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BT五部曲之_03疯狂的作家-第30部分


  “你后天要回学校了吧。”周放目光盯着电脑,淡淡问道。
  “嗯。”
  “我还不知道你在哪个学校?”
  当初骗他说是本地的大学,回家的时候丢了票,现在该怎么圆谎?
  “很一般的学校而已,没什么好说的。”其实是北方的大学,相隔遥远。
  周放沉默良久,弯起嘴角轻轻笑了笑,“好吧,你自己回去,周末闲了可以来看我。”
  “嗯。”江宁抽回手,轻声地:“我去做饭。”
  看着他的背影,周放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断的给他解释的机会,他却一再逃避。
  “小宁,只要你说,不论什么我都会信,可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失望?非要我当面揭穿你吗?”
  明明没有吃鸡蛋却说自己吃坏了肚子,叫自己回家,却忘记冰箱里的鸡蛋是满格的,当年的端木宁。
  故意拧开螺丝让水管漏水,很紧张的口气叫自己回家,却忘记不该手动的把螺丝扔到垃圾桶里的,现在的江宁。
  连骗人的手段都那么像,自以为很完美,实际上却漏洞百出。
  你总以为自己的心思不会被人发现,却没想过,那个发现你在欺骗的人,心里会是什么感觉。
  当初你还小,可以用大哥的姿态揍你的屁-股,让你吸取教训。
  现在你长大了,为什么一再的犯我的忌讳?
  讨厌别人把自己当傻瓜一样欺骗,尤其是你——我爱的人。
  忍着不说,留给你自尊,留给你余地。
  你呢?想瞒到什么时候?
  饭桌上又是周放最喜欢的菜色,浓烈的香气弥漫了整个屋子,两人面对面用餐的时候,江宁一直低着头,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平淡依旧。
  周放偶尔抬头看他,一次次按奈住自己的疑问。
  一顿饭吃了很久,江宁收拾完碗筷之后,跟周放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江宁坐到他身边,靠着他的肩,拿过遥控器换了个放广告的频道,周放也不介意,手指自然的放在对方发间,轻轻摸摸他的头。
  下午的时间,看着无趣的节目,又泛起了困意,江宁闭上眼睛,刚想睡一会儿,却被突然响起的门铃声驱散了睡意。
  谁会来?
  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周放,后者起身去开门的时候,笑容有些奇怪。
  江宁疑惑地看着他,却在门被打开的瞬间,僵在沙发上。
  “周放,我妈给你带的排骨……”林微的声音突然顿住。
  周放轻轻笑了笑,“进来吧。”
  林微沉默片刻,也露出个笑容来,轻轻走到沙发旁坐下,对江宁友好的笑笑,不动声色的对周放说:“你有客人在啊?”
  周放一边给林微倒水,一边平淡的回答:“是我喜欢的人,介绍你们认识。”
  扭头看向江宁,轻轻笑了笑,“小宁,这位林微,是我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林微伸出手,笑了起来,“你好。”
  江宁却沉默着,半晌之后伸出手跟林微轻轻碰了碰,垂下头的瞬间,神色之间有些悲伤。
  “你们聊,我去厨房把排骨热一下。”周放笑得很坦然,转身去了厨房。
  林微跟江宁却没有了言语,只尴尬的沉默着,林微有些茫然的看着江宁,江宁的脸色却冷得吓人。
  “你们在一起了?”良久之后,林微终于忍不住,轻声问道。
  “对。”淡漠的语气,简短的回答。
  “那挺好的……”低下头轻轻笑了起来,把汹涌的情绪深深藏在心底,“你的愿望达成了。”
  周放从厨房走了出来,端着一叠排骨,放在桌上。
  江宁却突然站了起来,看向周放的神色间满是痛楚,因为难过的缘故,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你叫林微来,是什么意思?”
  自己内心的不安是真的,原来他早就知道了,却藏得那么深。
  在他面前玩心机的自己,不过是-脱-掉-衣-服-跳舞的小丑一般,可笑,可悲,可怜。
  那些手段,在他眼里是不是像小孩子在玩家家酒?
