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BT五部曲之_03疯狂的作家-第15部分

品入围了。
  周放本来期待度就不高,知道消息的时候也只是懒懒地笑了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倒是端木宁,希望他得奖,又害怕他得奖后会保送去外地上大学,那种矛盾的心情,变成了一种慢性地折磨。
  父亲的电话,在开学之后每周都准时打过来,端木宁虽然屡次拒绝,可心里却没底,自己还能跟周放在一起多久?要分开的不好预感,让端木宁心情一直很低落。
  也明显感觉到周放对自己态度的改变。
  他最近跟林微走得很近,整天神神秘秘不知道在干什么,见到自己的时候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依旧刻意避开着身体上的接触。
  端木宁不明白周放的心思,周放心里同样不好过。
  上次跟端木宁的父亲打电话,商量着这孩子以后的生活安排,他父亲执意要接他走,周放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割舍不下。
  觉得自己对他的感情,似乎变了质。
  那种想一直守护着他,甚至把他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的心情,已经超出了理智的界限。
  看着他的时候,心跳就会加快,甚至有时会梦见亲吻他时的美妙滋味。
  梦里,柔软害羞的舌头,微微颤动着,清晰鲜明的感觉,让周放好几次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
  可看着单纯懵懂的端木宁,周放又觉得自己像个坏流氓大色狼,居然会做那种奇怪的梦,把他狠狠抱在怀里,然后……
  “周放,晚上你会回来吃饭吗?”
  正胡思乱想着,收到了端木宁的一条短信。
  周放想了想,回道:“不了,我要上晚自习。”
  晚上约了林微一起吃饭,饭间,周放突然问道:“我们关系那么好,你,不会想亲我吧?”很拽的反问句,尾音上扬,调戏的意味很明显。
  已经习惯了他的痞,练就了强大定力的林微,只是轻轻笑了笑,喝了口茶,道:“不想。”
  周放有些懊恼,“拥抱呢?”
  “不想。”
  “男生搂搂抱抱你觉得奇怪吗?”
  “那要看是哪种了。”林微顿了顿,“你最近神经兮兮的,又怎么了?”
  “我觉得我的神经好像出了点问题。”周放哀叹一声,“完了,该不会喜欢上他了吧,为什么会有那种想法啊……”
  “嗯?”林微疑惑状看着周放:“谁啊,周津津?”
  “呵呵。”周放只悲凉状笑了笑,摇了摇茶壶,仰头直接对着嘴巴倒了下去。
  晚上回家之后,看到穿着睡衣,露出大片皮肤在卧室里走来走去的端木宁,又觉得眼前一阵晕眩。
  赶忙逃进卧室关上门,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刚才到家之前,找友情拥抱的借口抱了抱林微。
  林微和端木宁年纪相差不大,身上都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林微还稍微胖一些,抱起来很柔软舒服。
  可完全没有心跳加速呼吸不稳甚至想有更亲密接触的想法,看着眼前疑惑状睁大眼睛的林微,周放只觉得跟他太熟了,抱他就跟左手抱右手似得,毫无感觉。
  可是抱着端木宁的时候,心里膨胀的满足感,绝对不会是兄弟朋友那么简单。
  难不成两人相处久了,真的有点喜欢他了?
  他是挺可爱的,跟他在一起也觉得很舒服,喜欢揉他的头发,喜欢偶尔抱抱他。
  以前一直以为,对端木宁,只是小弟弟一样的关心和爱护,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回事。
  是因为喜欢……
  所以在他出事的时候,才会因为太过紧张而失控。才会在他欺骗自己的时候,因为生气而激动地打了他。
  所以才会经不住他的“诱惑”,两次都在明知那样不对的情况下,吻了他。事后虽然后悔,却也偶尔会回味那种美妙的触感,以及亲吻时激烈的心跳……
  那种喜欢早就超出了兄弟朋友的限度吧……
  想到这里,周放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心里却成了无底的黑洞。
  那颗磐石般坚硬的老心居然动了?情窦初开,结果开太灿烂,有点难以控制。
  第一次喜欢一个人,让人兴奋,觉得很激动刺激。
  喜欢上的却是男孩子,而且还是自己想保护的弟弟,不一般的感情,也让人茫然和沮丧。
  接下来该怎么办?
