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BT五部曲之_03疯狂的作家-第19部分

看见又有人跳出来说:“写H还不简单啊,去看看千古大大写的H咯。”
  “他写的是耽美,太激烈了,我的心肝承受不住……”
  “你写男女的H啊?看点动画片吧。”
  周放还在震惊阶段,没料又出现一条消息
  “这年头,坚持写清水的太少了,就是一直写清水文的宝丁,最近还不是堕落了。”
  “他咋堕落了?难道也开始写H了吗?”
  “嗯,他那篇文结局的时候,主角终于进洞房了,然后帘子一拉,遮住一室春光。”
  “喷……这算什么H……”
  “那总比长篇下来只牵个手的好吧,这点H,对人家来说,那也是一巨大的,历史性的,飞跃嘛。”
  周放刚想上去说话,没料屏幕上突然弹出一行消息。
  “我又没经验,写不出怎么了?”
  发送者宝丁。
  群里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周放则意味深长地笑着,摸了摸鼻子。


  群里的人被宝丁的话震住,都不发言了,结果他还在那解释:“我是说……写H的经验。”
  得,你别越描越黑了。
  “我没写过H。”
  穷开心终于看不过去,来了句:“你就别解释了,我们都知道你才二十岁,没经验嘛。”
  “有问题吗?第一次当然要跟喜欢的人。”
  “唔,是是是,求你了,别解释了,知道大家为什么都不发言了吗?都被你逗笑了!”
  千古风流却说:“纠正一下,没经验也可以写H的,是你自己不好意思,别赖在经验身上,经验很无辜的。”
  周放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个群里,尽是妖孽,宝丁那个冷傲又单纯的人,跑来这里,感觉真像是进了贼窝。
  “那你倒给我看看,你写得多好?”宝丁似乎很不服气。
  千古风流回道:“我写的耽美,俩男人的H,非常激烈哦,你确定要看吗?”后面附带了专栏的地址。
  穷开心怕宝丁又说出什么惊人的言论,赶忙私下发了条消息过去:“你不知道啊,周放也在这群里,先你一步进来的!你刚才说‘第一次要跟喜欢的人’,他肯定看见了。”
  “……”
  “呵呵,你这个人,真是太单纯了吗?”
  “我故意让他看见的,满意了??”
  “哈哈,恼羞成怒了,得,你继续害羞去吧,不过以后说话还是注意些,刚才编辑说你们俩也要加入的时候,有人说你们是一对,比翼双飞来了之类的话,以后在群里尽量少跟他同时露面,免得尴尬。”
  “嗯。”
  “这点周放就比你聪明,看,你一出来他就自动潜水了,为人处世你还得多学学,别以为20就是成年人了,你还太嫩,明白不。”
  “知道了,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
  “嗯,姐姐我不是担心你么。”
  “对了,那个千古风流,是谁?”
  “写耽美的,据说H写得不错。更可怕的是,他是男的。”
  “……我保持沉默。”
  这个毛毛编辑群,是专门为这次网游征文大赛创建的。
  让周放诧异的是,宝丁居然会参加这种比赛,且不说他从来没写过网游小说,就他那据说挺婉约派的行文风格,写得下整天练级砍怪杀人PK的网游吗?周放内心虽然疑惑,倒也没什么兴趣去看他写的新文,只知道名字叫《梦游江湖》。
  直到论坛上出现一个帖子
  “宝丁大人啊,求你了,写网游文之前你先去了解下网游吧!你写的网游雷死人了,遇到不会写的题材,至少学学你家周放那样装装深沉吧!看你的梦游江湖,我都快梦游得灵魂出窍了!”
  下面写了一大堆的分析评论,周放一边看一边笑,越到后面越觉得宝丁那家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出于“我跟他怎么说也算认识”的想法,单独Q了他。
  “亲爱的,有人在论坛骂你呢。”
  “看到了。”
  周放微笑:“你真没玩过网游?”
  “嗯。”
  “那你写什么网游啊,回去写你的古言,乖。”
  “我已经写了几万字了,不坑。”
  想起自己还留着的好几个大坑,周放心情有点复杂。
  “那你至少了解一下网游吧。”
  “对了,这方面你比较内行,我有问题可以请教你吗?”