  他却不动声色的看戏,在他身上布置的圈套,终于,套住的只是自己罢了……
  一瞬间,空气像是被抽干了一般,令人窒息。
  沉默的气息让时间也停顿下来。
  心跳的声音响在耳畔,有那么一刻,脑子里一片空白,耳朵似乎什么都听不见了,只看见周放的嘴唇在动。
  深深呼吸,平静下来之后,看到他闭着嘴,目光深深的看向自己。
  攥了攥手指,笑得有些悲哀。
  “既然你都把林微叫来想当面对质,那我就告诉你吧。从相遇到现在,所有的事,都是我为了接近你而编造的谎言……”顿了顿,有些歉意的看向林微,“很抱歉我对你也说了谎,不方便注册笔名之类的说辞,只是我的借口而已。”
  见林微露出惊讶的神色,江宁淡淡的笑了笑,“我只是……利用你打听他的消息罢了。”
  转身看向周放,见他的神色间也有些悲哀,江宁的心脏一阵揪痛——
  对不起,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要欺骗自己最爱的人,也没什么不良居心。
  只是单纯的想接近你罢了。
  在当年大胆的表白却被你拒绝的情况下,没办法厚着脸皮再次放下自尊,装作没事的样子跟你联系。
  于是找借口联系了林微,想通过他知道你的消息。
  这些年,你感冒了,头疼了,博客搬家了,毕业了,去旅游了,回来了,出书了,心情不好了……
  一直关心着你的一切。
  在乎着你的一切。
  只是偷偷的藏起来,怕引起你的反感,也怕你说自己只是孩子般的依赖,而不是爱情——自己心里很清楚,是真的爱着你。
  二十岁成年之后,才大胆的设计了这么多巧合的相遇,想要重新走进你的生活。
  以长大成年的身份。
  仅此而已。
  “关林微什么事?”周放突然沉下脸来,看向江宁的目光也变得严厉。
  江宁跟林微对视一眼,抽了抽嘴角,低下头来,“你不是猜到了么,非要我说出来?”
  如果你想剥开我那层虚伪的壳……可不可以不要在外人面前□那些难看的伤疤?
  周放沉默着,半晌之后才轻轻笑了笑。
  “很好,你们联手了是吧。”顿了顿,转身往卧室走去:“一个我最喜欢的人,一个我最信任的朋友,都当我是傻子啊,五年,呵呵……”
  “我活得还真是失败。”
  似是自言自语的话,却刺痛了在场的两人。
  林微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江宁的指尖却再次颤抖起来。
  门被关上了,挡住那个挺直的,有些落寞的背影。
  见江宁颤得厉害,林微伸出手去想拍拍他的肩,他却转身坐回了沙发上。
  林微的手僵在空气里,半晌之后,才轻声道:“我会遵守当初的承诺,不说出去。”顿了顿,又补充道:“你跟周放之间,我也不好说什么。你自己解释吧,只是……不要再骗他了。”
  见江宁没有反应,林微沉默半晌,才轻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今天并不是周放叫我来的,是我妈让我带些吃的给他,没想到你在这……”
  “我先回去了。”
  见林微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江宁这才按住了胸口。
  很痛的感觉。
  一阵阵的,全身的血管都像是痉挛了。
  原来并不是周放找林微来对质,自己却因为心虚,主动坦白了。
  真是做贼心虚啊,人家根本没喊捉贼,自己却先紧张地自守,说明了一切。
  他只是怀疑自己是端木宁,还没怀疑到宝丁和林微的关系上。
  所以在知道是林微注册了那个笔名的时候,才用那种震惊的目光看着自己。
  那种让人愧疚和心痛的目光,也深深的刺痛着自己。
  在沙发上坐了良久,这才鼓起勇气,起身走到卧室,轻轻推开门。
  看到周放站在窗前,点燃了烟。
  也突然记起,很多年前,妈妈就是那样站在窗前吸烟,留给自己一个落寞的背影。
  一个个烟圈在空气里上升、散开、笼罩在周围——迷雾中,他的身影变得那么不真实。
  像是有什么要失去一般。
  “你什么时候开始吸烟的……”
  尽力装出平淡的声音,却掩饰不住尾音的颤抖。
  “这五年来,每次想你的时候。”
  周放却很是平静,淡淡回答。
  江宁紧了紧手指,“我……”
  我什么?该说些什么?
