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BT五部曲之_03疯狂的作家-第38部分

  那么我们之间,以后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好解决了对吗?
  最后,有个秘密告诉你。
  我用了个小小计策,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
  酒杯下放了窃听器,因为我知道,你从不喝红酒。
  很多事情说开了,其实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虽然很难过,但是我想,有你跟古唯那么废尽心机的想要保护我们,我们总不该不识好歹,再回头去伤你们了。
  在天堂的妈妈都没有怪罪过他,我也没有怪罪的资格,那只是一场意外,没有人料到的意外。
  因为那场意外,古唯的腿受了伤,他用身体护住了江叔叔,
  这五年,他除了瞒着我们那么多事之外,还瞒了所有人,他的病情。
  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们三个已经在国外了,我跟古唯治身体的病,另一个人,他会去看心理医生。
  信差不多写完了,后面是一些片段,记录了我们相处过程中最难忘的场景。
  看到那张照片了吗?是上次你带我去酒店,然后陪我走那条情侣路的时候,在桥上拍的。里面有我们两人,风景很好。
  我清楚记得你当时说的那句话
  “我想让你记得,我们曾并肩走过这段路,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以后会发生什么。”
  “只要你想,我会继续,陪你走下去。”
  周放,现在换我对你说:“只要你想,我会继续陪你走下去。”
  我们的路还有很长,等真正长大成熟,有能力承担爱情的端木宁回来吧,或许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却能换来我们更长的,相守相伴。
  我无比庆幸自己曾是作者,能够酝酿情绪让自己当成写小说一样写下这封长长的信。
  这里没有端木宁的自尊倔强和骄傲,有的只是内心最真实的情绪表达。
  我想你也深刻的感觉到了,我们从来没有这么贴心的交流过^_^
  手术之前不要再联系,请相信我会坚强的撑过去。
  8号那天再给我电话好吗?
  如果手术成功了,我第一个想听到的,就是你的声音。
  最后,我爱你。
  端木宁亲笔。
  七年后
  疯狂阅读出版公司,总经理办公室内,一个男子优雅的靠在沙发上,轻轻啜了口咖啡,虽然没有加糖的咖啡很是苦涩,他却喝得坦然,脸上始终淡漠。
  电话响得突兀,按了接听键之后,流出温和的声音。
  “你送的礼物收到了,刻了叶林两个字的项链,你是怎么知道的?”是刚刚度假归来的林微。
  “我听说叶敬文的项链丢了,送你们一对新的。”
  林微沉默片刻,笑道:“说的也是,重新来过,总比一直怀旧的好。”顿了顿,又道:“你回来的事周放知道吗?”
  “我……还没跟他说。”顿了顿,又轻声问到:“他还好吗?”
  “挺好的,一个人住,寂寞了就到处领流浪狗,他那儿可真成狗窝了,前几天还把叶敬文的那条狗也了去。”
  心尖的地方有一阵轻微的刺痛,端木宁轻轻笑了笑,“比我想象中更糟啊。”
  桌上的公用电话又响了起来,挂掉手机接起。
  “你说哪个作者那么嚣张?签合同还非要跟经理谈判,笔名叫什么……周放?”声音突然停顿下来,良久之后,才继续淡淡的问,“他对什么不满意?”
  “他说要跟经理面谈,详细的,完整的,算一遍稿费。”
  “好,让他到我办公室。”
  挂了电话之后,指尖忍不住轻微的颤抖起来。
  多年没见的爱人,突然出现在面前,很紧张,却也带着期待,终于可以跟他紧紧拥抱,而不是隔着电话互道平安了。
  很快,门就被推开了,周放走了进来,旁边还跟着一只巨大的白毛狗。
  翘起唇角对端木宁一笑,拍了拍身旁的大狗脑袋:“去,见见你干爹。”
  大狗很听话的扑了过来,跳进了端木宁的怀里,弄乱了他的衣服。
  端木宁绷着脸,“你把它弄走……”
  周放笑了笑,吹了个口哨把狗叫回来,赶出门,然后顺手锁上门。
  这次是人扑了过来,二话不说,把端木宁狠狠抱进怀里,吻住。
  时隔多年的亲吻,依旧熟悉而温暖,周放的舌尖在端木宁口腔里疯狂扫荡了一遍,似乎还不过瘾一般,掠过牙齿,占据整个领域。
  深吻结束后,端木宁急促的喘息着,周放见好就收,起身,手臂撑在椅子上,把端木宁困住。
  端木宁整了整西装,冷冷的说:“这里是办公室,只用来谈公事,你找我是因为稿费……”
  “衣服包那么严实做什么,还是脱了吧,不热么?”周放的手指轻轻放在端木宁领口,向内探去。
  端木宁冷着脸,耳根却红了,“我问你找我做什么?”