  他说话依旧很客气,周放依旧很不客气:“请教吧。”
  “HP,MP,EXP是什么意思?”
  周放喝了口水,“乖,你还是回去写古言吧。”
  “不说算了。”
  真沉不住气啊……周放笑笑,答复他:“分别是生命值,法力值,经验值,一般游戏里人物头像旁边的彩色长条。”
  “什么意思?”
  “只可意会。”
  “你……”
  “真想写网游,最好进游戏切身体会一下,没玩过网游的,写出来的网游会很可怕。”
  “你带我去?”
  “呵呵,你不怕我把你卖了的话,来游戏找我啊。”
  “好。”
  那边答应得太爽快,周放倒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转念一想,反正现在也没灵感,不想写文,不如去游戏里放松一下。
  近期在玩的游戏,叫做梦幻武林,让他去注册了账号,下载安装一切都挺顺利的,进了游戏之后,就不顺利了。
  宝丁那个家伙对网游简直是一窍不通,周放看地图上,宝丁那个人物小圆点一直围着NPC乱转,就是找不对方向,再次无奈地按了按太阳|岤。
  “你不会键盘操纵,就用鼠标,去哪里,在地图上点那个位置。”
  那边好像明白了,终于跑过来周放指定的地点。
  周放这才看清他那角色居然是女的,身材婀娜长发飘飘,站在满身横肉扛着大刀的周放面前,那情景怎么那么像古装剧里的山寨土匪强抢压寨夫人……
  “你干嘛建个女的号?还选这么难看的头发?”周放问。
  “哦,我全都选的默认。”
  周放无奈,“成,那你想了解什么?”
  “带我去逛逛。”
  “好吧,你不认识路,我抱你走。”周放邀请对方亲密拥抱,却被拒绝了,“点接受啊,傻子。”
  “抱?”
  “呵呵,没办法,这个是游戏设定来着。”
  “必须抱吗?”
  周放邪恶地笑:“当然了,不抱你,你连城门都出不去的。”
  “是吗?旁边那些人怎么出得去?”
  “因为你级别低,因为你跟别人不同。”
  “那抱吧。”
  很好,上钩了。
  于是,在游戏里,肌肉发达的刀客抱起了温柔美丽的女侠。
  周放这边撒谎脸不红心不跳的,反正耍流氓习惯了,特别是欺骗这种对网游一窍不通的菜鸟,让人很有成就感。
  那边的江宁却翘起嘴角轻轻微笑起来。
  谁上谁的钩,还不一定呢,周放你总是把别人当单纯的孩子,没想到看似单纯的孩子也会有点心计吧。
  如果你知道穷开心的大号已经满级了,自己为了了解游戏,进来玩过好几次了,对这里很熟悉,你会是什么感想呢?
  两人各怀心思,在游戏里晃了大半个小时,走完了好几个地图,宝丁这才说话了。
  “这个游戏有结婚系统吧?”
  周放看了看怀里那个小人发出来的这句话,笑道:“你想体验?”
  “是啊。”
  “要我帮你找一个结婚对象?”
  “不用了,就你吧。”
  这叫什么话,好像他多委屈似得。
  周放笑着搓了搓手指,打下一行字:“你还是另外找一个吧,我这满身横肉的,你也看不顺眼对吧。”
  “我不认识别人。”
  “可是,我有老婆了。”
  “离啊。”
  周放不禁又笑了起来,“你说话还真直接啊,不考虑下后果?再说,这游戏离婚还要花钱的。”
  “那算了吧。”那边打了个笑脸过来,取消了拥抱,然后直接下了游戏,在Q上发过来一条消息:“谢了,我要早点休息,明天早起赶路。”
  “赶路?”
  “嗯,回家给人过生日。”
  那头的Q很快也下线了。
  周放继续在游戏里转,回想着宝丁的话,总觉得有点奇怪,难道是自己太多疑了?