  我不该骗你,不该制造圈套让你钻——抑或,我爱你?我后悔了?
  伤害已经造成的时候,该说什么来弥补?
  在你心里,端木宁的形象是不是已经彻底毁灭了,连带着江宁一起。
  不再如当年般单纯,反而“诡计多端”的江宁,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虽然我知道没用,但还是说一声……抱歉。”
  拉起行李箱,缓步退了出去。
  多年前的夜晚,也曾被他赶出了门,那时候的冬天比现在更冷,自己独自一人拉着行李箱走在清冷的街道上,一路上昏暗的灯光——这一生都难忘的记忆。
  现在要重新经历了吗?
  因果循环。
  早在当年,就该知道他最痛恨欺骗,在他打自己的时候就该深刻的记住这个教训。
  却因为太想接近他的缘故,再次对他用各种圈套——结果套住了自己。
  脚步退到门边,刚想把门关上,却听他突然说:“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吧。”
  江宁呼吸一窒,脑子里有片刻的空白。
  是分手的意思吗?他说的委婉,意思却是清楚的。
  果然如此,他真的很厌恶被骗吧。
  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好。”
  本来想说你自己要保重,买来的菜我全整理好放在了冰箱里,要记得按时吃饭,不要总是煮泡面——
  最终还是被强压了下去。
  关上门。
  最在乎的人,最想得到的感情,突然间失去了,或者说,终于,失去了。
  有些悲哀的拉着箱子往外走,最难过的时候,原来是哭不出来的——只有苦笑。
  看着这个跟他生活了一个假期的屋子,关门的时候,有些不舍。
  看着趴在沙发上眼巴巴看着自己,叫都不敢叫的小狗狗,轻轻走过去,摸了摸它的脑袋,“我走了,再……”
  不用说再见,或许以后,没有机会再来了。
  出门的时候天色已晚,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是他打来的电话。
  犹豫片刻,颤着手指接起来,听到他低沉的声音说着话,震得耳膜发痛。
  “你安心回学校上课。”
  接着,又一字一句道:“整理好思绪之后,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我会选择相信你。”
  “因为——”微微一顿,声音带着笑意:“我爱你。”
  然后挂了电话,没等自己回答。
  其实也答不出什么了,因为他的话成功的让自己失了言语。
  一瞬间,积压了很久的情绪像是要从身体宣泄而出,最终找到眼眶这个出口。
  酸涩的感觉,模糊了视线。
  心底却因为他那简单的话,而不再难过了。
  愿意相信我吗?
  电话虽然被适时的挂断了,可透过低沉的声音传递过来的温暖,却渐渐蔓延到全身。
  他依然像当年一样,包容了自己那点小小的心计——真不枉爱他这一场。
  这五年来,盼着快些长大,盼着能跟喜欢的人再次相逢,想方设法接近他,同时又忐忑不安……
  其实也很辛苦,很孤单。
  没有人关心。
  跟父亲一直无法相处。
  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也习惯每当在寂寞的时候回想年少时那段温暖的时光,反反复复的回味着,牵挂着,怀念着。
  对着手机,看着屏幕上通话结束的提示,笑了笑,塞回口袋里,紧紧握住。
  然后轻轻的,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我爱你,周放。
  很爱你。
  谢谢你的体谅和宽容。



十四章 欺骗

  飞机降落在寒冷的北方。
  江宁去学校报到之后,独自回到了外面租的房子。
  自己动手简单做了点菜,匆忙吃过后便打开了电脑,开着Q等他。
  即使他给自己时间来整理思绪,可还是迫切的想要跟他说些什么。
  直到晚上九点的时候,才见周放的头像亮了起来,赶忙打开对话窗口发一条消息过去。
  “在吧?”
  “你在等我?”