  脑子里乱成一团,周放靠在沙发上,揉乱了头发,仰起头死鱼一般长长吐着气。
  等端木宁敲门进来的时候,又变成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小宁,帮我倒杯水。”周放眼神绕着端木宁打转,后者却垂着头,轻轻哦了一声,转身去倒水。
  递过水杯的时候,手指碰触间,周放只觉得心脏如羽毛拂过般柔软,又痒得慌。
  于是不动声色地反握住他的手,轻轻扣住,一脸笑容地占他便宜,端木宁却没有发觉,乖乖坐到周放的旁边。
  “小宁,你爸爸要接你过去,你考虑得怎样了?”
  端木宁身体一僵,轻声道:“我不喜欢陌生的环境。”
  “这样啊……”周放摸了摸鼻子,笑道:“好吧,你喜欢在哪,就在哪。”说罢,伸手轻轻揉了揉端木宁的头发。
  端木宁疑惑状看向周放,只觉得他今天笑得特别温柔。
  眼神也特别温柔。
  像是在看……看他养的狗……
  端木宁冷下脸来,“我先回去了。”
  周放依旧笑得温柔:“嗯,好好休息。”
  看着他的背影,真有种扑过去抱抱他的冲动,被理智给压了下来。
  过了几天,文学大奖赛终于进入了最后一轮的评定阶段。
  端木宁每天上网去刷新,在出结果的那天,第一时间得知了周放获奖的消息。
  打周放电话好长一段时间打不通,看了看钟,才发现正是晚自习时间。
  不如准备点小菜来给他好好庆祝一番?
  这样想着,心情雀跃地跑去厨房做菜,却在片刻后接到周放的电话:“小宁你出来吧,我得奖了,文学社的人想一起庆祝一下,咱们一起去吃顿饭啊。”
  端木宁哦了一声,挂掉电话。
  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去了。
  本来跟文学社的人就不熟,更讨厌那么多人的热闹场合,那群人肯定又会开自己玩笑,问一些“你们两兄弟在一起好不好”,“小宁你怎么住在周放家里”“你爸妈在哪”之类,让人反感的问题。
  一个人躺在床上,思绪很乱。
  为了第一时间查到比赛的结果,自己在电脑前守了一个星期。
  而最终第一个通知他的并不是自己。
  因为关心他的人实在太多了,自从知道周放的作品入围之后,除了林微温婷等好友,他的同学们妹妹们,整天殷勤地帮他查着消息。
  被那么多人围在中间,嘻嘻哈哈调笑着的周放,让端木宁觉得很陌生。
  自从圣诞节那夜的不愉快之后,两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了。
  周放晚上回来的时候,似乎有些醉,迷迷糊糊地走到端木宁房间,坐在床边。
  “你怎么不去吃饭?!”好像有点生气。
  端木宁睁开眼睛看着他,轻声道:“我跟那些人不熟,去了反而尴尬。”
  “那你只嗯了一声就挂电话,我们大家等了你好久知道吗?”
  端木宁不想讨论这个话题,闭上眼睛。
  “小宁,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长大了,我的话就可以当耳边风?”
  有点凶的吼出声,端木宁却无辜状睁开眼睛看着自己。
  周放心情很不好。
  端木宁接电话的时候答应了,周放便满心喜悦地等着他,跟文学社的人约好了地方,还特意点了端木宁喜欢吃的菜。
  让服务员暂时不要上菜,不动声色地等着他,朋友们问“你是不是在等人啊”,周放便神秘兮兮地说:“那是,等重要的人啊。”
  可惜等了半个小时,不见他的人影。
  是不是路上出事了?这样想着,心情更加烦躁,打电话给他,连拨了好几遍,却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在朋友们的怂恿下,终于上菜了,因为庆祝,周津津还特意点了啤酒。
  一群人高高兴兴聊天吃饭,周放表面上一副社长的老大派头,笑得开怀,心情却一直很低落,喝了点酒,更觉得脑子里乱哄哄的。
  回家后见到端木宁若无其事在那睡大觉,更加气愤。
  “你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总是要惹我生气?”有些微醉,看着他一脸淡漠的样子,酒气怒气一起上涌,直接把他从被子里揪了出来。
  “说说,今天就跟我说清楚,你怎么回事儿?整天阴沉着脸,不听话,骗人,怎么越学越坏了,嗯?”