  “哦,算算稿费,除了那个版税之外呢,我还想加点。”
  “加多少?”
  “你把自己赔给我吧。”
  端木宁抬头看了他一眼,“别的没长进,倒是耍流氓的本事进步不少。”
  周放耸耸肩,“你不是说要成熟吗,我现在都熟透了。”
  端木宁看了周放半晌,轻轻垂下头,“对不起,我让你等的时间,太久了……”
  “不久,我说过会等你,就不会食言。”
  “我……”
  “好了,不说这个,我都奔三的年纪了,经不起你折腾。咱俩不计较那些,好好回去过日子吧。”
  “嗯。”端木轻轻点头。
  周放笑了笑,如往常般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突然转身,出门,进来的时候抬了一个大箱子。
  “给你的。”
  端木宁从他手中接过,看到箱子里塞满了鸡蛋,每一个鸡蛋上都写了字,有好多日期,也有一些简短的话。
  “这些是?”
  “嗯,鸡蛋。七年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就记下,等你回来给你汇报,你抱回家慢慢看吧。”
  “这么多?”
  “是啊,我好不容易凑齐了数目。”
  端木宁震惊的看着那可怕的一箱鸡蛋,却听周放的声音突然认真起来。
  “人家求婚用玫瑰,太俗了,我来点创新用鸡蛋壳,来纪念我们,从‘鸡蛋’开始的缘分。”顿了顿,翘起嘴角坏笑道:“九百九十九个,吃死我了,你可要好好——补偿我。”
  突然记起小时候被他骗着吃生鸡蛋的场面,端木宁不由得笑了起来。
  “嗯。”
  “好了,答应了,那就回去做我的压寨夫人吧。”
  端木宁轻轻垂下头,把一只鸡蛋放在手心里把玩着,“拖拉机……”顿了顿,又说:“算了吧,影响市容。”
  周放突然牵起他的手,认真道:“戒指,你一直戴着?”
  “嗯。”
  微微一笑:“我也是。”
  对视一眼,用力的,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再也不分开。
  那一天,疯狂阅读出版公司的楼下,有人看见表情一直冷淡的经理,轻轻微笑着,脸上染了一层薄薄的红,被一个一脸坏笑的男人拉进了车子里,车后座还有一只体型巨大的白色狗。
  两人一狗,火红的跑车,在午后灿烂的阳光下,渐渐远去。
  去的地方,是周放的狗窝。
  当然,很快,凌乱的狗窝便会变得整齐干净,然后,床单又会换成洞房花烛夜的大红色。
  之后的路,无论顺利还是坎坷,他们都会一起走下去,给彼此的信任和承诺,在分开的七年里,从未曾褪色。
  那对银色的圈,套住的不止是无名指,还有两人相依相爱的心。




番外之七年间

  风流只可一时,却不可一世,爱只可一时,亦不可一世。
  因为,太累。
  这是千古风流离开的时候,专栏“如画江山”中,唯一留下的话。
  宝丁的《梦游江湖》突然退出比赛,周放的删文申请被驳回,宝丁宣布封笔,之后千古风流宣布封笔,穷开心也因为嫁人而退隐江湖……
  这一年的天堂文学城似乎格外混乱,混乱到让人不由得猜想,这几个作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或者内幕,连退出的时候都如此整齐。
  年终的作者年会上,参加的人寥寥无几,却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周放的身影。
  他依旧嚣张,嘴角依旧带着坏笑,只是怀里抱着一只可爱到让人想蹂躏的小狗,跟他流氓般的形象很不协调。
  在采访中,有记者问周放,最强大的对手都走了,你会不会觉得高处不胜寒?会不会觉得孤单?
