闷的声音响在周放胸前。
  “我跟妈妈感情不是很好,这些年她都不怎么理我,她经常出差,我们见面的次数都很少。”
  “可不管怎样,她都是我妈,是我唯一的亲人。”
  “我没见过爸爸,这些年一直跟妈妈一起生活,现在,她也离开我了,丢下我一个人……”
  端木宁断断续续的说着,周放便紧紧拥住他,不断轻抚他的后背。
  这才发现,他真的好瘦,抱在怀里,骨头都扎手。想起他母亲的意外,周放又是一阵心疼,伸手摸了摸端木宁的头,压低声音在耳边说:“不怕,还有我。”
  端木宁的身体轻轻一颤,随即伸手,紧紧环住了周放的背。
  医院里惨白的灯光,冬夜里清冷的走廊。
  两个少年紧紧相拥,或许那一瞬间,在很多年后回想起来,都会觉得无比温暖。
  因为没什么亲戚,端木宁母亲的葬礼格外简单。
  用她留下的钱在城郊买了一块墓地,端木宁抱着妈妈的骨灰盒,亲自葬了她。
  林微和温婷也来了,只拍着他的肩膀,没说什么话。
  很多时候,安慰人的话,反而更伤人。
  只有几个孩子的葬礼,显得颇为冷清。
  天气也切景地下起雨来,淅淅沥沥的雨水,一遍遍冲刷着墓碑上的三个字。
  “端木清”
  母亲的名字,很少被人提起,只有小时候要家长签字的成绩单上见过。
  母亲的字写得很好看,虽是女人,写出的字却一点也不秀气,潇洒的楷体,反而有种硬朗和洒脱。
  母亲习惯烫大卷发,发丝搭在肩膀上,随着走路的动作一弹一弹,每次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总是挺着背,很严肃的样子。
  名字里冷冷清清的清字,正如她的一生。
  很少跟人交往,总是一个人站在窗台前吸烟,寂寞却高傲。
  端木这个姓并不多见,自己的名字也因此而被很多人注意,不知道她当初给自己取名叫宁,是希望自己,一生安宁吗?
  因为有雨的缘故,端木宁脸上的泪水很快被冲开。
  除了近在身边的周放,没有任何人察觉,倔强的端木宁,终于哭了。
  在唯一亲人的墓碑前,借着大雨的掩饰,无声地哭了出来。
  肩膀因为被周放的手揽着,轻微的抖动旁人看不出来,周放却清楚地感觉到。
  周放想,如果不是林微和温婷在,他一定会把端木宁抱在怀里,让他好好哭一场,然而现在,只好收紧了手臂,给他一点点温暖和依靠。
  端木宁在强撑,眼泪流了片刻便被控制住。周放扭头看了眼他那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脸,伸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顺便替他抹了抹脸,擦去混着眼泪的雨水。
  林微和温婷先行离去,周放送端木宁回家,将近家门的时候,看到门口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见两人走近,车门突然开了,下来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
  那男人西装革履,典型的职业打扮,手臂上却缠着黑纱,似乎刚刚从哪里祭拜回来。
  他仔细打量着端木宁,探寻的目光让端木宁皱起了眉头,良久之后,才听他低声询问:“你是端木宁吗?”
  端木宁没有回答。
  “是小宁吧?”
  周放挡在端木宁身前,挑眉问:“请问您是谁?”
  “我是小宁的父亲,我来接他回……”
  “哦,您就是小宁没见过面的父亲啊,等他妈妈去世了来接儿子?”话音里讽刺的意味很明显,目光也带着挑衅。
  男人似乎被周放的话刺痛,脸色一沉,转向端木宁,柔声道:“当年跟你妈妈离婚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怀孕了……一直在找她,没想到……我……”似乎很内疚,一直低着头,说话的时候一字一句的,很是认真,“小宁,真的对不起,以后跟爸爸一起生活好吗?让我来照顾你……”
  “我不认识你。”
  端木宁冷冷的说了一句,扭头往里面走,却被男人拦住:“小宁,我是你父亲……”
  “我没有父亲。”
  端木宁抬头看着他,倔强冷傲的脸上,写满疏离。
  那个陌生的男人,眉宇之间尽是痛苦之色,端木宁不知道他跟母亲到底有何渊源,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真正的父亲。他只知道,他不喜欢这个陌生的男人,不喜欢跟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人生活,更不可能叫他父亲。
  有些冷淡的看了他一眼,因为是长辈,才忍着不发作,低声道:“请你离开吧。”
  男人愣在原地,被儿子冷冰冰的拒绝而涨红了脸。
  半晌之后才轻轻叹了口气:“小宁,你的性格……跟你妈妈真像。”顿了顿,又接着说:“对不起,我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但是以后,我保证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叔叔,你不明白吗?他不喜欢你的照顾啊。”周放双手塞在口袋里,嚣张地看向男人,嘴角扬起个轻佻的笑容:“再说,你现在应该结婚了吧?”
