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BT五部曲之_03疯狂的作家-第5部分

 “谁说的?”
  端木宁低头吃饭,不说话了,周放只好投降,无奈道:“我真怕你了,动不动就冷着脸。”说着便把鱼肉夹了回来,大口大口吃起来,却没看见端木宁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晚上回家之后,周放拿出端木宁写的那部小说,打开电脑,从头输入进去。
  本来想顺便帮他修改错别字和标点,打了一大半居然一个错字都没有,他手写的稿子一字一句一笔一划的,简直就像印刷版。
  这个人,是不是认真得过分了?
  周放叹了口气,揉揉太阳|岤,继续录入。
  用了两天时间,终于把这本小说写进word文档,然后找熟识的杂志社编辑大概看看,有没有过稿出版的可能?编辑说:字数太少。
  周放用工具统计看了下,果然,才五万啊。
  开始看的时候觉得挺长,是因为看得太认真的缘故吧,而且手写稿,那么厚的一本。
  周放叹了口气,五万的小说出版是不能了,想起端木宁那一脸神往的样子,灵机一动:不如……印出来送他?
  于是,又花了一晚的时间,做好排版。
  一切准备就绪,就差封面了,周放本想上网搜点漂亮的模板直接用,没料在这时突然收到林微的短信:“明天是小宁生日,我们一起给他过吧?”
  周放不禁笑出了声。
  这也太巧了,本来只想印出来当纪念,没想到正好瞎猫碰上死耗子,歪打正着了。
  周放回了句:“好吧,你准备蛋糕,我准备礼物。”
  短信发出之后,便删掉了down下来的那些图片模板,自己来画,完工时已是深夜。
  看着那张画满了鸡蛋的“抽象派”封面图,周放满意地笑了笑,本想在上面打一行大字,写上“端木宁处男作”,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毕竟那么“漂亮”的封面上写这几个字,恶搞过分了,端木宁会不高兴。
  于是就空着,没有写书名。
  次日晚,端木宁被林微约出来的时候,脸上写满了震惊。
  “生日?”
  林微笑得很亲切,拍着端木宁的肩膀:“小宁是不是很激动啊?呵呵,我查到你的生日是今天。”
  端木宁低头扶了扶眼镜,抬头的时候便轻轻笑了起来:“谢谢你。”
  两人到约定的地点,周放早已等在了那里,一见端木宁便凑了上来,笑道:“猜猜我给你什么礼物啊?”
  端木宁看了眼他握紧的手指,“不会又是泥巴吧。”
  周放却突然从怀里拿出一本书,递了过来:“给未来大作家的第一本书。”
  端木宁震惊地接过,摸了摸画了好多鸡蛋的封面,打开一看,居然是自己写的那个故事。
  熟悉的情节,现在却变成了铅字。
  眼眶突然间有些发热,肩膀也轻轻颤抖起来。
  “谢谢你……”
  周放笑道:“不客气,生日礼物,喜欢吗?”
  端木宁突然走过来紧紧抱住周放,整个身体都蹭进周放怀里,低声道:“真的谢谢你……”
  林微站在旁边,笑着看戏。
  倒是周放,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后脑,看着怀里激动的端木宁,反倒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原本还以为这孩子只会冷着脸,天塌下来都保持镇定呢,怎么这会儿激动成这样?扑过来就抱住了?
  半晌之后,见他还没有放开的意思,周放咳了一声,肚子也很配合的咕咕叫了一声。
  端木宁这才放开了周放,表情有些不自然,“抱歉,我太激动了,抱歉……”
  “好了,吃蛋糕,饿死了。”周放别开视线,看着林微,凶道:“点蜡烛!笑够了吧?”