  周放冲镜头露出个帅气的笑容,然后拨了拨刘海,非常煽情的说:我觉得此刻的我非常孤单,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所以我每天都去街上捡同样被抛弃的流浪狗。亲爱的宝丁大人和千古大人,希望你们回来的时候,我还没有“人老珠黄”。
  他的话逗笑了在场的所有人。
  远在美国的端木宁,看了节目转播之后,却笑不出来。
  赶忙拨了周放的电话,听到那头有些慵懒的声音。
  “亲爱的,你忘了美帝国主义跟咱们有时差啊,凌晨九点打电话,要不要我睡觉了,嗯?”
  他所说的凌晨九点,对端木宁来说已经是上午第一堂课结束的时候。
  虽然此时在美国是夜晚,从窗户望出去,入眼处被璀璨的灯火照得通明。
  “你还没起床吗,都九点了。”端木宁平淡的问。
  “对啊,昨晚出去找林微喝酒,回来的晚,本来打算睡到下午九点的。”周放被打扰了睡眠,很委屈的语气,还打了个呵欠:“你呢,刚下课?”
  端木宁顿了顿,轻声说:“知道我为什么打电话给你吗?”
  “嗯?”
  “我看了那个采访的节目。”
  周放沉默了。
  “其实……我也很想念你,也想早点回去,可我不能。”咬了咬牙,低声地,故作平淡:“反正你说了等我,可以再多等些时间对吧?或许,三五年……”
  那边继续沉默。
  端木宁觉得心脏有些微的刺痛,相爱却难相守,这真是一种可怕的折磨,可是现在,不仅学业没有完成,情绪失控的江山,也需要自己在身边照顾……
  “周放,这边学校的假期也很短,来不急回去见你。”
  良久之后,周放终于说话了:“我明白,你尽管去做喜欢的事,我会等你回来的,不管多久。”声音带着让人安心的坚定。
  端木宁微微一笑,“那七年,可以吗?我想拿到硕士学位。”
  周放叹了口气,“小宁啊,我都做好八年抗战的准备了,你就放心吧。”回答得很爽快,顿了顿,又柔声道:“你爸还有古唯,现在怎样了?”
  “我在陪古唯做健身,他的腿快康复了。”
  “别逃避问题,你爸呢?”
  端木宁沉默。
  “小宁,不管发生什么事,记得,还有我跟你站在一起。告诉我,他怎么了?”
  “他……他被送去精神病院治疗了。”
  午后的阳光总是温暖的,洒在人身上的时候,让人很快就产生睡意。
  医院的病房里,躺在床上的人,安静的睡着,像是根本没有听到耳边低沉压抑的声音。
  “江山,对不起。”
  “我想再次对你做催眠,让你忘记关于古唯的一切,让古唯这个名字,彻底从你生命中消失,也让那些伤害彻底消失……”
  “那些痛苦,由我造成,就由我来继续承担,你跟小宁都是无辜的。”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嘴角轻轻淡出个笑容,然后俯下身去,吻了吻那个人的唇角。
  “我曾想,只要你深刻的记得我,哪怕恨我都没有关系,可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因为你恨我的时候,我更难受,你也不好过,如果这样,那你就忘了我的存在吧。”
  “忘了曾经有个人,爱过你二十年,也忘了那个人,对你的伤害。”
  似是不舍一般,再次吻了吻熟睡的人的唇角。
  “再见。”
  轮椅转动的声音,因为主人刻意小心谨慎而变得微弱,没有打破屋内安静的、适合睡眠的气氛。
  床上的人却在门被关上的瞬间睁开眼睛,呆了呆,然后轻轻伸手,摸了摸被他亲过的唇角。
  端木宁赶到医院的时候,江山正安静的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只轻轻说了句“你来了”,依旧没有回头。
  端木宁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目光淡淡扫过房间,然后轻声地问:“古唯……来找过你了?”
  “嗯。”床上的男人轻轻点头。
  “那你找我来是?”
  “他想让我忘记过去的事,彻底忘了他。”
  端木宁顿了顿,“或许对你来说,这是个很好的选择不是吗?你可以从头来过,开始崭新的生活。”
  江山沉默片刻,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你也希望我忘记?”
  “总比你现在痛苦的好。”
  虽然对古唯太过残忍,但是,看着你这个样子,古唯心里更难受。
  江山没有说话,良久之后,才轻声说:“你跟周放认识的时候,是十五岁吧?”