  “呃……”
  “小宁才不要找后妈,您走吧,马后炮管用的话,将军都不用活了。”
  男人还想解释,却被端木宁冷冷打断:“这些年我都没有父亲,以后也不需要,而且,我也不想干扰你的生活,你的家庭。”
  说完便扭头进了门。
  周放冲男人做了个“请”的手势,跟着端木宁进门。
  两人在阳台上,隔着窗户看那个男人,他一直低着头,垂下的发丝被风吹得摇晃,显得有些可怜。
  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天色晚了,似乎手机响了起来,这才慌张地钻进车子,开车离去。
  见端木宁强撑着假装无所谓的样子,周放紧紧握住他的手。
  等车子消失在视线中,这才轻叹口气,拍了拍端木宁的肩膀,问道:“你真不打算认这个父亲?”
  “嗯。”
  端木宁答得决绝。
  小时候趴在继父胸前叫着爸爸,继父便一脸笑容地捏他的脸颊,那时候,总觉得妈妈不喜欢自己,可爸爸很喜欢。
  后来爸爸莫名消失了,临走的时候亲了亲他的脸颊,什么都没说。
  再后来,懂事了,知道了他是继父,亲生父亲却一直没有出现过。
  对于这些事,妈妈从来不说,端木宁也不想问“我爸爸是谁”之类让人尴尬的问题。
  小时候开家长会,妈妈总是很忙,没法到场,老师便一脸怀疑的问:“你爸妈都不在家?”
  端木宁很委屈地点头。
  因为很乖,不调皮打架,成绩又很好,老师也就不逼他带家长过来了。
  只是家长会上表扬端木宁的那些话,妈妈从来没有机会听到过。
  似乎一直是一个人长大,可以前,至少还有个亲人在。
  现在,真的只剩自己一个人。
  端木宁冲楼下消失在街道尽头的车子轻轻笑了笑。父亲?他从来都不需要。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被周放的声音拉回思绪,端木宁抬头看他,后者却顿住,没再说下去。
  端木宁才十五岁,突然间失去心中唯一的亲人,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周放心里没底。
  话说了一半,竟觉得如刺在喉,生生卡住。
  虽然听他说,他母亲给他的账户存了很多生活费,足够他支撑到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可是,本来就孤孤单单让人心疼的孩子,现在又失去了母亲,从此以后,只会更孤单寂寞,把自己缩在房间里看书,时间久了,会闷出病来都有可能。
  看着他消瘦的肩膀,单薄的背影,周放只觉得心脏一阵抽痛,一腔热血直冲头顶。
  “小宁,以后你就跟我过吧。”



第九章 晚餐

  在那种情景下,周放豪气万丈的话破口而出,也没想会不会后悔,更没想两人在一起能不能适应。
  那一刻,只知道自己很想保护端木宁。很想让这个孩子不再孤单,让他有个依靠,多一点笑容。
  虽然自己不一定有那个能力,可至少,比他大三岁的周放,愿意跟他站在一起。
  听到那句话,端木宁身体一颤,一脸震惊:“你说什么?”一字一句从牙缝里挤出来,声音都变了调。
  周放见他目光甚至有些呆滞,便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我是说,你一个人我不放心,以后就跟我一起过吧。不用担心我父母,我也是一个人过的。”
  “一个人?”端木宁无法想象,这样开朗豁达的周放居然没有温暖的家庭吗?
  周放轻笑着解释:“我爸妈当年是家长做主结的婚,没什么感情。为了我,两人一直憋着不离婚,怕我没有家庭的温暖心灵会受创,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跟他们说,离吧,你们快点离了,儿子不会因为你们离婚就不爱你们,不会因为没有完整的家庭就让心灵扭曲掉,你们不用为了我一直委屈自己。”
  见端木宁认真的听着,周放才松了口气,继续道:“后来他俩就高高兴兴离了婚,我爸娶了个他喜欢的女人,我妈也改嫁了,算起来,我那时候正好也是初三,跟你同样的年纪。”
  端木宁惊道:“你真的劝你父母离婚吗?”