  端木宁皱着眉,甩开了他的手。
  “我不想去那种热闹的场合,不行吗?”
  周放一愣,“你……是不是瞧不起我那些朋友?”
  “不喜欢她们。”
  叽叽喳喳像麻雀一样,一口一个大哥,听在耳里烦在心里。
  虽然知道那些女生只是因为敬重他才心甘情愿叫他哥哥,可周放在自己面前调戏那些同学妹妹,端木宁就觉得刺眼。
  哪怕是跟他同桌无心的“好想你啊,想你想得几天睡不好”之类调笑的话,听了都觉得生气。
  因为太喜欢他依赖他,希望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自己,那种可怕的独占欲让端木宁觉得自己快要失去理智了。
  怕冲动之下失态,才不敢去那种场合。
  “小宁,你有心事要跟我说,你答应过吧。”
  “嗯……”
  “现在什么都不说,整天沉着脸,你当我是什么?不信任我了,还是觉得自己长大了,不想跟我这个大哥讨论你的私事?又或者想跟你爸走掉,觉得跟不跟我说都无所谓?你到底怎么想的?!”
  端木宁咬了咬牙,跟他说?
  喜欢你这句话哪能那么随便就说出口的!
  他也提过自己不是同性恋,甚至教训自己不要改变性向喜欢上男人,那样以兄长的身份照顾自己关心自己的人,怎么可能对他说得出“我是喜欢你的,我喜欢你抱我亲我,我变成你厌恶的同性恋了!”
  说得出口么……
  说出来又能怎样?
  他听到之后那种嫌恶的眼光,自己无力承受。那种龌龊的想法,埋在心里自己难受就好,不需要让他也一起心烦。
  “你不打算跟我交流?”周放似乎忍耐到了极限,咬牙切齿道。
  “周放,你醉了,去睡吧。”端木宁淡淡地扔下一句话,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
  周放愣在原地,良久之后,才翘起嘴角淡淡地笑了笑。
  “很好。”
  转身离开的时候,感觉自己眼前有些晕眩。
  老母鸡习惯了把它遮盖在翅膀底下保护起来,居然忘了,雏鸟长大了,会自己飞走。
  那个翅膀反而成了它的束缚。
  而老母鸡却以为它会一直安心地待着,以为它会乖乖的听自己的话。
  心安理得地守护着它,却被它讨厌,那双大翅膀把外面的世界遮住了。
  “端木宁,你跟你父亲走吧。”
  走到门口的时候,轻轻说着,只觉得心脏蔓延开一片疼痛。
  “你说什么?”端木宁震惊地抓紧了床单,拔高的声音有些颤抖。
  周放却只是长长地吐了口气。
  “走吧,你长大了,我管不了你。”
  说着,便重重地关上了门。

  是不是因为没有把自己的心意说出口,所以造成了他的误会?
  怎么可能是因为长大了,管不了呢?
  自己就是到长大了,心里依旧是喜欢他尊敬他的,一点也不会厌恶,更不可能嫌弃。
  可那种喜欢,叫人怎么说出口?
  如果自己是女生,可以厚脸皮地说,周放,你说过娶我做压寨夫人,要兑现啊,我喜欢你。
  或者,如果周放是女生,自己也可以抱着他说,我喜欢你,日久生情了。
  可现在,两人是同性的前提下,在他明确申明不要因为相处太久而改变性向之后,自己怎么可能坦然地跟他说,我喜欢上你这个男的了呢?
  端木宁有些悲哀地想着。
  自己就是一个人生活,也不会跟着那个陌生的男人走。
  对自己来说,那个男人就像是噩梦,见到他,会想起妈妈,想起以前自己从来没有关心过的冷淡却寂寞的妈妈,想起哪怕是去世了也给自己留了一大笔存款的妈妈,想起墓地里那一块冰冷的,很少有人会去祭拜的孤坟。
  要跟周放说吗?告诉他自己不愿意跟父亲走,哪怕他不想跟自己一起生活了,已经十五岁的端木宁,会做饭会打扫,会好好照顾好自己。
  让他不要逼自己去父亲那边。
  犹豫半晌,这才起身,看到书房有一丝微弱的灯光,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里没有人。
  手机被自己调成了静音,今晚周放连续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自己没有接到,所以他很生气吧?