  因为回想起纯真的少年时代,端木宁嘴角轻轻扬起:“是的,那时候我还很小,身高只到周放的胸口,看他的时候,总需要仰视。”
  “我跟古唯认识的时候,他似乎才十六岁。”江山回头,轻轻微笑起来:“他比较早熟,那时候已经像个小大人一样了,酷酷的样子,见到我也不打招呼。我们认识……已经二十年了呢。”
  端木宁等他继续说,他却没再说下去。
  良久的沉默间,似乎能听到呼吸的声音。
  “你能叫我一声爸爸吗。”江山突然开口。
  端木宁张了张嘴没说话,虽然心里已经把他当亲人看待,可从小没有父亲的端木宁,还是没有办法轻易叫出爸爸这个词。
  江山轻轻微笑:“我知道你不把我当爸爸,在别人面前都是叫我江叔叔,你心里只有端木清一个母亲,我不会勉强你的。”顿了顿,又轻轻叹了口气:“但是,还是很希望你能够原谅我,叫一声爸爸就好。”
  端木宁攥紧了手指,垂下头,良久之后,轻轻的叫了一声,爸爸。
  从医院出来之后,端木宁直觉江山有些不对劲,去学校听公开课的时候也觉得心神不宁,课间休息时终于忍不住,飞快的跑去医院。
  江山不在病房。
  医生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疯了一样到处找他,附近的餐厅,游乐场……
  直到深夜的时候,才终于忍不住,拨了周放的电话:“我爸爸,他不见了……”
  周放那边沉默了好久,然后沉声问:“你在哪?”
  “我在医院门口。”
  “站着别动,然后,回头。”
  回头的时候,看见周放张开双臂,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等了片刻,见端木宁还僵着不动,周放无奈道:“你不是应该飞奔过来我怀里吗?”
  “周放?”
  叫完之后,才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把头埋在对方胸前。
  “喂,分开还不到一年,你的反应怎么这么慢了,整整十秒僵在原地,我还以为你僵三秒就差不多了。”周放笑得温柔,轻轻揉了揉端木宁的发。
  “你怎么来了?”
  “你昨天大清早打电话说想我,还说假期也来不急见面,让我一整天都不得安宁,于是今早就飞过来了。谈恋爱可不像打仗,敌不动我不动哪行啊,你不动,那我肯定要动,不是吗?”周放依旧是一脸的不正经,说着有歧义的话调戏人。
  端木宁没有说话,只是更紧的抱住了他。
  周放这次严肃下来:“好了,你爸爸他没事的,我刚才找过他,跟他谈了些事情,他似乎是想通了,找古唯聊天去了。”周放坏笑着在端木宁耳边说:“今晚我们可以安心去你那里,然后好好的……洗洗澡,叙叙旧,如何?”
  端木宁抬起头来,认真的盯着周放,最后伸出手来,摸了摸周放的脸颊。
  “不是跟你说过,暂时不要见面吗?”
  声音变得冷淡,脸色也冷下来。
  “你这一暂时,都快暂了一年了。”周放笑着说完,一边揉乱了对方的头发:“行了,不用装作冷漠,我知道你在为刚才那么夸张扑过来的动作不好意思,恼羞成怒也别太明显啊……”
  “我什么时候扑过来了?”
  周放喉咙里卡了一下,无奈道:“好吧,那是我太想你了,产生的幻觉。”
  端木宁轻轻一笑,颠起脚尖,吻了吻周放的唇角。
  然后凑到他耳边,说:“去我那叙旧吗?”
  周放搂住他的腰,轻笑道:“嗯,我想好好跟你聊聊天。”
  “只是聊天?”
  “那你说呢,我还会做什么?”
  端木宁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周放,“我以为你还想……”后面的话有些难以启齿,只好呃了一声带过了,“那走吧,你吃晚饭了吗,我回去给你做。”
  “嗯,我想吃炸酱面,还有红烧排骨,最好再加个糖醋鱼,麻婆豆腐什么的。”
  端木宁歪头看着他,半晌之后,才突然道:“你多久没吃饭了?”
  “哪有,我一直都吃牛肉面的。”
  “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吧?”