  “是啊,看他们整天愁眉苦脸别扭死了。他俩离婚的时候打官司抢我的抚养权,在法庭上唇枪舌战实在不好看,我就说,我既不想要后妈,也不想要后爹,我跟着你们绝对会破坏你们新家的和睦,他俩就不抢了,很默契地把原来的房子留给我,一人一半负责我的生活费,然后,他俩各自搬走,让我单独过,逢年过节再来看看我,表达一下慰问。”
  周放说得轻松,似乎父母的离异反而是一种解脱一般。
  他面对什么事情都能那么豁达洒脱吗?
  端木宁呆呆地听着,良久之后才低下头,轻声道:“你一个人过,不觉得孤单吗?”
  “不觉得,我反而觉得很自由,想干嘛就干嘛,没人管多好。”
  “既然你一个人过习惯了,我过去肯定会打扰到你的。”端木宁绷紧身体,强撑着,不想在他面前表现自己的脆弱,压抑着内心想要跟他在一起生活的冲动。
  “别担心,你搬过来跟我住吧,我们一起做个伴,不好吗?”
  温柔的声音响在耳畔,端木宁轻轻低下头,握紧了双拳。
  周放喜欢一个人随性自在,可现在端木宁刚失去亲人,实在不忍心把他独自扔在这大大的院子里。
  或许跟他生活一段时间,让他走出失去亲人的阴影,心情变好之后再分开会好一些。
  他最困难的这个时期,作为大哥,怎么能袖手旁观不闻不问呢?
  看着端木宁故作坚强的样子,周放轻轻用手揽住他的肩膀,柔声道:“搬过去吧,好吗?”
  从来没有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跟人说过话,端木宁听了,心底一颤,抬起头来,周放黑亮的双眸里满是认真,就那么定定的注视着自己,等待答案。
  不由自主的,轻轻点了点头答应下来,静静注视着对方,心里竟前所未有的平静。
  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打破了奇怪的气氛,端木宁赶忙移开视线,接起了电话。
  “小宁,今晚你过来我家住吧?我都做好菜了,先来吃晚饭。” 是林微打过来的。
  端木宁刚要拒绝,电话却被周放抢了过去,“喂,那再多添一双筷子,我也过来蹭一顿。”
  “周放?你干嘛?”
  “小宁答应跟我一起住了,你家就算了吧,一个妹妹一个弟弟还不够,再加上小宁,那么多人乱套了。”
  “是吗?那你从小就欺负他,现在他过去跟你住,你岂不是……”
  周放皱眉打断了林微:“因为喜欢才欺负,懂吧?你怎么不想想,我为啥就不欺负你呢?因为不喜欢你呗。”
  “你滚。”林微生气了,周放厚着脸皮继续说:“我俩等下来你那吃饭,你多弄点好吃的,别全放辣椒啊,就这样,拜拜。”
  说着便挂了电话,扭头却见端木宁垂着头,在身侧攥紧了双拳。
  周放轻叹口气:“怎么了?很讨厌我,不想跟我住吗?”
  端木宁沉默片刻,突然轻声问道:“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不是真的。”
  周放愣住:“哪句?”
  “因为喜欢才欺负。”
  周放干笑两声,这孩子太单纯了也不好办,随便跟林微调笑的一句话都被他当真,实在是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那个,我是挺喜欢你的。”怕小孩儿误会,又加了一句:“我当你是亲弟弟一样,你也把我当亲人吧,反正我俩都独生子。”
  “……”端木宁不说话了,周放揉了揉他的头发,笑道:“以后有我罩着你,谁敢欺负你就报上我的名号,知道吧?”
  “你的名号有用?”
  “当然有用,我臭名远扬,你报我的名字不吓死人,起码臭死人。”
  端木宁被逗得终于扯出个笑容来。
  看着他的笑容,周放又是一阵心酸,只轻轻摸了摸他的头,搂住他的肩膀。
  “走吧,去林微那蹭饭。”
  端木宁却不动,只定定看着周放。
  周放也看着他,猜测着小孩儿的奇怪心思。
  良久之后,端木宁才低下头,嗯了一声。
  走了两步,又回头,认真道:“谢谢”。
  周放又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谢什么,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了,自家人别说见外话。”
  林微家在城市的东南方,一个不大的小区里,小区绿树成荫,环境优美。
  此时天色已晚,路灯都亮着,形状奇怪如同扭曲了的仙人掌。
  虽然不太想去林微家里吃饭,可被周放搂着肩膀拉过来,端木宁也很无奈。
  因为母亲的逝去,而被众人守护的感觉,并不好受。
  好像是撕开了皮肤,暴露出最深的伤口,给大家观摩,然后,消毒的,涂药水的,包扎的,一群人围了上来。虽然知道他们并没有恶意,可强烈的自尊心,让端木宁觉得,那些药水反而变成了让伤口恶化的盐巴。
  或许自己更适合一个人在大大的院子里,独自撑过去。
  而不是把痛苦扯出来,让众人同情怜悯。
  本来,林微邀请今晚去他家里住,自己不可能答应。
  可为什么换成周放就答应了呢?
