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BT五部曲之_03疯狂的作家-第10部分

 “嗯。”
  周放伸手揉了揉端木宁的头发,笑得灿烂:“去吧,别想我啊。”
  端木宁没理他,转身去了初中部的教学楼。
  看着他的背影,周放不禁叹了口气,其实端木宁心情的变化,刚才自己有感觉到。
  每次自己跟同学朋友调笑的时候,端木宁的手指便收得很紧,似乎带着种奇怪的占有欲。
  或许是他太孤单了,现在又只有自己一个朋友,所以害怕失去而已吧?
  这样想着,心情才轻松了些,转身上楼。



十四章 复杂关系

  在楼道里遇到林微和温婷,林微笑着问:“怎么今天这么早?”
  温婷冷冷道:“还用问?就他那懒猪,能这么早起,肯定是有人叫他。”
  “那以后不用我打电话叫你起床了吧?”林微弯起眼睛笑了笑:“小宁叫你的吧?”
  想起早上把端木宁抱怀里当抱枕揉捏的光景,周放竟觉得有些不自然,摸了摸鼻子,压低声音道:“是他叫我的,以后不劳烦你了,高兴吧?”
  林微笑着点头:“当然,终于解脱了。”
  见周放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温婷哼了一声:“喜新厌旧,只听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的混蛋。”
  “婷婷,君子不道人是非。”林微严肃地看向温婷,却被温婷抛了个白眼:“你是君子,我是小人,我说他坏话不关你事。”
  “那我也小人一次,周放这混蛋真是喜新厌旧,才两天咱俩就成过去式了,婷婷,我们要不要为脱离他的魔掌而庆祝一下。”
  “当然。”温婷翘起嘴角笑了笑,突然道:“那个端木宁,你怎么看?”
  “什么意思?”
  “那孩子不简单,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不对劲。”
  “怎么说?”
  “他讨厌我。”温婷想了想,严肃道:“我是女生,比你们敏感,我的鼻子,能嗅到……隐形炸弹的味道。”
  林微笑道:“你说话总是这么深奥,不去学哲学真是浪费资源啊。”
  温婷继续深奥:“以前我们三个人,是三角形,你知道吧,在几何形状里,三角形是最稳定的。而端木宁出现之后,变成了平行四边形。”
  林微点头:“没错,平行四边形,只要邻边的支点松动,可以任意变换形状,甚至融成一条直线。”顿了顿,笑道,“你想表达的意思是?”
  “我们跟周放那种稳固的关系,再也回不来了,他的世界里出现了新的焦点。现在吧,他跟端木宁融成直线了,把平行四边形的另外两条边,也就是你跟我,给抛弃了呀……”
  林微淡淡地看了温婷一眼,“你嫉妒。”
  温婷瞪大眼睛:“胡说什么?”
  “不是吗?本来周放一直是我们最好的朋友,现在他因为太在乎小宁,完全忽略掉你了,所以你嫉妒。”林微说着,便朝温婷轻轻一笑,“婷婷心胸开阔些啊,我就觉得没什么,周放以后还会有别的朋友啊,我们又不能一直当他翅膀底下的小鸡,对吧。”
  看他那一脸平淡的样子,气得温婷狠狠握了握拳。
  心道:怎么成我嫉妒了?我只是觉得周放对端木宁好过头了……好吧,其实也有一点点的嫉妒,老母鸡翅膀底下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两只小鸡,现在又挤进来一个,而且因为那只新来的,把原来两只给赶出去,那肯定得不舒服一下,才对得起周放多年的“关爱”嘛。
  “温婷同学,大清早在楼道里干嘛呢?”一个路过的同学停下来好奇地问道。
  “哦,我在背课文。”
  “怎么一脸怒气,我以为你要砍人呢。”
  “背了几遍居然记不住,我对这样的自己,非常愤怒。”温婷轻轻笑了笑,甩甩头发,转身进了教室。
  刚进教室,却感觉到口袋里手机的震动,打开来,是林微的短信。
  “不管以后会怎么改变,在我心里,你跟周放,都是可以交心的最好的朋友^_^”
  温婷愣了愣,回复道:“那小宁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到他对我有些排斥。”
  “我还以为你很迟钝呢,原来你也有‘感觉’这种东西啊……”
  “去,我心里当然知道了,但我没法说出来,否则周放会很难做的。”
  “怎么说?”