  “嗯,你那天电话里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很感谢。”
  “客气什么,咱俩都什么关系了你还感谢?要感谢的话过来给我亲一下。”
  那边发来的笑脸依旧不正经,江宁却知道他只是表面上装作不在乎而已。
  有些悔恨和惭愧的,尽量平静下来去解释。
  “当年跟你说喜欢之后,你没有回应,我觉得很伤自尊,就没跟你联系了,找林微打听你的消息。”
  “我猜得到。”周放回复的很快,话锋一转:“那我再问你一句,你编造那些谎言,只是为了维护自尊么?”
  江宁顿了顿,有些忐忑地:“算是吧。”
  周放却勾起了嘴角,笑得有些悲哀。
  五年来,到底有多痛,只有自己知道。
  看着最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时几乎崩溃的感觉;以为自己对另一个人动心时的愧疚和茫然;远在千里之外午夜惊醒时刻骨的思念;还有知道真相时,那种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的震撼和悲痛。
  这些痛苦,是他加注在自己身上的,理由是:因为爱。
  是不是因为有爱情这个借口,就可以毫不顾忌的欺骗和伤害,在谎言被拆穿的时候说“我爱你,请原谅。”
  原谅了,不代表那些伤害就没存在过,心上的刻痕在五年的时间里,被风蚀成了狰狞的沟壑。
  可是不想让这段感情就这么结束。
  不论是当初的端木宁,或者是重新爱上的江宁——同样深刻的情感,加在一起,变得更加沉重。
  放不下,也不舍得放。
  那么就面对吧,心胸放开一些去包容。
  “小宁,以前我跟你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
  “嗯。”都记得,记得深刻。
  “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以后要是再骗我,我可不饶你。”
  “嗯。”
  “早点休息吧。”
  “你也是。”
  “嗯,没我抱着你,不要太寂寞啊。”
  江宁习惯了他不正经,弯起嘴角笑了笑,“你写东西别熬太晚。”
  “呵呵,我那个设定还得改改,对了,我把文件夹打包给你,你有空也帮我参谋参谋。”
  “嗯,好的。”接了他传来的东西,又打下一行字:“晚安,早点睡。”
  下了Q之后心中却五味夹杂,一边在恼恨自己不够成熟,鄙视自己在他面前出丑的拙劣手段,一边又觉得很幸福安心。
  因为所爱的那个人那么的宽宏大量,发现谎言之后甚至没有责备自己一句话——只是独自走进卧室去吸烟。
  当时那落寞的背影,现在想起,心里依旧会疼。
  伤到他了,自己也不好受。
  可后悔终究是没有用的,只好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珍惜。
  即使不能弥补过去的错,我还能给你将来。
  虽然跟他互道了晚安,江宁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没有困意,于是爬起来,拿过笔记本电脑,趴在被窝里,打开来看周放发过来的设定终结版。
  他架空的那个背景叫幻界,有三个种族,每一种族的历史演变都有简略的介绍,双主角的奇幻历程,诸多各具特色的配角,主线和支线条理分明,情节波澜起伏引人入胜,把推理探险和网游任务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不过是万字的大纲,看着,就让人热血沸腾了。
  心中佩服之余,也敏锐的发现了一些细节处的不足,用红色的字体标注下来,认真的思考着,反复修改。
  彻夜未眠的结果是,次日精神很不好,下午开班会的时候被老师点了名,答非所问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很直接的说:“很抱歉,我上学期期末没来开会,逃了。”
  同学们又一次被逗笑了,江宁却只是轻轻扯了扯嘴角。
  不想再编造那些谎言,有人说肚子疼有人说腿疼,一个班的学生全身器官疼了个遍,以前每次都总结陈词一般说“我身体不舒服”的江宁,这次却直白得很。
  会后一群人作鸟兽散,新上任的女班长单独留下了江宁。
  “你期末的总结大会没有来,是有急事回家?”
  “嗯。”
  沉默片刻,说出口的话却让人震惊——
  “你是宝丁吧?”
  江宁沉默片刻,淡淡点了点头。
  “对。”
  “我很欣赏你的才华,可光有才华还是不够的。”语重心长状,轻轻微笑着,“以后多注意一些,防人之心不可无。那个圈子比你想像的,要复杂的多。”
  “你好像很了解?”
  “我假期在那里做了一个月的美工,发现了那里很复杂而已。”
  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她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或许是最近又不太平了?