  端木宁百思不得其解,明明转学来仁川中学的时候,先跟林微联系的,小时候也是林微对他比较好,周放除了捉弄就是欺负,甚至根本不记得自己。
  可是,自己却奇怪地总想跟周放更亲近一点。
  心里对他们的区别对待是否差太远了些?
  “到了,快过来。”周放的话打断了端木宁的思绪,抬头,只见他站在门前微笑。
  他到林微家就跟回自己家一样,熟门熟路的。
  端木宁上前跟周放站在一起,很快就有人来开门。
  门口的是一个男孩,跟端木宁差不多高,正好到周放的胸口,周放的爪子便习惯性地放在对方头顶上,顺时针揉了一下,觉得不够,又逆时针揉。
  端木宁心里莫名一痛,突然间就觉得那个动作很刺眼,不自然地别开眼去,望向屋内,只见一个随意扎着辫子的女生,冲他轻轻笑了笑。
  “小杰,饭做好没?”周放笑着问男孩儿,手很自然地收回来,似乎揉男孩儿的头发都习惯了。
  “说多少遍了,别叫我小杰。”男生瞪他一眼,又转向端木宁,马上换了张甜甜的笑容:“欢迎欢迎,快进来啊,外面冷。”说罢便抓住了端木宁的手。
  对陌生人的接触很不习惯,端木宁僵硬着身体,勉强被林杰拉了进去。
  周放跟在后面进了屋。
  果然如周放所说,林微有弟弟还有妹妹,父母在外地没回来。
  他弟弟还在上小学,妹妹林夏在平阳中学,学校远,两人都住校,周末才回的家。
  饭桌上,菜色丰富,林微居然也有一手好厨艺。
  一群人围着餐桌吃饭,林微总是笑得亲切,一副兄长样给对面的端木宁夹菜。周放的筷子在桌上乱飞,一会儿给林微扔一块排骨,一会儿给林杰夹一块豆腐。
  当然,最多的还是给身边的端木宁夹菜。
  端木宁的碗被堆得高高的,看着,心里也温暖起来。
  一顿饭结束了,林微悄悄把端木宁拉到旁边,低声问:“你真决定跟周放一起住?”
  端木宁点头。
  林微犹豫片刻,才轻声道:“其实……周放他生活习惯很糟糕,我怕你忍不了他,不如先来我这住几天,我的床……”
  “没关系的,谢谢。”
  被端木宁冷淡的话抢白,林微一愣,随即低头笑了笑:“那好好跟他相处吧。”
  “嗯。”
  目送端木宁出门,林微这才叹了口气,不知道干干净净的端木宁,见到周放的狗窝会有什么反应。
  晚上八点,周放跟端木宁一起回家。
  冬日的夜晚很冷,风刮在脸上一阵阵的疼,两人戴着帽子慢慢往前走着,周放很自然的抓住了端木宁的手。
  为免尴尬,周放故意找各种奇怪的话题跟端木宁断断续续的聊天。
  比如小学的时候,拿粉笔涂花了同桌的脸,被揪去家长面前道歉。
  比如打球的时候,一不留神把球投到自己的篮里,被观众嘲笑。
  比如有段时间看侦探小说入迷,写数学证明题就像案件推理,被老师一顿狠批。
  端木宁安静地听着,偶尔嗯嗯答应一声。
  不是不想说话,只是太喜欢听他笑着讲那些糗事,被冬夜的风吹得零散的笑声,透过空气传到耳边,却有种温暖的感觉渗透心底。
  在母亲去世的第一个夜晚。
  刺骨的寒风,清冷的街道,昏黄的路灯。
  两条被拉长的影子。
  都在记忆里,留下了最鲜明的色彩。
  周放家离端木宁家其实挺近,撑死也就两百米的距离。
  只是端木宁每次都坐到两家之间的公车站才下车。
  路过端木宁家所在的街道,周放突然问道:“我怎么觉得这条街很熟悉呢。”
  端木宁抬头,看到他意味深长的笑容,刹时红了耳根。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