  或许是他写的小说涉及到主角结婚的情节,他说体验下结婚的程序,真的只是想了解吧……
  如果他真那么单纯?反倒是骗人说有老婆的自己,有点小肚鸡肠了。
  得,结就结吧,反正等他体验完了,再去离了就成,那点手续费,打两只怪卖点毛皮就出来了。
  可心里总觉得有一点点不对劲,总觉得跟他聊天的时候,有种久违的亲切感。
  说话的语气,很像一个人,那个让自己一直深刻怀念着的孩子……
  如果他还活着,现在应该也有20岁了。
  周放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关上了电脑。
  刚想去洗澡,又接到了出版社编辑的电话,催周放尽快写完那部侦探小说的最后一个案子,然后就交稿出版了。
  深夜,周放躺在床上构思情节,灵感有了一些,只是一些细节的地方依旧模模糊糊。
  特别是破案时的细节问题,以及写文的时候埋伏笔的位置,总觉得一切像是雾里看花,朦胧的在脑海中晃过的思绪,总是抓不住。
  打了个电话给林微,“问你几个问题,关于尸检和死亡时间判定的……”
  没说完就被林微打断:“你还要不要我睡觉了,大半夜尸检。”
  “喂,你是学医的,我不问你问谁?”
  “问婷婷吧,她最近对法医很感兴趣,选了一大堆法医方面的选修课程。”
  周放心想,或许是林微最近被那个叶师弟折腾得够累,所以说话都懒洋洋的,于是笑着挂了电话,又拨了温婷的手机。
  “尸检?”温婷的声音挺平淡的,只问了句,便开始耐心讲解。
  周放依旧听得云里雾里,“美女再说一遍,刚没听清楚。”
  温婷哼了一声,“明天约出来我给你好好解释,我那里还有几本法医学案例的书,你最近在写侦探是吧?或许对你有帮助。”
  “婷婷,我就知道你对我好, 我爱死你了……”
  “你还是杀了我比较好。”那边不为所动,轻轻笑了笑:“不用客气了,明天吃饭你请客,还有,出书了送我一本。”
  “嗯,好,那明天见了,拜拜,别梦到我啊。”
  “你滚,我梦到阎王都不会梦到你。”
  一边调笑着,挂了电话,这才安心抓起大熊,抱着睡了。
  梦里又出现了当年的那一幕。
  “啊,这孩子没看见红灯呢,我刹车……来不急啊!”司机慌张地跟旁边的警察解释着。
  “虽然是……你的车速也超标了。”
  “警察同志,真的是这孩子闯出来……我……”
  街道上烦躁的争吵声,像是被什么过滤了一般,在耳边嗡嗡响着,却听不清楚。
  怀里的人,怎么叫都没有反应。
  “小宁……小宁……”
  直到端木宁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周放依旧紧紧抓着他的手,反反复复叫着他的名字。
  在手术室前被医生强迫分开了。
  那个医院,长长的走廊,在太阳落山之后,变得更加冷清。
  甚至在场景重现的梦里,都觉得冷得刺骨,手术室的灯突然灭了,周放被吓醒的时候,才发现是因为窗户没有关,身体被冻得一片冰凉,关上之后调高了空调温度,却再也睡不着。
  江宁也失眠了。
  明天就要去北山市,爸爸今年年初把他出版公司的总部搬到北山,自己其实早就想去那个城市找周放,忍到20岁都快忍内伤了。
  多年没见,哪怕不能跟当初那样亲密,至少可以一步一步来。
  按照小开的说法,就像吃螃蟹一样,八条腿一条条慢慢剥,最后再拿下完整的。
  首先嘛……当然得制造个无懈可击的巧遇机会。
  一边想着,一边把脑袋埋在枕头里。
  降温后的冬天特别冷,即使裹紧了被子,依旧不如当初年少时,那个人的怀抱般温暖。



第三章 相逢是首歌

  次日清晨,带了从网上给爸爸买的生日礼物,赶到机场。
  北方的冬天冷得刺骨,穿上厚厚的白色的大外套,把衣服上的帽子翻上来,手塞在口袋里,这才觉得暖和了些。
  手机在响,特别的铃声是专属古唯的来电,江宁知道他是催自己起床的,便挂了没接。
  飞机起飞的时候,突然觉得耳朵嗡嗡作响,有片刻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世界似乎瞬间安静了。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江宁也没在意,只安心闭上眼睛。
  在飞机上很无聊,又没有睡意,于是,以前的事在脑海里过影片一样回放。
  清晰记得给他告白的那个下午,阳光很温暖,他的脸色却在光线下变得冰凉。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放下骄傲的告白,他没有接受,甚至连自己问他“你喜欢过我吗”的时候,都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后来发生了什么已经记不清楚,每次回想起往事,最后都会定格在那个画面,周放看着自己,深邃的眼眸中不知道掩藏了什么情绪。
  深深吸了口气,整理了一下因为回忆而变得有些沉闷的心情,走出机场的时候,迎接自己的,是南方淅淅沥沥的小雨。
  气候的改变让江宁觉得不太适应,在出口站了片刻,看到远处一辆熟悉的车子,车窗放了下来,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修长的手指夹起手机,正在拨电话,皱着眉头。
  江宁笑了笑,朝他走了过去。
  “古唯。”
  男人抬头,看到站在车前淡淡笑着的男孩,有些无奈地翘起嘴角,“上车吧。”
  “你那么忙还来接我?”江宁上了车,一边寄安全带一边问着。
  “你爸爸指示的。”
  江宁扣上安全带,微微一顿,“是吗。”
  “本来他要亲自来接,但最近实在太忙了,于是就拜托我过来。”
  “哦。”答得蛮不在乎的样子,坐好了,往后靠了靠,“那走吧。”
  古唯发动了车子,车内飘起轻柔的音乐。
  “这次打算住几天?”