  “周放把最心爱的狗送来我那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对端木宁的在乎,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他明知道我也讨厌狗,却把狗送到我手上,说实话,我当时有点难过,只好借口说我弟弟喜欢,周放他也不想想,我弟是住校生,哪有时间照顾狗啊。”
  “你弟妹今天应该返校了呀,那你把傻蛋塞哪儿了?”
  “塞我弟屋里,我很怕它,那只狗的体积和毛色,都超出我能接受的范围。”
  “行,晚上回去我牵走,我不怕狗。”
  “呵呵,谢谢婷婷^_^”
  “我说,你废话这么多就是为了让我牵走那狗是吧?”
  “被你发现了……”
  “林微同学,请解释一下第三道题。”老师终于忍无可忍,把一直低头微笑的林微叫了起来。
  “是,这道题的题干部分,已知的信息是,一元二次不等式的解集,以及……”
  林微一脸的若无其事,条理分明地剖析着数学题。
  温婷却心情复杂,还有种奇怪的失落感。
  周放太在乎端木宁的感受,把端木宁放在了第一位,真的只因为端木宁刚刚失去亲人,需要他照顾吗?
  同样是朋友,而且林微跟自己和他一起都这么多年了,半路杀出的端木宁跟他才认识几天,怎么全把他的心给占了呀。
  怎么也分个先来后到的吧。
  “温婷同学,请解释一下第四道题。”
  “是……这道应用题,需要用到不等式组来解答……”
  等温婷解面无表情地答完毕,老师才意味深长地扶了扶眼镜。
  “你们两个,中午下课到我办公室。”
  林微回头冲温婷眨了眨眼,被温婷一个白眼翻回去。
  中午下课后,老师把两人拉到办公室,灌输了一大堆中学生不允许早恋的思想。在林微和温婷发誓十遍对对方没有感觉,只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之后,才被老师从办公室放出来。
  两人在门外大眼瞪小眼,温婷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好不容易从老师那里要回来的手机递给林微。
  “下次发短信你能不能别笑着发,每次都被老师抓包,害我也受连累。”
  “呃……”
  “懒得理你。”温婷瞪他一眼,转身离去。
  林微委屈地摸了摸下巴,看来定力还不够啊,以后偷偷发信息的时候,面部表情一定要严肃。
  刚想着,电话却响起来,熟悉的好友组的铃声,接起来,意料中听到周放的声音。
  “小子,真对不起,我忘了你也怕狗啊。那个,晚上回去我就把它牵走,这两天,没吓着你吧?”
  “没,我把狗塞去我弟卧室了,不过,我怎么听不出你这道歉有些许诚意啊?”
  周放坏笑道:“咱俩谁跟谁啊,还得有诚意地道歉?别这么虚了,请你吃饭成吗,你喜欢的麻辣火锅,晚上去?”
  林微轻轻笑了笑:“好啊,还有,婷婷说她会把狗牵走的,她喜欢你的爱犬,放心吧。”
  “是吗?那太好了。”
  电话那头的周放明显松了口气,林微沉默片刻,轻声问道:“周放,你跟小宁之间……”
  “啊,小宁过来找我了,拜拜先,我陪他吃饭去。”
  电话被挂断,林微愣了愣,把手机塞回口袋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果然,三人行的日子,已经成了过去式。
  周放跟端木宁一起到校外的餐厅吃饭,见端木宁一脸平静,周放这才放下心来。
  “喜欢吃什么,自己点啊,我请客。”
  “嗯。”端木宁低头认真点菜,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白皙的脸上,特别好看。
  周放心中一动,突然道:“你皮肤天生这么好吗?”
  “啊……可能吧。”端木宁摸了摸脸,轻轻一笑:“我从来不用护肤品之类的东西,讨厌那些味道。”
  “那可不行,现在冬天,起码涂点润肤露吧,脸被风吹得开了口就不好了。”
  “那你呢?”
  “我不像你啊,我这脸皮厚着呢,风吹不动。”
  端木宁摇了摇头,淡淡道:“你不涂,为什么要我涂。”
  周放无奈:“好吧,先吃饭,饿了吗?”