  林微慢悠悠地拿出打火机,点起蜡烛来。
  周放配合地关了灯,昏暗的烛光下,印出端木宁白皙的脸,不知为何,那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
  是激动过头了吧。
  周放心想。



第七章 敢跟周放比

  端木宁当晚又是坐着周放的自行车回去的。
  一路上,抓着他衣服的手指,不知是不是太过用力的缘故,手心里出了一层汗水。
  今天收到书的时候真是太激动了,居然失常地扑过去抱住他?现在想来,端木宁都觉得自己像疯子一样。
  脸上不禁又发起热来。
  其实两年前的时候,偶然在一小型期刊上投了篇稿件,被选中刊登,那时候用的还是小宁的笔名。
  虽然后来赖皮的杂志社拖欠了他的第一笔稿费,拖着拖着就给拖黄了。
  端木宁倒是不在乎钱,只是捧着那本杂志,看着自己被印成铅字的书,心情非常愉快。
  哪怕是被骗了,依然觉得能印出来是件好事。
  那时候就幻想着,将来能正规地出一本书。甚至为了这个一直在努力,这些年断断续续写了好几篇,长的短的,一起锁在抽屉里,当成最珍贵的宝贝。
  或许是太心高气傲的缘故,小小年纪,总觉得自己能写得比那些作者还好。
  可出书这个梦想一直都没实现,后来投给杂志社的稿子也是石沉大海。
  妈妈从来不会过问自己的想法,哪怕半夜趴在写字台上写小说,她发现之后也只是一句“早点休息”,既不问自己在写什么,也不管会不会影响学业。
  没有想到,周放不仅没有嘲笑自己这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般幼稚的想法,甚至还亲自做了一本书,送来当生日礼物。
  书的内页有他潇洒的狂草:“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抬头看着拼命蹬车的周放,不由得轻轻笑了起来。有这样的朋友,应该算三生有幸吧,端木宁想。
  回去之后,把周放送的那本书,认真地摆在了书架右侧的那个空格子里。
  这是第一本,只属于自己的书。
  虽然封面上画的鸡蛋,会让自己回想起童年里不太好的往事,可那毕竟是周放亲自画的……
  不知道是不是达芬奇画鸡蛋的那种意思,是暗示自己从头开始,慢慢练习,不要急躁吗?
  这样想着,端木宁从笔筒里挑出一只白色的钢笔,翻开崭新的日记本,慢慢写了起来。
  回想着被周放不断捉弄的童年,一边写,一边轻轻微笑着,在寒冷的冬天里,心底也觉得温暖。
  次日清晨,端木宁收拾好书包出了门。
  入了冬,天气变得格外寒冷,裹紧大衣慢慢往前走着,突然听到一阵笑声,回头,只见周放林微温婷三人正朝这边走来。
  端木宁赶忙拉起帽子遮住头,听到路过的周放大声跟林微说:“啊,凄厉的风吹乱了我的发!寒冷的空气让人头皮发麻!”
  “拜托你大清早别酸了,我的早餐还在胃里呆着呢。”是温婷有点冷淡的声音。
  端木宁抬头,只见周放没有坐在车座上,而是直接站了起来,双脚规律地踩着车子,屁股便在空中扭来扭去,随意嚣张的样子,真是让人看着都牙痒。
  端木宁把手塞回裤袋里,看着周放几人的背影远去,这才摘下帽子,慢慢往前走。
  上次周放来家里的时候,特意给他指了另外一条路,否则,他很容易发现每次自己坐车都坐过头。
  真是做贼一样。
  端木宁皱皱眉,真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这种奇怪的心情,很想跟周放待在一起,哪怕是什么都不做,就安静地坐着看书,也觉得很愉快。
  到底是怎么了?
  那么喜欢跟他待在一起,甚至看到他后座上坐的是温婷,心里也会不舒服。
  或许……只是刚转学到这边认识的人太少的缘故,对他产生奇怪的亲切感和依赖感吧。
  端木宁轻轻呵了口气,继续向前走去。
  那天下午又是周放最讨厌的作文课。
  同桌凑到耳边笑道:“你信不信,你的作文肯定会被当范文来念。”
  周放摊手:“没办法,有才的人就这样。”
  被同桌鄙视了一番,“去去去,每次都被当反面教材,你还得意了。”
  “那是,太有才了,过头了啊。”周放挑衅状勾了勾手指,“有本事你写个反面教材出来给我看看。”
  “你真厚脸皮。”同桌白他一眼,然后又突然想到什么一般,凑到周放耳边轻声道:“你有没有听说一个谣言啊,关于何美女的。”
  周放抬眼看了看坐在自己侧前方,一头直发的何小雪,扯了扯嘴角:“关我什么事?”