  不如给他道个歉,然后好好说清楚,自己想要独立生活的事。
  没料推开门的周放,手里却拉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
  “端木宁。”冷淡的语气。
  “嗯……”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手里的箱子,颤声问:“你……在帮我收拾行李吗?”
  “对啊,你父亲过几天会来接你。”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想把我送走,是不是!” 看着他“体贴”地为自己收拾好的行李,有些难过地攥紧了手指。
  周放沉默片刻,低声道:“再不送你走,我怕我会一时冲动,做出一些不可挽回的事情。”
  “什么意思?”又冲动了来揍人屁股吗?
  “小宁,等你长大了,你会明白,跟我在一起的这段日子你对我产生的依赖,只因为你太孤单无助,而我恰好在这个时候把你带过来一起生活,仅此而已。”周放声音低低的,像是有什么沉闷的心事。顿了顿,继续说:“不像我,我能分辨自己的感情,可你不能,我不想让你因为我的疏忽而……”
  “而变成同性恋,是吗?”端木宁神色一黯,扯开嘴角轻轻笑了笑:“谢谢你为我考虑,自己的事,我自己有分寸。”
  “那就好,跟你父亲走后……好好生活,记得听他的话。”
  周放轻轻把箱子放在了原地,转身离开。
  端木宁站在原地发愣,想起自己搬来他这里的那一天,周放一手拉着箱子一手推着车的情节,想起他不甚宽阔却挺直的背影,想起他那句“以后就跟我过吧,我来照顾你”的保证。
  是他把自己接过来的。
  现在,多好,又是他亲手要把自己送走。
  时间过得真快,跟他在一起已经半年了。
  这半年,无疑是自己从小到大,情绪波动最大的半年。
  失去母亲的悲伤痛苦。
  陌生父亲出现的茫然无助。
  更多的是跟周放在一起的快乐,每一天都刻在了记忆里。
  喜欢他的那种心情,并不美好反而像种折磨的初恋心情,第一次抱着他时的满足,第一次亲吻时的战栗……
  如今,这一切都要画上句号了吗?
  笑起来的时候,轻轻扯了扯嘴角,似乎连心脏都被狠狠撕扯着,实实在在地疼痛着。
  终于,事情还是朝着自己最害怕的方向发展起来。
  回头看了看,周放的卧室里透出的淡淡灯光,突然熄灭了,眼前一阵黑暗。
  端木宁拉起了地上的箱子。
  走出院子的时候,已近十一点,街上行人寥寥,一排排整齐的路灯让小城市染上淡淡的暖黄|色。
  看着自己在路灯下拉长的背影,身边没了另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拉着箱子走在街上的时候,只觉得寒风刺骨的冰冷。
  穿的是他送的衣服。
  从内裤到毛衣,再到厚厚的棉外套,他亲手挑的一套白色衣服,就过年的时候穿了两天,然后便宝贝似得珍藏起来,舍不得穿。
  现在穿着它回家,心里稍微暖和一些,又觉得这样执着的自己实在傻得可笑。
  另一只手里攥着他送的那本书。
  第一本被印刷出来的作品,自己最宝贝的礼物,虽然封面被他弄的有些不伦不类。
  可还是想带在身边。
  从家里带到他那里,再带回来,只用了半年。
  眼前那个大大的屋子。
  以前是三个人,总是冷冷淡淡的妈妈,还有一直把自己当孙子一样关心照顾的,年迈的管家钟叔。
  两位自己心里最亲的人,在同一天,突然离开了。
  现在又回到这里,虽然没有事发当初的震惊和痛苦,可心里隐隐的悲哀和难过,在见到熟悉的院落之后,变得更加鲜明起来。
  开了灯,一步步走上台阶,清晰的回声让人害怕。
  像是恐怖片拍摄现场一样空旷又黑暗的屋子,把全部灯都打开来,还是觉得有些阴冷的感觉。
  开了空调,电热毯,抱紧身体缩在床上。
  对自己说:端木宁,要坚强起来,以后就这样一个人生活吧,不要……让周放瞧不起。
  这样想着,鼓起勇气关了灯,闭上眼睛,直到深夜的时候才渐渐有了睡意。
  次日清晨,7点就醒来的周放,有些无聊地在屋子里转。
  看到端木宁的卧室空空荡荡,厨房里也不见了他忙碌的身影,心里竟也空落起来。