  “嗯。”
  两人安安静静的吃着饭,周放偶尔抬眼看端木宁,正好跟他的目光相对,端木宁便不自然的别开视线。
  一顿饭吃了很长时间,周放吃得香,倒是端木宁,在奇怪的气氛中,有点食不知味。
  下午又是百川社的例行会议,端木宁的出现让社员们都大吃一惊。
  “好久不见啊!”“你去哪了?”“是不是学习太忙?”之类关心的话,端木宁只是轻轻一笑不回答,被周放全给挡了回去:“得了,别问了,他这几天跟我在一块儿。”
  “啊?大哥,你跟小宁在一块儿?”周津津惊得张大嘴巴。
  “嗯,我们研究了一下咱们校刊的风格问题。”周放说谎面不改色,倒是端木宁不自然地低下头。
  “那研究的结果呢?”周津津问。
  “没结果啊,还得继续研究。”周放坏笑着,拿本书敲了敲周津津的脑袋,“审你的稿去。”
  确定了这一期的主题之后,一群人开始分工协作,周放刻意把端木宁要负责的部分给包揽下来,等社员各自去干活了,端木宁才说道:“你不必如此,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想替你分担一些……”
  “傻瓜,我又没说不让你帮,那,下一期的主题你来定,可好?”
  “嗯。”端木宁抬头笑了笑,看了看周放给的资料,“温暖。”
  “你喜欢这个主题?”
  端木宁仔细看了看提案,“寒冷的冬天,总有一些让人感觉温暖的东西,我觉得这个不错。”
  “呵呵,那么,由你来写,如何?”
  端木宁皱了皱眉,“我……似乎从来没写过让人觉得轻松温暖的文字。”
  周放笑道:“总有第一次嘛,你一直写悲剧,也是时候换换风格了,相信我,写那些轻松的故事,你的心情也会变得愉快起来。”
  “可是……没素材可写。”
  “是吗?”周放想到什么一般,翘起嘴角坏坏地笑了笑,突然凑过去,狠狠抱了抱端木宁,然后又松开。
  “感觉到了吗?”
  端木宁愣了愣,“什么意思……”
  “温暖啊,有时候只是瞬间的感觉,比如一声亲切的问候,一个简单的拥抱,一句真心的祝福,你感觉得到吗?”周放抓住端木宁的手,把他冰冷的手指握在手心里。
  搓了搓,让他的手指暖和起来,这才放开他,笑道:“感觉到否,端木宁同学?”
  端木宁抬头直直看着周放,良久之后才低下头,轻声道:“感觉到一点点。”
  “嗯?”
  “再感受一下可以吗?”端木宁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周放,金属眼镜的光泽,晃得周放有点眼晕。
  “那……你想怎么感受?”周放坏笑着问。
  端木宁上前来,抱住周放,手臂紧紧环住他的腰,把头埋在胸前。
  两人的身体毫无空隙地贴在一起。
  周放突然道:“你不是讨厌亲密接触……”
  “别说话。”端木宁淡淡地打断了他,抱得更紧了些,“是你让我感受的。”
  骑虎难下的感觉还真不好受。
  不过被他紧紧的抱住,不知为何,周放竟有种奇异的满足感。
  怀抱被填得满满的,毫无空隙。
  充实,满足,温暖,舒适……
  两人的身体那么契合,端木宁的高度,正好让自己抱得自然。
  周放便伸手回抱住他,轻轻摸着他柔顺的头发。
  不知过了多久,端木宁才突然触电般推开了周放,然后,一脸淡漠地扶了扶眼镜,“谢谢你的配合,我知道怎么写了。”
  “啊?”周放一怔,反应过来后,气得揉乱了端木宁的头发:“你这家伙,利用我当写作素材啊?”
  端木宁只是低头笑了笑,没有回答。
  晚饭时间,周放把林微和温婷都约了出来。
  四人到了学校附近的火锅城里找了个小包间。
  林微爱吃辣,周放讨厌辣椒,于是便要了半海鲜半麻辣的鸳鸯锅底。
  林微和温婷坐在一起,周放很自然地坐在了端木宁身边。
  点了很多菜类肉类,等汤沸腾了,林微便把牛肉放进麻辣汤,周放当然是放海鲜汤。
  温婷睁大眼睛看着一起涮海鲜汤的周放和端木宁,又看了眼自由自在涮麻辣汤的林微,撇了撇嘴,把肉塞到林微那边。
  端木宁冲温婷轻轻笑了笑,温婷也回了个灿烂的笑容。
  周放敲敲桌子:“婷婷你不是不吃辣吗?”
  “我今天想试试辣的,暖和下身体不行吗?”