  “有人说她喜欢你。”
  “她喜欢我,我能怎么办?难道去跳黄河。”
  “当我没说,谁喜欢上你这种没心没肺的,肯定是倒了八辈子霉。”
  周放笑不作答。
  直到快要上课的时候,才突然按住肚子出去找老师请假。
  语文老师大皱眉头:“你又肚子疼?你的肚子到底怎么回事?”
  “吃坏了。”
  “去吧去吧。”
  看着周放瞬间消失个无影无踪,老师也颇为无奈,不过,他走了倒好,反正要拿他的作文当反面教材,人不在,可以尽情的批判,顺便吓唬吓唬其他学生,杀鸡儆猴的效果可以达到了。
  铃声响起,语文老师带着一脸慈祥笑容,款步走进教室。
  周放一个人去百川社的办公室,拿了好几份老师发下来的卷子,胡乱做了一通。
  早点做完早点回家吧,早死早超生嘛。
  做完之后,正好是下午四点的广播体操时间,周放揉着酸痛的眼睛,出门去逛,不知不觉逛进了厕所。
  突然,洗手池那里传来一阵争吵声。
  “你这臭小子,从哪儿来的敢这么嚣张?嗯哼?”
  周放不禁笑了起来,哪来的流氓,这么低级啊,真是败坏咱流氓的名声。
  “滚开。”
  冷冷的声音,怎么那么熟悉?
  周放皱皱眉头,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臭小子你找死是不?就你那小日本儿一样的名字,女人一样的小白脸,真让人恶心,你他妈欠揍是吧?”
  说着拳头就要挥过去。
  周放当然在关键时刻,摇身一变,成了大英雄,用手挡住那人的拳头。
  可惜这个英雄别说一脸正气了,反而笑得比恶人更流氓,打了个口哨,凑过去低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啊。”
  那人看见高年级的学长居然出现在这里,明显有些胆怯,倒还是个要面子的有出息的流氓,狠狠道:“端木宁,这么难听的名字,女人一样的小白脸,我就是恶心他,怎么了?关你鸟事。”
  周放轻轻捏了捏他的拳头,捏得对方脸色大变,这才慢悠悠地道:“嗯,春秋时期吧,有个孔子,孔子呢,有个弟子,叫端木赐,后代都以端木为姓,你再说一遍他是小日本儿的名字,来,说啊。”
  拳头都快被捏碎了,那家伙居然还不求饶,倒是有点不见棺材不死心的“勇气”。
  “靠,就你有文化!”
  “我就比你有文化。”
  见对方疼得呲牙咧嘴,周放这才笑着放了手,“我告诉你,不要随便嘲笑别人的名字和外貌,那都是父母给的,知道?”
  “呃……”
  “你姓什么?”
  “姓王……”
  “哦,你妈要是给你取个名字叫王八蛋,你也得用嘛,小孩子家,随随便便就口出恶言人身攻击,将来可怎么混啊……”
  拉长了尾音,潇洒地甩了甩头发,走过来一把揽住端木宁的肩膀,慢悠悠出了卫生间。
  到门口的时候,又回头道:“敢跟我比流氓,也不看看自己几两重。”
  附加一个坏坏的笑容。
  在走廊里,周放放开了端木宁,自始至终,端木宁都一脸平淡地站在旁边看戏。
  周放揉了揉他的头发,笑道:“我算是救了你啊,也不谢个恩。”
  “谢谢。”
  “你……真是不懂事。”周放无奈地摊手,“那人谁啊?看你不顺眼就打你,还那么没品跑厕所来打?”
  “同学,他一直看不惯我,因为我比他强。”
  周放嗤笑一声,“你们这帮小孩子真是幼稚。”
  “我不是小孩子,你不要每次都一副大人的口气教训我。”端木宁似乎有点不高兴了,脸色沉了下来。
  “你知道,喝醉酒的人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吗?”周放意味深长地笑着,凑到端木宁耳边道:“我没醉,我绝对没醉!我不可能醉!”
  “同样,小孩子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不是小孩子!我绝对不是小孩子。”
  端木宁皱了皱眉,不理他。
  周放耸肩,“明明就是毛头孩子一个。”
  “我十五岁了。”
  “嗯?十五岁也是孩子啊,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保护范围内。”
  “你一直把我当小孩看吗?”
  被他直直的盯着,周放不由得笑了起来,“那你给我证明一下,你哪里不是小孩吧。”
  “怎么证明?”