  “后天就走。”
  “明天他生日,你还打算叫他叔叔吗?”
  江宁笑了笑,“从小就没叫过爸爸,不习惯。”
  对方沉默片刻,良久之后才轻叹口气,“好了,不说这个。”说罢,便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递了过去:“你要的,周放的地址,电话,车牌号,出没地点。”
  “谢谢。”江宁伸手夹过,低头认真看了看,平淡地:“你不会请了私家侦探吧,这么详细。”
  “不用请侦探那么麻烦,查他很容易。”顿了顿,又道:“你要这个,打算做什么?”
  “这不在你能过问的范围内。”
  “好吧,你长大了。”伸手过去要摸江宁的头发,却被躲开。
  “男人的头不能摸,没听过?”嘴角微微扬起,像是在笑的样子,目光却瞬间冷了下来。
  “ok,惹不起你。”
  古唯笑了笑,专心开车。
  江宁扭头看向窗外,被雨刷得模糊的车窗,印出自己微笑的脸。
  手心里握着那张纸条,紧了紧。
  次日是江山的生日,公司里办生日宴会,江宁一身白色西装,成了全场的焦点。
  大家都猜到江宁和江山是亲戚,具体什么关系,却没有人知道,也没人敢问,只是在江宁出现之后,江山显得特别高兴。
  其实仔细看来,两人眉宇之间颇有些相似,江山虽已是中年却很显年轻,江宁脸上看起来其实还青涩得很,那故作成熟的样子,像是装深沉的孩子一般,颇为可爱。
  只是表情很冷淡,眼神也冷冰冰的,好意地给他敬酒总会被他回绝,虽然态度挺礼貌,却遮不住一身的傲气。
  一场宴会下来,江山被众星捧月一般围在中间,一杯又一杯的啤酒下肚,脸色也红得吓人。
  江宁在远处自顾自地喝着葡萄酒,跟旁边的古唯轻声聊天。
  “他快醉了,你不扶他回去?”
  古唯沉默不语。
  江宁放下杯子,“那么,我先回去了,礼物请你代我转交。”
  “嗯,路上小心。”
  看古唯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江宁也不想跟他聊什么,自顾自地出了门。
  外面天色已晚,雨停了,路灯却全都亮了起来。
  夜风微凉,整个城市灯火辉煌。彩色的霓虹灯不断闪烁着,远处的夜景也变得朦胧。
  一个人走在街道上,挺冷,裹紧了衣服,再次掏出那张纸条,核对了一遍上面写的地址,按照路线走了过去。
  塞在口袋里的手指攥紧了,轻声问:周放,你还记得我吗?
  不知为何,昨晚周放一直睡不安稳,噩梦惊醒后,直到凌晨五点才睡着。
  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随意梳洗了一下,一看表,七点了,心里暗骂糟糕,赶忙穿好外套,开着车去了T大跟温婷约好的地点。
  温婷早就等在那里,见到周放之后只冷冷哼了一声。
  “对不起了,让美女久等,我真是该死。”周放笑得不正经,温婷也懒得理他,直接把准备好的资料书推了过来。
  “想吃什么,我请客。”
  “算了吧,等你请客我都饿死十八次了。”温婷指了指面前的碗,“我吃过了。”
  周放这次是真的过意不去了,一脸诚恳地:“婷婷,那你要我怎么补偿你吗?”