  “哎?那我也试试。”周放从林微那边夹了一块麻辣的牛肉,看到上面红得吓人的汁水,皱皱眉头,想放进海鲜锅里洗一洗,却被端木宁的筷子挡住:“你别弄辣我的汤,我不吃辣的。”
  周放轻轻笑了笑:“好,知道了。”
  说着便把辣牛肉扔了回去,顺便夹了块不辣的放到端木宁的碗里。
  林微和温婷面面相觑,半晌之后,林微给温婷推过来一杯清水:“拿这个涮一下,那么多辣椒你吃不下的。”
  “你们俩眉来眼去干嘛呢,当着我的面?”周放突然发话了,林微轻轻一笑:“什么眉来眼去?词语不要乱用,我跟婷婷今天刚被老师教训了一顿,说我俩早恋。”
  “咳咳咳……”周放被呛到,端木宁体贴地递过来一杯水,周放接过喝了两口,这才笑到:“你们老师想象力真丰富,你们俩早恋,那还真够早的,从幼儿园开始就恋上了啊。”说着便朝温婷坏笑道:“婷婷,林微其实挺好的,虽然笨了点,总比那个冷冰冰的萧凡好啊,你考虑看看?”
  “吃你的饭吧,废话那么多。”温婷白他一眼,又道:“你这大哥都不找女朋友,我们做小辈的,怎么能抢先。”
  周放叹了口气:“我啊,我怎么着也得上大学以后再找吧,仁川中学的花都有毒呢。”
  端木宁突然抬头,看着周放道:“什么上大学以后?”
  周放咳了一声,摸摸鼻子:“开玩笑的,目前还没那打算。”
  “哦。”端木宁低下头,从锅里捞出来一颗鱼丸,夹到周放碗里,“给你。”
  “嗯,谢谢。”周放闷头吃鱼丸,端木宁继续给他夹,转眼就把鱼丸全夹到周放碗里。
  怎么不给我留一个啊,温婷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气闷地在麻辣汤里涮牛肉,一边斜眼看着周放碗里满满的鱼丸。
  抬眼,正好跟端木宁微笑的眼睛相对,端木宁轻声道:“婷姐要不要,这边还有牛肉。”说着便推了过去。
  “不给她,她不爱吃肉,女生嘛,吃青菜减肥。”被周放挡了下来,全倒进海鲜锅,坏笑着冲温婷道:“多吃点青菜,清热解毒,美容养颜,你这丫头,十六岁的年华,六十岁的脸,知道吗?”
  “你!”
  “瞧瞧,更年期啊,这么容易生气。来,吃青菜,降火。”周放又夹了一根青菜过去。
  温婷低头使劲咬青菜,林微旁若无人地吃牛肉,周放和端木宁互相夹东西夹得不亦乐乎。
  奇怪的饭局,有一些东西渐渐改变了。
  回家的路上,温婷坐在林微的后座,低声道:“你觉不觉得,周放对小宁很不一样?捧在手心里宠着护着,是不是有点过了……”
  “可能是周放从小就喜欢乱照顾人,小宁又正好需要他的照顾,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吧。”林微淡淡道。
  “只是这样?”
  “或许吧。”
  见林微不想继续讨论的样子,温婷也只好闭了嘴,轻轻叹了口气。
  因为端木宁放学之后有事,周放当然等他一起走,跟林微和温婷错开了时间。
  回家的路上,端木宁轻轻搂着周放的腰,周放微笑着:“吃饱了吗?我看你光顾着给我夹菜。”
  “嗯,饱了。”
  “那家店味道不错,又便宜,你喜欢的话下次再带你去,如何?”
  “不叫他们吗?”
  “呵呵,就咱俩去,你不觉得挺像偷情的……”
  端木宁身体突然晃了晃,周放赶忙用力扶住车把,“喂,我开玩笑而已,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没事。”端木宁声音有些颤。
  感觉到搂住自己的手臂收紧了些,周放也觉得不对劲,回头,见他脸色挺正常的,便没多在意,继续往前骑。
  见他没有怀疑,端木宁才松了口气。
  早上他放开车把的时候,车子猛烈地一晃,撞到了大腿内侧,刚才又撞了一下,肯定肿了……
  可是那种地方受伤,绝对不可能让他帮忙,端木宁咬了咬牙,强忍着不适,抓住周放的手指攥得更紧了一些。



十五章 腿伤

  晚上回去之后,端木宁就进了浴室。
  总觉得他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周放心下虽然疑惑,却没有多问。
  今天老师又布置了很多数学题,周放有些心烦地拿出书包,在书房铺开一堆试卷做了起来。
  可端木宁这澡洗得也太久了一点吧?