  “还是不说了,跟你讨论这种话题,我会很有罪恶感。”周放扔下一句话,便摆了摆手。
  端木宁沉默片刻,这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不用做操吗?”
  “哦,我刚才的课没去上,到处乱逛。”
  “为什么不去?”
  “老师拿我的作文当反例来念,我脸皮虽然厚,也经受不起全班几十道目光的扫射啊。再说,我走了,老师更没负担了。”周放毫不在意的耸耸肩,突然坏笑道:“倒是你,干嘛这么关心我呢?”
  端木宁垂着头不说话。
  周放叹了口气,拍拍端木宁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男孩子,脸皮要放厚,胆子要放大,这样才好追女生,你这样一张冷冰冰的脸,就是有人倒追你,都会被吓跑。”
  端木宁轻声道:“你好像经验很丰富,追过很多女生?”
  “没,咱是理论知识多于实践经验,量变的积累才能达到质变的飞跃。”
  端木宁点点头,“那就多积累一阵子吧。”
  “呵呵,我是不想谈恋爱,简直浪费青春。不如直接找个对象结婚算了,将来生了儿子,认你当干爹,要吗?”
  端木宁冷冷道:“不要。”
  沉默良久,周放突然意味深长地问道:“你……不是喜欢苏轼吗?”
  “嗯?”
  “苏轼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娶老婆了。”
  端木宁依旧一脸疑惑,周放却大笑起来:“哈哈哈,原来你真不是小孩子了,唉,看来是我理解错了,嗯……小宁已经成熟了,成熟了,都可以结婚生子了……”
  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端木宁瞬间涨红了脸。
  “要不你生了儿子,认我当干爹吧。”周放觉得脸红的端木宁很有意思,便继续调笑。
  端木宁终于忍无可忍,转身就走,不理会这个大流氓说的混账话!
  可红脸的原因到底是因为生气,还是别的什么?
  端木宁刻意不去想,只觉得心脏莫名地跳地很快,耳根也有些发热。
  之后的几天,周放一直没见端木宁,心想,或许是话说得过分了,把小家伙给惹恼了?
  自己也真是,明知道小宁脸皮薄,心高气傲,还说那些混话刺激他。可奇怪的是,就是想逗他,想看他气得脸红的样子。总觉得那样的小宁特别可爱,比平时冷冷淡淡的小大人模样,生动鲜活多了。
  这个周末刚好放假,周放和林微便骑着车去看海。
  温婷来了,没想到何小雪也莫名其妙地出现。
  周放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装笑脸载着她,顺便给林微和温婷两个眼刀。
  林微依旧笑得温和,跟何小雪聊些七七八八的话题,从他们的谈话中听出来,两人是在上星期的数学竞赛培训班里认识的。
  温婷倒是一直冷着脸,坐在林微的后座上,戴着耳塞听歌,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到了海边,突然起了风。
  林微赶忙拿了件外套把自己裹在里面,乌龟一样缩起来。
  温婷也带着备用的衣服,埋怨周放神经病,大冬天看什么海。
  剩下的一个冻得牙齿打颤,周放叹了口气,把外套递给她,“美女,穿着吧。”
  何小雪赶忙把衣服套上。
  林微和温婷凑在一起不知道密谋什么大计,周放刚想问,却见他们一起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站住。”周放发话。
  林微回头笑:“我跟婷婷去买点热咖啡给你嘛。”
  “哦,去吧。”看懂了林微的眼色,周放便豁达地摆了摆手。
  等两人走远之后,周放才扭头对何小雪道:“你有话跟我说吗?”
  “嗯,我想跟你解释一下谣言的问题。”
  “哦,说来听听。”
  “前几天有人写了封情书,是写给你的,却塞错地方,放到了我的抽屉里,我那天没注意,被津津发现了。”
  周放皱眉:“于是,全班都知道了?”
  何小雪无奈道:“大清早的,她来了一句‘周放亲启,小雪这信是什么啊?’结果,她嗓门太大,连过道里背书的人都听见了。”
  听何小雪学周津津的声音学得还挺像,周放轻轻笑了起来,“于是,就有人误会你暗恋我?”
  “嗯。”
  “那你这么跟我解释,是什么意思呢?”
  “我希望你不要误会。”
  “你不觉得这样更像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啊?”