  昨晚虽然醉了,可做了什么还是很清楚。
  把他赶走,自己心里也很难受,没有办法告诉他,自己其实喜欢上他了,甚至自私地想把他藏在翅膀底下,让他死心塌地跟着自己。
  可那样太残忍,他还是个孩子,没办法分辨一些事情。
  如果因为自己的自私,甚至因为冲动而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情,长大之后,端木宁会恨自己吧。
  毕竟,现在还没有任何经济基础的自己,和心智不完全成熟的孩子端木宁之间,谈感情的事,太早了,也太伤人。
  骑着车子往学校赶,路过端木宁家门口的时候,看到端木宁穿着厚厚的大衣从门里出来。
  反射般地挥手打招呼,却在端木宁冷淡的目光下收了回去。
  正尴尬间,林微载着温婷路过,回头笑着问:“你们还不走啊,迟到了。”
  周放扔给他一个多管闲事的眼神,回头见端木宁把手塞在口袋里,沉默着。
  “要不要我载你过去?”周放问。
  端木宁摇了摇头。
  周放心中一沉,脸上依旧是招牌笑容:“那我先走了,你一个人走过去?”
  端木宁点了点头,在周放刚要骑车的时候,突然开口道:“你放心,我一个人也会生活地很好。”
  周放沉默片刻,轻声叹道:“小宁,我们不讨论这个,快迟到了,先上车。”
  “没关系,以前没有你的时候,我也是一个人走过去的,又不远。”说着,便迈步往前走去。
  周放愣在原地,直到端木宁的背影消失在街道尽头,这才轻轻叹了口气,骑车往前走。
  周放始终没办法放心端木宁在那个大大的院子里独自生活。
  自己又没有理由,或者说不敢,再把他留在身边了。
  于是再次拨通了他父亲的手机,让他尽快给儿子一个好的安排。
  跟他父亲见面谈话的时候,周放提了好多要求,比如,不要逼他做任何事,因为他个性太倔强;要记得他喜欢吃清蒸的东西,不喜欢油腻、麻辣等口味重的食物;他怕冷,一定要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要经常关心他,哪怕他不跟你说话,他也会因为感受到你的关心而开心起来。
  跟他父亲一起来的,还有个男人,看上去二十多岁,很年轻。
  可是比起那个垂着头沉默的父亲相比,那个人反而更显成熟稳重。
  “小宁是他的儿子,他当然会尽全力照顾好的。”男人淡淡开口,并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文件:“他妈妈生前寄来的信,还有亲子鉴定的证书,你若怀疑我们的身份,可以仔细看看。”
  周放接过来,看了眼端木清在生前寄过去的信。
  并不秀气反而很端庄的字迹,简简单单写了一页纸。
  大意就是“当初被人算计生下儿子,因为我们两家生意上的过节,不想让孩子卷进去,我跟他再婚才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他说会把孩子当亲生的一样看待,于是便没有告诉你。孩子叫端木宁,长得很可爱,如果你想,我会在他16岁的时候安排你们见面。”
  没料端木宁还没到16岁,她却先去世了。
  周放有些疑惑,“他妈妈再婚,那小宁应该有继父才对,怎么没听说过?”
  一直垂着头的男人,终于抬起头来,讪讪地答道:“那个人是清儿一直喜欢的学长,他们结婚之后,过了几年他就因病去世了,清儿怕小宁难过,就骗他说,他爸爸远走他乡。”
  周放愣了愣,心中不禁对端木清生出些许佩服,一个孤单的女人,独自带着孩子过了这么多年,却没有半句怨言,还能赚那么多钱,买下大院子不说,给端木宁留下的存款也足够他活到成家立业,她真的很辛苦,也很爱这个儿子,虽然她总是很淡漠的样子,也很少表现出来对儿子的关心和在乎。
  相比而言,这个什么都不知情的老爹,真的很想让人揍他一拳。
  可看他低着头内疚自责的可怜样,周放又不禁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
  “放心,我会的。还有,谢谢你,这段时间多亏有你照顾,小宁才那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