  一到家,赶忙打开了电脑。
  首先在意的是周放有没有出什么事,看到他的Q是离线状态,心想那只猪可能还在睡回笼觉?
  暂时不吵他,打开论坛,也是一如既往的,没什么大事。
  或许她只是善意的提醒自己,做事小心别落人口实吧?
  放下心来,每天按时上课,晚上回家之后就在Q上跟周放一起聊聊天。
  那天回家后刚打开电脑,看到一个热门帖子的标题是关于周放和宝丁的,心中一惊,那天女生的话又在脑海浮现。
  防人之心不可无,可到底要防的是谁?
  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鼠标快速滑到那打开,只见主楼贴了一张熟悉的图片。
  那时候的自己年纪还小,带着的金属眼镜每到拍照的时候总会反光,这张照片却拍得很好,照片里能清晰看到镜片后的眼睛微微弯起,淡淡的笑容浮上嘴角。
  也因此,这张照片一直存放在电脑里,还有一段时间曾拿它做桌面。
  而此时在网络上放出的照片,自己的脸部被刻意遮掉了。
  肩膀上搭着一只手,站在旁边的大男孩一脸痞气。
  年少时的周放,笑得潇洒张扬,天不怕地不怕的嚣张气息似乎能够透过照片传递。
  他的脸没有被处理过,清晰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下面还有好多张照片,唯一的共同点,全都是周放和别人的合照。
  有几张甚至格外暧昧,而像是牵手亲吻等动作的关键部位却被技术处理——犹抱琵琶半遮面,反而引人遐想。
  回帖中有人冷眼看戏,也有一些人乐呵呵推测着那些照片背后的故事。
  “看照片的结论:周放是总攻,楼主还真有心,把他的三妻四妾都给挖出来了啊,不知道是不是被人家抛弃了因爱生恨呢?”
  “爆人的照片是很不道德的行为,虽然周放那种人品被爆也是活该。”
  “周放是挺帅,也别拿那么多张照片来刺激我稚嫩的芳心啊。”
  “我数了数,照片里总共有三个不同的人,周放你好厉害!”
  “突然发现,第一张照片里的那衣服,很像宝丁上次在博客贴的,舍不得扔的高中时代的衣服,我不是故意说出来的,只是凑巧看见了。”
  “人家都是一脚踩两船,一次劈两腿,周放果然很强大,居然一只脚踩三条船,一下子劈三条腿!”
  “谁说的,周放早就把炮灰腿砍了,只留下一个宝盖头,替他遮风挡雨的,好大的一只宝盖头。”
  “第一个永远是最好的,宝盖头比太阳伞有用多了。”
  “周放宝丁两位,知道你们在看帖子,不出来发表意见?别逼人爆料啊。”
  “喝茶,坐等楼主,看来有猛料了!”
  江宁心里一阵慌乱,虽然两人没有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哪怕同性相恋,也是坦坦荡荡,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地方。
  可毕竟,这种事公布于众并不好,不仅以后的写作会受到影响,被人指手画脚的谈论着,被人以奇怪的语调侮辱自己的爱人——那是心高气傲的江宁不能容忍的。
  深吸口气理了理思绪,刚想出面回复,一刷新帖子,却看到周放在那人说要爆料之后很快就回了贴。
  “你就蹦跶吧,我已经深刻感受到你的怨念了。”
  同时Q上也发来了消息:“亲爱的,沉住气,我正在联系管理员查他IP,可惜那狐狸一直换代理。”
  “凭我的直觉,这个帖子是他在自导自演。”
  “你别出来说话,一切交给我。”
  江宁看完连续蹦出聊天窗的这三条信息,放在键盘上的手轻轻握了握,一肚子的火气也因为他体贴的话而轻易消散了。
  “好。”
  回了消息之后,调整心情,看戏一般回头看那个帖子。
  “我可不要对你负责啊,我是有家室的人了,楼主你别勾引不成恼羞成怒,在这故意挑拨我们家庭和睦。”
  周放继续在那耍无赖,那个楼主似乎被气得不轻,逻辑有些混乱了。
  “你自恋个屁,谁喜欢你了?就你那驴脸我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