  何小雪无奈地叹了口气,“周放,你还真是厚脸皮。我是不会喜欢你这种男生的,你放心吧。”
  “那你喜欢哪种?”
  “小宁那种。”何小雪眨了眨眼睛,成功的看到周放张大嘴巴,下巴差点掉了。
  半晌之后,周放才严肃道:“喂,别开玩笑,我带小宁进百川社,不是进狼窝。”
  何小雪轻轻拨了拨耳侧的长发,笑道:“你干嘛那么紧张啊,我说说而已,小宁那孩子还太小了,又不是养宠物。”
  “养宠物?”
  “你不知道吗?社里的同学都说,小宁很可爱啊,想养一个那样的宠物,白白净净的,不是整天蹭来蹭去缠着你的那种,而是安静地窝在沙发上,需要你去逗一逗才动弹的那种……品种高贵的雪白的猫。”
  突然想起端木宁被逗得生气的样子,周放轻轻笑了起来,“你们打消这种念头吧,那样的宠物,咬起人来会很可怕的。”
  心里却想,小宁这颗幼苗,自己一个人摧残就够了,其他人,狼爪都收起来吧,碰都别想碰。
  很小的时候,这孩子就特听自己的话,不欺负一下实在对不起他的依赖和信任。



第八章 事故

  接下来的一周,正好是仁川中学的“艺术周。”
  每学期期中考试结束后,学校都会安排一周的时间让学生们放松,虽说是放松,却没太多文艺节目,反而是数理化竞赛,作文比赛之类的活动。
  周放双手塞在口袋在校园里晃,东逛逛西看看,纯粹是无聊瞎凑热闹。
  林微和何小雪他们去参加数学竞赛,周放这种数学成绩在及格线徘徊的,当然不去那边。
  于是逛到了书法比赛的场地。
  只见很多学生拿着毛笔在那认真地写字,周放走过去,看一张桌上摆好了笔墨纸砚,于是不客气地拿起毛笔,卷起袖子,大笔一挥,写起词来。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潇洒的草书,字字都显狂傲,特别是“风流”二字,更是透着灵气一般,几乎要嚣张地从纸上跳起来调戏人了。
  周放满意地看着自己写的狂草,心里想着,我周放要是生在古代,绝对是个怀才不遇的酸秀才一只,自古才子佳人配,可佳人喜欢的才子那都是家里有钱的才子啊,我这种砸锅卖铁整天喝米粥的才子,估计没有女人肯要。
  只能嘴上说说风流了,要想实际风流,可得先赚钱。
  古代的话,打工只有体力活,整天劈柴抗麻袋,实在不行就沦落到王府里给人洗脚。
  还好生在了现代,打工至少能多寻点门路,哪怕当麦当劳门口的叔叔,被小孩子们抱来抱去,至少也能养家糊口。
  周放摇头笑了笑,甩开这种奇怪的想法,把写好的作品交给老师。
  看着旁边的人都写上班级名字,周放这才知道,这次书法比赛是提前选好参赛者的。
  原本以为路边摊一样想写就写呢。
  周放耸耸肩,把纸塞回了口袋。
  “既然提前报名,为什么这桌子空着?”
  周放问身边的女生,得到的回答是,“本来这里是一个男生,比赛开始后,接了电话就跑了。”
  周放好奇道:“谁?”
  “好像叫什么宁吧。”
  女生显然不想跟周放搭话,甩甩长发飘飘然走了。
  周放一愣,把毛笔放回去,转身走出了包围圈。
  说起什么宁,马上就联想到端木宁。周放这才记起,似乎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自从上次在楼道里调戏他,说他成熟了可以生儿子之后,那孩子就不理人了。
  可能是害羞吧,抑或真的生气?
  这段时间他故意躲着自己,文学社的会议也不来,晚饭也不一起吃,放学后也不等人。
  果然是小孩子,这么点事就生气了?
  周放无奈地叹了口气,逛进了百川社的办公室。
  下午的阳光很温暖,寒冷的冬天,被那暖洋洋的太阳一照,周放就特别想冬眠。
  于是,横躺在沙发上舒展四肢,闭上眼睛打盹儿,片刻之后便舒舒服服睡着了。
  梦里又回到了小时候,一群可爱的白白胖胖的小孩儿,任凭自己捏来抱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