  “咳,没办法,我一个人住,没人给我做吃的。”
  “你那么懒,干脆抓身上的虫子吃算了。”
  “我身上可没虫子,不信的话一会儿仔细给我检查一下?”坏笑着凑过去,咬了咬端木宁的耳朵。
  结果,周放在狼吞虎咽吃完一大堆美味饭菜之后,就把端木宁拉进浴室去,洗洗澡,叙叙旧。
  至于这叙旧的方式,略微有些不同。
  浴室里只有喘息声,没有其他说话的声音。
  良久之后,端木宁红着脸围了条浴巾到了卧室,周放坏笑着跟在身后。
  “怎么害羞成这样,不就一年没见么?我还以为你会很热情呢,就跟我俩第一次的时候一样……”
  “别说了。”冷下脸来:“你刚才还说要好好聊天,我才跟你进去。”
  “我们不是一直在聊天么?”周放无辜的说,见到对方冷冷的目光之后,才笑道:“我那是肢体语言,你不懂?”
  端木宁气得攥了攥手指,然后主动环上周放的肩,咬牙道:“好,那我也用肢体语言。”
  主动的吻了上去,舌尖带着挑-逗在周放的口腔里四处点火,还觉得不够,轻笑着咬了咬他的耳垂,听到他的呼吸声变得粗重起来,又移到脖颈,咬了咬他的喉结。
  轻微摩擦的动作间,遮身的浴巾滑落,周放把端木宁压在床上,撑起手臂把他围住,坏笑道:“你好像很迫不及待啊,想我了?”
  “很想你。”端木宁认真的看着周放,然后轻轻扯了扯嘴角,淡淡笑了起来,“你有多想我?证明给我看看。”
  看着他一脸薄红,却说着如此诱-人的话,这样的端木宁,周放更是喜欢得不得了,真想把他狠狠的抱住,再也不放开。
  “你要我证明?别后悔,我可是积压了一年的——想念啊。”
  “那就一次释放好了,免得你积太多了炸掉。”再次伸出手,环住他的肩,双-腿也分开来,然后别过头去,一副“任凭你发落”的温顺样子。
  周放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一年以来的思念和不安,在见到他的时候,全部释放。
  他虽然成熟了些许,可还是爱着自己的端木宁。
  轻微的变化,也让自己更加着迷。
  不同于少年时的青涩,漂亮的身体,在沐浴后像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光,全身上下处处散发着诱-惑的气息。
  周放当然毫不客气的吻了上去,从眉间到唇角,一路向下,认真的亲吻着。
  今晚的端木宁非常配合,顺着他的亲吻略微移动身体,在他突然含住脆弱的器官时,发出了一阵急促的喘息声,然后颤着手抱住他的头。
  “周放,我……嗯……”
  被他技巧的唇舌舔-弄着,端木宁想要出口的话变成了破碎的呻-吟,周放却抬起头来,坏笑道:“别说话,用身体来感觉。”
  然后又埋下头去,亲吻那可爱的部位。
  凌乱的呼吸交错着,身上出了一层汗水,端木宁终于忍不住发泄出来,被周放全部吞了下去。
  端木宁有些震惊的看着他,下一刻,那个人就很不要脸的吻了过来。
  他的吻霸道又煽-情,舌头滑过口腔粘膜,发出啧啧的声音,让人心跳也跟着加快了。
  一吻结束后,周放微笑着贴着端木宁的唇,低声说:“小宁,说你爱我。”
  略显沙哑的声音显得格外性-感,端木宁却愣了片刻,低下头,淡淡道:“说过了。”
  “信里面写的不算,你好像还没亲口跟我说过你爱我。”周放凑过去咬了咬端木宁的耳朵,随着身体的移动,早已肿-胀的部位也跟敏-感的后-|岤轻轻擦过,带起一阵战栗。
  端木宁身体一颤,然后主动迎了上去。
  周放却忍着不进入,继续哄他,“我想听你说我爱你。”
  被白了一眼,周放依旧厚着脸皮,“说来听听。”
  端木宁咬了咬牙,一个翻身把周放压在身下,“你废话太多了。”
  因为这个动作,周放的分-身跟微微开合的后-|岤亲密接触了,端木宁撑着手臂,红了耳根。
  暧昧的接触变成了可怕的折磨,两人却都没了动作,周放是很喜欢小宁主动,而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