  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半个小时了,周放放下笔,起身到了浴室门口,敲了敲。
  “小宁,你洗完没?”
  里面响起哗啦的水声,端木宁的动作似乎有些凌乱,声音也闷闷的,“哦,马上洗完了,你要洗吗?”
  周放皱皱眉:“你怎么了?”
  “没事。”声音有点奇怪。
  “开门,我要上厕所。”
  “你等一下,我很快洗完。”
  “再不开门我可闯了啊,我内急。”
  “我马上好。”
  “不开是吧?我有浴室钥匙呢。”其实没有,威胁当然要夸大一点了,周放继续面不改色地敲门。
  门终于开了,端木宁走了出来,垂着头站在周放面前。
  “好了,你进去吧。”
  端木宁侧身让开了一步,周放盯着他看,脸色正常,手却攥的那么紧,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目光下移,只见他的腿似乎有些站立不稳。
  周放轻轻笑了笑:“好了,你先去卧室吧,我顺便洗澡。”
  说着便进了洗手间,开大了淋浴的龙头。
  听着浴室里传出的水声,端木宁这才松了口气,慢慢挪到卧室里,关上门,翻找到药箱,扯开浴衣,皱着眉涂了起来。
  周放根本没洗澡,开了水龙头只是个障眼法,听端木宁的脚步远去,便轻轻旋开门把,小心翼翼走到卧室,开了门,见到的就是那样一个画面——
  端木宁脱了浴衣,只穿着一条内裤,坐在床上,手里拿着药膏,往大腿内侧涂抹着,一边涂一边抽气,笨拙的动作让受伤的部位更显红肿。
  “你白痴啊?”
  因为浴室里有水声,端木宁以为周放还在洗澡,卧室里突然响起周放的声音,吓了他一大跳,抬头,只见周放站的门口瞪着自己。
  “你不是在洗澡吗?”端木宁一边找衣服遮身体,找半天找不到,便拉开被子把自己包起来。
  “我洗完了啊。”周放继续睁眼说瞎话。
  “请你出去一下。”端木宁脸色变了变,声音都有些发抖。
  周放却走了过来,一把扯掉端木宁抓着的被子,“让我看看。”
  “不要!”端木宁受惊一般突然反抗起来,周放一愣,这才想起他讨厌亲密接触,无奈道:“你的腿什麽时候伤的?你怎么不告诉我啊,你这家伙……”
  “我没事,你出去吧,我自己上药。”
  “还说没事!”周放冷下脸来,坐在端木宁旁边,指了指他大腿内侧红肿的部位:“看,都肿成这样了,烂掉了才算有事是吧。”
  说着便把端木宁手里的药膏抢过来,“我帮你。”
  端木宁低着头,身体都有些颤抖起来。
  在他面前全身□,让端木宁觉得格外羞耻。
  “至少……让我先穿上衣服。”
  小声说着,可怜巴巴的样子,周放脑子里轰地一声炸开了,这才发现,他的身体居然光着……
  上身雪白的皮肤,胸前淡红的两点,平坦光滑的小腹,修长漂亮的双腿,甚至能闻到渗出皮肤的淡淡的味道,属于少年特有的青涩体香。
  白皙光滑的身体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周放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不忍心看着破布遮盖住这么漂亮的身体。
  “穿上了怎么涂啊。”周放笑道。
  端木宁低头不说话了。
  周放得到默许,便挤了一团药膏,蹲在端木宁的身前,轻轻分开他的双腿,伸手涂在他受伤的部位。
  大腿内侧撞出一条清晰的红痕,仔细看来,应该是骑自行车的结果,突然想起他在车上摇晃身体的情景,周放抬头道:“是早上弄伤的吗?”
  端木宁轻轻点头。
  周放心中自责,动作更温柔了些,指尖轻轻滑过伤处,端木宁的呼吸却突然急促起来。
  “我……”声音明显的颤抖着。
  “怎么了?”周放也觉得自己声音有些沙哑,涂完了药膏,从他光裸的双腿上移开视线,抬头,却看见端木宁脸涨得通红,“小宁,你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ruyun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