  温婷摇头笑笑:“算了,我看你精神挺差,最近又有什么烦心事?宝丁那事儿不是解决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做噩梦,未来医生帮我分析一下?”
  “是压力太大了吗?”
  “我能有什么压力啊,有吃有穿有住,又不用养家糊口,更没有桃花朵朵开。”意味深长地笑笑,指了指温婷的手链,“又有人追你啊?这链子不错。”
  温婷没有回答他,只淡淡地说:“你有什么心事以前还会跟我和林微说,高三之后就什么都不说了,就憋在心里,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只是,心脏那地方吧,空间有限,太多事情会放不下的。”顿了顿,指了指周放心脏的位置,又笑道:“所以你才会觉得,胸膛那里沉甸甸的,难受。”
  温婷站起来,转身离去的时候,带动一阵冷冷的气流。
  周放坐在原地微笑,看着穿着高跟皮靴的温婷,不禁感叹,真是女大十八变,丫头长大了还真是漂亮,走路昂首挺胸的,那靴子咯噔咯噔真有节奏感。
  都快忘记了,她小时候还流鼻涕呢,自己骗她捡树叶来擦的。
  虽然是这么多年的朋友知己,可被她一眼看穿,周放的感觉却并不好受。
  心脏确实沉甸甸,没有错。
  可有些事不是说放就放的,婷婷,如果你最爱的人,因为你的缘故,死去了呢?
  你最想守护的人,就那样在你面前失去生命,那种无力,那种痛苦,时间越久,才越是沉重。
  感情不是良性肿瘤,有包膜还不扩散,一刀下去就能切干净的。
  那是种癌症,已经蔓延到了全身。
  回家的路上,开了车窗,让寒冷的空气吹进来,脑子却依旧昏昏沉沉的。
  把车开进了自己住的小区,本来这条路行人不多,环境又太过熟悉,周放开车便大意起来,一手握方向盘,另一只手塞进口袋拿手机,抬起头的时候,突然看见前面站着一个人,赶忙踩了刹车。
  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轻轻的叫声。
  “啊……”
  周放暗叫糟糕,赶忙从车里下来,对躺在车轮前面的人道:“你没事吧?”
  那人躺了片刻,才坐起来,摇了摇头:“没撞到,吓的。”
  哦,原来是吓得腿软倒地上了。
  周放轻轻吐出口气,见那个男生站了起来,便放了心,刚想回驾驶座,电话却突然响了。
  “喂,林微啊,我找温婷拿到资料了……”一边打电话,一边转身靠在车上。
  被撞的人在听到林微的刹那,抬起头,复杂的眼神看向周放,后者却因为把注意力集中的电话上,没有注意到。
  等周放打完电话,回头一看,只见被自己撞了的那人正认真地盯着自己。
  周放摸了摸鼻子:“你……真没事?”
  “我的脚好像扭到了。”男生看着自己,黑亮的眼睛让周放心脏一颤,赶忙移开视线。
  是错觉吗?
  那种故作平淡的眼神,跟记忆中的人,真是太像了。只是记忆中的那位,漂亮的眼睛总被厚厚的镜片遮挡着。
  吸了口气整理心情,周放看着他问道:“严重吗?”
  “你帮我拿一下书可以吗?”他倒还是平淡的语气,指了指散落在地上的书籍。
  周放点头,弯腰捡起,不禁又一次怔住——
  那些书居然全是宝丁的作品?而且看上去是特意收集的新书,一整套齐全的作品。
  “你喜欢宝丁?”周放问道。
  结果对方只是淡淡地看了眼周放,轻声地:“一般。”
  “哦,一般啊。”周放忍笑。
  对方却若无其事地补充:“我更喜欢周放。”
  周放面不改色地摸摸鼻子,对于他所说的人就是自己这件事,不发表任何言论,转移话题道:“要我送你去医院吗?你脚怎样,能不能动?”
  “好像挺疼的。”皱皱眉,“你家在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